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九十二章 研讨会(四)

第九十二章 研讨会(四)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以上所说的是对这个假说的修正,接下来就要说到对其的补充。”“那个人”说得兴起,语调也有些激动起来,“所谓补充,就是提出另一个假设,即当克隆人的基因在时空上大量重复之后,这些基因信息还会叠加在一起,形成一种与真实时空完全重合的‘联合场域’,而只有在这种‘场域’之中,相同的基因之间才能产生‘共振’!”

“请您具体说一说,为什么要提出这第二条假设呢?”

“这是因为我觉得若不如此,就不能对克隆人建立‘心连’的机制做出比较好的解释。下面,就让我举例来做具体说明吧,至于这个例子中所涉及到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你们都已经熟悉了的,叫做尤里卡的南方人——哦,不对,严格地说,应该说是那个叫做尤里卡的‘野种’。

“既然权杖细胞器是由线粒体改造而来,那么它的遗传特性也就同线粒体一样,完全由母系遗传,因此,这个‘野种’在从他的克隆人母亲身上继承到线粒体的时候,也同时继承到了权杖细胞器,这样他就具备了建立‘心连’的基本条件,而当南方人将其派遣到北方来的时候,他就步入了由众多克隆人的基因信息所叠加形成的‘场域’之中——这就满足了另一个条件。

“但光是以上这些条件,并不足以引起‘心连’,还需要一个触发因素。回到尤里卡的例子,接下来,他目睹了我们北方的各种现状,在感官上受到种种刺激,情绪变得紧张、激动,就发起被我们称为‘奴隶热病’的那种低烧来,这样,时机才真正成熟。据其所言,一个有过‘心连’经验的高等奴隶便在那个时候扮演了一种‘引导者’的角色,又通过在关键时刻的接触,他们便建立了那种属于不同类型克隆人之间的‘心连’……再然后,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世,在精神上又一次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也就具备了再一次产生‘心连’的条件……以上,便是我所举的例子,而其他克隆人建立‘心连’的机制,应该也是大同小异的。”

“您的解释真是让人茅塞顿开啊!”提出形态场假说的年轻人惊叹道,“这下子我们才知道‘奴隶热病’原来是这么回事了,不过,为什么‘奴隶热病’能够成为触发‘心连’的因素呢?”

“你又有所误解了,我的意思不是说‘奴隶热病’是触发‘心连’的因素,而是说克隆人在精神上受到的强烈刺激才是触发因素,就像是需要烧红的烙铁才能在肉体上留下无法抹除的烙痕一样,要想在心灵上留下烙印,也必须使用足够‘烫’的精神刺激,才能够达到目的。

“至于‘奴隶热病’只不过是伴随着强烈刺激而产生的一种生理现象罢了——至于这种现象为什么只发生在克隆人的身上,我的理解是,它当然不是一种真正的热病,而很可能同神经元中的权杖细胞器有关……我估计,只要克隆人身处‘场域’之中,他们体内的基因信息就已经通过‘共振’实现了信号交换,但要想真正实现心灵感应,还必须将这种信号通道同大脑结合起来,而这种结合又是如何实现的呢?那便是依靠强烈的精神刺激,使大脑中的神经元发生某种性状的改变,这样才能够实现神经系统同信号通道的‘耦合’,而在神经元状态的改变过程中,也就会引起其中权杖细胞器的反应,并进而引起免疫系统的连锁反应,因而在整体上就表现出热病的症状来了……”

这时,会场中的一个男子突然跳起来,疯狂地叫嚷道:“一派胡言!你们这些白痴,真能鬼扯,而且还扯个没完没了!什么‘共振’,什么‘场域’,全都和你那套美学一样,根本就是一堆神经病的呓语!我已经听够了,现在要你们统统闭上你们的鸟嘴,否则我就要……”

他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一伙同伴按倒,还被他们用畜栏中的粪土将嘴巴给堵了个严严实实,一丝反抗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秩序恢复之后,老魔头又马上开始了下一个议程。

“我承认,我们对于这个心灵感应的产生即建立机制所提出的理论还是十分不成熟的,有许多不足之处,令人不能满意,但考虑到我们用以分析的材料受限于尤里卡告诉我的那些内容,又缺乏其他的资料来源和验证条件,因此也只能暂时止步于此了。”他不无遗憾地道。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所幸的是,如果能够假设我们对心灵感应的原理和机制已经明了,以便暂时跳过这个疑难,那么,在此基础上进行推论,对于其余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倒是有一些信心的。”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兴趣又被引了起来,自然就要求“那个人”为他们揭秘,至此,这个研讨会就完全变成了老魔头的独角秀。

“我们知道,在自然界之中存在有许多种多细胞生物,但是其中真正发展出意识和智慧的种类却寥寥无几,这是因为它们内部的组织以及组织内部的连接程度有所不同。

“以人类社会为例,如果将人类之中的每一单独个体看作是一个细胞的话,那么人类社会就相当于是一个多细胞生物,同样的道理,也可以将由克隆人所组织形成的奴隶世界看作是一个多细胞生物。

“从表面上来看,两种‘多细胞生物’应该没有什么不同,但我们知道,克隆人是有心灵感应能力的!这就相当于说奴隶世界这个‘多细胞生物’的‘细胞’之间存在着紧密、复杂的连接,因此,奴隶世界也就有可能具有复杂的‘神经系统’,并进一步涌现出被称为‘心灵之网’的群体智慧来了,而与之相比,人类社会则缺乏这种特性,也就只能一直是一个简单的‘多细胞生物’,甚至有时候因为陷入某种疏离状态,便连这个程度都达不到,最多就只能算是单细胞生物的群聚状态罢了。”

“哦,原来如此……有趣!”听众们发出满意的感叹声来。

“我们还要注意到一点:‘心灵之网’也是有一个演化过程的,我们可以设想,在奴隶制早期的时候,‘心灵之网’还处于一种萌芽状态,是随着克隆人之间‘心连’的逐步增加,这才慢慢成熟起来的,而战剂的投入——最主要是变种战剂的投入,成为了一个关键性的影响因素。这种战剂所导致的危机起到了一种促进作用,使‘心灵之网’加速进化,并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最终蜕变成为一种美丽的、庄严的存在!我觉得,我们应当对此存着敬畏之心,并且可以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了……”

他这话就有点过分了,使得本来已经十分投入的听众中有少数人又回过味来。他们便发出一阵凄恻的嘘声,但马上就被周围已经陷入那种痴迷状态的人群给压制了下去。

等这一波短暂的骚动过去之后,年轻人向老魔头提问:“您刚才说是战剂促使心灵之网发生了蜕变,我想请问,具体而言,这种类似催化剂一样的作用是如何实现的?”

老魔头答道:“这个问题实际上涉及到了更大的层面,也就是我之前所提到过的三大问题中的最后一项,即克隆人能够对‘变种战剂’免疫这桩怪事。

“顺便一提,关于这个谜团,由于我在那个阶段一直置身于克隆人的营地之中,所以是全程目睹的亲历者,而这种经验也就成了我去推测事情真相的第一手材料,也就让我自信比你们之中的任何人都更有发言权。

“为了说清楚我的看法,我先要再次说明一下‘变种战剂’的攻击原理。往简单里说,这种战剂的攻击原理实际上同‘终结战剂’并没有很大区别,都是依靠病毒去侵染细胞,其靶向性也是根据权杖细胞器所产生的受体蛋白质来实现的,仅有的不同点就在于它所包含的是另一种病毒,而这种病毒比终结战剂中所含的病毒具有更强的传染性和致死性,并且能够在保证靶向性的前提下有一定机率发生变异。

“所以,在没有药物或疫苗的前提下,克隆人要想对这种战剂免疫,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是他们自身的免疫系统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就如我在那个时候亲眼所见的一般,从一开始,战剂的效果是非常好的——大量的克隆人接连发病,并且发病的群体在不断扩大,使他们一批批地死去,到最后,基本上就到了要集体灭绝的关头了。”

“是啊,是啊,我们当时也观察到了,可是为什么他们就能够在那个时候产生奇迹呢?”有人急不可耐地插嘴道。

“这是因为,病毒所面临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免疫系统,而是——一个‘大免疫系统’!”

“此话怎讲?”

“在面临生存压力的时候,只要种群的基数足够多,就一定会有少数个体幸存下来,此即自然选择。同样的道理,由于克隆人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那么不论战剂的毒性再强,他们之中也必然会有极少数个体能够产生成功的免疫应答,因而存活下来。”

“是啊,是啊,可这种幸存者的数量如此之少,又有什么意义呢?”刚才的插话者又一次插嘴了。

“是啊,是啊!”“那个人”模仿着插话者的语调不耐烦地道,“如果克隆人只是普通的克隆人,那确实没有什么意义。只有极少数幸存者的话,当然同全体灭绝也没什么两样,但我们要知道,克隆人是有着心灵感应的呀!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在那个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每个个体的精神都受到了强烈的压力,使得‘心连’和心灵感应都更大范围地发生着,从而使得心灵之网产生了质变,变成了一个更强大的存在。而这张新网又反过来帮助了克隆人们——它从那些极少数激起成功免疫应答的克隆人身上,提取出他们的免疫能力,然后再把这种能力通过心灵感应传递给其他的克隆人,这样就使得奇迹得以发生了。

“当我们在宏观上把奴隶世界看成是一个多细胞生物的时候,就应该认识到这个生物当然也有属于它自己的免疫系统——而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大免疫系统’了。由于集合了每个克隆人免疫系统的独特性,这个‘大免疫系统’是如此强大,只要病毒无法做到在短时间内一举摧毁奴隶世界的所有‘细胞’,那么‘大免疫系统’就几乎一定能够找到挽救其余‘细胞’的应对之策,从而战胜病毒。当然,我们的‘变种战剂’中的病毒是能够变异的,但就算如此,只要‘大免疫系统’的反应速度能够高于变异速度,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哦!这真是……一种奇思妙想,不过,关于这个,免疫能力能够通过心灵之网来,传递的说法,老朽想象力匮乏,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莫非说,免疫能力,也是一种信息?”戴眼镜的顶级会员忍不住问道。

“是的,可以这样认为。我们知道,当人体对某种病毒或其减毒抗原产生成功的免疫应答之后,他的免疫系统就会将这种有针对性的免疫策略储存在一种细胞之中,以备不时之需——将来如果再次遇到这种病毒,免疫系统就不需要像第一次那样去摸索应对之策,而是可以直接调用现成的策略,以做出迅速反应,快速产生抗体。

“对于免疫系统的这种特性,我们称之为‘免疫记忆’,而这实际上也就是疫苗的基本原理。本来,克隆人要想获得这种‘免疫记忆’,必须通过注射疫苗才能实现,但由于他们拥有心灵感应的能力,就可以直接获得了。也就是说,对于还没有被战剂感染的克隆人而言,这种‘免疫记忆’就是预防性疫苗;而对于已经感染病毒的克隆人来说,这也相当于是一种辅助性药物,可以帮助他们的免疫系统在全面失控之前抓住救命稻草——除非他们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对于那种情况,这种免疫记忆也是帮不了他们的。”

“这样看来,即便你之前没有向他们提供烟草种子,他们也一样能够自救了。”年轻人道。

“是的,关于这一点,我不是早就声明过了吗?人类的失败是无法改变的定局!”

“我有一个疑问。”年轻人道,“克隆人数量众多不假,但既然他们是克隆人,想必免疫系统也是一样的……那不就是说,有多少种类型的克隆人,才有多少种不同类型的免疫系统。因此,从总体上来看,‘大免疫系统’所包含的个体免疫系统的类型在数量上就同克隆人类型的数量是完全一样的,但我们知道克隆人的类型总数是相当有限的,就算把‘野种’的那种混杂有人类基因的类型也都算上,还是无法具备足够的差异性啊,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经得起病毒的筛选呢?”

“谁告诉你克隆人的免疫系统就是一样的!”“那个人”有点生气地反诘道,“你的这种认识是一种想当然的情况,以为只要是同一类型的克隆人,就连每个个体之间的免疫系统也都是完全相同的了。这种误解的产生,是因为你不知道一种叫做‘表观遗传学’的知识。”

他接着说起一种叫做“甲基化”的过程。他说这是一种可遗传的基因修饰现象,它并不改变基因的序列,而是通过使甲基附着到基因上来抑制或降低基因的活性,从而改变基因的表达以影响细胞的功能。这样,即便是基因完全一致的克隆人也会表达出不同的性状,自然也就具有不同的免疫系统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