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九十一章 研讨会(三)

第九十一章 研讨会(三)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0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是!”他受到鼓励,声音马上就放大了,而且讲话的腔调也变得颇为铿锵有力,“我所提出的,是一个叫做‘形态场’的假说!该假说认为,各种动植物之所以具有从简单到复杂的特定形态,并非完全由基因所决定,更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在胚胎发育的过程中,还受到一种‘场’的规范!这种‘场’被称为‘形态场’,顾名思义,就像一张能够保证胚胎严格按照其边界来发育的蓝图,是胚胎与生俱来的一种属性!

“反向推论,如果在这世间出现了两个外形相同或相似的个体,那么它们所具有的那个形态场也是相同或相近的——以一对同卵双胞胎为例,由于他们的外形几乎完全相同,就可以认为世界上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形态场,或者说,某个特定的形态场发生了一次重复!

“而该假说认为,只要对应于一个形态场,还存在有另一个相同或相近的形态场,那么这两个场之间就会产生一种类似‘共振’的效应。两个场越接近,‘共振’的效果就越好,甚至可以达到不受空间距离限制的程度!而这种‘共振’正是一种隐藏的信号通道,也即是克隆人产生心灵感应的缘由!”

“照这么说,除了克隆人之外,就连我们人类的同卵双胞胎之间也是有心灵感应的?”有一个好几米外的旁听者问道。

“是的!人类的同卵双胞胎在本质上其实就是一种克隆人!”

“那为什么人类从前一直没有在同卵双胞胎身上得到过明确的证据?”

“这就要提到更多假说的内容了——假说认为,只有在存在大量相同的形态场的情况下,才能形成可被称为‘强共振’的效应!因此,不要说是同卵双胞胎,就算是多胞胎也没能将一个形态场进行大量重复,便只能形成‘弱共振’了!”

“哦,所以说,直到我们制造出大量相同类型的克隆人之后,他们的形态场才能够形成‘强共振’,也因此才能够产生心灵感应……”那个旁听者恍然大悟地补充道。

“正是如此!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从前人类在研究心灵感应的时候,虽然不能在同卵双胞胎身上得到具有重复性的实验证据,却发现其在统计概率上比其他情况更具有可信度的原因!”

“等等!”刚才那个提问者又追问道,“照此来说,在这世界上发生大量重复的形态场可是太多了,就以那些克隆性的植物来说,它们的形态场也发生了大量重复,难道说这种植物之间也会因此而产生心灵感应吗?”

听到这个问题,有不少人发出了嘲笑声。

“植物、微生物以及低等动物都是不存在意识的,或至少是不存在高等意识的,没有心灵,自然就不会产生心灵感应了!”年轻人答道。

他的回答让那个提问者脸现愧色,不再作声了。

“那么,我也来问你一个问题。照这个假说,可以理解相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产生心灵感应的原因,但为何在不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也能产生‘心连’呢?”老魔头微笑着问道。

“回前辈的话,这是因为此时产生共振的就不是他们整体的形态发生场,而是次一级的了。”

“此话怎讲?”

“假说还认为,形态发生场是存在层级的,一个形态场可以是更多低级形态场的集合!以人体为例,与之对应的是一个总体的形态场,但人体是由很多组织和器官所构成的,而每一器官或组织也有与之对应的形态场,这样就可以认为人体的形态场也就包含了那些器官或组织的次级形态场。

“同样的道理,器官又是由细胞所构成的,而每一细胞也有与之对应的更低一级的形态场,那么就可以认为某一器官的形态场又是由更多构成它的细胞的形态场所形成的集合了。

“因此,就存在着这种可能——两个个体的形态场在总体上看来是不同的,但只要它们形态场的集合之间存在着相同的子集,便可以因为这些子集的共振而产生联系!

“要知道,为了分泌‘奴性激素’以及为战剂提供靶向,我们在克隆人的细胞中统一配置了一种特殊的细胞器!这便成了所有克隆人的共性,而该种细胞器的形态场也就成了我所说的相同的子集,因此,即便克隆人属于不同的类型,也可以依靠这种共同的细胞器而产生‘心连’了!

“这也就同时能够解释,为什么奴隶们的‘心连’分为两种,这是因为,在相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由于是整个人体的形态场发生共振,所以‘心连’的效果就很好,甚至可以无视距离;而在不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由于只有细胞器的形态场发生共振,产生的心灵感应自然就弱了。”

年轻人结束了发言,洋洋得意地站着,之前的紧张早已一扫而空,他觉得自己的理论无懈可击,便几乎完全陶醉在成功之中了。

可是“那个人”却哂笑了起来。

年轻人听到这笑声,从自我陶醉中回过神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您对我的假说完全不认同吗?”

“呵呵,不,不,你的假说很有趣,也有可取之处,不过,其中存在着明显的错误和缺陷。”

“请您赐教!”

“那我就直说了,你这个‘形态场’的概念,根本就是多余的!”

“为什么?!”

“因为你没有学过胚胎发育学,对基因的本质完全不理解,这才会引入一个多余的‘场’——呵呵,你并不知道,在发育过程中,基因可以通过激活或抑制自己,使自身的表达存在着时间和空间上的特异性,而这种特异性才是形态发生的根本原因。当然,你有这种误解,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基因决定胚胎发育的机制是十分复杂的,而且还存在着许多不易阐明的细节和疑点,也因此就会让外行误以为在胚胎发育的过程中还需要其他因素的参与。实际上,基因是如此的强大,不但蕴含的信息足以指导胚胎的发育,就连像是鸟儿筑巢、蜘蛛织网这样的先天本能,乃至包括利他行为在内的群体智慧都可以被编码在其中!”

年轻人张口结舌,骄傲的神气转瞬而逝,又结结巴巴起来:“那,那,那么,请问前辈您对于心灵感应的,机、机制又是怎么解释的?”

“对不起,我并没有找到能让自己满意的理论。”

“啊,这太让人失望了!”众人都叹息道。

“是的,我本来还指望能够从你们这儿听到有启发性的言论,可惜,你们也让我失望了。呵呵,不过,为了让讨论能够继续下去,我可以尽自己的能力,对刚才这套‘形态场’的假说进行一些修正和补充,从而使其看起来更为合理一些,你们觉得如何?”

“那当然是极好的!”众人道。

“为了能够自圆其说,我必须先提出一个假设。”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那个人”沉吟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地道:“我的设想是,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即信息本身就具有一种‘场’的效应,或者说,信息同真实世界之间的联系能够引发某种尚不为人知的场,而且就像形态场之间会形成共振一样,当相同的信息在时空上发生不断重复的时候,它们之间也能够形成一种类似‘共振’的感应。

“在这个假设成立的前提之下,我对形态场假说的修正实际上就是用‘基因信息’这个概念来代替了‘形态场’,然后再沿用假说原来的那一套思路……”

他的话头停住了,似乎在思考应该如何来进一步表述。

“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您的意思是基因做为一种信息,随着克隆人的批量生产而大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然后,它们便开始通过‘共振’来为心灵感应提供信号通道,至于在不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产生共振的也不是那种特定细胞器的形态场,而是克隆人基因中负责制造那种细胞器的基因片段了,对吗?”形态场假说的提出者问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你对于这种细胞器的了解又有些问题。”

“那个人”便开始解释,他说当初在制定克隆人的制造标准的时候,为了达到分泌奴性激素这样的目的,一开始本来还是打算通过对细胞核基因进行直接编辑来实现的,但后来又考虑到人类还未能完全破解自身的基因组,有很多基因片段依旧属于黑箱状态,直接编辑细胞核中的基因容易引发难以预期的错误,不如考虑在编辑核内基因的同时设置一个“插件”,使得一部分人工编写的基因能够被“置于核外”,这样既能够避免与复杂系统相容的困难,又方便将来的统一调度。

这个思路实际上就相当于在原本的细胞核外又安置了第二细胞核,用以独立储存另外一套完全由人工设计的遗传物质。

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利用线粒体——这种细胞器以一种类似“共生”的关系存在于细胞之中,拥有属于其自身的、独立于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只要对线粒体进行改造,保留其能够储存和表达独立遗传物质的能力,而去除原本制造能量的功能,再向其中注入人类编辑好的“指令集”,最后就成了人类所需的这种权杖细胞器——它除了产生一种能够与战剂中的病毒相结合的受体蛋白质,以及在神经元中制造奴性激素之外,还能够表达出其他特殊的性状,比如克隆人的眼睛特征。

“所以说,你刚才的理解是有误的。当你知道负责制造权杖细胞器的基因并非来自细胞核,而是来自它自身之后,你自然就知道在不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产生共振的也就不是细胞核中的基因片段了。”

“你说到这个方面,倒,引起我的,些许疑惑来了……”戴眼镜的顶级会员有些迟疑地发言道,“我依稀记得,在这些年中,我们可是对这一套核外的基因,做了不少,这个,修改的。到今时今日,在最新类型的奴隶,和早期奴隶之间,这种基因版本应该有了,不少差异了吧?那么,他们还……”

“我知道你的疑问是什么了。”“那个人”不客气地打断了顶级会员的发言,“我说过了,那套核外的基因在本质上就是一个指令集,在这些年之中也确实经过了不少次的修改,但是,每次的修改都是在上一个版本的基础上做出的,虽然版本迭代,但是最底层的代码还是一样的——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哦,原来如此,高妙……之至!”顶级会员道。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