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九十章 研讨会(二)

第九十章 研讨会(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愤怒者们的骂声还在此起彼伏。

“那个人”面露微笑,不发一言地站着,任由人们的骂声向他涌来,直到这些家伙都骂累、无趣了,又重新恢复安静,这时他才开口道:“人都齐了,妙哉!”

他这一开口,又引来一阵报复性的骂声,但这阵骂声并没能持续很久。

“前几日,前来通报情况的人向你们转交了一封我的信,你们应该都已经看过了。这封信的目的很清楚,我相信在读过它之后,又经过这几天的思考,你们之中有很多人都能够明白美学的真谛,已经迷途知返了。

“对于这样的人,我要祝贺你们!因为只要能够遵循真正的美学,就不会拘泥于那腐朽陈旧的世界观之中,也就可以将人类集体的灭亡和我们个体的生死都统统置之度外,从而摆脱焦虑与恐慌,能够与我一起来欣赏由美学所造就的这个世界的美,然后通过这个研讨会来充分享受集思广益的乐趣。

“而对于那些始终对美学不买账的人来说,我对你们不能到达那个思想上的境界感到遗憾,但也无意勉强你们进行转变。

“不过我又不能让你们怀着这么重的仇恨与敌意置身于这个会场中,那样就会对那些积极参加会议的人们造成困扰,所以我还是不得不先啰嗦几句。”

“闭嘴!让你的美学吃屎去吧!”一个忿恨的声音喝道。

“我说过了,我不会勉强你们接受美学。请放心,我下面要说的话与宣扬美学无关。”“那个人”这样回应,然后接着道,“首先要说明的是,我并不否认自己曾经帮助过克隆人,也不否认现在还在帮助他们,但你们却不能就此便将‘人类叛徒’这个由偏见所产生的标签强加给我,或者用‘背叛’这个词来简单地定义我的行为!因为,既然美学本来就不在意人类的存续,我也就从来没有背负上与之相关的责任,又何来背叛一说?况且我也不是出于同情奴隶才去帮助他们的——这一点其实你们心里早就清楚。

“而且你们心里也同样清楚,不论我在之前的事态中发挥怎样的作用,人类都终将被克隆人所击败,这个结局是无法避免的——最多就是在时间和经过上有些差别罢了!

“你们之所以要对我持有这种敌视的态度,真正的原因除了内心对于真美学的抵触,还由于你们想要找一个用来发泄怨恨的靶子,这才将人类的失败完全归咎到我头上的!”

畜栏中一片沉默。

“说清了这一点,我还要说另一件事,那就是要你们认清一个现实——我们都得死!这是又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会被克隆人送上绞架,谁也不能得到豁免!在这件事情上我与你们唯一的区别就是晚个几天而已,一旦将溶液的制备工作完成,我就会立即步上你们的后尘!

“光从这一点来看,你们也不应当再简单地把我看作人类的叛徒了,因为一个真正的人类叛徒是不会受到这种待遇的。”

“是啊是啊,”一个顶级会员插嘴道,“当初,发现终结战剂失效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判断出你是幕后主导,一般人都以为这下要完了,可我们这些同你有过多年交情的人却不这样想,认为如若那主导者的确就是你这个美学信徒的话,一定会让事情发生转折的。果不其然,就在那个时候,奴隶们居然采取了围困战术,给了我们翻盘的机会。呵呵,要不是在奴隶世界中发生了奇迹,我想我们今天一定可以在大白楼中重聚了……”

“呵呵,所以你们那个时候为了报答我,即便在撤离的时候也没有销毁我的克隆体,好让我能够将这条老命延续下去,是不是?”

“是啊是啊,正是如此。”

“恐怕不止如此吧,你们当时的决定是出于一种担心,认为如果不那样做,我便会让克隆人把你们每个人的‘备胎’也都一起销毁吧?与其说是为了报答我,不如说是有所顾忌,要为日后重返大白楼做打算吧,你们当时抱着这样一种希望,认为向我示好便能够增加大白楼免遭破坏的可能性,对不对?”

“惭愧,您把我们当时的心思看得很明白。”

“哈哈,可是,当时的我虽然知道你们的心思,在这件事情上却也没有能力去左右克隆人,大白楼能否得以保全完全是看他们自己的意思——这些事情就不必多说了,我现在要问的是,你们已经回归真正的美学了吗?”

“是的,我们懂了,多年前其实就懂了,只不过逐步迷失了而已,多谢你制造了这一切。经过这个阶段,我们又找回本心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妙哉!”

“总之,”“那个人”又对着那些抱着敌意的人们道,“我说了以上这些话,并不是为了改变你们对美学的态度,而是为了让你们对我多一些了解,少一些敌意,同时还要让你们明白不论采取什么态度,死亡都是不可避免的,与其一肚子怨气,不如豁达一些。我希望你们能够暂时放下仇恨,以平静的心态来参与这个会议——毕竟你们也同样是有着种种疑惑的,现在就算不愿参与讨论,也不妨听一听别人是怎么想的,死也死个明白,岂不妙哉?”

他的这番话发挥了作用,人群之中的敌意成分有了明显的降低,气氛在逐渐变好。接着就有不少人出来附和,表明他们也开始有些认同美学了。

“那么,研讨会现在就正式开始了。”“那个人”高兴地搓了搓手,“疑惑有很多,但我做了一个归纳,认为我们主要需要解决的是三个问题:第一,关于克隆人的心灵感应,其机制是什么?第二,心灵之网是如何产生的?第三,克隆人是如何对‘变种战剂’免疫的?关于以上这些问题,各位有无补充?”

“您概括得很好,这些正是我们所思考的范围。”

“那么,就让我们来一一讨论吧,第一个问题——心灵感应的产生机制,我想先听听你们的意见。”

“嗯,嗯。”一个戴着眼镜的顶级会员颤巍巍地站起来,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手稿,扶了扶眼镜,又清了清嗓子,这才接着道,“好的,好的,您的意见当然是更高明的,那就由不才老朽来抛砖引玉吧。”

“妙哉。”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先从人类对心灵感应的认识历史谈起……我们从很早的时候起,就有了对这种现象的记载,以及,呃,大量相关的研究,但是,研究结果表明,那些现象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属于,呃,属于可以被当场揭穿的魔术,或者骗术……即便是,即便是,那些同卵双胞胎,在他们的身上,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可思议的情况发生……却也因为不具可重复性而缺乏可信度,只能被认为是一种巧合,无法进行系统研究,也就理所应当地,被归为所谓‘超心理学’这一类的,呃,玄学范围之中……

“正是基于这种经验所造成的思维习惯,我们才在新时代来临之后,一直未曾正式认识到,呃,在早期和后期克隆人身上所发生的,这种心灵感应现象……即便是,奴隶热病这种普遍而明显的迹象,也未曾引起我们的重视。”

“是的,是的!”“那个人”有些不耐烦地插话道,“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了,不需多言,我想要听到的是,你对这个问题的具体解释是什么?”

“嗯……我的意思是,在今时今日,我们要想找到答案,似乎也只能去记忆深处挖掘,回忆当初人类所提出的,呃,那些种种假说,再与实际情况进行比对,从中筛选出,比较契合的类型……呃,经过这些天的讨论,我们得出两种不同的观点。

“其中一种比较保守,这种观点认为,当大脑在活动时,神经元会释放无线电波,也就是所谓的,脑电波……由此,我们便假设这就是构成克隆人心灵感应的,信号通道,而在两个克隆人之间,建立连接的过程,就像是……两个电台找到了正确的频率,互相连通的过程。

“不过,这种假设,会引出一些问题……我们知道,脑电波是十分微弱的,除非用极为灵敏的仪器,并且,贴近脑部才能探测到,但这样,就与现实情况不符合了,因为,即便在很远的距离上,克隆人也能互相感应——为什么他们有这个能力呢?难道说,他们的大脑就像一部小型的,呃,无线电台……能够发射出高能量的,电波?这显然是,荒谬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他们大脑的生理学特性同普通人类相比,并无区别……况且,如果他们的大脑,真的能够发射出那种强度的电波,那么,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们的电台居然都丝毫没有接收到呢?

“所以,我们只能假定,他们大脑发出的脑电波,是在正常的能量范围中……也就是说,是极为微弱的,但不知为何,他们的大脑却能够,在彼此之间,捕捉到这么微弱的信号,而且,居然还能够将传过来的,那些复杂的信号进行解码——或许,这是因为,他们那完全相同的基因决定了他们拥有相同的……脑神经蛋白质结构的缘故,因而具有敏感的精神联系?”

“这种保守的观点确实有道理!”“那个人”已经听明白了,又将话头抢了过去,“但比较粗浅,最主要的是,我们现在已无法通过实验手段来验证它,因为克隆人肯定是不会允许我们去研究他们的大脑了,既然如此,这种保守性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不妨让思维更加开放一些——还是让我听一听那另一种观点吧!”

“是的,呃,是的,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即便是怪力乱神的观点,只要能够用于解释这种超自然的现象,也是允许提出来的……其中,就有这么一种,是值得听一听的。”

这个顶级会员就把那张皱巴巴的稿子又收了起来,接着示意一个年轻人起身,让他走到圈子中来亲口说出自己的观点。

这个年轻人想必是中心的铁杆追随者,虽然在这段时日之中历经磨难,却依旧没有失去往日的热忱,对于自己能够站在这个昔日“中心”的中心,面对一众大佬讲话而感到十分激动,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各位尊敬的顶级会员们,我、我,非常、非常地荣幸,能够在此向你们阐释自己的一点,一点愚见。”

“不要紧张,大声一点。”老魔头和蔼可亲地道。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