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九章 研讨会(一)

第八十九章 研讨会(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86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停止了讲述。

可以看得出好伙计对于所得是十分满意的——他已经获知了克隆人的核心秘密,而通过了解这个秘密,人类的最大疑惑也就随之得到了解决,至于他在白天所提出的那些疑问,实际上也大多得到了解答,更何况尤里卡还允许他将这些内容向南方邦如实回报,就使他更容易复命了。

看到好伙计的反应,尤里卡不禁将其同老魔头进行了对比:

对于好伙计这样的普通人来说,能够了解到这个程度也就满足了,而“那个人”却有所不同,总在贪得无厌地不断追问,想要了解尽可能多的细节。但这种尝试当然是徒劳无功的……

在这之后,他们就停止了交谈,都同阵地中的其他克隆人一样,在沉沉的夜色中睡去。

夜色虽然深沉,万籁却不俱静,就在他们交谈和睡眠的时间里,还有一部分克隆人仍然不眠不休——那是已经奋斗了多日的工程奴隶们,他们还在彻夜不停地继续挖掘着。

到天亮的时候,通往河湾处联防系统下方的隧道终于挖通,决战的序幕也就此拉开了。

无法参战的尤里卡便陪同好伙计一起观战。

只见克隆人军团以水路、河岸、隧道三路进攻。他们人数占优,武力占优,而且,由于心灵之网能够迅速汇总和处理庞大的情报信息,就能够实时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也就能够告诉每个个体该如何去做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从而使得他们在多线战斗中全面占优。

反观人类,他们现在所凭依的除了地利,不过就剩下一股戾气而已,但这股气就如绷得太紧的弓弦,一旦与克隆人军团那股强大浑厚的精神力量正面遭遇,当即崩断,人类亦随即溃散。

如同料想的那样,所有残存的人类都放弃了坚守,尽数沿着大河向下游逃去。

……

在北方人都逃净之后,好伙计也步了北方人的后尘,乘坐一只军团为他提供的快艇回南方去了。

又没过多久,尤里卡便收到了好伙计的电报,那电文里向他报告说总部在知道所达成的协议之后,非常高兴,心中也踏实了,当即就把边境上的看守人员撤下,换成了一伙拿着鲜花、面包、清水和欢迎标语的年青男女,专门等候着逃下来的北方人,还让他们对他们笑脸相迎。

而溃逃者们见到此情此景,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虽然他们之前对南方人一直没有真正施予援手感到不满,但此时这种不满就烟消云散了。

在知道总部允许他们保留自己武器的情况下,北方人都表示愿意合作,也顺从地按照南方人的安排,被分散开安置到了不同的地点。他们当然也为自己设了一定的警戒力量,但这些警戒者同样受了多日的疲劳和惊吓,现在根本支持不住,很快就放松警惕,松懈下来,而总部则派出自己的警备队,在警戒者同众人一起呼呼大睡的时候趁虚而入,非常顺利地就解除了北方人的武装。

这之后的事情就很容易了,总部又将北方人重新集中起来,从中筛选出要交给克隆人的那一批人,将他们逮捕,然后就对剩下的人们发出威吓,宣布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是立即归顺南方邦,从此成为南方邦的普通一民,要么就是与那些已被逮捕的人为伍,一起被押解到北方去,听凭克隆人的发落。

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大多数北方人别无选择,都无可奈何地宣誓效忠,加入了南方邦。

南方邦随即开始着手进行囚犯的移交工作。由于北方人带来了大量的船只,总部也就考虑要用这些船只来做为运载工具,可是他们缺乏驾驶大船在大河上长距离航行的经验,又信不过那些刚加入南方邦的北方佬,就只得选用较小的船只,再将那些囚犯分成好几份,按照重要程度分期分批地运送上来……

不过克隆人对此并不着急,他们把已经押解过来的囚徒先关起来,要等全数到齐之后再一同处决。

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那就是重建北方,恢复生产,同时还在好几个河段上选址,然后根据“那个人”所描绘的图纸,开始建造一系列大池子。

在建造大池子的过程中,他们要挖掘土方,要建造顶盖和掩蔽所,还要为了制造玻璃内壁而在旁边建立烧炭炉和熔炼厂……工程量是巨大的,但这是克隆人为自己的福祉所进行的建造,他们自然就有了无穷的热情,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使得这些大池子以惊人的速度在逐步成型。

至于“那个人”,也开始了诱导剂和特殊溶液的制造工作。按照他的要求,克隆人从之前的俘虏和新送来的囚犯之中为他找到了合适的人选,这些人将做为助手,在他的指导之下分工合作。

为了避免可能的风险,军团不能让他们重返大白楼,便在大楼外为他们单独建了一个可以提供电力的处所,又从大白楼中把必需的设备和原料拉了过来,这样就有了一个处于克隆人眼皮底下的“实验室”。在这里,“那个人”和他的助手们的一言一行都时刻处于克隆人的严密监视之中,除非他们也有心灵感应,否则是断然无法再施行阴谋诡计了。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串通一气,就现有的条件和时间限制,又怎么可能搞的出比之前那些战剂更危险的东西?

所以心灵之网根本不会担心,克隆人们也不必害怕,只要保持警惕,小心提防即可……

过了一两个月之后,第一批溶液即将制成,而最后一批囚犯也被押送过来了,“那个人”便提了一个额外的要求。

他要克隆人允许他的助手到囚犯中间去,先把他所知道的情况向这些家伙做个通报,隔几天之后再将他们集中起来开个“研讨会”——按照老魔头的说法,他觉得既然尤里卡不肯解答他的全部疑惑,那么就要通过这个会议来同人类相互讨论,自己找出问题的答案来。

心灵之网同意了他的这个要求。

尤里卡就在某一天的早晨“旁观”了这场会议。

他没有亲自过去,而是通过“心眼”看到了现场的情况。

那会议地点是设在一个圆形的畜栏之中。畜栏本身不大,在容纳了几百个囚徒之后就更是显得有些狭小了,以至于只有在畜栏中心有一小片空地,可以用作发言的场所。

囚徒们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年龄既有像老魔头那样逾百岁者,又有真正的年轻人,但他们都有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的身份几乎就没有低于高级会员的。这些家伙在畜栏内一圈一圈坐着,似乎在这个时候还在讲究地位的尊卑,以至于他们的分布还有着一定的规律——曾经的地位越高者就越靠近圈子的中央。不过这畜栏之中遍地的垫草上都积满了克隆牲畜的粪便,越是靠近中央就越是臭气熏天,这就使得他们的这种分布方式显得有些滑稽了。

在畜栏外边,则有手持武器的克隆斗士们在看守,他们严密地监视着栏中的奴隶主们,一如从前在竞技场中被教头们所监视的那样。

尤里卡从这些奴隶主中认出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厂长、猪人、伊阿宋等人都在这里,不过其中没有猎捕队长,据说他在前沿防线被攻破的时候就已经自杀了。

奴隶主们在臭气中静坐着,不少人都是一脸晦气,无精打采的样子,也有好些人则是一脸的不耐烦,倒是坐在内层圈中那些顶级会员们的脸上还算保持着平静的神色。

他们这是在等待着,等“那个人”的出现。

没有多久,老魔头就带着几个助手在围栏入口现身了。人群中立刻发出一阵嘘声和咒骂声来,循声看去,可以看到这些发出声音的人正是之前那些一脸不耐烦的人,只是他们现在脸上的表情已经从不耐烦变成了狰狞的怒容。没等“那个人”走到圈子中央,有几个愤怒者就一跃而起,跳过其他人的头顶,要用挥舞着的拳头去攻击老魔头。然而他们的人数有限,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手段,就被老魔头的助手们给叉了回去。

可以想见,这些愤怒者应该属于人类中最死硬的那一种人,大多有过担任教头或猎捕队员的经历,他们无法接受自己失去统治地位的现实,当然就对那曾经帮助过奴隶的“那个人”怀着深刻的仇恨。

老魔头成功地抵达畜栏中央,与顶级会员们一一握手。他兴致勃勃,神采奕奕,与之相比,那些顶级会员们却失去了昔日的光彩,显得衰老憔悴,暮气沉沉——这也是容易理解的,因为在这段时日之中,除了“那个人”之外,其他人可都再也无法享受到换血的特权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