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八章 重逢(二)

第八十八章 重逢(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23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兄弟,真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是的,我们又见面了。”

“你是失明了吗?”

“是的,但我能够看见你。”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以后会告诉你的。”

“哦,那么,奴隶制在北方是如何兴起的?”

“你现在还在意这个问题吗?”

“不,当然不。”

他们都笑了,然后就开始谈到正事。由于好伙计早已说清自己的来意,达成协议并没有花费很长时间。

协议的内容是这样的:奴隶世界不但不禁止南方人收容北方人,事实上,克隆人还要求南方人在之后的局势中全面收容北方人,但收容的目的是将他们控制起来,然后从中筛检出罪大恶极的奴隶主以及顶级会员们,再将他们一个不落地押解到克隆人的手上。

至于剩下的北方人,奴隶世界并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如果南方人想要利用他们的话,可以收容他们——但是!南方人必须从此担负起监督这些人的责任,绝对不能允许他们再妄图复兴奴隶制,更不能允许任何与克隆或战剂有关的技术死灰复燃——而以上这些要求对于南方人来说也同样适用。

从今往后,人类的生存空间将只限于南方邦原有的疆域,不得向外迁徙和越界。

只要能够遵守这个协议,克隆人承诺可以不对南方邦发起攻击。但人类一旦在任何一项条件上违约,克隆人就会将人类一直赶到大海中去!

好伙计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因为得到安全的条件已经比首脑之前所期望的还要好了,也因此,他可以代表南方邦马上同意这个协议,而不需再去征询大本营的意见,剩下所要做的就是通过他随身带来的那个电台将结果以密电形式复命即可。

正事谈完之后,就可以谈到一些对曾经的尤里卡来说更为私人的事情了,他们来到阵地边一棵大树的树荫下,背靠着树干并排坐了下来。

“你知道是谁首先提出要把北方人卖给你们的吗?”好伙计看看四周,发现身旁已经不再被奴隶和斗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了,他的表情和语调就稍微轻松了起来,“他妈的,居然就是那飞拉哈将军啊,这货也真够可以的,在北方潇洒快活了一番回来,居然一点都不念人家的好处,哈哈哈,虽说他刚回来的时候还为北方使者帮腔,但那只是装装样子,等人家一离开,就马上向首脑献计献策——哈哈哈,真是够绝的。”

尤里卡微一摇头,用轻蔑的微笑表示他对此根本不感到意外。

“你们真不容易呀,居然能够把强大的北方搞到这个地步……听说还有个北方大佬在帮助你们——好像就是这个人帮助你们战胜了战剂,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好伙计又问道。

“这一时不容易说清楚,等我慢慢同你解释。现在先不说这个,你把来时南方的情况再说一说吧。”

“嗐,除了我交待过的那些情况之外,别的也真没什么好说的了,要说——也就是在最近这些日子里,我们比从前过得更惨了,饥荒一直没断过,各种流言满天飞,搞的黑市里粮食的价格不停上涨。唉,我一个人还好混过去,可那些孩子们就可怜了,一个个饿的皮包骨似的。现在又传来这样的坏消息,一般人就更是没法过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真他妈的!”

尤里卡沉默了片刻,欲言又止,又过了一会儿,这才问道:“你怎么敢接受这个任务呢?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到北方来是在拿生命冒险的吗?”

“怎么不知道,可我不能不来啊!我也不说什么这是为了人类利益着想的空话,我就承认自己是有着利用这次机会来谋取更高地位的私心吧,毕竟在这个世道中,不冒点险是没有上升机会的。更何况,这又是首脑亲自下的命令,光凭这一条我就没法拒绝。”想了想,他又接了一句,“当然,我也不纯是为了自己,考虑到那些孩子都快饿死了,我也得为他们做点什么,所以就利用这次机会,请首脑给孤儿院特批了一些粮食。”

尤里卡叹了一口气,又在好伙计的肩上拍了一拍。

“其实,我这次过来找你,除了履行自己的职责外,还担负了另一重责任。”好伙计的语调又突然沉重了起来,“我要先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早就发现自己的特殊身世了?”

“是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是我来北方之后的事情。”

“哦,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要单独解释也很麻烦,还是等我找个时间从头说起吧,那时你的其他疑问也会一并得到解答的。”

“好的,那么我现在就要告诉你一件事——院长,也就是你的父亲,已经死了。”

在通知院长的死讯之后,好伙计向尤里卡做了更多的说明。

他说,就在首脑接见他的那段时间里,大量与北方有关,并且包含了许多细节的消息已经从大本营泄漏到了外面,并在整个南方邦之中迅速传播着。

这肯定是首脑不愿看见的,他希望尽量保密,可是这个事实在是太大了,而南方民众本来就十分关注此次出使北方的结果,使者过了这么长时间才返回,更是无人不关心,因而泄密事件也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过不了多久,几乎人人都了解到事情的大概面貌,也知道了尤里卡的叛变以及他的奇特身份。

对于那些极力赞成改制的人们来说,本来是一直期望着使者能够带回好消息的,但没想到改制不但无法实现,还将过上更为悲惨的生活,他们自然就大失所望,大为生气,怒火无处发泄,就将矛头指向了尤里卡这个叛徒——即便说他不是防止他们美梦成真的主要因素,那至少也扮演了一个阻碍者的角色,他们认为人类并没有亏欠他什么,现在却遭到了这种忘恩负义的背叛,实在可恨。

有人更是迁怒到了院长身上,认为人类的失败也应该归咎于他,于是就有一伙暴徒冲入孤儿院,袭击了院长,将他围殴至重伤不治的地步。

好伙计此时还未出发,听到这个消息马上设法赶去,见到了奄奄一息的院长。

院长已经进入临终状态,他要求好伙计停止救治自己的徒劳努力,要他用心听自己的遗言并将之带给尤里卡。

十分艰难地,他说出了自己内心中真正的忏悔。他说自己是一个软弱的混蛋,一个虚伪的帮凶,他除了要为自己多年前的罪孽作出忏悔,还要请求尤里卡的原谅,因为他这个无耻苟活的老头子,为了进一步的苟活,居然会在出卖爱情之后,又一次将自己的儿子也给出卖了。

好伙计不明白他说的出卖是什么意思。老人就说当听说总部打算派尤里卡到北方去的时候,他一开始是极力反对的,但是总部的人用了一个条件来引诱他。那条件就是向他许诺一旦改制成功,总部就会将他封为高级会员,而他将因此享受到延年益寿的特权——前提就是他要继续向尤里卡隐瞒一切实情,鼓励他到北方去,并且还要在尤里卡返回南方之后帮助作证。

其他东西打动不了他,但是时间,更长的生存时间却对他具有莫大的吸引力,又一次腐蚀了他本来就近于朽烂的内心,使他接受了这个出卖亲人的交易。

好伙计又问他当初总部为何一定要将尤里卡选为使者,而老人刚才说的“作证”又是针对什么事情的。

老人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用了最后的气力,他为好伙计解释说总部选择尤里卡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尤里卡自身的条件确实符合要求,其二就是因为他那独特的身世。

总部的逻辑是这样的:既然尤里卡是克隆人和人类的杂交后代,那就可以将他看成是和克隆人十分接近的人类了——在某些极端的人看来,他就算不是一个纯粹的克隆人,至少也算半个克隆人了,那么只要他在出使回来之后,能够表明自己赞同南方改制,就能够说明一个事实,即克隆人是不反对奴役自己同类的,甚至还可就此做出一个推论——只要有机会的话,克隆人也会选择奴役自然人。

既然如此,那么人类去奴役克隆人也就不存在道德上的难题了。

当然也会有人觉得这个逻辑不但不严密,甚至还是荒谬的,但是既然提出这逻辑的人都愿意相信它,那么在头脑简单的民众中就必然有更多的人会愿意相信它——实际上大多数人只是要找到一个摆脱道德困境的借口,有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就够了,至于这理由是不是经得起推敲并不重要。

基于这种认识,首脑当然就能够做出决定,在他看来,只要这样做能够多少减轻一些改制的阻力,又何乐而不为?

于是他们就这样决定了,首脑还要将军在出使期间尽量对尤里卡施加影响和压力,要保证尤里卡在回来的时候持着赞同观点。

而等尤里卡在公众面前表明立场之后,总部就公布他的身世,并要老人出来作证。由此,便可将那套能够解决道德问题的奇妙逻辑向公众兜售出去……

“说到这里,他的生命力已经耗尽,便闭上双眼,不能再说话,过不了多久就流着泪死去了……而我,也就背负着他的嘱托到北方来了。幸好能够找到你,把话带到,总算是没有辜负逝者的遗愿。”

尤里卡没有答话,陷入久久的沉默之中。

谈话便暂时中断了,直到当天夜里,当好伙计通过密电向南方总部做出汇报之后,他们才开始继续交谈。

按照白天的约定,尤里卡要为好伙计讲述事情的全貌,但在讲述之前,他告诉好伙计说他可以把自己的话全部向总部回报,不过他们必须遵循一个规则。

那规则就是在他讲述的过程中,好伙计只能听着,却不能用问题来打断他,而在讲述结束之后,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同样不能提问。

好伙计表示同意。

他便从离开南方邦的时候讲起,简述了初期的见闻和经历,然后就讲到了自己在婚礼上的第一次“心连”,以及在参与猎捕行动之后的第二次“心连”,正是这两次“心连”让他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也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同奴隶和“野种”们走到了一起。之后发生的暴动和对峙期就不必赘述,而克隆人们确实是在一个北方人的帮助之下战胜“终结战剂”的,但在面临更为凶险的“变种战剂”的时候却完全是靠了他们自己的力量,确切地说,是由心灵感应所织成的巨网拯救了他们,而克隆人也因此获得了更强的能力,除了“心语”之外,他们现在还能共享感官信号——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在失明之后还能“看见”好伙计的原因……

从本质上来说,这些内容同他所告诉“那个人”的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毫不隐瞒地提到了心灵感应和心灵之网这些属于克隆人的最大秘密。

他这样做的原因也同为“那个人”解密一样,都不是擅自做主的,而是出于心灵之网的意愿——它已足够强大,不必再继续隐藏,便决定通过好伙计和老魔头之口向人类揭示自己的存在,好让他们明白北方人是被什么样的对手所击败的,也让他们从此彻底死心,别再妄图耍弄什么阴谋诡计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