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七章 重逢(一)

第八十七章 重逢(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于是船队就将一半部队运到岸上,从水陆两路夹击那个联防系统。

他们之中有不少的工程奴隶,这些克隆人便发挥自己的所长,采用一种全新的战法,开始快速地挖掘隧道。隧道在掘进中不断加长,一直延伸到联防系统的下部,就和那些连接急报塔的地道连通起来。

这就使得联防系统中的一座座急报塔都完全陷于孤立,人类不但无法通过地道相互救援,就连水源也被切断。

为了加快进攻的速度,奴隶们还将木材、树脂和硫磺一起点燃,使烟气从地道入口处窜入塔中。

人类被熏得无法容身,只能避向塔身高处。这样,塔的中下部就无人防守了,斗士们可以很轻松地从外壁攀援而上,杀入塔内。

这个联防系统就被攻破了,而这个定居点也就被打下来了。

船队继续前进,在经过几个河段之后又一次遇到一个障碍,也又一次在障碍面前重复了这种战法。

而他们也取得了再一次的胜利。

这些胜利的意义不单是打下两处定居点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让人类明白,随着大河上下的防御体系被截为多段,人类想依靠各个定居点来节节抗击的拖延计划已宣告破产!

实际的结果也验证了这种胜利的意义。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船队每撬动一个关键点,就会引动那关键点后方一整排的防御点,使那些原本应该像钉子一样牢靠的联防系统都“生锈松动”了——见到克隆人军团沿着河岸开来之后,有很多驻守的人类都丧失了斗志,或是望风而逃,或是当即投降。

于是,陆路上克隆人军团的征程就越来越轻松,与船队比起来,他们的推进速度似乎也慢不了多少。

没过几天,军团中的骑兵先锋就同船队在前沿会师了。

这正是南方人第一次参观克隆人工厂的那个定居点,如今却已成了北方人最后的大本营。

所有残余的北方人都聚集在此,用他们仅存的全部资源和人力来构造最后一道防线。

他们没有天时,但还是有一定地利的。那河心的小岛与河湾处的急报塔群属于同一联防系统,一旦人类将它们配合起来使用,防守的能力是很强的。

而且人类在另一个方面也得到增强,那就是他们的人心。

比较软弱的人都已经投降,而能够在投降之后逃回这里的人,就同一直留在这里据守的人一样,都是人类中的死硬分子,他们要顽抗到底。

这倒不是说他们没有派人来向克隆人议和,但此时的克隆人只接受人类的无条件投降,对此外的议和方案一律否决,这也就断了人类的念想,让他们别无选择了。

为了啃下这最后的一根硬骨头,克隆人用了两三天的时间来修整准备,同时也将所有的力量都集结起来,要一举将人类碾得粉碎。

而就在最后的决战即将打响之前,尤里卡又一次见到了好伙计。

他当然没有回到南方,之所以能够与好伙计重逢,是因为好伙计出现在了北方。

这个几乎可以算是尤里卡唯一的知心好友的南方人不是单独来的,他是在一小队人马的护送之下,按照从前偷渡者走过的路线,沿着大河岸边的荒野一路走到北方来的。当他们一路风餐露宿,疲惫不堪地接近前沿的时候,却遭到了正在向战场集结过来的一伙奴隶的袭击,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死伤过半,在奴隶们要将他们全歼之际,好伙计大声呼叫尤里卡的名字,这才得以幸免。

在被奴隶们活捉之后,他详细交待了自己的来意。

原来,当发现连“变种战剂”都无法挽回局势的时候,顶级会员们就向南方的总部发去了求救的密电,然而南方却并不做出明确回复,只是要求北方派人来谈,于是他们就将向南方人求援的重任交给了伊阿宋和飞拉哈将军。

二人便带着求援信乘坐快船顺流而下,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南方邦。

刚回来的时候,他们在码头上受到了万众的瞩目,伊阿宋想趁势将求援活动公开化,然而此时情势不同,又在别人的地盘上,这事情由不得他,只得先随将军去总部作报告。

当然,在此之前总部也有收到将军发回的电文,但因为电台是北方人的,将军的报告就比较粗略,所以直到此时,总部才对北方的巨变有了详细的了解。

为了争取南方人的援助,伊阿宋说了唇亡齿寒的道理,又代表北方邦开出了许多优厚的条件。首脑表示要考虑一下,在伊阿宋离开之后,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派人将好伙计召来,并亲自接见。

首脑没有急于说明自己接见好伙计的目的,而是先为他描绘了整个事态的轮廓——奴隶暴动,北方人压制……动用了强大的战剂,可是却一次次地被克隆人所破解,破解的原因不明……所以他们来求援了……

然后首脑就说出总部对此的看法:可以估计到,即便得到己方的援助,北方人也难逃失败的定局,到那时他们所开出的优厚条件就成了空头支票,而南方人却要为自己的援助行为付出惨重代价——他们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克隆人攻击的下一个目标,沦为与北方人捆绑在一起的陪葬品,因此南方邦绝对不能去施以援手,更何况由于物资和人力的极度匮乏,就算南方人想要这么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当然,现在就明确地拒绝北方人也没必要,南方人完全可以采用一种更为明智的做法,那就是在表面上同北方人虚与委蛇,装装样子,实际上却根本不付诸行动。

但为了保证南方邦自身的安全,光是这样做还是不够的,因为他们很快就要面临下一个问题——几乎可以肯定,当北方完全倾覆的时候,残兵败将唯一的溃逃方向就是南方邦。那么南方人该对此采取什么措施?

从人类道义的角度来说,似乎应该尽量收容,但这样做会给本就困难重重的南方邦造成极大的负担,更重要的是,克隆人依旧会将此看成是一种南北结盟的行为。

那么,为了自保,就应当在边境和河段上设立关卡,进行坚决的拦截。可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逃者甚众,又依旧是有一定武力的,在拦截的时候肯定会爆发冲突,而南方邦即便为此付出牺牲,最后能不能拦截成功也是很难说的。

这就成了一个难题。

但这难题还不是事情的关键,可以先放在一边。因为,以上的这些考量都是在对克隆人的想法还不明了的情况下做出的,南方邦并不知道克隆人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是否除了打败北方人,他们还要将连同南方人在内的所有人类都赶尽杀绝呢?如果是那样的话,南方邦所采取的一切自保行为都成了一厢情愿。

所以,南方人只能做出一个决定,就是马上通过陆路向北方派出秘密特使,希望能够在北方人被彻底击败之前与克隆人联系上,探知克隆人的真实意图,并尝试达成某种得以自保的协议。

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好伙计已料到首脑将要说出那密使的人选是谁,他也突然有了一个模糊的预感,就像尤里卡被首领召见时所产生的那种预感一样。而这预感也成真了,从首脑口中说出的那个人选居然就是好伙计自己。

为了让好伙计明白确定这个人选的原因,首脑就说起了尤里卡,他说从暴动现场起,尤里卡帮助奴隶的行动就一直为人类所目睹,可以肯定他已经背叛人类,同克隆人们站在一起了,而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跟随将军返回的原因。

接着,首脑就把尤里卡的奇特身世告诉了他,并说一般人也许无法理解其背叛动机,而对于知道尤里卡独特身世的人来说,对此的合理解释就是尤里卡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已经发现这个秘密了。

但此时总部已不在意尤里卡的具体动机,更在乎的是尤里卡现在的身份。

他们认为现在的尤里卡肯定是克隆人军团中的重要一员了。

因而在考虑密使人选的时候,总部就打算寻找一个可以同尤里卡进行沟通的南方人,并很快就想到了好伙计,认为只有派出这个能够让尤里卡念旧的老熟人,才有可能通过他与克隆人们搭上线,也才有更大的可能谈成南方人所希望达成的协议。

好伙计记得尤里卡随身携带了一部电台,就问首脑是否可以通过电波来联系尤里卡,首脑却说他们也曾经多次尝试,但一直没能成功,便只得放弃了,其实,即便能够用这种方式沟通,也最好是派出可以当面交谈的密使,以防电波被北方人所截获。

……

在了解了好伙计的意图之后,心灵之网首先进行了分析,又了解了尤里卡的意愿,这才安排了他们两人的见面。

见面的地点就在离人类前沿防线不远的一处进攻出发阵地上。

四处皆是克隆人斗士和由奴隶与“野种”们所编成的军团战士们,刀剑生辉,寒光凛凛,而他们也是按照相同类型来编队或列阵的,看起来极为整齐划一,在视觉上具有相当强烈的震撼力。

通过“偲”的眼睛,尤里卡看见好伙计在一个斗士的带领之下走了过来,他满面尘灰,脚步踉跄,不过精神尚佳,边走还边左顾右盼,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四周形形色色的各类克隆人们。

一见到尤里卡,好伙计的眼睛就亮了,他加快了脚步,但很快就发现尤里卡不但坐着不动,还一直闭着双眼,脚步便迟疑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

等他走到眼前,尤里卡就在“偲”的帮助下勉强站起身来。

他们拥抱为礼,然后又一个站着,一个坐下,开始了交谈。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