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六章 重新战斗

第八十六章 重新战斗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 次阅读

“对于这种通过逆序生长来实现的无性繁殖,我曾经十分痴迷,并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最终破解了其中的奥秘,后来,我又想更进一步,使这种神奇的能力能够转移到另一类生物身上!

“说到这里,你们可以猜出来了,那另一类生物正是你们这些克隆人!而这个难题也在我发明出一种诱导剂之后得到了解决!只要向大池子中注入含有诱导剂的一种特殊溶液,它就会变成一个可以让克隆人进行无性繁殖的超级子宫——你们要做的就是把那些大限将至或者重伤难愈的克隆人选出来——”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奴”,又重新看向尤里卡,“然后将他们完全浸泡在池水中,这里当然会经历一段类似溺水死亡的过程,但是他们却并不会真正死去。等这一小段不太愉快的时光过去之后,奇妙的事情就此发生,他们那并未真正死亡的‘尸体’将在诱导剂的作用下开始逆序生长,并且逐步转化为一个‘胞囊’,而新的生命就将在其中萌生出来……

“研究的初衷其实是想要将其用于批量生产克隆人的,用这套方案,将极大地简化生产流程,也能让生产成本进一步降低,但人类从安全角度考量,还是决定使用现有的生产方案,而将其同‘变种战剂’一样束之高阁了。”

说了这么多,他的声音有点嘶哑起来:“现在,我就用这套方案来同你们做交易,而我相信你们是不会拒绝的。”

一众克隆人都在深思着,心灵之网则将他们的意见汇总起来。

隔了一会儿,尤里卡问道:“你说的这种诱导剂,以及特殊的溶液从何而来?”

“它们的配方都是现成的。”魔头眨了眨眼睛,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记忆是一座宝库,“只要有设备和原料,我很快就可以为你们制造出来。而这一点是不成问题的,据我所知,你们在上一次出征之前并未将实验室破坏掉,对吧?”

“是的,我们只烧了虫媒培养室,还来不及去捣毁其他的区域。”

“那就好,另外,当人类发觉‘变种战剂’同样失效之后,一定是不敢重回中心的——我没估计错吧?”

“是的,他们还留在其他定居点中。”

“那么,就可以认为那些设备和原料现在依旧在你们的掌握之中,所有制造溶液所需的条件都是具备的,你们只要建好大池子,其他都不用操心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如果你们能够从人类俘虏中挑选一些有实验室工作经验的人来给我当助手,那就更方便了。”

“等等,照这么说,我们只要有对溶液的需要,就还是没办法摆脱对人类的依赖,这套办法也比工厂好不到哪儿去吧?”

“啊,这就怪我没有说清楚了。”魔头微一颔首表示歉意,“一般而言,溶液加一次就够了,只要在保护好池子的前提下定期使用,是不需要重复添加的,因为溶液可以从你们的身体成分中获得‘供养’,不但不会干涸,甚至还能够不断增加,以至于到了池子都无法容纳的地步,那时你们就可以新建更多池子,再将多余的溶液转移过去——想想看,随着你们种群数量的增加,有一天大池子亦将遍布整个星球,呵呵,这一幕也是很美的!”

“所以,在你们为我们制造足够多的溶液之后,我们就可以将你们连同大白楼一起销毁掉,对吗?”

“正是如此!”魔头高兴地道,“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在一开头还可以多建几个池子以备不测,那样即便一个池子出了问题,还有其它的做为保障。”

“嗯,很诱人的条件。”现在是心灵之网通过尤里卡在同“那个人”对话,“还有一个问题是,这套方法是否也能够用在人类身上?”

“不行,进入大池子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要具备克隆人独有的那种细胞器,否则不但不能被诱导,还会真正溺死。”

“鉴于你以前的所作所为,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提出的这个交易不是又一个圈套?”

“你们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我的动机依旧是为了乐趣和美学,而我也不能证实这个交易的确就不是一个圈套,但我要说明的是,我在追寻乐趣的时候是分了主次的,在当前的情况下,探知心灵感应的秘密就是我所追寻的最大乐趣,与之比起来,别的行动都变得索然无味了。何况人类现在已走向必然的失败,又岂是我的帮助能够挽救得了的?

“另一个可以让你们对我放心的原因是,我相信自己交易的真正对象其实并不是你们,而是与心灵感应相关的另一类更为高级的智慧形式。对于这个对象,我是怀有相当的敬意的,我可以感觉到它的强大,不怀疑它能够洞见我的意图,也相信它有足够的自信来接受这个交易。”

这魔头真是邪门啊!尤里卡暗自感叹道。

心灵之网等了好一会儿才做出了决定。

尤里卡便答道:“可以接受,但我们并不会对你毫无保留,只能告诉你有限的真相。”

“呵呵呵,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没有问题,我可以满足于有限的真相。”

于是魔头便从绞架上被放了下来,又被押回隧道中去了。

而克隆人军团则就此出发,开出废城,又一次杀向了中心。

就如通过侦查所确知的那样,中心几乎没有什么人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人类根本不敢回来。他们非常顺利地重新占领了中心,在这里获得了补给,又集合了剩余的船只,就再一次水陆并进地向着下游的方向发起了远征。

很快,就有第一批生力军加入了军团,那是离中心最近的一个定居点的奴隶们。知道大部队要来,他们早已做好准备,等军团一开到,就马上离开之前藏身的地方,同大部队汇合在了一起。

这些奴隶也没有逃过“变种战剂”的袭击,但因为人类是从中心突围之后才开始陆续在各河段上散布“变种战剂”的,而中心以外的奴隶本来就分布得比较分散,又很快从定居点撤离到周边的旷野之中,所以他们损失的比例就要比中心的克隆人小得多。

这样军团的战斗力就得到进一步扩增,可以毫不费力地将第一个定居点打下,然后又开到更下边一个河段上,同样得到了人员补充,也将下一个定居点顺利打下。

接着他们就要面对第三个定居点了,但它是个大定居点,联防系统与之前两个定居点比起来都要更为坚固,而此处也是人类的着重防守点,如果要强攻是会付出很大牺牲的。

看起来,似乎克隆人们又得采取围困战术了,然而现在的军团可不会做出这个选择,他们已经决定要速战速决,不可能再犯相同的错误。

于是他们就考虑能否让进攻路线跳过这个定居点,以此来避免这场强攻。

由于运河支流都会在联防系统之前收住,是不能利用它们来绕过的,就只能从河流主干道硬闯过去。

但这是否具有可行性?

经过审视,这是可以做到的。

首先,这里的河道比较宽阔,有利于船只的迅速通过;其次,即便联防系统再怎么强大,拦阻能力总是有限的,如果只是少量船只通过的话,将会被交叉的火力和多点源施放的战剂所重创,但若是克隆人的船队趁着夜色的掩护,全数发起突然行动,人类的应对就会出现漏洞——军团可以先派出几只无关紧要的小船做为先锋,当它们强行通过的时候,就会立时吸引住人类的所有注意力,也会令得神经高度紧张的他们一下子就把手中的枪弹和战剂都朝着这几个做为诱饵的靶子倾泻过来。自然,他们是可以将它们击沉的,但接下来他们就要换装弹药和战剂,而军团剩下的所有船只则可以趁着这个时候一起开动,用最快的速度硬闯过去,相信这种突然性和规模性会让人类大惊失色因而更加不知如何应对的。

于是军团就按这个策略实行了,他们也获得了预期的成功!

至于那些在陆地上行军的克隆人,则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行动能力比较强的,就趁着船队闯关的时刻,从定居点中快速穿过,由于人类此时的注意力都放在河面上,就不可能兼顾这一头;而另一部分行动迟缓的克隆人,则可以留下来牵制此地的人类,或者从旷野中行军,用绕一个大圈子的方式来绕过这个定居点,这当然不容易,但有了“野种”们在旷野中的生存经验,也并非非常困难,只是所耗费的时间更长些罢了。

他们同样获得了成功!

接下来就好办了。

从之前俘虏的口中得知,人类在这一阶段的防守思路就是一个字——“拖”,即依托各个定居点来逐级防守,尽量争取更多的时间,以期等到南方人的援助。这个思路当然没错,但在这种思路的主导下,人类的布署受到了僵化思维的限制,要在前一个定居点彻底陷落之后才会开始着重防守后一个定居点。

这就是个很大的破绽了,当克隆人采取蛙跳战术,去攻打第四个定居点的时候,那里的防守就处于相当薄弱的状态,而当那里的人类发现克隆人不按常理出牌的进攻方式之后,惊慌失措之下根本无心恋战,几乎没有抵抗就放弃了防守,沿着大河逃到更下边的河段去了。

军团当然会乘势继续进攻,也收到了势如破竹的效果,一连攻克了下面的好多个定居点。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第三个定居点驻守的人类就彻底迷茫了,他们知道自己既然起不到迟滞克隆人脚步的作用,也就失去了原有的价值,成了不会得到救援的弃子,现在唯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自救了。

然而,他们又有什么好办法呢?在得不到后方物资补给的情况下,是无法长期固守下去的,想要从水路撤退或从陆路突围都是找死……没过多久,他们就主动求饶,成为了第一批向军团集体投降的俘虏。

按照达成的投降条件,军团只把其中罪孽深重的奴隶主拘押起来,却将其他人释放了,也不禁止他们的去向——当这些人逃到人类中间去之后,将会用消极的言论来动摇人类的军心,而他们可以通过投降得以苟活的事实更是会进一步摧垮底层人类的战斗意志……

接下来,军团干脆让船队先行,这些部队便不顾一切地快速行驶,强行闯过了大量定居点,直到他们遇上了实在无法避开的障碍。

那是一处设于河湾处的联防系统,那里的河道本来就比较狭窄,加之河湾又是个大拐角,人类可以控制那片水域。船队要想按照之前的那套办法来硬闯是十分困难的,这时强攻就无法避免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