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五章 交易

第八十五章 交易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43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魔头被关押的地点也是在地下隧道之中,不见天日久了,他受不了明亮的阳光,就一直都闭着眼睛,直到被拉到审判台上,他才能够眯缝着眼睛向四周看了一圈。

然后他就笑了一笑道:“你们都活着,妙哉。”

克隆人们默然以对,全场寂静无声。

他又转头看看身后的绞刑架,吐了吐舌头,用满不在乎的语调道:“这就是你们为我准备的归宿吗?”

一个“老奴”回应他:“魔头!我们知道你的本性,看你这种毫无悔意的态度,就知道审问也是浪费时间,还是直接行刑吧!”

另一个“老奴”补充道:“本来,我们应该对你千刀万剐,才能一解心中之恨,但那样做又与人类的行为有何差异?我们虽是人类所造,却不愿意在取代人类之后沦为与你们一样凶残野蛮的族类,所以便没有为你选择那些残忍的死法。我们也不指望你会为此而感恩——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感谢你们的心慈手软,但是我可没有做好准备。”

“那么,你是要为活下来而求饶吗?”

“求饶么,不,我并不会为自己的生命求饶,何况这么做你们也不会放过我,但我确实是有所请求,就是要你们把发生奇迹的原因告诉我,好让我解开这个谜团,然后才能够释然地上路。”

“十分遗憾,我们不可能满足你的这个要求。”

“嗯,我想也是……”“那个人”深吸一口气,尽量挺直了身子,把这口气向着悠悠的蓝天缓缓地吐了出来,然后道,“那么,就让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呸!事到如今,你对我们已经毫无价值,还有什么交易好做的!”一个“孕奴”凑上来,对他的脸上狠狠啐了一口。

“哦,奴隶,奴隶……”魔头喃喃着,他无法使用双手,只得摆摆头,好让唾沫快些流下面颊。

“动手吧!”“老奴”下令了。

魔头身后的斗士走上前来,将“那个人”拉到绞架旁。

“且慢!”“那个人”叫了起来,声音里透出一股焦急的意味,“你们这些愚蠢的奴隶,该死的!你们连我的条件都不听一听?”

斗士将手中的绳圈套在“那个人”的脖颈上。

“妈的,一个理智的角色都没有!”“那个人”更大声地叫了出来,“尤里卡!你这毛头小子,要是还没死就快点现身!”

尤里卡没有出现,也不作声。

“蠢货!不听我的话,你们会后悔的!你们这群空有心灵感应,却不通人性的蠢货!”

这“心灵感应”四个字刚从他的口中迸出,正在拉紧绳圈的手臂就松了劲,而因激动而喧嚷起来的克隆人们也立刻收了声。克隆人们都狐疑地盯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们有心灵感应?”一个“老奴”逼近问道。

但魔头不予回答,只是对着下边的人群喊道:“尤里卡!”

尤里卡知道自己必须现身了。

他那虚弱无力的身体便在克隆人们的手中轮换交替着,向着审判台的方向传送过去。等到了台上,他才靠着“偲”的手臂重新坐了起来。

这一幕似曾相识,只不过当初坐着和站着的人现在换了位置。

“你怎么知道我们有心灵感应?”尤里卡问道。

“先把这绳圈拿下来!”

绳圈拿下来了。

“怎么,看不见了吗?”透过分享的视觉,尤里卡看到“那个人”弯下腰,正仔细地审视着自己的面孔。

“是的,我也站不起来了,这都拜你所赐。”

“真是遗憾,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美学总得有人做出一些牺牲吧。”

“回答正题吧。”

“哼,关于这方面,虽然你们一直对我用心隐瞒着,但同你们相处这么长时间,看着你们那些违背常理的默契行动,以及那种强大无比的集体意志,傻子也能够察觉出来其中的古怪,而心灵感应又恰好是我曾经的研究课题之一,你说我如何就不能够得出这种结论?——而且我还可以断言,你们这起死回生的奇迹也同心灵感应有着莫大的关系,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哈哈哈。”

“原来如此,如果我告诉你你猜的没错,那么你可以安心去死了吧?”

“不,不不不,这样的答案还不能使我感到满意,我还需要更多的信息,需要从你口中得到更多具体的细节,这样我才能够弄明白这大秘密背后的大原理。”

“但我们却不愿意告诉你。”

“所以我才提出交易,可你们却连条件都不愿听一听,这是多么愚蠢!为了能够谈判,我需要一个理智的,通人性的角色!而在这群奴隶和‘野种’之中,也就是由人类养大的你符合我的期望了——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好吧,既然你这么固执,我们就姑且听一听你的条件吧。”

“妙哉。”

“那个人”便站在绞架下,开始侃侃而谈。

他首先申明,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可以判断得出人类的失败已成定局,他自知自己不可能在这方面再为克隆人提供什么价值,因而要获得想要的信息,就必须提供其他的东西。

“而我真正要提供给你们的,”“那个人”高兴地宣布道,“是一个大池子!”

“大池子?”尤里卡反问道。

“是的,当彻底战胜人类之后,你们就取代他们成了这个星球上最占优势的物种,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从今以后你们将用何种方式繁衍下去?”

尤里卡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他还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不及他细想,“那个人”又接下去道:“你们当然是没有想过的,在不久以前你们连自身的存活都不能保证,又如何会想到更长远的问题——可我不一样!我既然考虑过让人类被克隆人取代的可能,就会想到克隆人的繁育问题:对‘野种’而言,由于他们是有生殖能力的,当然可以用与人类一样的方式继续繁衍,但其他类型的克隆人怎么办呢,难道他们还得依靠人类为他们定制胚种,然后再用克隆工厂批量化地生产出来吗?用此种做法,先不说人类愿不愿意或能不能做到,光是你们自己也会觉得对这种依赖关系十分反感吧!

“不用说,你们会感到经历了这么多,到头来还是不能独享自由,岂非白忙一场,但若是否决了这种方案,你们仅有的选择就是放弃繁衍,或者只让“野种”们繁衍下去——那样一来,在一个世代之后,世界上就再无纯正的克隆人了,只有“野种”做为一个种群生活下去,而再经过几个世代,“野种”们杂交产生的后代将更是缺乏克隆人所独有的基因特性,在那个时候,你们还能认为自己取代人类了吗?”

这确实是个问题,是个诡异而现实的问题,克隆人们都不由被引入到魔头所阐发的思路中去,全场更是静默无声。

“那么,”隔了一会儿,尤里卡才用干涩的声音问道,“你对此是有办法的?”

“不错。”循循善诱的声音说道,“在很早以前,我不但替你们思考过这个问题,还连同具体的解决方案也给想好了。”

“就是你刚才说的‘大池子’吗?”

“正是如此,‘大池子’是一种全新的繁育方式,而这种方式也只有我才能赋予你们。”

接着他就开始描述,他说那“大池子”确实就是一个大池子,它的具体大小与之在一个繁育周期中所需容纳的克隆人数量有关;池子的内壁应该用玻璃熔铸而成,使其成为一个大型的“培养皿”,具有长期储存液体的能力——而对于此种需要,从工程的难易角度考虑,池子的形状最好是一个规则的圆形;它的深度要保证一个成年人能够完全浸没其中,在池子的上方有可开合的大面积盖板,用以降低液体的蒸发速度。最好是在池子建成之后再在其上建造一个可以起到掩蔽作用的建筑物,比如一座拱顶结构的大堂,那样可以更好地保护池子。

“现在就要说到池子的运作原理了。”“那个人”的语调兴奋起来,“而为了说清楚原理,先得提到一种神奇的海洋生物——‘灯塔水母’。神奇之处就在于它是唯一一种可以从性成熟阶段恢复到幼虫阶段的生物。

“与其他的水母一样,灯塔水母分为雌雄两种,正常情况下也是通过受精的方式进行繁衍的,但在例如受伤或饥饿的情况下,它们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向着年轻化的方向逆转,就像是一只蝴蝶突然厌倦了飞翔,重新变为一个虫蛹一般,它们将变成水滴一样的胞囊,然后从这个胞囊再继续发展成水母的原始生命形态——一个水螅群。

“这样就实现了无性繁殖,一个水螅群将再次生长成几百个新的水母,而它们的基因都与从前那个水母几乎完全一样,自然也同样具有这种无性繁殖的能力。”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