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四章 复生!

第八十四章 复生!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8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当意识先一步醒来的时候,躯体还处于深眠之中,他所有的感觉器官都是关闭着的。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感觉,恰恰相反,他感知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存在,一种极为深邃和庞大的结构,而这种感知形式也与他曾今拥有过的那些形式截然不同,并不需要借助任何器官,是非常直接而奇妙的,与“心语”相似,却更进一步。

接着,他觉得自己可以从“自我”中游移出来,就这样做了,然后便发现这个“自我”其实是一种单元,而那庞大的结构和结构的宏大正是由不计其数的这种单元所构成的……他徜徉在结构之间,就如一只蜂鸟在高大的密林之中穿梭,突然,他受到一种召唤,于是很快回归“自我”,又立即得到了一种领悟,明白“自我”其实是可以发光的,随即就见“自我”亮了起来,而所有的其他单元亦陆续亮起,光与光交汇连接,整个结构顿时灿若银河,与之对比,鼎盛时期的大白楼也不及其万一……这个结构是什么?

但他其实是不会发出这个问题的,因为他既然明白“自我”,当然就能明白结构。

它就是心灵之网!是由“野种”们的心灵和奴隶们的心灵共同织就的心灵之网!

那无数的“自我”则正是克隆人们先于肉体觉醒的意识体。

在流光溢彩的宇宙里,光线变得更为明亮,光芒的律动也更为缤纷和频繁,在迅速地融合与加强,他遭遇了平生未有的感觉洪流。洪流如同大河一样将他冲刷洗尽,除去邪恶秽物,又如海潮一样反复涤荡,将他的一根根神经都梳理通顺,变得如同血管一样鼓胀饱满起来——复生的能量正在注入其中,生生不息,源源不绝……

这之后,他的肉体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

尤里卡真正醒来了,他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

他的心中也是一片清明,这是因为在肉体复苏之前,他的意识体就一直清醒,并从心灵之网中获得了足够的信息。

他现在对自己身处何处十分明了——这里就是废城,而自己的躯体正躺在一段隐秘的地下隧道之中,身旁还躺满了等待醒来的同类们。重新获得的感官信号也验证了这些事实,他可以闻到这隧道之中略带阴寒的气息,也可以听见同类们发出的呼吸、呓语和微弱的呻吟声。

他明白这些同类们不可能同时苏醒,因为心灵之网虽然能够将驱赶病魔的办法传递给每个意识体,却不能直接插手,与病魔直接对抗的还是每个克隆人的肉体本身,而对抗的难易程度则取决于病情的严重程度和不同的体质状况。

所以病情较缓者能够更快苏醒,而病情严重者就要更多时间。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并非每个受到心灵之网帮助的躯体都有机会战胜病魔,有些病情特别严重者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命运——他们的“自我”就会从璀璨的状态逐步黯淡,直至光芒尽敛,崩溃解体,从心灵之网的结构中永远消失……

至于克隆人们身处此地的原因,尤里卡也是清楚的。

自从施放“变种战剂”之后,人类就在那里等待结果,并且派人去定期侦查,当他们发现本来已经快陷入集体灭绝的奴隶和“野种”们居然又一次创造了奇迹,纷纷挣脱死神的束缚,在陆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们为之惊骇,为之恐慌,就派出人手来进行强行的清剿。但为了躲避病魔,克隆人的营地已经非常分散,而元气大伤的人类则受限于人手不足,无法达到全面清剿的目的。

在他们屠戮了好几个营地之后,大部分的营地都实现了成功的转移,已经醒来的克隆人们带着还在昏迷之中的同类一并躲藏到了废城之中,这就使人类鞭长莫及了……

他想要看一看身处的环境,就费力地睁开眼睛,却只见一片黑暗。

隧道之中本该如此,这不奇怪,他想。接着,他又感到一阵痛苦从身体内部袭来,他判断这源于疾病造成的后遗症,同时他也感到这幅躯体还处于极度虚弱之中,连动一动手臂都难以做到。

但这也是正常的,为了与病魔搏斗,本来就被疾病摧残的躯体又进一步地消耗了自己,现在自然是虚弱不堪了,估计要休养不少时日才能够站起来。

没过多久,尤里卡就察觉到有人在向他接近,并且通过“心语”得知其中一人正是“偲”。“偲”的病情较轻,所以能够更早醒来,身体也差不多恢复健康了。

他们给尤里卡喂了一点水,然后就将他抬出隧道,转移到地面上的营地中去。

可在上了地面之后,他的眼前还是一片黑暗,无论他怎样努力地睁大双眼,也只能在一边眼睛中感觉到一点极其微弱的亮光。

他马上就明白这同样是病魔肆虐所遗留的恶果,自己又一次失明了,而且这次很可能是永久的失明!理由是就如每个克隆人的躯体必须在心灵之网的指导之下依靠自己来战胜病魔一样,在击败病魔之后,要想对其所造成的破坏进行处理,也只能依靠机体自己,然而机体的自愈能力又是有限的,对于小规模的破坏还可能修修补补,对像是失明这样严重的后遗症就无能为力了。

但他的心下依旧是一片清明,一点恐慌、困惑或迷惘的情绪都没有。

这倒不是他对此不加重视,而是因为心灵之网除了帮助他们复生,还让他们的心灵攀上高峰,达到了全新的境界。

他已然无所畏惧,对于活下去充满了信心和勇气,也就对此并不太在意了,更何况他知道还有另一种获得视觉的办法,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失明者的。

他的情况很快就被“偲”所了解了,接着尤里卡就突然“看见”了一幕场景:明媚的阳光下,在一副担架上躺着一个须发皆长,憔悴不堪,双眼紧闭,但是神情却十分坚毅的男子——这正是他自己,是通过“偲”的眼睛所见到的自己。

这种所见也正是他刚才所设想的那另一种视觉。

他“看”到自己不禁微笑了起来。

他又喝了些水,就可以勉强地吃进一些东西了,等获得的能量让身体暖和起来,他就主动地使自己重新陷入深眠之中,以期更快地得到恢复。不过,在深眠期间,他的心灵却没有随之关闭,而是一直与心灵之网保持着紧密联系,并通过这种联系变得更为强大和成熟起来。

除了他之外,还有很多需要进一步恢复的克隆人也处于这种状态之中……

随着时间的继续流逝,在个体得到进一步自愈的同时,克隆人军团的战斗力也在迅速地恢复。

虽然他们现在可参与作战的人数比之前少了不少,但是基本数量还是对人类占优,况且他们现在还有新的优势,那就是心灵之网的指导,以及心灵感应能力的增强——从这个时候开始,即便在不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心语”的传播也可以无视距离了!另外,他们现在不但能够相当自如地控制那种共享视觉的能力,还可以同时共享如听觉、嗅觉、触觉等其他感官信号。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现在的战斗力不降反增,增加的程度甚至是数量级的!

他们便重新组织起来,要在废城中的粮食储备耗尽之前对人类发起再一次的讨伐。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所有的奴隶和“野种”们都向着废城中最大的那个营地集中,几乎将这个区域所有的落脚点都占满了。他们这样做,是打算在踏上征途之前完成一件事情,就是在此处对“那个人”进行一场公开审判。

尤里卡也在那里,背靠一根残破的石柱坐着。

现在的他已经难以起身,因为他的一些内脏受到了永久的损伤,这同他的失明一样,都属于无法自愈的后遗症,即便修养更长的时间也不会好转了,而像这种情况在死里逃生的克隆人中也并不少见。

但不论活得多么吃力,他都要坚持下去,至少要活到克隆人完全战胜人类的那一天,并在这期间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

他所坐的地方离审判台并不近,假如他还有视觉的话,他的视线也被站在身旁的奴隶们完全挡住了,不过这些因素一点也没有对他的观察造成妨碍。通过共享的视觉,他可以轻松地看清现场。

只见在一伙斗士的簇拥和推搡之下,“那个人”双手被缚在身后,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

在尤里卡饶他不死之后,这魔头居然没有离开,一直留在原来的营地之中,自然是为了通过目睹克隆人的末日来得到充分的乐趣,但奇迹的发生让他感到意外和惊喜,就更是不舍得离开了。

可奇迹的发生就让情况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既然克隆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来向人类发起复仇,也就没有不杀他的理由了。

于是第一批苏醒过来的奴隶们就把这魔头抓了起来,后来又将其一并带到废城中,为的就是今天的公审和处决。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