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三章 “变种战剂”

第八十三章 “变种战剂”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3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代表奴隶世界,尤里卡向“那个人”再一次发出质问,并要他承认那烟草虽然能够在初期制造出压制住病魔的假象,在实际上却根本就是无效的。

但“那个人”马上予以否定,他说烟草是绝对有效的,而且奴隶和“野种”们正是依靠它才躲过了“终结战剂”的袭击。

“那么,只存在着另一个可能性,就是我们被另一种无法被烟草所救治的传染性战剂攻击了。”

“不错。通过这些天的调查,我已经可以肯定这一点。”

“那个人”接着向尤里卡解释说,这另外一种战剂可被称为“变种战剂”,是一种无色无味,却比“终结战剂”更为强大、更为高效的新型战剂。

虽然在所引发疾病的初期症状上二者十分相像,但在后续阶段所产生的症状却是大相径庭的,这是因为致病原理不同。

此外它们在传播特性上也存在明显差异,并因此产生出了某种优劣性:由于“终结战剂”造成传染的一个重要途径是通过飞沫传播,因此就要先引起肺部疾病,使病人通过咳嗽来感染其他克隆人,然后才会进一步加重病情,这也就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必须在疾病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才会开始,而引发的肺部疾病也就多少会引起克隆人的预警。

相较之下,“变种战剂”却具有更为强悍的传染性,不需飞沫,不需体液,单是吸入病人呼吸过的空气就会染上疾病!

既然不需要预先引发肺部疾病,“变种战剂”就可以在更早的阶段引起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同时还不会引起克隆人的警惕。

另外,“变种战剂”还有一个优势,因为它所具有的传播特性,再用其他的辅助手段也不会有多少加成,自然就不需搭载“虫媒”了……

“你为何从来没有把它存在的事实告诉过我们?”尤里卡愤怒地质问道。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战剂呀——既然它在之前都没有存在过,我又从何谈起?”

“既然它没有存在过,你当然也就不可能对它有所了解,那你现在怎么又能够把它的特性说得这么清楚?”

“这个问题就容易回答了,因为,我就是它的设计者!是我构想了它的存在,也是我绘制了它的基因图谱——只不过,要想将其从蓝图变为现实,并非一件易事,而且人类也觉得它的威力太大,就一直将它的研制计划封存起来……但没想到他们却在围困期间把这计划从故纸堆中翻找出来,而且还真把它制造出来了。当我发现这热病的种种特征都与之完全吻合的时候,一时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呢……哈哈哈,我说他们为什么要一直拖到那个时候才突围,原来就是在等这战剂被制造出来啊……”

“你居然敢承认是你亲自设计了这该死的战剂!你这混蛋!!”尤里卡愤怒地叫道。

“这是事实,我没必要否认。”“那个人”将两手一摊,“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也不希望看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啊。”

尤里卡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盯着“那个人”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我不这样认为!你明知道人类有把这种战剂研制出来的可能,却一直不发出警告,任由我们再一次采取围困的战术,从而给了人类将其变为现实的时间,后来又任由我们大规模地集结起来,给了这种战剂发挥更大作用的机会,再后来,我们一再向你寻求答案,但即便在那个时候你也没有说出关键的信息!因此,我认为你并不像你声称的那样无辜,而现在的局面也正是你希望看到的结果——你敢否认这些指控吗?”

听了这番话,“那个人”笑而不语。

尤里卡彻底明白了,他的所料不错,这魔头确实是有意这么做的。

也许是临时起意,也许是从一开头就算计好了,总之这个根本就没有立场,或者说他的立场仅取决于如何才能获得更多乐趣这个因素的老魔头在用烟草帮助奴隶们取得优势之后,又不满足于现状,通过隐瞒信息的手段在暗中布置了一个“游戏关卡”。而在这个关卡中,人类和克隆人必须进行一场竞速,谁的动作更快,谁就能够过关。

对人类而言,他们在奴隶们攻下最后一栋大白楼之前研制出了新的战剂,所以就成了赢家,而克隆人们则慢了一步,并要为此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

“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承认?!”尤里卡捏紧拳头,向魔头逼近两步。

“我这不是已经默认了吗?呵呵呵……你醒悟得很快嘛……看你这一脸的凶相,难道说要因此而杀死我?这可就无趣了,但我对此也同样没有办法,请便吧!”

尤里卡便挥起一拳,狠狠砸在这老魔头的脸上,将其打倒,然后扑上去掐住这家伙的脖子,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两手上。“那个人”很快就吐出了舌头,却并不怎么挣扎,看来他确乎是不在乎生死的了。

然而,热病已经使得尤里卡的体力变得很差,他很快就发现双手越来越虚弱无力,竟有了自己的力气和生命正在被魔头生生吸走的错觉……他掐死“那个人”的尝试终告失败,最后只得不甘地松开双手。

他想站起身来,但是发觉连做这件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在“偲”的帮助下才强撑着爬了起来。

要是早点意识到这个风险就好了,他痛苦地想着。

那样克隆人就绝对不会采取什么围困战术,而是会不计代价地发起猛攻,一旦把大白楼提早攻下,人类就没有研发这种战剂的能力了!唉……只怪克隆人们还是太幼稚了,不论“老奴”还是自己都太幼稚了。

克隆人们其实早就对老魔头有所戒备,可是对于人心的险恶还是估计不足,低估了对手,加之在经历了那么多艰难险阻的情况下,他们产生了一种轻慢大意的心态,认为事情应该不会再有变数了,成功是水到渠成的,这就使他们缺乏危机感,直到围困持续了好些天之后才有某个“老奴”隐约地意识到类似的风险。从此克隆人军团加快了攻击的进度,可为时已晚,大错还是铸成了……

“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先给我们应对这种战剂的方法!”尤里卡让一个斗士把魔头从地上提起来,然后咬着牙对其喝道。

“那个人”用双手扶着脖子,张大嘴贪婪地大口吸气,又喘了一阵子,这才笑道:“呵呵呵呵,欢迎你继续尝试,孩子……咳咳,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应对的办法。不像之前的“终结战剂”还可以用烟草来救治,这种新型战剂可是无药可救的——即便是人类想要救你们,他们也根本没有制造出对应疫苗或解药的能力!这也就是人类为什么一直将它的研制计划束之高阁的原因……覆水难收,明白了吧?现在你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的免疫系统了,咳咳,不过这种战剂的威力太强,你们是不可能幸免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全都得死?!”心如死灰的尤里卡打断了他的絮叨。

“的确如此——当然了,即便是克隆人也会存在着免疫系统上的个体差异,你们的数量又如此众多,也说不定其中有极少数的克隆人会幸存下来呢!但话又说回来,那数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即便是这些幸存者也肯定会遭到人类的猎杀,呵呵呵——所以,你说得不错,你们都得死!不过,不要灰心嘛,这也很美,就把这一切看做一场美丽的演出,把你们的集体死亡当成是对这演出的谢幕吧!”

“杀了他!杀了他!”四周的克隆人都叫嚷起来,他们围成一圈,有的拖着病态的身体,向着“那个人”蹒跚着逼近,有的拿起身边的刀斧,踉踉跄跄地奔过来,还有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也露出一口利齿,一边发出绝望的嘶吼声,一边艰难地向这边爬了过来。

在那一刻,尤里卡已经决定退到一旁,任由这些绝望而痛苦的克隆人们把那魔头给生吃了,但他突然又产生出新的想法,意识到他应该劝住他们,因为那魔头已经赢了,杀了他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而留着他反倒对克隆人有利——要知道,这魔头对于人类也一样危险。在克隆人们集体死亡之后,化为无数冤魂的他们不可能为自己报仇,但“那个人”若是还活着,就有可能因为设计这种战剂的“功劳”而重回人类之中,并有机会重新获得权势,也就会为了他的那套美学而去为害人类。

这难道不可以被看成是克隆人的一种变相复仇吗?

于是,通过“心语”,奴隶和“野种”们就明白了尤里卡的意图,也就在他们即将实现杀机之前突然地收住了手,又一起转过身子,重新艰难地退回到原处去。

“那个人”站在原地,惊奇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对此大惑不解,然后眼神一动,将好奇的眼光聚焦到尤里卡身上。

尤里卡轻蔑地一笑,就转身走开,走出很远他还能感到“那个人”的眼光跟在自己身上,并且知道魔头正在思索不已,不过他可不会为其解惑的。

……

很快,尤里卡的病情就加重了,呕吐、腹泻、瘀斑等后续症状依次出现。

营地中死亡者的数量也越来越多,病情较轻者所占的比例却在一天天地迅速减少。

这比例的减少一方面是由于原来病轻者的病情都加重了,另一个原因则是鲜有新的病人再加入营地——外边的克隆人也被尽数感染,隔离还有什么意义?

再接下来,随着尤里卡开始因内出血而无法起身,营地的状况更是悲惨。营地中死亡者的数量是这么高,具有活动能力的人却是那么少,他们不但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焚烧或掩埋尸体,就连把尸体抬出营地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任由一具具尸体夹杂在濒死者和病重者之间。血污遍地,尸臭冲天。

奇怪的是,除非发疯,或者因病痛太过剧烈而陷入昏迷,即便是濒死者也依旧具有“心连”的能力,而且这能力不但未曾减弱,甚至还变得更为敏锐和紧密了。这大概是因为在共同等死的这个时期中,他们的“心连”几乎一直未曾断开,克隆人们通过心灵之网互相安慰,互相关怀,共同怀念死者,共同诅咒人类,以及共同期盼来生,直到死亡之手将他们的心灵从心灵之网上摘除……

女克隆人也病死了,在临死前,她通过“心语”向尤里卡告了别。

但尤里卡的悲恸只持续了一阵子,就被一场剧烈的发烧打断了。

这场高烧令他全身发烫,头脑也几乎陷入谵妄的状态之中,以至于仅存的一点意识都开始认为自己将要发疯了。而发烧却越发厉害起来……他终于陷入昏迷之中,并迷迷糊糊地看见一个奇怪可怖的景象:在满天星月下,瑰乔丽那颗披着鲜艳红发的美丽头颅凌空出现,然后就在暗夜的空中一上一下地跳跃着,上上下下,上上下下,越跳越快,越跳越快……火红的头发就像是头颅的双翼,不停地扑腾着,而头颅则开始欢笑,露出一口雪白精致的牙齿,牙齿在不断咬合……一开一合,一开一合,越咬越快,越咬越快……

他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惨叫,想要睁开眼睛,但是污血却从眼底漫上来,涌入眼球之中,令他什么也无法看见。

他还是昏迷了。

他们也都一起陷入昏迷之中。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