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二章 再次事变!

第八十二章 再次事变!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1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但他想错了!

事情非但没能朝向全面胜利的方向发展,反而又一次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当奴隶军团集结起来,有的乘船,有的沿岸步行,浩浩荡荡地向着下游发起远征的时候,他们就隐约地感到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又过了两天,等他们把遇见的第一个定居点打下来之后,队伍中就有一些奴隶和“野种”的身上出现了热病的症状。

患病者开始发烧,变得虚弱无力,感到头痛、咽喉疼痛以及关节和肌肉疼痛。但这显然不是那种特殊的“奴隶热病”,因为它非但不会快速消退,反倒一直持续着,也没有新的心灵感应因此而被建立。

那么这是否是一种普通的热病?

不!病症的进一步演变也将这种可能排除了,最早发病的那一批克隆人已经开始腹泻和呕吐,他们的皮肤上还出现了明显的瘀斑,脸部也失去了生动的迹象,眼球就像是被冻结在眼眶之中,定定地向前瞪视着……而这些呆滞的眼球之中,有些还同时布满了血丝。

此外,患病者的数量也在快速增加着,说明这是一种有很强传染能力的疾病。

再接下来,不少病人的性格甚至发生了改变,变得阴沉和愠怒,难以融入队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又是与战剂有关?

在排除其他可能性之后,也只能朝这个方面想了。可是“终结战剂”不是已经被烟草所战胜了吗,如何又能够死灰复燃?

莫非,还存在着另一种类型的“终结战剂”,而且是烟草所不能对付的?可如果有的话,人类为什么不尽早使用,非得被逼到山穷水尽之时才拿来救命?

这样想来,似乎这种可能性也不大了,再考虑到从目前的迹象来看,这热病确实同之前由“终结战剂”导致的结果有不少相似之处,也只能假设是这种战剂又一次作恶了。

他们自然就要去向“那个人”寻找答案,但“那个人”却说他也不能确定,认为问题也许与克隆人们从烟草中摄取到的药量不足有关,于是克隆人们只得采取必要的措施来应对这场危机。

军团便停下进攻的脚步,开始修建单独的营地,将病人隔离开来,并给他们重新喂食了烟草汁液,也让其他克隆人们重新嚼食了一次烟草。

然而这种措施既不能阻止热病继续传播,更无法帮助病人们摆脱病魔的利爪。随着时间的流逝,病人的脸部就变得更加死气沉沉,宛如泥塑的面具一般,而皮肤上的瘀斑也进一步扩大,合并成大片鼓凸的紫色阴影。他们感到体内就像是扎满了玻璃碎片一般,呕吐也没完没了,直到胃袋都被吐空也停不下来,只不过呕吐物从食物的残渣变成了一种黏稠的,由黑色焦油状颗粒和鲜红色液体所混合而成的东西。

他们在内出血!他们所患的疾病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出血热,所吐出来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内脏和血液!

病症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离死不远了。

而到了濒死的那段时间,外出血也开始了。他们的皮肤变得像薄纸一样脆弱,轻微的触碰就会使其撕裂,血液从裂痕处不断流出,无法凝结,无法止住……此外,他们的嘴巴会出血,牙龈会出血,舌头会出血,鼻孔会出血,耳朵会出血,就连眼睛也会出血——充满眼球的污血从眼眶中涌出,沿着两边的面颊流下,就像在用血水代替泪水来哭泣一样……总而言之,身上的每一处孔洞都会出血!

就这样,第一批的病人全被死神带走了。

克隆人们感到无比恐慌,又去质问“那个人”,要其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来。

“那个人”却说他需要几天时间来进行研究才能找到具体的原因,现在唯一能够给出的建议就是要加强隔离,然后他就在两个斗士的看押下去进行调查了。

可是克隆人们连这几天时间也承受不了了,因为从这个阶段开始,即便加强了隔离,并让尚未染病的克隆人尽量分散,疾病传播的速度依旧很快,每过一天都要新增大量的病人,以至于隔离营的新建速度远赶不上病人增长的速度。

他们迫切需要得到答案!

就在这种情况下,尤里卡听从“老奴”的吩咐,同“偲”一起向着最早被建立的那个隔离营赶去。

他的心中十分害怕。

但他所怕的却不是自己在进入那个营地后会有被感染的风险,因为他和“偲”的身上都有了热病的早期症状,邪恶的势力正在体内聚集,现在赶过去,除了要去找“那个人”,也是顺便把自己隔离起来,从此就不必离开了。

事实上,即便他没有染病也没必要害怕进入那个营地,就实际情形来看,不论是在里头还是在外头,好像都逃不过被感染的命运。

他真正害怕的是这种疾病发作时带来的可怕症状和难以承受的痛苦!

他其实倒也并不算贪生怕死,但相较而言,他宁愿去迎接那种干脆和痛快的死亡,例如在战斗中被一颗子弹猝然杀死,却无法接受这种被病魔在一段时期内随意蹂躏,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最终又还是逃不过的可怕死法。

等他走入营地的时候,心中的恐惧更甚。

眼前的所见几乎就如身处地狱一般,痛苦的呻吟声、嚎哭声、呕吐声、咳血声此起彼伏,由器官坏死的腐臭味、血腥气和粪臭味所组成的刺鼻气味充斥着整个营地,处处都是倒地不起的重病者和濒死者,不时还有一具尸体被抬出营地。至于那些还有行动能力的克隆人也好不到哪去,那虚弱无力、摇摇晃晃的步态和勉强支撑,被痛苦所固定住的神情使他们看起来就如一群游荡着的亡灵。

这个营地只能由病人自己来负责运转,病症较轻者照看病重者,可是前者能做的很有限,仅是让后者的痛苦稍微减少一点而已,而过不了多久,他们也将成为病重者,要由新加入营地的病人来照料了。

可以说,这里的所有克隆人都是在等死了。

尤里卡在一个病人身旁站住了。这是个高等奴隶,被竖直地绑缚在一根木桩上,他神情扭曲,那原本文雅的脸上却现出狰狞的面容,血沫从不断疯狂嚎叫的口中喷出,身体也在剧烈挣扎扭动着——他的大脑已经被热病烧坏,现在可不止是阴沉愠怒,而是精神失常了。

在这疯子的对面,则躺着一个同样不能安生的克隆人,从其体貌特征上不难辨认出这应该是一名“俪奴”,但她那原本美丽的躯体如今却变得丑陋可怖,并且一直都在抽搐颤抖着。双臂和双腿猛烈摆动,充血的眼睛翻入眼窝之中……她已经处于临终阶段,正在发作一种癫痫性的痉挛,而这种痉挛使得她的血液从体表的破口中向着四处飞溅,不但落在身体周围,也落入那堆摊在身体下方的由粪便和呕吐物所组成的混合物之中。

尤里卡看不下去了,他的心在不住地紧缩,又在猛烈地跳动,胸中也一阵阵地作呕。

“啊,你来了!”他听到了一个兴奋而喜悦的声音。

循声看去,只见“那个人”正快步向他走来。

这魔头现在的形象可大不同了,自从奴隶们打下大白楼,为他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年青克隆体,此人就再一次焕发出生机来了,虽说不能算红光满面,但也变得精神奕奕,至少是不怕冷,不咳嗽,也不再需要别人的搀扶就能随意走动了。

“哈哈!”“那个人”一看尤里卡那已经有些变红的眼睛就发出冷笑来,“你也得病了。”

尤里卡强行忍住怒气,只对这幸灾乐祸者回了一句:“这一定让你感到很高兴吧?”

“哪里哪里……说实话,我可不希望你染病,唉……要说有谁应该活着看到大结局的话,我看你是有这个资格的。”

尤里卡冷笑了一声,只想快些把谈话引到正题上去,刚要开口,又看见有两个病怏怏的斗士正在慢腾腾地挨近来。

他们正是押送“那个人”过来的那两个斗士,来时还是发病初期,外表上跟平日里没有多大差异,但才过了这么两天,病症却已经对他们下了狠手:其中一个是鳞甲斗士,他身上的鳞片大量脱落,裸露出来的地方全是模糊的血肉,眼睛则是红宝石一样的颜色;另一个是猿人斗士,全身的毛发也成片地脱落,露出来的皮肤上则遍布着瘀斑和血印,他的脸部肌肉下垂,脸皮松松垮垮,好像整张脸都正在同颅骨分离开来。

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武,若非责任感和异于常人的坚强体质在那里发挥作用,他们一定已经卧病不起了,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强撑着继续担负看守的职责。

在更远一点的地方,还有一个腕手斗士在向这边走近,他那四条腕手都如干枯萎蔫的枝条一样垂在身侧,随着踉跄的脚步而无力地晃荡着。

想到自己过不了多久也会具有相似的病态,甚至变得更惨,尤里卡真想大哭一场。

但他现在还是得坚强一些,趁着还有能力,先把自己的责任尽到。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