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十一章 人类突围

第八十一章 人类突围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8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推开那扇虽然狭小,却异常厚重和严密的铁皮门,手拿提灯,身穿“防护服”的尤里卡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阴沉沉的大厅,它位于主楼的顶层,是大白楼中防守最为严密,最后才被克隆人所攻占的区域之一。

大楼的电力早已中断,内部的照明设施无法使用,而这样偌大的一个厅堂中却仅有几扇窗户,且窗口都异常狭小,玻璃内侧还被涂上了黑漆,这就使得外部的光线也难以进入,若不是先进来的奴隶已经打开了其中一半的窗户,这里头就更是暗无天日了。

尤里卡希望有更多的阳光能够照射进来,就走到一个封闭的窗户前,试图将其打开,但这窗户已经被积灰堵死,无论如何用力都纹丝不动,他只能放弃努力,重新拿起提灯,用它来照亮更多处于暗影之中的区域。

透过面罩上的护目镜,他看见这厅堂之中布置着一排排的木架,架上放满了一列列的陶罐和各种式样的玻璃器皿,再看架子上方,高高的天花板上垂挂下来许多布条,大概是有某种设备可为其加水,这些布条都湿答答的,有的还不时地向下滴水,而这也就使得整个厅堂之中充满了潮湿窒闷的空气。

这种空气非常难闻。虽然现在的整栋大楼都很难闻——到处都充满了由尸臭味、粪臭味、焦糊味、血腥气和硝烟味所组成的混合空气,但比之于门外,这大厅之中的空气还多了一种腐烂变质的怪味,不仅令人作呕,还让人觉得十分气闷。

尤里卡只得打起精神来继续行动。

他走近一个木架,伸头一看,顿觉头皮发麻。只见在提灯的照射下,那架上所放着的玻璃缸之中盛了好几只死耗子,而耗子的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黑点爬满了,其中很多黑点还在狂躁地跳动着——不用说,这器皿中所培养的就是用作“虫媒”的跳蚤了。再走了几步,他又从另一排架子上看到了像托盘一样的培养皿,其中贮有溶液,液体表面则铺满了密密一层的什么东西,凑近看就可分辨出这层东西是由无数小白点构成的。这些小白点显然不是跳蚤,因为它们比跳蚤更小,而且是静止不动的。

那么这里头培养的是什么东西?很快,他就从另一个类似的器皿中得到了线索:在那个容器中,绝大部分的小白点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许多身体细长的小虫,正以垂直的姿势大量聚集于溶液表面的下方,有的还一屈一伸地在液体中游动着。这使他马上就明白了:这些小虫就是孑孓,而这种器皿则是蚊子的孵卵器。

尽管知道自己已经对“终结战剂”免疫,尤里卡还是小心翼翼地走动着,生怕打翻任何一个容器,把里头成群的小恶魔释放出来。

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了解到与制备“虫媒”有关的事情了。据“那个人”说,在一般情况下,几乎不可能用到“终结战剂”,“虫媒”的出场机会自然也就更小了,因此“中心”并不备有现成的“虫媒”,只是保存着虫卵,等到真正需要用到的时候才开始制备,而制备的场所就在这个被称为“培养室”的密闭大厅中。

虫卵本身是不带病原体的,就要在其生长环境之中添加某种溶液,由于这种溶液其实就是用“终结战剂”按特定比例调制而成的,经过这种方式培养的成年虫体就会带上病原体了……

他又看了几个架子,觉得愈加气闷起来。

这并不奇怪——在进入这个大厅之前,他就已爬了几十层带有弹孔、血迹、焚烧痕迹和战剂残迹的楼梯,即便不穿着这身厚重的“防护服”,也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何况一路上都呼吸着污浊发臭的空气,时不时还要绕开未及清理的尸体和路障,就更是令人疲惫不堪了。而他又没有怎么休息,就急匆匆地走进这间幽暗湿闷的密室,置身于不计其数的毒虫之间,不心慌气闷才怪呢。

他又坚持了一会儿,尽量多看了几眼,这才从原路退出。

门外有一堆散落的“金羊毛”原料和半成品,他就坐在这些东西上面休息了片刻,期间还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确认它们没有松脱或破损的迹象。

他知道现在距离人类撤出大楼的时间不久,战剂并没有散发干净,即便穿着“防护服”也难保绝对安全,若要谨慎行事,起码该再等几天才能进来。

但那样就来不及了,因为克隆人军团已经在集结和准备着,马上就要向下游开去,要想对人类魔窟一睹为快的话,自己就只得冒这个险了。

在他接下来要去“参观”的地方,还有更多令人惊异的景象。那些地方包括与“虫媒培养室”属于同一个保密级别的“胚种”研发室、手术室、器官培养室、器械仓库和战剂储藏室等。它们原本属于大白楼中最隐秘最核心的地点,除了有准入资格的人类和研究对象之外,不独奴隶被严禁进入,就连一般的会员也没有资格来探访。

按理来说,人类在撤出之时是该将它们尽数销毁的,可奇怪的是,除了战剂储藏室、弹药库和军械室被清空外,其他区域都相对完好,几乎没有什么被刻意破坏的痕迹,似乎人类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回来重新利用它们似的……

等看完这一切之后,他走出大白楼,脱了防护服,在广场上坐下来,一边休息,一边将思绪的翅膀放开。

他先是在记忆中回顾了最近的情况:

人类是在前天突围的。

当时其他的大楼都被克隆人所攻占,人类全都龟缩在仅存的主楼中,而在一番死守之后,这最后一个据点的底层也被打了下来。人类失去了固守的本钱,因为大楼的水源随时会被切断,但没等奴隶们这么做,人类就做出了最后的,似乎也是唯一的选择——他们在黎明到来之前发动了全体性的强行突围。

他们先是做了个大动作,不但利用主楼的喷泉口向外喷出战剂溶液,还向几个“油囊”体内塞入战剂干粉和火药,再将其从高处抛射出来,等引信燃尽,那些战剂粉末就随着“油囊”的爆炸而飞洒出来,由于它们是同人油混合的,就具有很强的粘附能力。

这就使得克隆人不得不退避开来,让人类得以从大楼中冲了出来。

为了继续打开通路,除了已被证明无效的“终结战剂”以外,人类把其他所有的战剂储备都动用了。他们在短时间内毫无限制地大肆使用,喷洒出了一条由红黄二色混杂而成的突围路线。

这条路线在冲出大楼之后就径直奔向最近的码头,人类随即将停泊在那里的所有船只夺取下来。不论那些船只是何种类型,是大是小,是新是旧,统统都被蜂拥而上的逃亡者填满,然后就如漏网之鱼一样急匆匆地向着下游开去,沿途还因互相擦撞而搁浅了好多艘。至于那些没能为自己在船上争取到位置的不幸人类就只得继续使用手上剩余的战剂和枪弹开路,又杀向另一个码头,去夺取那里的船只。

但能够在第二个码头乘上船的人数依旧有限,那些再也跑不动的人类就绝望了……他们在那里建立了最后一道防线。

由于战剂对人体无害,居然有人把自己的全身都洒满了战剂,以为这样克隆人就不敢接近自己了。尤里卡甚至还见到一个或许已经发疯的家伙,那人抓起战剂粉末,像吃面粉一样大把大把地往自己口中塞,然后在口中叼着一个嗤嗤冒烟的引信就向着克隆人们主动地冲了过来,大概他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可以被引爆的“油囊”了吧,结果还没冲出几步就被好几只箭矢射中而倒地身亡……

人类的这种逃亡策略完全在克隆人的意料之中,但奴隶和“野种”们除了沿途追击、尽量杀伤外,并没有全力堵截。

事实上他们本可以提早把附近码头上的船只统统移走,让人类的计划落空,但那样做就要面对在满城之中到处逃窜的人类,必须打一场很大的围歼战,考虑到人类手中战剂的威力,势必要牺牲不少克隆人的生命,所以奴隶世界还是选择了避免这样做,而让大部分的人类残敌逃走了。

不过这倒也无所谓,逃走就逃走吧,反正现在大势已定,接下来沿着大河一路打下去就行了,一定会很顺利的!逃走的人类除了为下游的人类带去恐慌和负担之外,并不能为他们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又何必执着于一定要把他们在这里消灭掉呢?

想到将来的胜利,尤里卡的思绪顺着大河一路向下,飘回到了远在出海口的南方邦,构成记忆的种种材料便在脑中自动组装,为他呈现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又重现出一幕幕旧日情景,使他那已经日渐坚硬起来的内心突然受到了一些触动,如同坚冰上破开了一个小口,融出些许恍若隔世的流水来。

这些天的经历已把他的命运从人类中分离开来,而同“野种”和奴隶们绑定在一起了,但他虽然已经不再把自己看成人类,却毕竟不能否认自己曾经是一个“南方人”的事实,而对于从小生长的那个环境,他也有着难以完全斩断的情感联系。不论怎么说,在那儿还是有着不少他所熟悉的或是了解过的人们,而这就给他带来了一个难题,一个也许很快就必须面对的难题:在帮助克隆人们战胜北方人之后,下一步是否也要开始对付这些南方人了?

一旦奴隶和“野种”们沿河而下,陆续击破那些定居点,残存的人类很可能会逃向南方邦,去向那些被他们轻视多年的“同胞们”乞求庇护,而这当然就会招引来克隆人军团的大举进攻,退一步说,即便南方邦拒绝收容他们,单纯出于对人类的忌惮与仇恨,克隆人也要乘势进攻,至少要让南方邦受到沉重的打击……

那么,到那个时候,那些昔日所认识和了解的人们,就将承受到与北方奴隶主一样的严厉惩罚,而他,尤里卡,能否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

说起来,南方人似乎不应该承受与北方人同样的命运,他们毕竟没有奴役克隆人的历史,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做为一个整体就应当被饶恕和放过,因为他们已经开始向着奴隶制转变,而且他素来知道,人性深处的丑恶决定了奴役的本性是深植在人类的骨子里的,就以那些被同类压迫和盘剥的淳朴渔民来说吧,只要给他们以北方人同样的机会,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肯定也会很高兴能够成为一名奴隶主的!

所以,奴隶和“野种”们有权做他们所要做的,只不过,也许可以不必赶尽杀绝——比如那些孤儿院中的孩子们,他们的心灵还没被成人世界的邪恶所污染,只是渴望着能够在悲惨的现实中苟活下去,为什么不能认为他们是无辜的?

接着,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院长,但他马上就强迫自己把这个思维的头绪给掐断了,因为他现在宁可自己依旧是一个真正的孤儿,也不愿在那里存在着一个不敢承认自己存在过的父亲,至少是现在,他可不愿想起这个靠谎言来伪装自己的懦弱者!当然,他不可能一直回避这个问题,至少,他要搞懂南方人派遣自己的真实用意,以及院长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想着想着,他感到十分烦恼,只能告诉自己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哪有什么常理,一切都只能等待时间来解决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