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八章 夜谈(一)

第八章 夜谈(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43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孤儿院是由一个废弃的修道院改建而来,所以在空间上面还算比较宽敞,而楼上的这间阁楼也就被院长当作图书室来使用了。

他们敲了敲门,在得到许可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充满了浓郁油墨气味和经年不散的故纸堆味道的房间,四壁皆是摆满各色书籍和印刷品的架子。

在屋子中央,天窗的下方,放着一张圆形的大桌,桌上也垒砌着许多书籍,摊放着纸笔,还被其他各色物件所占据,使得空余的桌面十分狭小——令人不禁产生一种感觉:这书桌就仿佛是另一个小号的图书室一般。

院长就坐在这大桌旁,正在忙着什么,桌上一个烛台照亮了他那须发苍白的头颅,而在他的左右手边,还各坐着几个孩子。孩子们有的正在阅读,有的则在埋头做着什么东西。

这些孩子的年龄要比楼下小孩们大上几岁,其中有一两个已经接近成年了。他们看到尤里卡,就站起身来,挨个儿同他拥抱为礼,然后就很乖巧地退了出去,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院长也站了起来,向尤里卡张开双臂。

尤里卡走到桌边,紧紧拥抱了穿着粗布罩衫的老人。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的孩子。”老人低声咕哝着抱怨道,他的白须微微颤抖,显示了心情的激动。

尤里卡知道好伙计一到这里,肯定就会告诉老人自己已经回城的事,而老人自然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在期待着他回来,等了这么久,当然要抱怨两句了。

“对不起,老师,从总部出来的时候天就黑了,过来的车又太慢,我应该走路的,而且,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更要请您原谅。”

尤里卡便将自己到总部后的大致经历,包括总部委派他为使者,而他当即就接受任命的事情说了,并请求老人原谅他的擅自决定。

“不,这个,你不用道歉,总部的任命,本就不是你能够推托的,回来和我商量也没用——其实,他们昨天就已经通知过我了……”说完这些话,院长显得有些疲倦,慢慢地坐了下来。

尤里卡听到这里,稍微有些吃惊,但随即倒释然了。他该想到的,总部当然应该这样处理……也许总部来的人就是征询过老人的意思之后才做的决定,甚至……这个机会实际上就是老人帮他争取到的也难说呢!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必为此而愧疚,而是应该高兴了:“原来老师已经知道了,那么,您对我接受这个任务是表示赞同的?”

老人本来是一直用慈祥、关切的目光注视着尤里卡的,现在却突然移开眼光,只是含含糊糊地点了下头。

好伙计一直在听着,这时插嘴道:“这当然是好事了!别人可是求之不得的,要换成是我的话,那我可高兴坏了——别的不说,这一路上至少就不用再饿肚子了,到了北方肯定又是好酒好肉地招待,再说,回来之后,靠着这个资历,绝对会升官的。”

尤里卡马上转向好伙计:“这个事情,首脑交待过还不能对外面透露,你这大嘴巴可别到处乱说啊。”

“嘿,嘿,嘿!多大的秘密啊,尤里卡兄弟,这事情是瞒不住的,就算我不说,总部那边也很快就会传出消息,没几天谁都知道了……好了好了,我不说行了吧。”

尤里卡没有接话,他注意到,院长正在将他那年老而佝偻的身子蜷缩在椅子里——那是一张既宽大又老旧的大圈椅。

尤里卡也在书桌旁边找了张椅子坐下,他又取过好伙计手中的提灯,将其放在桌上,使得光线能够照亮老人。老人却蜷缩得更深了,似乎尽量要使他的面部避开光亮一般。

“那么,老师,我明早就要动身了,在走之前,我希望能够知道您对于这件事,呃,这个改制的事情是怎么想的。”

老人思索着,等了一会儿,终于犹疑地开口了。

“孩子,这件事情,首脑已经有所授意,你本不需再来问我了……其实,我的态度,你一向是知道的,但……今不如昔,很多事情在发生变化,所以,现在的我,也不能再给你明确的说法了。说实话,我的头脑中,也是一片混沌……”他突然发出一声苍老的喟叹,然后又说,“孩子,我已经老了,这件事情,你必须要有自己的主见。从今往后,你得学会完全靠自己思考了。”

尤里卡突然感到一阵悲伤,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几个月不见,老人确实变得更为苍老了,而更让他难过的是,老人一向有着清晰的思维和明确的态度,现今却变得这样吞吞吐吐、模棱两可,难道这也是衰老所致的吗?不,应该不是这个原因,他想他应该这样理解:老人之所以如此,是有苦衷的——他既无法摆脱那种由传统废奴主义者的良心所带来的不安,又无法否定现实存在的共同困境,而且也无力抗拒整个的大趋势,这些情绪相互抵触,自然使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沉默持续了一会儿,好伙计打破了这个局面:“尤里卡兄弟,这事情就如老院长说的一样,你得有自己的主见。嗐,其实,这事说来也没那么复杂吧,你在总部呆过,也在公社呆过,现在的人都怎么想,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只要附和长官的意思不就行了?嘿嘿。”

这家伙,心直口快,但说得也有些道理。尤里卡默默点头表示同意。

好伙计看见自己的话起效,高兴起来,又道:“你刚才说总部让你跟飞拉哈将军一起去对吧,呵呵,这就可见首脑在人选问题上有多么用心了。”

尤里卡便问这话怎么理解。

好伙计答道:“显然首脑希望派出的使者是能够发表赞同意见的,但他又不能随意派个亲信过去,那样可不服众,而这个飞拉哈将军是一贯表态反对奴隶制的,如果连他也能发表赞同意见的话,大家就没话说了,妙,妙!”

尤里卡不禁好奇道:“可你怎么知道他就一定会发表赞同的意见呢?”

好伙计露出一抹狡猾的微笑:“尤里卡兄弟,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你们呐,总是只根据一个人的所言来评价他。不过这也不怪你们,因为你们确实不喜欢打探小道消息,像我这样的人就不一样了,我看一个人,是根据他的所行来做出评价的,因为我们总喜欢这儿嗅嗅,那儿探探,最喜欢听的就是一些见不得光的八卦……哈哈,我也不用和你细说,反正你以后自己会明白的。”

他又转向院长,用诚恳的语气央告道:“老院长,不如你给我讲讲那段历史吧——到底这奴隶制是怎么兴起的,北方怎么就和我们闹分开了……听尤里卡说从前你给他讲过,现在能不能麻烦您也给我说说?”

老人沉吟一下,再开口时语气中已没有之前那种为难的成分了:“嗯,这个,当然可以。尤里卡,不如就由你来讲述吧,如果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再补充好了。”

“是的,老师。”尤里卡答道,于是他便向好伙计回溯起那段历史来,“这件事情还得从上个世纪说起。”

当时,人类的科技和文明都已经发展到一个很高的程度,但也存在着许许多多的隐患。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资源的紧缺与人口的膨胀:一方面,人口在快速增加,而且每个人对于资源的需求也都变得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资源却在以更为惊人的速度被开发与消费着,很多宝贵的资源本来应该小心利用的,但却在粗放的开发模式下被白白浪费了。于是,这种资源和人口之间的矛盾日益升级,大国之间为了争夺资源而互相仇视与敌对,不断有区域性的阴谋与冲突发生。

不安定的因素在不断地萌生、传染,并在这个过程中自我放大、相互影响、相互催化,事态越来越严重……即便人类已经有了前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一场在规模和范围上都远超从前的灭世之战还是在这种机制的驱使下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这场战争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任何一种人类文明所发明的武器和模式都被使用过了,包括从常规武器到核武器,从坦克、飞机、大炮到毒气、病菌、刺刀,乃至牙齿和石头……人类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当战争尘埃落定的时候,世界上几乎就没有一块地方未曾遭受过战争的蹂躏,人口大量死亡,整个世界的工业体系完全崩塌,而许多原本就十分宝贵的传统资源更是在这场大战中被消耗一空……换言之,人类的文明成功地完成了自毁——由此,遑论其他,就连很多曾经在这场战争中亮相的高端武器都将成为永远的历史,人类将再也没有能力重现之了。

战争是如此丧心病狂,自然也使地球经历了一个核冬天。幸好人类在进行核战争的时候还算有所保留,没有倾尽全力,所以这个核冬天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而这一点,对于自然界的意义十分重大:虽然有不少物种在核冬天中灭绝了,但包括海洋生物在内的大多数野生动植物依旧顽强地存活下来,经过一段恢复期后,地球上的生态链又重新趋于完整。

对于这段历史,概括来说就是:文明自毁,自然仍在,而人类也并未完全灭绝。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