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九章 虫媒

第七十九章 虫媒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本想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那个人”,当面喝问他发出这样的笑声是什么意思,但刚一迈步就意识到自己这样做纯属多余,因为事情是明摆着的——这魔头所有行为所遵循的原则就是那基于“乐趣”的美学,只要能够获得乐趣,他才不在乎孰胜孰败,巴不得世界越乱越好呢!这次的事变恰恰中了他的下怀,自然就要情不自禁地对克隆人的蹩脚“表演”发出嘲笑了。

他停了脚步,“那个人”却向他招手:“过来吧,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他略一迟疑,这才走过去,冷冷地问道:“有何指教?”

“呵呵呵……”只听“那个人”又发出了轻蔑的笑声,“你是在对今天这事感到奇怪,奇怪人类为何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做出这样大的决定,对不对?……咳咳咳,你不明白是在哪里出了差错,于是就怀疑你们的戏演砸了,对不对?”

“正是如此!听你这样问,莫非是你能够解决这个疑惑?”

“不错,我可以告诉你问题出在哪里。”

“我洗耳恭听。”

“首先,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问题并不出在你们的‘演出’上,它没有破绽,何况你们的‘表演’是那样地卖力,几乎让你们自己都要相信了,人类更不可能不信……”

“那么,问题是出在人类那边了?”

“当然。你也许会认为,从暴乱发生的那一刻起,人类将变得空前团结,不可能再有什么分歧了吧,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们的团结一致只体现在与你们为敌这一点上,私底下却依旧各有各的想法。

“按照他们的思维倾向大致可以分成两个派别。我把其中一派叫做‘成本派’,他们认为只要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就应该绝对避免使用‘终结战剂’,因为一旦使用,将会使得多年的经营成果被完全摧毁……咳咳咳,这样行动的成本就太高昂了;而另一派却有着不同的观点,我们不妨叫他们‘清除派’。这些人从一开头就觉得必须马上动用‘终结战剂’,因为在他们看来,你们敢于发动这样大规模的集体性叛乱,就说明现有的克隆人都是危险的、有缺陷的,也就必须被不惜代价地尽数销毁,由更为安全的类型所替代——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当然就不必瞻前顾后,应该从一开头就使用‘终结战剂’这种最轻松省事的办法……”

“嗯,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么在看到我们这些天的努力‘表演’之后,肯定会让‘成本派’越来越占上风吧?为何最后又会变成这个结果呢?”

“哼,你不明白,是因为你还太年轻,并不了解权力的玩法。”

“那个人”接着告诉尤里卡,在大白楼中起初肯定是“成本派”居多数的,而且克隆人的“表演”也让他们在随后的阶段中更加占了上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够做出什么关键性的决定,因为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极少数顶级会员的手中掌握着。

当然,决策者们不可能不受到来自中下层的影响,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那些顶级会员同样分为两派,并且也是“成本派”占了多数。

不过,在随后的阶段中,人类的决定在逐渐向着“清除派”的方向发生转变,这倒不是说那些原本是“成本派”的顶级会员们已经统统改变了自己的意见,而是因为与下层会员们那种单纯的意见之争不同,在权力的最顶端讲求的是另一套游戏规则。

在这套规则中,虽然每个顶级会员所拥有的决策权都是同一量级的,但由于重大决定必须共同做出,要想将权力变成真正起效的强力并不容易,往往必须将自己手中的这份权力做为筹码,同其他顶级会员们一起参加某种博弈才能实现。

所以,当前的局势实际上在人类世界之中创造了两个层面的战场,其中居于表面的当然就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与克隆人的战争,而另一个隐藏的层面则是顶级会员之中的这场强力之争。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这些决策者们并不在乎最终做出的决定是否更加符合人类的利益,也不在乎所持的观点是否就是自己的真实心意,而在意的是谁能够联合谁,谁又能把谁压下去——胜利者在得到强力的同时,也就削弱了反对者,并进而可使自己在下一轮的强力之争中获得领先的优势。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那个人”总结性地说道,“为什么人类会突然做出这个决定,那并不是因为你们的‘表演’不够好,也不取决于人类之中多数人的意见,而是因为这场强力之争的胜负已分,并且得出了于你们不利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你们的运气不够好!”

匪夷所思!听到这些话,尤里卡不禁想道。他自以为已经对人类的本性有了足够的了解,不料对于北方人的权力欲还是认识不足——谁能想到,他们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在进行着内斗与内耗!

不过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我不明白,既然我们的‘表演’并不能真正左右人类的决定,那不就没有意义了吗,你又为何还要我们这样做呢?”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那个人”不屑地答道。

是的,是的。略一思索,尤里卡就想明白了,“表演”绝非没有意义,自己所问的则确实是一个多余的问题。

“不过,我还是有些疑惑,你并没有在人类阵营之中,又没有消息来源,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为何说得这么肯定,就像是你亲眼所见一般?”

“呵呵,你可以说这是一种猜测,也可以说是推测——毕竟电波信号也是一种消息来源,而以我对人类的了解,这种猜测或推测也差不多就是事实了……不相信吗?你让奴隶去抓两个高级会员来,审问一下就知道了。”

尤里卡半信半疑,但眼下躲开人类还来不及,去哪里抓活口,这些推测只能等以后再来核实了。

“你的话都说完了吧?”他已经准备走开了。

“且慢,还有一件事情要交待你们,咳咳咳咳……”

“什么事情?”

过了好一会,等“那个人”终于咳完了,这才听到从其口中说出的两个字:“‘虫媒’!”

“‘虫媒’——这是什么?”尤里卡不禁重复道,不知为何,这个陌生的字眼让他感到了愉悦,在他的潜意识中,觉得是值得关注的。

“这与‘终结战剂’有关,”“那个人”正要继续讲述,却突然止住了话头,狡猾地一笑,随即转变了话题,“我现在可是又饿又冷了,你先给我弄点热的东西喝喝。”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为了抢在天黑之前建立营地,所有奴隶都在拼命干活,连去河边取水都顾不上,哪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喝,更别说还要热的了。

尤里卡茫然四顾,正要无奈地摇头,却见老魔头哆哆嗦嗦地在怀中摸索着,似乎在掏什么东西。

东西掏出来了,是一个盒子,盒子打开了,里面躺着的赫然是那支粗大的针管。

妈的,原来你在打这个主意!尤里卡不由在心中暗骂道。

但为了从老魔头的口中获得有用的信息,他不得不又一次付出了鲜血的代价。而“那个人”还假惺惺地解释说他原本只想喝口热水,但是看到尤里卡砍树时那种干劲十足的朝气,便又一次把他对于青春热血的渴望引起来了。

喝过“热的东西”之后,老魔头舔了舔被血液染红的嘴唇,终于开口说到了正题。他说之前对于“终结战剂”的介绍并不完整,还有一块地方没有说到。

那片缺失的拼图就是“虫媒”。

所谓“虫媒”,其中的“虫”指的是蚊子、跳蚤、虱子等吸血虫类,以及能够污染食物或饮水的苍蝇,至于“媒”则是指利用这些虫子来做为传播疾病的媒介。

具体而言,“虫媒”分为两种,其中一种是存在于自然界中的天然虫类——由于过了潜伏期之后,不但可以通过飞沫在克隆人之间传播疾病,他们的体液也同样具有传染性,这种情况下,叮咬过他们的虫子就会通过叮咬其他克隆人来传递疾病。

而另一种“虫媒”中的“虫”就不是天然的了,全都是由人工培养的,这种“虫”除了具有同天然虫子一样的传播特性,还搭载了“终结战剂”或“死亡战剂”,就可以通过直接的叮咬或污染来攻击克隆人。也就是说,这种“虫媒”是升级版的。

本来“终结战剂”的威力就已经足够强大,并不需“虫媒”来加成,但若是将天然“虫媒”乃至其升级版的因素考虑进去,肯定就会使得战剂的威力大大加强,因为单靠布洒的方式来施放,气溶胶感染的只是固定的区域,而加入“虫媒”之后,则能够使得感染方式在空间上更加广泛和灵活多变,且在攻击时间上也更加持久——如果将某些蚊虫的后代还能够从上一代那里继承到的致病能力计算进来,那么这种攻击几乎可以说是永不停歇的,再考虑到它们的繁殖能力,攻击强度甚至还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递增!

所以,人类为了追求更好的效果,很可能动用了人工培养的虫媒。

也因此,克隆人必须有所警觉,要做好防范措施。

“所幸的是,现在还没到夏季,咳咳咳,蚊虫的活动和孳生能力都比较有限,可以不必太在意,主要提防的是跳蚤与虱子这类虫子。你们必须勤于清洗身体,特别是那些低等克隆人,最好是把毛发给剃了,另外,你们也要掩埋好粪便,保持营地的卫生,至于那些受伤的,则要将伤口包扎好,避免暴露在空气之中……”一气说了这么多,老魔头必须停下来喘口气了。

听了这些,尤里卡不禁感到为此所付出的鲜血是非常值得的,当然,他也为老魔头直到现在才说出这么重要的情况而感到不满,但他明白对于这样的人物抱怨是没有用的,便干脆不予表示,只是用心灵之网将这些情况转告给了奴隶世界。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