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八章 事变!

第七十八章 事变!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5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天气晴朗,但风很大,大得就像是要把阳光从树叶上吹下来似的,就连眼前田地中那些低矮的烟草植株也被吹得晃晃悠悠,将宽阔舒展的、绿油油的叶片在风中招摇不休。

因为被大剂量的战剂攻击,尤里卡的视力一直到昨夜才完全恢复,这比他预计的晚了不少,不过总算又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了。

在高塔上呆了这么多天,他的耐心早已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一旦重新拥有视力,自然是按捺不住的。

他早早醒来,没等天亮就同“偲”一起离开了那令人气闷的高塔,在城市中看了一圈。等看过最接近大白楼的防线和基地之后,他们就向城郊走去,来到这个隐秘的农场,为的正是看一看那些用特殊种子培育出来的烟草。

从烟草的长势可以看得出来,它们确实是速生的,才半个多月的时间,就长得相当有份量了,可惜离真正的成熟还差一段距离,这是因为这些天之中有不少时间是阴天,它们获取不到足够多的光能,没能达到理想的生长速度。

在田地中立着的,除了这些烟草植株外,还有相当数量的克隆人,其中既有奴隶,也有“野种”。他们并没有互相区分,而是混杂在一起,通过通力合作来悉心地照看着这些重要的植株。

尤里卡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增加两个群体之间的合作机会,以期尽快消弭彼此间的隔阂——关于这一点,女克隆人也曾经用“心语”告诉过他,她说经过共同参与暴动之后,“野种”们的心中虽然对于奴隶们还存着一些芥蒂,但两个群体之间的关系比起之前的仇视状态来已经好了很多,相信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他们终究会原谅他们的……

看着他们在田地间活动的身影,尤里卡想到这可是奴隶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不受皮鞭和枷锁约束的情况下,完全出于自愿地来为自己种植作物,至于“野种”们,也是第一次能够安心惬意地劳作,不再像在废城中生活时那样为了偷种一些作物而提心吊胆了。

真希望这种活法能够变成常态啊。这样想着,他舒了一口气,又弯下腰去,凝神注视着一株烟草,但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偲”惊呼了一声,抬头一看,只见“偲”正指着一个方向,而在场的奴隶和“野种”们也都站直了身子,不约而同地看向那边。

那是大白楼所在的方向,从这个距离上看过去,楼群依旧显得那样超然物外地崇高和伟大,但引起克隆人注意的当然不是这个原因,而是正从各个大楼顶端向外喷射而出的一团团黑雾。那些黑雾在扑进风中之后马上就像一团黑絮一般被风力扯开扯散,色调很快就变稀变淡,但也就变得更加巨大和可怖,并极速地乘风而去,去向正是奴隶们集中防守的竞技场!

“终结战剂!!!”尤里卡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在心中惊叫道。

“演出”已然正式结束,城中的克隆人必须马上撤出,一个不留地撤出!

他刚想用“心灵之网”来催促城中的克隆人,紧接着又想到此举大可不必——这危险的信号如此明确,他们不可能误判,是知道该怎么做的,问题就在于撤离的速度是否够快,但这也不是自己所能影响的了。

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呆在原地继续观望。

看着又是一团团的黑雾从那些楼群的顶端喷出,并像一个个变化多端、张牙舞爪的恶魔一样随风飞扬,他不禁又想起“那个人”告诉过他的话——如若人类要动用“终结战剂”,那将是一次突然行动,并且会在他们所控制的所有大楼和急报塔的高处同时散布,形成多点源的施放效果,以造成最大的杀伤力。

紧接着,就看见连大楼附近那些被人类重新夺回的急报塔也开始从塔顶向外施放黑雾了。

果然如此!

再接下来,“心灵之网”传来了消息,在大河沿线好几个大型定居点处的奴隶们也看见了同样的黑雾,看来人类并不满足于仅在中心范围内的多点源施放,而是想要形成更大规模、更大尺度的“多点源施放”。

仅差几天时间!几天之后烟草就可成熟了,真是可恶!尤里卡在心底狠狠地咒骂道。

他搞不懂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竟会使得人类突然做出这个决定。

是什么原因呢,难道说人类已识破了“表演”?回顾一下这些天里的“演出”,克隆人们的表现虽不敢说是完美无缺,但大的破绽是一定没有的,那么,人类是在哪里发现不对劲的呢?

不!不对,应该不是奴隶们自己的原因,肯定是另有隐情的。

不过现在并不急于找出原因,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实际上,关于现在的情形,奴隶世界也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因为在对峙期中,“那个人”就预想过这样的一天,并且给出了应对之策。对策就是让全数克隆人用最快的速度撤出,到城市外围或更远的地方躲避起来,等待烟草成熟之后再卷土重来,只不过那时就得重头做起,而要夺取的目标也就从原本的大白楼变回整个城市了,自然,奴隶和“野种”们也将为此付出比原本更多的代价。

几天,只要再有几天就够了,为什么就这么不巧呢?尤里卡不禁再一次发出了这种感慨,并且不舍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田地。由于这个农场离城市还是太近,在撤离的时候只能将其放弃,至于田中的烟草能否继续生长就不得而知了,也许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默认它们将遭到被人类捣毁的命运。幸好此前已将种子分成几份,除了一份种在此处,其他的都被种在了更远的地方。

正想着,思维被“偲”的“心语”打断:“风向变了,这里也很危险,快走!”

他们就同农场中的奴隶和“野种”们一起离开,向更远的旷野跑去。风似乎变得更大了,淡化的黑雾像妖魔一样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

他们跑出很远才停下,在一片离河岸有一两里路的,处于一个较高地形上的密林之中停了下来。有不少奴隶和“野种”比他们更早地到达这里,现在正在七手八脚地砍伐树木,搭建营地——失去了那用竞技场改建的牢固基地,就只能用现有的材料来营建一个简陋的防御体系了,毕竟从现在开始,除了要应对可能追杀而来的人类,他们还要防备出没于旷野或丛林中的毒虫和野兽。

通过“心灵之网”,尤里卡了解到这只是克隆人们正在建设的临时营地之一,还有不少类似的营地将在其他的撤离方向上被建立起来。他喘了口气,刚想拿起一把斧子来帮忙,一转眼却看到了“那个人”。只见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放置着一把用椅子改造的滑竿,那老魔头就坐在上边,一边紧抱着他那个小手炉,一边用充满兴趣的眼光注视着眼前来来去去,乱哄哄忙碌着的克隆人们。

原来他已经被押送到这里来了……这倒方便,免得我还要去找他,尤里卡想道。但他没有立即过去,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却无法迁怒于“那个人”——人家早就申明过凡事都有变数,并不保证按原本的计划就万无一失,甚至连后备方案也提早给出了,你还能如之奈何?

他便拿着斧子走了开去,开始单独砍伐一棵小树。

他砍得很卖力,一会儿就将其砍倒,然后又换了一棵,这棵树的木质却很坚韧,让他费了更多的力气,等将其完全砍倒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汗,不过心中的愤懑之情得到了发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他本想再砍几棵,但拿起怀表一看,意识到这个时候中心要用电波向各地发送消息了,便放下斧子,向着老魔头的位置走去。

他走到滑竿处,拿起放在一旁的皮箱,又在临近的一个树桩上坐下,将装在其中的电台拿了出来。

带上耳机,他拨开了机器的电源按钮。

但不知是密林对于电波的接收造成了阻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无论如何调整,耳机中所听到的依旧是一片嘈杂,这让尤里卡的心情再度烦躁起来,他一边继续焦急地拨弄着旋钮,一边在心头又一次涌起疑惑:在对峙期间,自己每天都要花费不少时间来收听人类的电波信息,但直到昨天为止,那些信息中都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要动用“终结战剂”的信号——可以说今天的事变是毫无预兆可言的,而自己也就据此做出过于乐观的判断,并进而影响到奴隶世界对于局势的把握,使克隆人们在精神上松懈大意,才会被这事变搞的措手不及了。

如其不然,奴隶们肯定会做出更好的应变,至少会提早来建设外围的营地,也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了,唉……但这事情也怪不得自己,说来说去,到底在大白楼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原因促使人类突然做出这种决定的?

耳机中传来的还是毫无意义的杂音,尤里卡终于放弃了努力,生气地摘下耳机,又克制住自己想将其一把砸碎的冲动,皱着眉把它小心地放回了箱中。

“嘿嘿嘿嘿嘿嘿嘿……”只听一阵阴险的笑声从滑竿上传了过来。

从砍树时开始,一直到现在,尤里卡都感到“那个人”将眼光聚焦在自己身上,现在又听到这样的冷笑声,他不由心头火起,便腾地站了起来。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