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七章 对峙期

第七十七章 对峙期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虽然长时间未睡,到现在却一点也不困,因为胜利的喜悦让他颇为兴奋,而这也就使得他能够把今天的暴动经过说得比较清楚。

听了他的讲述,“那个人”便指出人类的失误来。他认为由猎捕队员和教头们组成的安保队伍太傲慢轻敌了,以至于犯了一系列的错误,将局面搞得越来越被动,从而让克隆人逐步获得了战场的主动权。

先说发生在竞技场底层的错误——要知道,除了“失能战剂”之外,在内壁后面肯定也部署了“死亡战剂”,而在当时那个局面下,教头们就应该立即动用后者,但对于规程的僵化遵守却让他们优先使用了“失能战剂”,这就失去了压制的先机。

再说发生在第一层观众席上的错误,那些猎捕队员们的应对也属失当,尽管他们作出了迅速的反应,却以为光靠枪弹就能解决问题,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动用战剂,最关键的是他们一直呆守在枪手席上,若是尽早主动出击,派人把那几个被奴隶们用来接应斗士的包厢夺回来,应该是可以阻止叛乱的重心向上转移的。

他们并没有那么做,结果就把大量的斗士放了上来。不过,这时事情还没有到完全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要他们立住阵脚,与更上一层的枪手一起协同好,以逸待劳,依旧是有把暴乱镇压下去的机会的。

可惜的是,这群蠢货还犯了另一些错误。错误之一是仅在第一层的枪手席中配备战剂,若非如此,第二层的枪手席就不会那么容易失守;错误之二是上去救援的枪手们动作太慢,而且依旧没有携带战剂,这样就把第二层的枪手席丢了,从而使得第一层的枪手们陷入孤军作战的局面。

而等到奴隶们拿起枪来,事情已经很不妙,这时人类直接撤离也是个明智之举,但他们并不死心,居然想靠蛮干来挽回局面,真是愚不可及,最后不但没能达到目的,还白白赔进去大量有经验的战斗人员……

尤里卡听了他的评论,又一次感到后背上生出一股凉意来,心想这人太可怕了,在没有亲眼所见的情况下,仅凭别人对事件的概述就能够迅速地把握住其中的关键之处,而且每一句评语都切中要害,如若其依旧留在人类阵营之中,并且统筹全局的话,奴隶们或许连一丝生机都不可得。

他们真的要小心提防他!

“那包东西已经种下去了吗?”“那个人”突然转变了话题。

“是的,已经连夜种下去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把种子分成几份,在不同的地方种植……”

“妙哉。”

“说到这个,我有点担心,这些烟草种子在枕头里存放的时间应该不短了吧,还能够重新发芽吗?”

“当然!”

“那么,它们真的能够在半个月之内生长成熟吗?”

“哼!”只听“那个人”从鼻孔中轻蔑地哼了一声,用不屑的语气答道,“这些种子可是由我亲自设计和培育出来的,如若不能速生,那错处一定在别处,咳咳咳……与其来质疑我的能力,不如去督促奴隶们勤于浇水上肥,另外就是祈求老天爷保佑,希望接下来天天都是好天气吧……”

尤里卡点点头,感到轻松了一些,又听到魔头问他是否已经知道各地暴动所取得的成果。

为了保守心灵感应的秘密,尤里卡当然不能告诉他真相,只说离“中心”最近的几处定居点的暴动是成功的,但更全面的情形就要过几天才能知道了。

“照这么判断,其他地方的情形应该也差不多——你们可得收敛一点,不要把戏演砸了。”

“明白,我们正在用最快的速度把最新的策略传递出去。”

这时“偲”把尤里卡的背囊和装着电台的皮箱都给拿了进来。

“这是一部电台吗?”尤里卡听“那个人”问道。

“是的。”

“很好,用这个就可以马上知道更远地方的情况了。”

“为什么?难道说……除了用急报塔,中心同各地之间也会用电报进行联系吗?”

“当然,平时要按美学的原则来做事情,可你以为像这样危急的时候,人类还会傻乎乎地用那套办法吗?何况现在急报塔系统也失灵了,至少在两个定居点之间的通道一定都被奴隶们截断了。”

“原来如此。”尤里卡不禁对北方这套美学所具有的变通性感到好笑。

随后的时间里,他都与“那个人”一起呆在塔顶,共同关注着事情的进展,而奴隶世界则与“野种”们一起联手,按照既定的策略开始“演戏”。

“演戏”的目的就是有意示弱,让人类相信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让他们相信奴隶们的实力并不像他们所记得的那么恐怖,让他们存着不动用“终结战剂”就能重新夺回统治权的希望。

但示弱并不是简单地按兵不动,否则定然让人类起疑,因此奴隶们不但要“演戏”,还要演好这出戏,让表演显得丰富而有层次。

在起初的几天中,他们向大白楼发动了好几次“全力以赴的猛攻”,却都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败退”下来,就把攻击方式改成了夜袭,可一样是屡次地“无功而返”。

接下来奴隶们所做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围而不攻,给人类造成一种奴隶世界打算靠长期围困来取胜的假象——这对于人类而言也是容易理解的,他们会认为奴隶们吃到了蛮干的苦头,已经吸取教训,把战略从单纯的武力斗争转移到物资与时间的消耗战上来了。

这样一来,信心正在恢复的人类就不满足于被动防守,而是开始组织人手,打算突破包围圈,乃至于要冲出来扫荡清剿,收复失地了。

从此,攻守易位,“演戏”发展到了另一个阶段。

在这个阶段中,奴隶和“野种”们本可以把大白楼围的水泄不通,但那样就变成了示威而非示弱,所以他们就要有意地减少防守人员以及削弱防线,使得包围圈中存在不少“弱点”,让人类可以籍此冲杀出来,而他们则要利用心灵感应来互相协调,以便拿捏好尺度,像控制一根琴弦的松紧程度那样根据实际情况来做出应对:

对于可能通往重要地点的路径,他们往往予以坚决回击,把冲出来的人类给堵截回去,而对于不太重要的路径,他们可以允许人类冲破那里的防线,甚至让他们控制有限的区域,等一段时间之后再发动夜袭夺取回来,而一旦人类发动新一轮的攻击,又经过小规模的争夺战将其“送还”给人类。如此反复再三,就把人类的注意力吸引到这些发生拉锯战的地方来,也就把这些缓冲地带换成了宝贵的时间。

但也不能在一个防守点上进行太多次的拉锯战,不然就会对表演的可信度造成损害,因此,为了在整体上呈现为失利状态,在下一个阶段,奴隶们要再退一步,便逐步地弃守,不断地将防线后撤,特别是在通向竞技场的方向上,他们的防线已经退无可退,就在那被改造为奴隶世界基地的竞技场的边上了……总之,越是临近烟草成熟的时间点,他们就越要制造种种假象,显出力所不逮的“疲态”来,要像他们培育烟草时所做的那样,全力以赴地催熟人类的自信心……

类似的“表演”也在大河上下的定居点中上演着,但与中心有所不同的是,那些地方的奴隶们没有足够的对抗力量和后撤空间,不能轻易把人类放出来,所以他们要么就是维持着原本的包围圈,要么就干脆放弃防守,逃到临近的定居点,再与那里的奴隶们汇合在一处。

通过电台截获的电波信号,可以得知人类大多呈现出乐观情绪,“中心”也一直在给大河上下的邦民们打气,让他们一定要坚持住,还再三告诉他们说形势在逐步转好,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必然会得到解救云云——这说明戏没有演砸。

除了上述情况,还有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在这些天之中,由于目不能视,精神反倒能够更加集中,“心连”所带来的感觉也更加敏锐,尤里卡逐渐发现自己在进行心灵感应的时候除了能够收到“心语”,有时居然还会“看见”一些模糊而残缺的景象,那些景象转瞬即逝,却十分生动而逼真——就像是通过别人的双眼所看到的一样。

起先,他对这种现象感到困惑不解,后来发现那些景象并不是什么幻觉,而就是身外的真实世界,便进一步与“偲”和女克隆人沟通,确认了自己“所见”的确实就是他们在那一时刻的视觉信号。

这说明心灵感应比他们之前所知的更为神奇!

更令人激动的是,这种现象并非是他一人的个例,在那些被致盲的角斗士或奴隶们之中也同样存在,只是不同克隆人“所见”的效果有所差异而已,例如有的比起他人更为清晰与完整,有的则能够持续更长的时间。

这让克隆人们非常高兴,不禁将其视作一种奇迹,一种预示他们终将获得自由和成功的奇迹,因为这种超能力如果能够得到实际应用,他们将会变得比之前更为强大。

自然,就有一个疑问被提了出来。

要知道,不说那些从工厂出来的残次品或因疾病而失明的例子,光是被主人弄瞎的奴隶就不在少数,那么在他们身上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

经过集体追忆,答案是,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在他们苟活的年代之中,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如果说这是一个奇迹,那也是由他们自己的抗争所争取来的!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种超能力尚不成熟,难以控制,还无法像“心语”那样得到普遍的应用。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