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六章 失明

第七十六章 失明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追到下一层观众席,看见目标在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跑着,便举枪瞄准,连连扣动扳机。可惜没能命中,只是逼得那家伙停止逃跑,蹲下来用手枪向他回击。

尤里卡就与之对射,但他所携带的子弹有限,很快就打得差不多了,当他发觉枪膛中仅剩一发子弹的时候,便停止射击,利用座椅的掩护向那家伙逼近过去。他依旧打算独立完成这次复仇行动,便没有呼叫其他克隆人前来帮忙。

那家伙连续开了两枪,子弹也都打光,便把手枪向着追上来的尤里卡一扔,又转身跑了起来。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尤里卡三步并作两步,从背后往前一扑,就把那家伙扑倒在地,与之扭打起来,可是他发现自己低估了这家伙的实力,在近身搏斗的时候虽不说处于下风,却也难以占到优势,一不小心被这家伙的肘部在自己的脖颈上重重一击,痛得呼吸为止阻滞,手一松就让其脱身了。

待缓过神来,尤里卡抬眼一看,见到那混蛋又一次逃进了通往下一层的通道中。他摸了摸身上,感到有一两根肋骨应该是断了,却不打算就此放弃,便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翻身而起,捡起步枪又继续追了上去。

可当他即将冲进通道入口时,突然见到那家伙从中跳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个长管装置,对着自己迎面喷出一团黄色烟雾。

“‘失能战剂’!”尤里卡心中大叫一声,知道自己遭到了卑鄙的偷袭,但这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便把心一横,依旧不停步地冲了上去,将手中端着的步枪狠狠扎在那家伙的胸膛上,又下意识地一扣扳机,把那最后的一颗子弹射了出去。

紧接着,他的眼前像是拉过一张大幕,残存的视野也变得十分模糊,依稀地见到那家伙咬牙切齿地仰天倒下……接着视野突然全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但他的神志还是清醒的,身体也依旧能够活动,明白自己只是被致盲了而已,便拄着步枪,一步步摸索着向前行走,突然感到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胳膊,同时听到了“偲”的“心语”:“你看不见了吗?”

“是的,被战剂致盲了。”

“不要紧,有我做你的眼睛!”

于是他便由“偲”搀扶着来到赛场的一角,来到一群受了重伤或是因为受到战剂攻击而失去战斗能力的斗士之中。

坐下之后,尤里卡评估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由于被战剂迎面攻击,沾染和吸入的剂量都不小,所以才会瞬间失明,自然也就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想到自己在接下来的几天之中都不能亲眼目睹奴隶世界与人类的战斗过程,他不禁感到颇为懊丧。可懊丧也无济于事,谁叫他克制不住战斗的欲望呢,所幸的是终究还是把那家伙给亲手结果了……

此时场内的人类已被肃清,只有场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惨叫声、杀戮声,以及砸击和焚烧的声音在不时地传进来,但这些声音在逐渐变弱,说明那外边的围歼战斗也已到达尾声,接着就有更多伤员被送进来,也有更多的奴隶返回来照料伤员。

“偲”给尤里卡弄来一杯水,又告诉他这个竞技场将成为克隆人的后方基地,工程奴隶还要对其加以改造,使之成为一个可与人类对抗的坚固堡垒。

伤员们都被安置在这里,不用移动,喝过水的尤里卡却该离开了。

按照原来的安排,他要在暴动成功之后去见“那个人”,与之商量下一步行动的细节,既然现在又失明了,“老奴”们便决定将他干脆转移到废塔上,好让他同“那个人”多作沟通,以便为奴隶世界获取更多有用的信息。

他便又一次站起身来,一手拄着步枪,一手扶着“偲”的肩头向外走去。

身上已经感觉不到阳光,风中还有了一些寒意,尤里卡知道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大赛是从午后开始的,算算到现在才过去了几个小时,但这几个小时是多么漫长而艰苦啊,想来真有恍若隔世之感,可是打赢这一战并不意味着事情的终结,甚至不能预示着最终的胜利,最多也就算是序幕的结束吧,他们接下来还将面临其他变数,以及更多的艰难考验。

走到场外的时候,尤里卡的脚下是一片的泥泞湿滑,偶尔还会踩到或硬或软的人体,鼻中所闻到的则是比赛场中还要浓烈的焦糊味和血腥气,这让他觉得因为失明而不用看见这一幕惨景倒也不算一件坏事。

接着他又感到很多人围了上来。他们没有作声,纷纷在他肩背上轻拍着,还有人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握,把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的感情传递给了他,让他立刻就明白了——他们都是“野种”。

他随即想起女克隆人来,便责怪自己的粗心,又停了脚步,用“心语”询问她是否已被奴隶们营救出来了。

她回答说暴动开始之时,大白楼中的奴隶们也开始动手了。由于人手不够,他们便主要向隔离区发起攻击,待将她和其他“野种”们解救出来之后,便没有去攻打有严密防守的实验区,而是按照赛前制定的策略迅速地退出楼群,主动将那些大楼都让给人类了。现在她已经安全,让他不用担心。

尤里卡舒了一口气,这才继续同“偲”一起向着大湖的方向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又听“偲”把各地的战斗结果告诉他。

据“偲”所说,借助心灵感应的帮助,当暴动在大竞技场中发生的时候,各定居点的奴隶们也都于同一时刻发难。

暴动在所有的角斗士学校、庄园、农场、工厂、作坊、牧场和矿场之中发起,首先解放了自己的奴隶接着又去帮助其他的奴隶,获得自由的克隆人越来越多,而大大小小的奴隶主们自然要进行镇压,但他们很快就发现叛乱的规模是如此之大,根本就不是在局部区域内能够控制得住的,于是他们就如中心的人们逃向大白楼一样,不约而同地基于一种共识向一个地方逃去。

他们逃向了各个定居点的联防系统——这是一个特殊的区域,往往位于各个定居点的核心部位。

此处自然人的人口密度最高,安保力量也最强。此外还有一个关键之处,就如尤里卡在前沿河湾处所注意到的那样,在该区域中,不但急报塔的分布比其他区域更为紧密和集中,而且这些急报塔的塔身也要更为高大和坚固,而这种设置的目的就是在关键时候为人类提供一组可以互相呼应的避难所和防御所。

这些急报塔的间距基本上都处于射击距离之内,彼此间还有地道来相互连通,整个联防系统就非常稳固,再加之临近河港,就能将大河也同时给封锁住。

等逃到这里之后,人类就动员所有力量开始防守,除了使用枪支之外,也动用了“失能战剂”和“死亡战剂”,同时,他们还利用了急报塔的“大铁扇”——经过改装之后,“大铁扇”居然就变成了能够架设在基座上的投掷器,就像是某种投石机,可以将装有战剂粉末的容器抛射到很远的距离上。

在这种情况下,奴隶们如要继续进攻是十分困难的,除非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将人类全歼,但他们倒也并不需要达到这个目的,现在这样的状况就让他们感到满意了。

当然,在所有的定居点之中,也有少数地方的反叛行动并不成功,不但不能将人类赶进联防系统,反倒被人类所全面镇压,幸存的克隆人只能败退出来,逃到临近取得成功的定居点中。

但这没关系,只要在大局上占优,现在放弃的定居点是迟早会得到解放的,而且这种情况也符合奴隶世界的策略——他们不能全占,也不能全歼,必须给人类留有希望。

若其不然,整条大河上下全是一面倒的形势,必然就会刺激到“中心”的人类,让他们觉得前途一片灰暗,在灰心丧气之下说不定就会马上动用“终结战剂”呢……

在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尤里卡也差不多到达目的地了。

此处的人类看守们早已被解决,他们可以一路畅通无阻地乘坐“人力电梯”上到塔顶。

“妙哉。”“那个人”见到尤里卡,先发出两声带有嘲弄意味的笑声,接着又道,“看来你也被战剂攻击了,滋味如何?”

尤里卡颇为不悦,心说这滋味当然不好受,但那还不是拜你这种人类魔头所赐,想必你与这战剂的发明制造也有难以撇清的关系,现在居然还说这种风凉话……

不悦归不悦,他却不动声色。

经过昨晚的夜谈,奴隶世界已基本相信这魔头的动机,今天两种战剂的出场又进一步印证了此人的话,增加了他的可信度,但知道此人没有妄言并不意味着奴隶世界就此可以完全信任之——既然此人此刻的立场仅是出于其对美学的痴迷,而非是对奴隶们的同情,那谁又能够保证他为了获得乐趣会不会反过来帮助人类呢?

他们不得不防!

所以,尤里卡现在的任务就是进一步了解此人,期望能够预先捕捉到其内心中的邪恶思想,以免奴隶世界遭到暗算,而为了完成这些任务,他现在仍要与之和平相处,也就不便与之计较了。

“你不过是暂时失明了,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尤里卡感到手炉的温度,估计是“那个人”凑近看了自己一眼,又听到他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呵呵,还是说正事吧,今天没能亲自看到那场好戏,是有点可惜,不过我在塔顶远眺,也看见了烽烟和火光,还能听见我们的人被你们当作猪羊一样宰杀时发出的惨叫声,呵呵呵……不得不说,奴隶们动起手来,对我们人类可是毫不留情啊……咳咳咳……来吧,坐下来,把事情的经过说一说,看看情况同我估计的是不是一样,也顺便让我开开心。”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