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五章 暴动(五)

第七十五章 暴动(五)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95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这样紧张,是因为他担心人类会在这个情况下使用另一种战剂,也就是那最为可怕的“终结战剂”。

据“那个人”所说,这种黑色的战剂属于战剂体系中的最后一类,因其具有的巨大威力而得名。

它的攻击力同普通致死性战剂一样,都体现在靶向的致病性上,一旦克隆人被其感染,就会身患疾病,如无针对性的医治手段,病症将越来越严重,在疾病发展到最终阶段时,致死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但之所以说它是战剂体系中最为可怕的类型,还在于其真正的险恶之处——与“死亡战剂”相比,它多了一个特性,即强悍的传染能力。

如果分析其传染特性,就知道虽然它的最终效果是要消灭被感染者,却不会马上夺取其生命。疾病会有一个潜伏期,然后患者才开始出现症状,并以一个较为缓慢的速度走向死亡,而在这个过程中,患者不但失去行动能力,成为拖累同伴的沉重包袱,还会通过疾病引发的咳嗽、喷嚏来感染更多的克隆人——这种飞沫传播疾病的能力是如此之强,实际上也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终结战剂”了,此外体液也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如果没有医药手段,即便采用隔离的方法,也一定会造成死亡的连锁反应,克隆人将不可避免地走向集体灭亡的结局。

可以说一旦人类将这种战剂施放出来,奴隶世界的所有努力都将变得毫无意义,在之前取得的任何胜利也会化为一场泡影!

当时,听到“那个人”关于“终结战剂”的描述,尤里卡在震惊之余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幸而他又听到“那个人”接着告诉他,人类是不大可能在大赛上部署这种“终结战剂”的。

据其解释说,因为这种战剂的威力实在太大,造成的后果是难以挽回的,“中心”就规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部署这种战剂,即便部署了,要想正式启用,也必须先经过讨论和表决,并且获得多数顶级会员的许可。所以,在今天的这个竞技场中,奴隶们遭遇到“终结战剂”的可能性并不高。

当然,万事都不是绝对的,他的推测只是就常理而言,并不能确定“中心”是否已在赛场上部署了这种战剂,也不能保证人类在败退的时候就一定会完全遵照规程行事。

幸好,幸好,这种事情并未发生,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为了以防万一,尤里卡通过心灵之网向正在追击的斗士和奴隶们发出提醒,让他们不必追得太急,以免进一步刺激到队员们脆弱的神经。

再看场上的情形,大竞技场虽然出口众多,此时大部分的出口却都被奴隶们用燃烧着的“油囊”和“失能战剂”给封住了,于是冲到那里的奴隶主们就只得回过头,再涌向少数几个还能出入的通道,可是在仓促之间如何能够顺利通过,便挤作恐慌的一团,光是自相踩踏就死了不少人,而在枪手们所撤离的方向上就更是拥挤得都走不动路了,这使得枪手们生怕被一举围歼,竟然又一次对着同类大肆开火,用子弹为自己生生地清出一条血路来,终于逃到了场外……

为了看清接下来的形势,尤里卡放下镜筒,迅速地上到顶层观众席的柱廊处,从那儿向着赛场外边瞭望。

只见在竞技场脚下的几个出口处,像成团的蚁群一样聚集着一个个密密麻麻的人群,那人群中既有枪手们,也有人类观众们,他们本该慌不择路地向外边跑,现在却只是茫然无措、六神无主地在原地打转。

这当然不是他们不想继续逃跑,而是已经做不到了,在整个赛场的外边,形成了一个由无数奴隶和“野种”们所组成的大包围圈。

“野种”们自不必说是从城外杀进来的,而那些奴隶之中,除了中心本来就有的常规奴隶之外,还有大量的工程奴隶——这些工程奴隶本该在修建完大竞技场之后就离开的,只因他们的主人也要观看大赛,就把他们暂时给关在工棚中,打算等赛后再各自带着他们离开,却不料此举恰为今天的反叛行动增添了一股强大的助力。

看到这个壮观的景象,尤里卡在心中为奴隶世界感到十分高兴,也真希望看到所有“野种”和奴隶们一拥而上,将邪恶的人类一举清除掉,但他的头脑还没有失去冷静,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图一时之快。

若是这样行事,肯定会刺激那些枪手们施放“终结战剂”的,退一步说,即便此处枪手们的手中没有“终结战剂”,但在大白楼中驻守的人类发现赛场上一个人都没能逃出来,自然会觉得极度恐慌,也就很可能会立即部署并启用“终结战剂”的。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

奴隶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在暴动的同时将大白楼一起打下来,从源头上解决掉“终结战剂”的问题,但在经过短暂的评估之后他们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奴隶世界的主要攻击力量都在竞技场中,反叛只能从此发端,并不具备同时攻打大白楼的能力,能够将其中的“野种”们营救出来就不错了。

所以,现在必须忍痛让这包围圈中的至少一半人逃走,才会让人类觉得事情尚有挽回的余地,从而推迟做出使用“终结战剂”的决定。

克隆人只要能为自己争取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够了,等过了这段时间,他们就再也不怕人类的这种恐怖武器了……

奴隶世界自有“老奴”们指挥,尤里卡现在的职责则是通过女克隆人与“野种”们沟通,让他们在面对与之有着深仇大恨的猎捕队的时候能够保持克制和冷静,采取与奴隶们一致的步调。

“孩子,放心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女克隆人的“心语”传来。

于是接下来的任务就由离枪手们最近的那些克隆人来完成,上千个“野种”和奴隶都一起放弃固守,率先扑了上去——这就给人类造成了一种反叛者们缺乏严格组织,易于盲动的印象。

但这扑上去的上千个克隆人遭到人类枪弹和残余战剂的阻击,在冲到半途的时候就出现了大量的死伤,幸存者们则不得不“四散而逃”,使得整个大包围圈出现了一处缺口,也就给了人类集体逃生的希望。

看到赛场外的反叛者们这样“不堪一击”,原本已经萎靡颓丧的枪手们不由精神一振,马上由猎捕队长率领着精锐队员打头,将最后的战剂拿来开路,而其余队员及奴隶主们则紧随在后。

他们疯也似得冲出那个缺口,向着大白楼的方向拼命逃去。

不消说,其他出口处的“蚁团”们看到这边突围成功,也就一起凑了过来,跟在大部队后面,组成一大股逃亡的人潮,奴隶和“野种”们则故意示弱,一直“畏缩不前”地任由人流从包围圈的缺口处逃出,直到人类逃出过半人数之时才掩杀过去,又同从赛场中追出来的斗士们里应外合,一起把包围圈给完全合上,从此便开始展开复仇,痛痛快快地将剩余的人类统统杀光……

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尤里卡的心头又涌起一种难言的感觉:毕竟他身上也有一半人类的血统,而往昔的成长经历又让他在心理上一直以人类自居,这种心理上的自我定位虽然已经崩塌,但也如废城中的那些遗迹一样还多少剩有一点断壁残垣,此刻看到人类的这种惨象,只觉得五味杂陈,感觉中既有快意又夹杂着酸楚与苦涩……正想着,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和叫嚷声,尤里卡转过身来,看见一个躲在一排座椅下的人类正被两个奴隶揪出来。因为离得不远,尤里卡马上就认出这人就是那两个偷渡者的其中之一,也正是在隧道中害了女克隆人的可恶家伙,看来他见势不妙就没有跟着大部队走,而是故技重施,像躲在“阿尔戈号”上一样又在赛场上躲藏了起来,却不料奴隶们正在整场搜索,结果就被揪出来了,真是报应不爽。

此时赛场内的局面已基本平息,只在最上一层观众席中还发生着零星的战斗,有不少没有逃到场外的观众也像这家伙一样,或是在角落里躲藏着,或是藏身于尸堆之中,但都被奴隶们一一找了出来,通常都是被当场处死,但也有少数例外,就是像这个身穿猎捕队制服的家伙,奴隶们要将其活捉,好做为一种送给“野种”们的礼物。

只见这家伙从那座椅下狼狈地爬出来,脸上居然还在笑着,听到奴隶们叫他站起来,他就撑着地面慢慢爬起,上身弯得很低,一只手还像是按着伤口一样捂在怀中。

听到奴隶们叫他把手伸出来举到头顶,这家伙笑着点点头,突然把手从怀中抽出,手上赫然是一柄转轮手枪。

只听“砰砰”两声枪响,这家伙把身旁两个大意的奴隶击倒,接着立刻发足狂奔,很快就跑进了通往下一层的楼梯口。

目睹这一幕的尤里卡气愤填膺,热血上涌,也没叫上“偲”,就立刻抓起身边的步枪追了上去,他要替这两个奴隶和女克隆人复仇,亲手把这个南方来的“同胞”给干掉。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