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三章 暴动(三)

第七十三章 暴动(三)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67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心想:这个时候斗士们可不能莽撞,必须小心行事,最好先用试探性的进攻去摸一摸那战剂的虚实。

可是第二层观众席上的斗士们已经按捺不住,想要一鼓作气把这一层的枪手全部清光,便再一次使用之前的策略,驱赶着人群,向着驻守在长轴端点处的枪手们攻了过去。

在目前这个状况下,他们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因为这些增援上来的枪手们的手中只有枪支,并没有拿着施放战剂的设施,看起来之前的成功是可以重现的,而一旦把那里打下来,就能够从正上方居高临下地对付第一层的枪手了。

可是,当他们即将冲进那些枪手之中时,不妙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从第一层的枪手席中,有一排队员站起身来,而在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个大喷嘴,喷嘴身后则通过一条导管与尤里卡在开幕式前所注意到的那几个大箱子相连。

只听队长一声令下,这些队员立即用手中的喷嘴对着身后斜上方的观众席喷出一股股腥红色的柱状水雾。那箱中大概存有高压气体,所以才能把水雾喷得如此之远,居然覆盖到了二十多米的距离。

于是,在好几条粗长水雾的交叉扫荡下,克隆人的这一次进攻就以失败告终了,所有被水雾扫中的斗士都在短短十来秒的时间内气绝身亡,而同样被水雾扫中,全身染红的人类枪手却安然无恙——除了少数几个例外,他们是因为站得比较靠外,这才遭到了斗士们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击。

这一次失败,便使克隆人损失了上百名优秀的斗士,也让他们真正了解到这种战剂的厉害。不少观众则兴奋地喝起彩来,他们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又重新获得了镇定。

尤里卡马上在心中对“那个人”所讲的内容进行了回顾。

据其所说,这种红色的战剂属于战剂体系中的第二大类,统称为“死亡战剂”。顾名思义,它可不再像“失能战剂”那样“温柔”了,一下手就是要置人于死地的。

这种战剂也有许多子类,但在总体上又可以划归为两种基本类型,其一是快速致死性战剂,只要接触到微小的剂量,就能使被攻击者在十几秒钟之内快速死亡,是“死亡战剂”中最为理想的类型,只是由于这种战剂制备的难度较高,便要有另一种类型来做为补充,那就是普通致死性战剂,也就是用带有致病性的微生物制成的战剂,被其攻击者虽然不会立刻死亡,却将染上疾病,而迅速加重的病情会在几天之内夺去他们的生命。

此外,这两种子类型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其毒性和致病性都是靶向的,即只对克隆人起效,却不会攻击到人类。尤里卡曾经问过“那个人”这种靶向是如何实现的,得到的回答是都与克隆人独有的权杖细胞器有关——就快速致死性战剂而言,它本身是没有毒性的,但与那种细胞器所产生的一些物质结合之后便对神经系统产生了剧毒;而对于普通致死性战剂来说,它也是要在识别到细胞中存在权杖细胞器的情况下才会发挥致病作用的。

当时,尤里卡又问这种战剂是否对“野种”一样有效,“那个人”回答说当然如此,因为“野种”们的细胞中一样有那种细胞器……

根据这些信息,再结合眼前的所见,尤里卡当然能够做出判断,认为刚才人类所用的就是快速致死性战剂,至于那猩红色的水雾之中是否也混杂有普通致死性战剂就不得而知了。

不论如何,现在斗士们都必须加倍小心,在这种恐怖武器的面前,再也不能轻举妄动了。

当然,进攻还是得继续,只不过要先吸取教训,尽快找到破解的法门……但不容他们多想,几个队员就调转了喷嘴,在枪手席两边各浇出了一片很宽的隔离带。

即便在其他所有威胁都不存在的情况下,要想通过这片隔离带都是非常危险的……这样一来,一味猛冲的办法是肯定要排除掉了,否则虽然可以通过强行突破来获胜,奴隶世界却要为此而付出极大的代价。

那么到底该怎么做呢?

尤里卡又开始思考:不错,这种战剂的威力极为强大,即便是非常微小的剂量都能够致人死命,但它还没有强大到一触即死的地步。这里肯定存在着一个阈值,只要所沾染的剂量低于这个阈值就能够幸存下来。

而在高于这个阈值的情况下,克隆人虽是必死无疑的,死亡时间也依旧同剂量有关。推想可知,接触或吸入的剂量越小,死亡来临得自然也就越晚。

所以,对于降低战剂的威力,防护手段肯定是有意义的。

如果有充分的防护,当然可以尝试冲锋……不过,现在没法考虑这个,因为时间和条件都不允许,否则他们在赛前就该做好准备了。

此时面对战剂,除了让斗士们捂紧口鼻之外,确实没有更好的防护办法。

无法增强防御,就只能在进攻手段上打主意了,尤里卡很自然地想到了让斗士们放弃近战,只在隔离带之外进行远距离攻击。那么斗士们能有什么样的远程攻击手段呢?说来也很可怜,除了飞镖和投枪外,他们连弓箭都没有,即便有也不会用。

枪!

这个字眼突然在他的脑中闪现。

对啊,在场地内壁的后面,还有那第二层的枪手席上都遗留了不少的枪支,为何不将其利用起来?斗士们虽然没有用过这种武器,但自己是知道使用的,而教会一个斗士使用这种武器肯定比教其学会使用弓箭来得容易和快速的多——不,与其教会斗士们用枪,不如让奴隶们学会用枪更好,因为在使用这种武器的情况下,一个奴隶的表现不会比一个斗士差多少,而现在的斗士们则应该继续发挥他们使用兵刃作战和近身格斗的优势。

这样一来,奴隶世界的战斗力就会立刻上升一个台阶!想到这里,他马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偲”,又让“偲”把这些想法传递给了奴隶世界,在心灵之网的帮助下,这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老奴”们的首肯,而新的作战计划也就被迅速地传达给了在场的众多奴隶们。

奴隶们便开始迅速地收集枪支和弹药,然后又尽量隐秘地将它们送到处于枪手席斜对面的几个包厢中,而曾经担任过猎捕队随从奴隶的那些克隆人也听到了心灵之网的召唤,随着尤里卡赶到了这里,他们将成为奴隶世界的第一批枪手。

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尤里卡认为既然有在猎捕队中的生活经历,他们对于枪械的感觉就不会陌生,故而教会他们使用枪械也自然会比教其他奴隶更容易些。

事情确实如他所料,这些奴隶经年累月随着猎捕队出征,虽然没有正式学过怎样使用枪械,但是耳濡目染,早都把那套流程记在心里了。何况还有心灵感应从旁辅助,他们学得很快,基本上只需尤里卡稍加提示,一个个都能够把手中的枪栓拨得哗哗作响,也能够把保险打开,将准星对准枪手席的方向,有模有样地瞄准起来。

而在他们忙着做这些事情的期间,斗士们也没有停止行动,他们躲藏在隔离带之外,利用大盾牌和包厢墙壁做为掩护,不断地向枪手席中投掷标枪或飞镖,用小规模的牺牲和袭扰来吸引住枪手们的注意力,使他们没能察觉到正在尤里卡这边发生的事情。

准备得差不多了,尤里卡不忘叮嘱奴隶枪手们,要他们在听到他的命令后再一起开火,这样才会打人类一个措手不及。

奴隶们便按他的意思找好掩体,把枪架好,扣住扳机,竖起了耳朵。

他们在等待尤里卡的命令。

尤里卡用望远镜向枪手席的方向瞄了一眼,心说机不可失,于是大喝一声:“开火!”

“砰砰砰砰砰,乓乓乓,哒哒哒……”奴隶们手中各种型号的枪支一起吐出火舌,把愤怒的子弹向着人类枪手们倾泻了过去。

这一下效果真不错,霎时间就有几十个人类枪手中弹倒地,其余的人则乱作一团。不过奴隶们的经验毕竟不够,大多在瞄准之后按住扳机不放,一下子就把弹夹中的子弹打光了,所以射击只持续了一阵,很快就停了下来,这便给了人类找回理智的时间。

尤里卡一边让奴隶们赶快上子弹,一边拿起望远镜,却看到猎捕队长也正拿着望远镜往这边看,两人便在镜筒中对视了一眼,接着他就看到队长的脸上露出了那豹子似的狞笑来。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