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二章 暴动(二)

第七十二章 暴动(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3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枪声持续不断……看到斗士们躲在盾牌后面,枪手们自然便将枪口瞄向更容易击中的目标,也就是那些正在攀爬的斗士们,但斗士们爬得很快,而且其中有些像猿人斗士一样皮糙肉厚的家伙,连中几枪还不掉落,居然能够硬挺着向上爬,这使枪手们颇为恼恨,便将火力集中在那些大块头身上,却因此而漏掉了更多的小目标。

事情如果继续像这样发展,对斗士们来说就算是很顺利了,越多人能够上去,局面就对他们越有利。但情况突然又有了新的变化,只见场地内壁那被盾牌挡住的枪眼中,不再向外盲目地射击,而改成喷出一股股的黄色烟雾。

这应该就是“战剂”了!

尤里卡的身子不禁一震,想起了“那个人”对战剂进行的描述——这种黄色的战剂被称为“失能战剂”,属于战剂体系中的第一类。它是粉末状的,可以通过喷洒、发射等方式散布到空气中,而暴露在染毒空气中的人,不论是吸入还是单纯的皮肤接触,都会迅速地失去战斗能力,甚至是行动能力。

这种战剂又有许多小类,虽然总体上均为黄色,但不同子类的色调及浓淡不一,其中具有鲜明的柠檬黄色的被称为“致盲战剂”,一旦受到它的攻击,受害者的双眼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失明,同时也往往伴随着出现失聪的状况;而具有土黄色调的则被称为“蹒跚战剂”,它会阻滞神经冲动的正常传递,导致骨骼肌松弛,从而使人无法正常行动,不但走路蹒跚,甚至会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还有一种褐黄色的被称为“僵尸战剂”,人在吸入之后就会变得呼吸困难,若是被其沾在皮肤上,那皮肤下的肌肉和关节就会变得僵硬死板,从而如同僵尸一般行动迟缓;至于那色调最淡的一种,则是“痛苦战剂”,被其攻击之后,人体虽然没有受到多少实质性伤害,却会感到剧烈的疼痛,而这种疼痛的程度是如此之强烈,往往会让人晕厥过去……

所有这些子类的共同特点都如它们的统称所标识的那样,最大的目的不是杀伤,而是要使被攻击者暂时失去战斗或行动能力,是一种人类用来控制大面积现场的有效手段,而奴隶们之所以对其缺乏了解,是因为自从失控事件之后,人类一直都没有用过它们——用枪支和皮鞭来应对日常状况已经绰绰有余了。

至于“失能战剂”的起效时间,效果好坏,则与被攻击者所接触或吸收到的剂量有关,简单来说就是剂量越大,起效时间就越快,效果也越明显,而被攻击者恢复正常所需的时间也越久。

从场上状况来看,尤里卡已经分辨出了所有子类的颜色,说明人类在墙壁后边预先部署了全部类型的“失能战剂”,当他们发现光凭子弹无法有效控制现场的时候,就开始动用这种手段了。

战剂一出场,就对斗士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因为那盾牌虽然能够挡住大部分子弹,也能对战剂有一定的阻隔作用,终归无法阻止烟雾从盾牌间隙以及上下方侵袭过来,这样就有不少斗士或是被致盲,或是身体僵硬,或是手足无力,或是痛得在地上打滚……一时间使得尤里卡和协同作战的奴隶们看得心中发凉。

幸而,这可恶的烟雾也并非全是坏处,当它弥散到场上之后,多多少少也对斗士们起了一种掩护的作用,为枪手们的射击造成了一些困难。

但这个问题还是必须得到解决,阵战斗士便把盾牌收得更紧密,而离枪眼最近的斗士们则冲出人群,不顾那稠密的烟雾正冲着自己迎面而来,趁着身体还能动的时候扑上前去,一边用手中的武器往那枪眼里捅,一边努力用自己的身躯堵住尽可能多的枪眼,把那些烟雾给堵回去。由于这种失能战剂对于人类也同样有效,即便里面的人有防护措施,也会对他们造成一定的恐慌,就为场上的斗士们争取到了喘息的时间。

而真正的解决之道则要靠另一股力量。尤里卡通过心灵之网的反馈,知道被关在地下的众多斗士和奴隶们也都挣脱了枷锁,打开牢笼,并且正在冲向那墙壁后边,开始大肆砍杀。

这样一来,来自最下一层的威胁将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果然,只听墙壁后面传来阵阵惨叫声,还可听到有人在其中胡乱开火,但这些声音正在迅速地减少,更重要的是,那些喷出烟雾的枪眼也在一个个地偃旗息鼓。

随着一阵大风袭来,笼罩在场上的烟云逐渐散去。这真是好消息!

再看场上的情形,还能行动的斗士们又开始飞快地向上攀爬,现在已向第一层观众席上去了几百人,而他们也就成功地转移了枪手席的注意力,使得场上的压力大大降低。

接下来,更好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焦点处的地板抬起,大批大批的斗士们蜂拥而出——他们已经成功地解决掉了下边的教头和编辑们,现在将成为奴隶世界的生力军。看见这改变力量平衡的一幕,场上所有的奴隶和斗士们都大声欢呼起来,人类则因此而面如死灰,瑟瑟发抖,少数几个被吓得精神失常者还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狂叫声。这叫声随即引发了观众们的逃离浪潮,但是人越往出口走,出口处就越拥挤,很快就造成了拥堵、踩踏和恐慌。

“别怕!别怕!!别慌,不要乱跑!……都坐回原处,我们一定能够把这班狗日的克隆人给镇压下去——保持镇定!”尤里卡又一次依稀听到有人在枪手席上声嘶力竭地大叫,用望远镜看时,发现呼喊者正是猎捕队长,他这呼声既是对着周围人群所发的,也用来鼓舞枪手们的士气。

不知是这话发挥了作用,还是发现在这个情形下乱跑也很难跑出去,于是观众们又勉强恢复了安定,重新开始观战,只是大家都尽量往枪手席的方向靠过去,似乎那样就能够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现在整个局面的重心就向上转移了,枪手们已经顾不得还在场地上的斗士,当务之急是要应对与自己处于同一高度的威胁。

只见上来的斗士们兵分二路,一路继续向上,另一路则从两翼一起向着第一层的枪手席逼近过去。

对第一层枪手席的包夹态势正在逐步形成。在这个过程中,由猎捕队长率领的枪手们虽然也一直在瞄准射击,但一来斗士们有一整层的包厢做为掩体,使他们很难命中,二来那些包厢中还遗留有不少人类,而这些人在平日里可都是北方的重要人物,这就使枪手们有所顾忌,更是难以开火。

很快,斗士们就抵近了枪手席,却不急于进攻,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暂时与枪手们形成对峙,等待合适的时机。

这时机则由去第二层观众席的那些斗士来创造,他们之所以要继续向上进攻,目的就是优先解决掉上一层的枪手,然后再与下边的斗士一起联手来啃第一层的硬骨头。

此刻,尤里卡和“偲”已经脱离人群,站到了奴隶们的队伍中,只不过依旧留在第三层观众席的位置上。他对于下边的一切情形都可以看得很清楚:由于奴隶们已经控制住了上下两层之间的楼梯通道,斗士们很容易就到第二层观众席上来了,接着,他们就挥动武器,用喝骂和砍杀来催动那些傻乎乎的看客,把他们向着枪手席的方向赶,让他们在自己眼前互相拥挤、推搡、践踏……从而成为向前推进的肉盾,而第二层观众席上的枪手们大概也是急了眼,便不顾一切地开了火……枪声起时,倒下的更多是人类。

然而这种行为并不能为他们争取到多少时间,很快就被或是横冲直撞,或是凌空而至的斗士们逼到眼前、跃入其中,如此一来,远程武器顿时失效,只能肉搏,但与这些拥有恐怖战力的斗士们格斗,无异于变相自杀,于是乎惨叫连连,血雨纷飞……

看着这幕景象,第一层的枪手们不可能无动于衷,自然要施以援手。或许还存着将自己转移到更高处的打算,他们派出的一队人马就通过身后的通道赶到上一层,但还没等这些人赶到短轴端点处,第二层的枪手席已被斗士们扫荡一空,便只得趁着斗士们还没转过来对付他们之前又悲切而惶急地返回他们上来的通道处,不过并没有退到下一层去,因为这个位置就在第一层枪手席的正上方,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守住。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克隆人已经在这个局面中占了上风,他们现在可以从上、中、下三个方向对仅存的那个枪手席进行攻击。

但胜负还在未定之时,不可掉以轻心。

而这个由猎捕队长亲自坐镇指挥的枪手席也的确是块硬骨头,不但人数比上一层的枪手多了不止一倍,一个个队员也都是猎捕队中的精英分子,他们枪法犀利,沉着冷静,功高劳苦,战绩显赫——不然也不会有与队长同坐一席的光荣,最关键的是,他们有战剂,有那种比“失能战剂”还厉害的战剂。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