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一章 暴动(一)

第七十一章 暴动(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9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不过人们也没有耐心一直看这些野兽在那里饕餮,几分钟之后,就见一根根的枪管从场地围墙上的枪眼中伸出来,对准它们开始了一顿乱射。

野兽们并不明白伤害它们的具体机制,生存本能却将死亡的威胁与那枪眼中冒出的硝烟和火光,还有墙后传出的阵阵枪声和怪笑声联系在一起,便狂吼着在场上奔逃起来,想要找到一个逃生的出口。

但它们发现这场地并无出路,根本就是一个大号的死亡囚笼,便开始因为恐惧而产生暴怒,又把这种暴怒转嫁到其他困兽的身上,就三五成群地在场上追逐、跳跃、飞扑、翻滚,及至用尖牙和利爪互相撕咬与缠斗起来。

于是这一幕又成了一场新的表演,重新抓住了观众们的眼球。

然而这场表演也没有持续很久,当困兽之斗的激烈程度从高潮消退之后,更为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残存的野兽便被统统杀死了。

观众们为此而热烈鼓掌,也就表明了开幕式的结束。

焦点处的入口再度打开,木笼也重新升起,只见一大批杂役奴隶拿着工具来到场上,先把人与兽的尸体拖进木笼中,然后又开始迅速地清扫地上的血迹和油迹,力图尽快恢复赛场原貌。

观众们便趁着这段时间放松一下神经,或是吃喝,或是闲谈,也有不少人在席位和包厢之间窜来窜去,互相攀谈联络。

尤里卡则听到伊阿宋在向将军介绍大赛的情况,据他说美学将比赛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正式的角斗士比赛,讲求竞技性和策略性,所以采用淘汰赛制,有师承,有传统,以及门派、风格、规矩、风度等等,而久谙其道的观众们也都是行家,是能够看出其中的各种微妙之处的,例如各地教头是如何去训练他们的角斗士,又是怎样充分利用规则,巧妙搭配,将这些斗士各自的特色发挥到极致的;至于另一种比赛,则就像刚才看到的人兽斗那样,对于规则是不怎么讲究的,甚至可以完全不讲规则,关键就是要使呈现出来的效果具有足够的“口味”,也就是要有猎奇性和趣味性,能够充分刺激人的感官。这种比赛除了人兽斗以及兽与兽斗之外,还可以有更多的形式。

“像前些天看到的‘短刀行’是不是也算这种类型?”将军问道。

“对,可以算——不过那比较少见。”

“哦,那么这第二种比赛还有什么别的形式?”

“还有很多玩法,比如把同一类型却不同岁数的克隆人分为两方,然后让他们互相厮杀,又比如让少量的角斗士来面对大量的低等奴隶——如果有兴致的话,我们自然人也会下场,有时是孤胆英雄,有时是一个小团队,都全副武装,在场上乘马猎杀奴隶或者‘野种’……反正形式是很多的,只要不是太出格,可以随意创新。”

“那么这些比赛形式今天都能看到吗?”将军听后,有点激动地问。

“应该没有问题,刚才看到的只算是开幕式的一部分,而大赛正式开始之后,主持人会将两种口味的比赛轮替进行,以调剂观众的胃口——何况大赛还有个闭幕式,那时一定会见到一些别出心裁的新玩艺的。”

这时赛场已经清理完毕,杂役奴隶们也全部退下。

一声悠长嘹亮的号角声刺入空气,亢奋昂扬的乐曲声随即响起,只见大量的角斗士以队列形式从焦点处走了出来。

他们走得很快,每出来一百人就站成一个方阵,而每一个方阵中所有斗士都穿着同一种颜色的甲胄或饰带,用以同其他方阵相区分。在每个方阵前头还有一个领头的教头,此人手中持着一杆大旗,上面绘着不同的数字和纹样——数字用以标明该方阵所代表的河段编号,纹样则是队伍赞助者的家徽。

已经形成的方阵肃立不动,更多的方阵正在陆续形成。

等他们都在场上站好之后,赛场的观感和气氛顿时不同,给人一种冷然肃杀的感觉。

可以看得出,每个方阵中不同斗士类型所占的比例虽然各有不同,但基本上都将所有类型囊括其中了,满场之中只有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外,就是那个由清一色阵战斗士所组成的方阵——毋庸置疑,这就是来自猪人学校的参赛队伍了。

“这就要开始比赛了?”将军悄声问伊阿宋道。

“不,现在是一个赛前的仪式,就是把从各个河段选拔出来的队伍拉到赛场上集中展示,以对美学致敬,顺便还能让观众和裁判们看一看,先在心中打个印象分……虽说参赛用的都是相同型号的克隆人,但毕竟来自不同的定居点,经过不同风格的训练,所呈现出来的精神面貌还是有不小差异的。”

这个时候,尤里卡听到来自“偲”的心语道:“是时候了,快离开这里。”

他回头向荣誉席后边的过道上看了一眼,见与其他奴隶一起跪在那儿的“偲”正在向他点头,便站起身来,悄然地离开了座位。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一层,接着又一直上到最顶层的观众席中,找了一个人少些的地方站着。

现在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等奴隶们动手,然后在那个确切的时间点通知“野种”们一起行动。

虽然他觉得自己身为一个“野种”,也应该直接参与战斗,但“老奴”们宁愿他不要这样做。他们觉得他真正应该发挥的作用是成为奴隶世界与“野种”们之间的通信纽带,若为逞血气之勇而在此轻易送命是非常不值得的,何况多他一人也并不能增加多少战斗力,所以他们一再强调他必须在暴动发生之前离开这里。

“各位尊敬的会员们,亲爱的观众们……”非常整齐和宏亮的声音响了起来。

发出声音的是位于裁判席前的一群特殊奴隶,初看起来,他们跟克隆人乐团中的“声囊”应该属于同一种类型,但他们拥有比普通“声囊”更大的胸腔,所以发出的声音也就更为宏亮,而现在他们所在做的,就是集体复述主持人的话,将它放大到在场所有人都可以听得清的程度。

“我们终于迎来了这场盛会……感谢美学!赞美……各位会员的鼎力支持,我们十分……‘中心’的决心……一切都如此顺利……现在,请让我们一起……现在请允许我……先了解一下,在场的斗士队伍多达一百五十支,分别来自不同河段,都是经过公平和严格的初赛赛制……”因为知道那个时刻就要来临,尤里卡不禁有些心驰神荡,以至于没有能够集中精力去听清这主持人的每一句冗长繁复的废话,只是断断续续地捕捉到一些零星的短语。

“好了,”主持人终于说完了开场词,又把面孔转向场下的角斗士们,问道,“你们是否感到了美学的崇高,是否因为能将自己的生命贡献给这场盛会而倍感自豪?”

“不!不!!不!!!”回答他的,除了场上的数千名角斗士,还包括了观众席上几乎所有的奴隶们,就连裁判席前的“声囊”们也转过头,一起瞪圆了双眼,咬牙切齿地同声怒喝道。

这满含怒意的声音是这样的整齐而响亮,如同天降的巨雷在全场回荡,将所有奴隶主都震得灵魂出窍,并陷入茫然的错愕之中。

与此同时,尤里卡告诉女克隆人时候已到。

“孩子,我们来了!”那还被关在大白楼中的女“野种”也通过“心语”对他作出热烈的回应。

他便在想象中看到那些因为猎捕队放松警戒而能溜出废城,并且集结到中心的郊外,然后一直在那里潜伏下来的“野种”们现在都一跃而起,拿着手中的简陋武器,纷纷向着城中发起了突袭。

而在他的眼前,斗士和奴隶们也都趁着人类不知所措的这个空当采取了行动。首先发难的是那离大包厢最近的一个斗士方阵,几十件投掷武器同时向着挡在包厢前方的玻璃盾牌击去,竟将那些又厚又重的盾牌击得粉碎。武器虽然没能直接命中藏身在后方的魔头们,飞溅的玻璃碎片却割伤了这些家伙骄傲的脸庞,将他们那洋洋自得的表情打上红叉,使之变成一副心胆俱裂的样子。

几乎就在同时,靠近枪手席的几个方阵也向着上方投出了武器,瞬时把十几个枪手钉死在座位上。

至于那些站在方阵前面的教头们,自然也成了最先丧命的一批人。

但人类已经停止错愕,开始做出回应。

只见那上下两层枪手席中已有不少人把枪端起,向离他们最近的斗士们扣动扳机,而场地内壁的枪眼中也伸出了一根根枪管,毫不犹豫地对准场中开了火。

斗士们便在枪林弹雨中成群成片地倒下。

由于场地的内壁是全封闭的,除了枪眼外别无门窗,他们必须找到出路,否则只能成为场中的活靶子。

一个个方阵迅速解体,斗士们混做一团,但他们并不是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而是先退出场地中央,再压低身体沿着内壁跑动,冒着枪林弹雨在离枪手席最远处聚拢为三个人堆。接着那些阵战斗士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他们在这三个聚集点列阵,每处都用大盾牌组成两个盾墙——一个用于阻挡从高处射来的子弹,另一个则要挡住内壁上的枪眼——这使得尤里卡不禁要“感谢”猪人了,如果没有他的“勇于创新”,场地上就可能一个阵战斗士都没有,自然也就连这最起码的掩体都不会有了。

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有几个大嗓门的家伙在枪手席上大喊大叫,大意似乎是让观众们不要慌,更不要乱跑,要他们放下心来,把这一幕看成一场好戏,好好欣赏这场暴乱是如何被镇压下去的……

众多斗士们却对这些叫声充耳不闻,都在阵战斗士的掩护下,争先恐后地沿着内壁向上攀爬。他们的手段五花八门,身子轻巧的或弹跳力强的便像昨天夜里尤里卡所见的那样靠接力向上跳,另一些斗士将带有钩子的长绳向上抛,让钩子搭上栏柱便可借其向上攀爬,而多数斗士所依靠的则是从上边包厢中放下的一条条绳梯。

这些绳梯当然不是奴隶主们放下来的——在斗士们动手之后,全场中被打上“心之烙印”的奴隶们也都一起暴动了,第二、三层普通观众席中奴隶的人数虽然并不能与在场的观众相当,但是他们一个个都红了眼睛,做好了与昔日主人拼命的准备,而那些观众们陷在惊愕之中,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团结在一起的奴隶们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从而让奴隶们把守住了好几个连通上下层观众席的出入口;第一层观众席中的情况就更是简单,奴隶们所要做的就是控制住少数几个位于聚集点上方的包厢,然后从那里放下绳梯。那些包厢中坐着的多是养尊处优的高级会员,当大量奴隶涌入其中时,他们哪里有勇气和能力来控制局面,腿脚快的先行溜走,腿脚发软的走不动,就挤成一团,哭天抢地,还有人发出杀猪一样的悲鸣声。

听到这种惨叫声,尤里卡立即想到猪人,就用望远镜对准他的包厢匆匆一瞥,却发现其中已是空空如也,再一看下方的荣誉席,正看到伊阿宋带着将军一起混在人群中往外走。

至于那些顶级会员,由于在大包厢中有人类保镖,所以其中的奴隶们并不能够对他们下手,现在他们也都溜之大吉,走得一个不剩了。

看来聪明人都是不喜欢看热闹的,不过现场绝大多数观众还是留在了原处,大概他们对枪手们确实很有信心,因而并不怎么慌乱,甚至有些人还兴奋莫名,真把这一幕当成一场刺激的好戏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