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十章 开幕式

第七十章 开幕式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86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喧闹的人声在耳旁萦绕,一张张兴奋的面孔从眼前经过……尤里卡跟在将军和伊阿宋身后,沿着铺有华丽地毯的通道来到第一层的观众席中,很快就落了座。

从外部看,竞技场共有四层,但在进入其中之后,只能看到三层观众席,原因是场地的第一层不设席位,只是一整圈高大的内壁,内壁上也没有门窗,仅开着一些狭窄的洞眼——它们除了供教头用来监视自己的斗士外,还兼作向内射击的枪眼。

在三层观众席之间也没有很明显的分界线,因为层与层之间的隔断不是直上直下的,而是以一个坡度过渡上去,加之每层中的座位也是按这个坡度呈阶梯状排列的,就使人觉得它们差不多连为一体,宛如置身于一个大漏斗中。

那么,在这个“大漏斗”之中,最好的位置在哪里呢?

毋庸置疑,肯定是在第一层的观众席中了,再考虑到另一个因素——赛场是椭圆形的,只有位于椭圆短轴处的区域才真正是最靠近赛场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伊阿宋和南方人现在的座位就处于这种最佳的位置。

像这样的位置,全场之中还有第二个,就是位于他们对面的,处于短轴另一端的大包厢。

那是顶级会员们的专用包厢。尤里卡用望远镜看过去,看到里边堆满鲜花,每个座位都大如卧榻,陈设也极为豪华,而在那些拥有“那个人”所失去的尊贵地位的大人物的身前,还放置着一面面高大厚重的玻璃盾牌,将近距离观看比赛的危险性降到了最低。

在大包厢的两侧,是两个稍小一些的包厢,各满满当当放置着一个奴隶乐团。

再向两边去,则是一系列的小包厢,其中坐着的也都是非富即贵的高级会员们。由于他们大多是带着家眷亲友一起来观看比赛的,其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儿童。

依此来看,北方人对于血腥表演的欣赏是不分老幼的,他们要从小就开始培养对此的鉴赏力,才有利于日后融入集体。

而在这些小包厢之中,尤里卡也发现了猪人,这家伙在一班包括厂长在内的亲友的簇拥之下,高踞在他的那个包厢中。

虽然表现得洋洋得意,猪人的面孔上却蒙着一抹代表怒意的紫色,这应该与其身旁的那个本该由女主人来填补的空位有关。

尤里卡猜想他一定是派人到处搜索过了,甚至也可能搜到了那个小屋,却一直没能将瑰乔丽找回来,从而才会表现出这抹愠色……

尤里卡现在对猪人这样的人物又有了新的理解:这种人看似不怎么服帖,实际上并不能对“中心”构成真正的威胁,而“中心”却可以用一些手段反过来操纵他,充分利用其在地方上的影响力,从而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实现对定居点的控制——在“中心”看来,这种人是对他们权力的补充,是有价值的,即便他干了不少坏事,但只要不会傻到跟“中心”公开为敌,“中心”就可以容许他的存在。

很可能,在其他包厢中坐着的,也有不少类似猪人这样的角色呢,只不过是来自另一个定居点罢了……

他不再思考与猪人有关的事情了,继续用望远镜扫视。

这些排为三行的小包厢一直向两翼延伸,几乎将整个第一层的观众席都占满了。

不过,第一层观众席并非全是包厢,还是有两处缺口的。在这两个缺口处,包厢由露天的观众席所代替了,其中之一就是自己所身处的这个区域,而另一处则位于靠右手边的那个端点处。

在那里设立的是一个特殊的观众席,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其中座位的位置间距比较大,而且在每个座位的旁边都设立了一个枪架。除此之外,还可以看见其中放了好几个奇怪的箱子,让他不禁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再看坐在这些座位上的都是什么人吧。

在尤里卡的镜筒之中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已为他所熟知的猎捕队员,只见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兴致勃勃地端坐着,每个人都荷枪实弹,把枪支统一搁在座位旁的枪架上。

不用说,这些坐在枪手席上的猎捕队员现在就在担负着赛场的安保工作了。

他又用镜筒在这些人之中睃巡,却一直没有看到猎捕队长。这样的人物似乎不该在今天缺席吧?他心想。

果不其然!正想着,镜筒的视野之中就出现了队长,只见这位身板笔挺的人物一边像英雄那样向观众们挥着手一边入席,而在他身后紧随着的,正是那两个从南方来的新队员——看来今天的这场好戏,所有人都到齐了!

尤里卡放下镜筒,又打量了一下自己身处的这个观众席,因为他刚好听到了伊阿宋向将军所作的说明:

它被分成两个区域,在最前方的区域是裁判席,供大赛的裁判者、主持人和其他工作人员使用;靠后一些的,就是被称为“荣誉席”的座位了,被安置在这里的,除了将军这样身份特殊的人物,还有像伊阿宋这样的人——虽然他没有坐在包厢中的资格,却因为今年做出了特出贡献而得到了这个位置,而这也就是这个席位名称的由来。

听了这番说明,尤里卡又看向位于第二、三层的观众席,那里就见不到包厢了,全是一排排的座位,只不过靠近短轴的地方座位排列得更紧密一些,而靠向长轴的地方座位更为宽大,间距也更为宽松一些罢了。在第二层中也有枪手席,只是规模比第一层更小一些,位置也由长轴处改成短轴处——这样交错开,他们的射击将是全方位的,不会出现死角。

看清这一切之后,尤里卡又产生了新的感想:在外面,世界是被奴隶包围着的,这让人类恐惧,所以他们就要建起竞技场,好让自己也能够围成一圈,并把奴隶困在其中——但今天,被包围着的奴隶们将改变这种局面,从中心突围,再实现里应外合的反包围!

此时,一阵宏亮的、震动耳膜的乐声奏响了,人群也随之欢腾起来。

大赛的开幕式开始了。

在椭圆场地的焦点处,两片方块状的地板朝上打开,使隐藏在下方的阶梯显现出来,一大群奴隶就沿着这两处阶梯源源不断地向外走出。

他们并不是角斗士,而是为数上千的杂役奴隶,几人一组,每组都抬着一个沉甸甸的大木桶。桶中盛着的,则是一个个的“油囊”。

每个桶中的可怜奴隶都仰头向天,口中吐出半截绳子。

他们将木桶抬到场地中央,在那儿用“油囊”们摆出一个巨大的图案:一根由双蛇缠绕着的,代表“中心”权力的权杖。

接着,杂役奴隶退下,从焦点处又出来了一批新的奴隶,这让在场观众的欢呼声猛地升高,所有望远镜也都把镜筒指向了她们,因为这新出来的可不是一般的奴隶,而是让每个会员都魂牵梦绕的“俪奴”。

“俪奴”的数量大概和现场“油囊”的数量相当,品类也非常齐全——这应该是把所有“俪奴”的型号都展示出来了。

伴随着强劲而妖异的乐声,“俪奴”们向着场地中央奔去,围住那个巨大的标志,一起狂热地舞动着,把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推向了同样狂热的高度。大量观众也站起身来,拼命地鼓掌、欢叫,然后又拿起望远镜贪婪地凝视着。

这场舞蹈大约持续了一刻钟,“俪奴”们放缓舞步,各自接近一个木桶,取出一根火柴在桶壁上一划,然后就点燃了“油囊”口中的那半截短绳。

她们迅速地退向场地的边缘,在那儿围成一个大圈跪了下来。

那些“油囊”的体内大概被塞入了爆炸物,故而在短绳燃尽之时,所有“油囊”就被同时“点着”——肉体先在内部发生燃烧和爆炸,体腔便被急剧膨胀的空气所胀大,随着一声轰响,整个充满脂肪的身体就完全爆裂开来,大量的肉块、骨头和木桶的碎片一起向着四周放射状地飞射,而更多细小的油脂液滴则飞向空中,然后再像燃烧的暴雨一样倾泻下来,洒得漫天遍地,有不少在落地之后还继续燃烧,整个场景煞是壮观。

而那些退到场边的“俪奴”们也不能幸免于这场火与油之雨的洗礼,即便她们都低下头且护住了面部,但头发和背上还是多少会粘到些油滴甚至是碎肉,被这些淋漓之物所灼伤,一个个狼狈不堪,使很多人大呼可惜。

尤里卡却听到伊阿宋对将军低语说这些被灼伤的“俪奴”因为有了瑕疵,很可能会被“中心”做为一种福利放出,这样就有很多本来资格不够的会员因此而也能够享有她们。这话让将军会心一笑。

随着两处入口的合拢,“俪奴”们退到场地下方去了,赛场上只留下那些木桶的基座和汪在其中的人体残渣还在燃烧着,一股浓郁的焦糊味充满了整个赛场。

开幕式这就算结束了吗?

显然不是,很快,其中一个焦点处的入口又一次打开,一大群的奴隶沿着阶梯上来了。这可是好大一批的奴隶,数量大约有两千人,但他们既不是杂役奴隶,也不是“俪奴”或“油囊”,而是那种最为低等的奴隶,也就是产自人造子宫的,身上长满短绒毛的专干苦役的克隆人,而他们的手中居然也拿了武器,只不过这些武器都十分粗陋和低劣,无非是一些削尖的木棍或大块的卵石。

等这入口处闭合之后,另一个焦点处也有了动静,只见一整排的巨大木笼拔地而起。笼中装着的,赫然是一群群可怖的猛兽:有猛虎、狮子、猎豹,豺狼,甚至还有几头巨象,如果用望远镜细看,就可发现这些猛兽中只要属于同一物种,无论在个头还是体态甚至是毛色上都是高度相像的,可以推想得出它们也都是用克隆方式生产出来的。

木笼打开又落下,其中的猛兽们也就一起咆哮着奔踊而出,但它们并不自相残杀,而是径直向着奴隶们扑来——这也许是因为它们饥饿已久,而赛场中却充满了人肉的焦糊味,受其引诱自然就会做出这种举动。

于是那些低等奴隶就不得不聚集成团,挥动着木棍,抛击石块,用这点可怜的防御手段来对抗一群真正的虎狼。

他们虽然数量占优,但攻击手段实在可怜,又没有多少回旋空间,而且地面上还布满了粘稠的人油,为跑动增加了障碍,所以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就被扑杀或踩踏得一个不剩,而那些猛兽却几乎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现在满场都充满了野兽的撕咬和咀嚼声,血腥气更是浓烈无比,人们却开心地大笑起来,一起尽情地欣赏着这场专为野兽所举办的盛宴。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