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七章 孤儿院

第七章 孤儿院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45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从大楼出来时,背囊已经被撑得满满的——那里头装了刚领到的制服。制服是用南方所能生产的最高档呢料精工缝制的,领口和肩部都装有精致的纹章,前胸上还配着华贵的编织饰带。

另外,他还领到了全新的皮带和高筒皮靴,这两样正是他急需而无力置办的——他所穿的靴子已经很旧了,其中一只的后跟甚至有随时会掉下来的风险。

他的手上还提着一只中号的皮箱,里头装有一部短波电台,据将这部机器交给他的人说,它不但能够收发电报,还能收听到声音信号。

电台本身其实并不大,但配备的铅酸蓄电池块头很不小,而且还要额外带上一个用来应急的小型手摇发电机——这样一整套的设备,自然就须得用这个皮箱才能装得下了。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他匆匆地跑向站台,赶上了一辆末班车。

车吐着烟气,疲倦地向着城市的另一头驶去。他透过车窗向外看城市的夜景,却只见一片昏暗萧索,远远近近的楼房中难得有几点灯火。道路两边的路灯也大多是暗的,隔着很远才有一盏路灯投下暗沉沉的光。

这辆车几乎全凭了自己前灯的照明才能看清路面,幸好一来道路宽阔笔直,二来车辆稀少,行人更近乎绝迹,这才使得在这道路上开车的司机能够放心大胆。

车厢中空荡荡的,尤里卡坐在最前面,便问司机城市里的照明怎么这么糟糕。

“嗐,说是有一伙破坏分子把发电厂的一条线路搞烂了,这些天一直没修好。其实——”司机看了一眼尤里卡,感觉他不像是个密探,就又接了下去,“你是刚到城里来的?——其实,就算没有人搞破坏,那些破烂线路自己也撑不住,三天两头出问题,以前有人修还好,现在隔三差五就闹停电……停着停着,我们都习惯了……听说,今后还要搞宵禁呢,嘁!”

车逐渐驶离了城市中心,接近了城郊,尤里卡下了车。这儿比起城中,更是安静与凄清,四顾之下,一片黑黢黢。一切似乎都在刻意地屏息凝气着,偶然有几声狗叫,也叫得那么怯生生羞答答的——它们也饿得有气无力了,而且狗们大概也知道如果自己叫得太放肆,会招引来捕狗人,将它们宰了充饥的……

孤儿院就在这附近,他闭着眼睛也能摸到,但他却突然有些害怕,也说不清在怕什么,也许就是怕黑暗本身吧。

他穿过一片黑暗,又来到另一片黑暗之前,这时他的视力已经比较适应城市中的微光了,可以模糊地看清孤儿院那扇低矮的木门。他举起手来,在上面轻轻地拍击着。

干涩的门轴发出不满的咕哝声,门被打开了,一道昏黄的灯光投射出来,照在他的身上。

“啊,尤里卡兄弟,可把你等到了!”开门的是好伙计,他手中提着一盏油灯,身后还跟着一群孩子。

尤里卡走进门内,立刻被那群孩子围住了。孩子们有大有小,但都枯枯瘦瘦的,他们也一直在等待,现在看到尤里卡回来,都高兴地围拢到他的身边,七嘴八舌地欢叫着。有几个孩子还迫不及待地跳起来抱住他,一张张面有菜色的小脸上浮现着开心的笑容。

尤里卡也高兴地叫着他们的名字,拍拍这个,抱抱那个,却怎么也无法从那堆小身躯和小胳膊的包围中挣脱出来。

“好了,好了,你们这么热情,还不是盼着尤里卡给你们带好吃的回来吗?现在这么抱着不放,让他怎么拿出来嘛!”好伙计一边嫉妒地把几个孩子拽开一边说。

尤里卡的双手一得到解放,立刻把背囊打开,从中拿出那些好东西来。孩子们见到,更是欢呼着要来抢。尤里卡把食物交给两个最大的孩子,让他们去切割分配:“你们不要抢,人人都有的,也不要吃得太急,小心噎到——”

孩子们跟在那两个大孩子身后高兴地跑向屋中的大桌旁。那桌上只点着一根蜡烛,成为这停电的屋中唯一的固定光源。

尤里卡这才和好伙计握了握手,又问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有没有带着食物来。

“嗐,别提了,妈的运气不好,在回粮站的路上被两个警察截住,把几个包裹都没收了,这些强盗,真他妈的!”好伙计抱怨了两句,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了,你到总部之后,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尤里卡惋惜地摇摇头,正要说什么,突然将眼光注意到一个孩子身上。那孩子并没有参与到一群正在狼吞虎咽的孩子中去,而是一个人躲在昏暗的角落里抽抽搭搭地哭泣。

尤里卡从好伙计手中拿过油灯,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仔细地打量他。这是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子,因为身躯瘦小,在那细细的脖颈上的脑袋就显得特别得大,他坐在一小堆稻草上,一只手抹着眼泪,一只手捂着一边耳朵。

“你是新来的吧?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不去吃东西,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呀?”

那孩子不回答,只是不停地哭着。

其他孩子们一边嚼着食物一边又围了过来,他们告诉尤里卡这个孩子的耳朵里跑进虫子了,虫子一直不肯出来,他就一直哭。

尤里卡笑了起来:“是蟑螂跑进去了,不要哭,看我给你想办法。”

他让孩子躺在地上,又从一个孩子手上取来一点面包,将面包搓碎,撒在靠近有虫子的那只耳朵旁:“你不要动,虫子很快就会爬出来的,它也是饿了才到处乱爬的,现在有吃的很快就会出来了。”

处理了这个问题之后,他站起身来,问好伙计:“院长还没睡吧?”

“在图书室里,一直等着你呢,快去见他吧。”

两人便提着油灯向着图书室走去。

自从走出总部大楼,被冷风一吹,发热的头脑清醒之后,尤里卡就开始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不该那么快就接受任务,应该向首脑请求先回来同院长商量一下再做决定的,但在一时的情绪支配下,他便急匆匆地擅自做了主。这让将他从小抚养长大,并亲自教育他,待他如亲生孩子一般的院长怎么想呢?

他必须要请求老人的原谅。想到这里,他更是加快了脚步。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