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七章 揭密(二)

第六十七章 揭密(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告诉尤里卡,要想说清人类历史的真相,就先得说清楚“真正的美学”。

这真正的美学,所在乎的只有两个字——“乐趣”。

它嫌弃原本的世界是那么平庸呆板,几近无聊,觉得世界的面貌不应该只由政客和国王们来决定,因此要将其从这些愚蠢和缺乏想象力的家伙手中解放出来。

如果具有人格的话,它会把世界看作是一个游乐场,而把设计和改变世界面貌当作是一场游戏,游戏的成功与否就取决于改变后的世界面貌是否奇特和有趣。

“这‘真正的美学’是由什么人创造的呢?”尤里卡问道。

“不,‘真正的美学’并非由人所造,而是一直就存在于那里的,也许一开始无人知晓,不过一旦到了合适的时候,就会苏醒过来,焕发出强大的力量——当然,我并非说它是一个虚无的神,而是说它是某种能够引导人类心灵,并促使人们按照它的意愿去思考和行动的观念……咳咳咳……当然,在它的指引之下,通过人类的思想行动所产生的新观念也会反向融入,以帮助观念母体的完善和成长……”

话声停了下来,似乎像他这样“睿智”的一个人,也会突然忘了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尤里卡被这番解释搞得云里雾里,不过他倒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些内容,他现在迫切需要搞明白的是这个人帮助奴隶的动机,但没等他开口,又听那人用不满的声音道:“你不要再随便提问了,这会打乱我原本的思路的。”

尤里卡只得保持沉默,等他继续往下说。

“现在,我假定你已经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美学’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开始讲述真正的历史了。”

于是“那个人”又重述了一遍人类的文明史,但所讲述的内容是一个全新的版本,而在现在的这个版本中,他自己,还有那些大公司的主宰者们都现身了。

原来,在大战爆发之前,他不但是一个生物科学家兼一个博学多闻的杂家,更是一个惯于胡思乱想的梦想家——也就是被人们称为“妄人”的那种人。

而他,还有那些主宰者们,都是“真正的美学”的信奉者,也是这场操纵和玩弄世界的游戏中最高层的玩家。

当时,他们之所以要提出那套伪美学,是因为它比真美学更具“合理性”,不会被“理智”的精英当作是缺乏逻辑性的疯狂梦呓,也就容易得到这些中低级玩家的认同和接受了。

根据他所说的这个最新版本的历史,大战爆发的原因实际上也并非是由于事态的失控,而是最高层玩家们一开始就设计好要让其发生的——没有这样的灭世之战,游戏的趣味性可就大大降低了……而大战之后幸存者的数量也都与原本的计划相符,几乎没有偏差,至于经过修正的美学能够得到广泛接受,更是早都想到的。

尤里卡听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嚅嗫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再说南北隔绝吧——”“那个人”得意地继续道,“那其实也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在一开头的游戏脚本中就规划好的。”

“原来这也是你们有意造成的,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简要地说,这种隔绝是为了在南方留一块……怎么说呢?安全区吧,就是说写脚本的时候不可能面面俱到,咳咳……或许在施行奴隶制的早期有些做法还不成熟,有可能真的产生出什么不妙的后果,为了保险起见,先隔离出一个不施行奴隶制的区域来,做为游戏的容错机制。”

“那么,我们南方的决策者们知道这回事吗?”

“哼,他们知道事情真相的话,南北隔绝还能够保持这么久吗?”

“呼——”尤里卡出了一口长气,隔了一会儿,又道,“明白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是否在‘失控’事件发生之后,将逃奴们赶进废城之中也是出于你们的构思?”

“不错,你的脑子还是挺灵活的。”

“这又是为了什么?”

“你应该想得到,在那个时候,我们其实是有能力将所有的逃奴都清除干净的,但由于我们早就预想过类似的情况,所以就没有采取那种措施,而是按照既定的方案,因势利导地把它们赶到有隧道的废城中去当‘野种’了。这样做虽然会添些麻烦,人类却因此得到了一个游猎场,咳咳,以及一个假想敌,可以用来安定和团结人心,也能让猎捕队这样的安保力量有存在的合理性——一言以蔽之,上面说的这些设计,还有竞技场和会员制度……目的都是为了玩好这个游戏,以及为其增加更多的趣味性,呵呵呵……”

“你们又怎么保证被赶进废城的‘野种’们会一直在那里呆下来,难道不担心他们会逃到更远的地方去吗?”

“这就要说到一种叫做‘战剂’的东西了,而这也是你们所面临的最大敌人。”

听到这个字眼,尤里卡的耳朵一下就竖了起来,同时他看见“偲”的脸上也显出急迫的神情。

“这东西的存在,想必你们已经知道,否则也不会来找我了。”

“请你把‘战剂’的详情告诉我们!”尤里卡恳求道。

“不用着急,小子,你的上一个问题还没获得解答呢!”

“我的上一个问题?”

“你不是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把‘野种’圈养在废城中的吗?”

“是的,可是……”

“当你得到与这个问题有关的答案之后,也就对‘战剂’的威力有一定的概念了。”

听了他的讲述,尤里卡才明白了“野种”们不能向远方迁徙的原因。

这个问题他也曾经问过女克隆人,但她和“野种”们同样对此感到疑惑,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可屡次派出的探路者都有去无回,无论向哪个方向去,都像是遭遇到一只无形巨手的阻拦,便只得一直无奈地藏匿在废城中。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原来从废城中出来,如果向西边去,将会面临大片无法跨越的荒漠或峡谷,而向其他方向的路则除了有人类用传统武力把守着,还被战剂给全面地封堵住了,任何通过战剂分布区的“野种”都将成为在那里头的一具枯骨。

像他生母那样能够逃到南方去的情况,也就是只有在逃奴事件早期才能发生的个例。

“现在,你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了吧?”“那个人”说着,突然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来。

等他的咳嗽止息之后,尤里卡才能继续开口:“是的,但你只说了它的威力,却没有说清楚‘战剂’具体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不用着急!”“那个人”又继续道,“我最终肯定是会说到的,现在还是回到原来的思路上来。为了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下一步就是要告诉你,美学所遭到的危机,不!应该说,是所遭到的背叛!!!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呸!”

他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了,引发了又一轮猛烈的咳嗽,好不容易才停下来,朝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浓痰。

尤里卡虽然已知道这是个大魔头,但现在还是想为他找一口水,好使其能够平静下来,为自己揭示更多的秘密。

“你在东张西望什么!”“那个人”看到尤里卡在环顾屋中的陈设,便有些不耐烦地喝斥了一声,“你想知道的,我统统都会告诉你……你要找的东西,我也会交给你,现在就不要再分神了!”

尤里卡在心中冷哼了一声,暗道你这老魔头活该受罪,便不与他计较,只点点头道:“你说吧。”

那人用变得有些嘶哑和尖利的声音恨恨地说:“哼,都是混账,一群蠢货!”

“你这是在骂谁?”

“哼,谁是混账,谁是蠢货,我就骂谁!”

听了他下边的话,尤里卡才知道,他所骂的对象就是处于这场玩转世界的游戏中最高层的玩家们。

当年他们志同道合,亲密无间,为了实现真正的美学而一起共同努力,终于把世界变成了美学所规划的愿景,但时过境迁,当初的位高权重者现在依然掌握着最高的权柄,却已经忘了美学的真谛,变得保守和安于现状。

“这些家伙,从一开始就是伪信徒!他们对现状满意,以为这就是美学成真的体现,却不明白真正的美学并不是一个僵化死板的符号,而是一个运算式。现在的世界面貌不过是按照美学原理得出的无数多个解的其中之一而已……咳咳……一旦将其实现,乐趣便立即失去了,到这个时候就应该重新计算,以得到新的解……如此,才能使得乐趣生生不息。”他叹了一口气,又继续道,“只能说他们全是蠢货,从未理解美学的本质,不明白在形成秩序之前还可以玩一玩,但随着世界的定型,乐趣就在一天天地少下去,到了一切都固定下来的时候,就毫无乐趣可言了。可以说现在的人类又变成了旧人类,他们的行为也是在重复过去那套模式,咳咳,不过是用旧瓶装新酒罢了……可悲!可悲啊!”

“那个人”感叹着,一面掀开手炉的盖子,气哼哼地用铁钳翻弄着其中的木炭,双手也在不住颤抖着。

尤里卡默不作声,等着他按自己的思路接着说下去。

“那个人”见手炉在翻弄之后还是半死不活的,就在怀中摸索了一阵,掏出几片木炭来,一边将它们添进了手炉中,一边接着道:“一开始,我还试图说服他们,不玩大游戏,至少再尝试一些小把戏吧,哼,谁知道,他们连这些小把戏都不愿意玩了。”

“你说的小把戏是指什么?”

“你要知道,现在的世界虽然是用基因技术驱动的,但却没有充分发挥这种技术的潜力,我所说的小把戏,就是完全放开对这种技术的限制,这样至少能够在这个已经让人感到腻味的世界中多找回来一点乐趣。”

“具体是怎么做的?”

“比方说吧,可以让工厂生产更为奇特的克隆人,让他们有能飞的翅膀,或者有能够变色的皮肤,甚至有能够直接吸收太阳能的皮肤,而这种克隆人到了夜晚的时候就通体发光——哈哈,我连这种奴隶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他们‘光囊’,可以用来作为一种照明设施……”

这个神经病……尤里卡心说,又听“那个人”继续道:“嘿嘿,这样的好点子我还有不少呢,比如说,我还想让他们有着像蜜蜂一样的口器,这样就可以直接去采蜜了,又或者让他们成为某种人兽混合体,至于那些斗士,则让他们具有像蝾螈一样断肢再生的能力……哈哈哈,那样不是也很有意思吗?咳咳咳……但是,他们连这点改变都不愿做,我心中实在生气,便打算为美学培养真正的信徒,这就犯了他们的忌——最后,就把我给关到这里来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