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六章 揭秘(一)

第六十六章 揭秘(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6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听了他的解释,似乎那奇特能力的神秘面纱已经褪去,但是尤里卡却更加感到这人的不简单,因为他并非乱猜,也不是靠单纯的推理,而是基于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直觉,才能够举重若轻,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破迷雾、直击要害,一下就看到事情的真相。

“至于你们为何到此,我也是很清楚的。”那人结束了咳嗽,又接着说下去,“想要达到你们的目的吗?那就先给我一些你的血液。”

“什么?”尤里卡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重复问了一句,“你要我给你什么?”

“你听到我的话了,”那人挥了一下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伸出你的手臂,让我抽一管血……咳咳,如果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别的就不要谈了。”

“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但是,你真的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找你吗?”尤里卡又有些拿不准这人说话是否靠谱了。

“哼,哼,小子,不信我的话!”那人发出了轻蔑的笑声,“好吧,那就让我再费点唇舌告诉你吧——打从你们进门起,我就知道你们要来干什么了——你,一个‘野种’,身后跟着一个奴隶,外加一个长尾巴的斗士,鬼鬼祟祟,不声不响地出现在这塔顶,除了来找我帮助你们反叛人类,还有什么别的企图呢?”

看到尤里卡那因为惊讶而张口结舌的样子,那人露出半口白森森的牙齿,笑道,“小子,我比你至少多活了一个世纪,等你活到像我这样的岁数时,还有什么事情是看不明白的,呵呵……咳咳……现在你该听话了吧?”

说着,他放下手炉,艰难地站起身子,挪步到桌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银白色的盒子,打开来,其中赫然地躺着一只粗大的玻璃针管。

“好久没有用这东西了……”他低语着,又让尤里卡过去。

事已至此,尤里卡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按“那个人”的意思站到桌边,又将一只手臂伸直,握拳搁在桌面上。

“那个人”就用自己那干枯瘦长的双手将尤里卡的衣袖卷起,直到小臂完全露出,接着就熟练地用食指拍打尤里卡的手臂,使血管显现出来。

在他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尤里卡感到那接触自己的双手是冰凉的,接着他就感觉到尖锐的针头插入皮肤,低头看时,鲜血已经顺着针头被吸进针管中了。

等针管充满之后,那人拔下针头,居然就将其直接凑到嘴边,推动活塞,迫不及待地啜饮起来。

“年青的血液,就是这个滋味啊!……啧啧……”他费了一两分钟的时间,将针管中的血液喝下大半,咂了咂嘴感叹道。

得益于这些天里的各种经历,尤里卡看着他的所作所为,倒也不觉得有多么毛骨悚然,更多的感觉是一阵恶心。

“那个人”用毯子的一角擦了擦嘴,看到尤里卡的神情,微喘着笑道:“你该不会把我当成吸血鬼了吧?呵呵呵……咳咳……别害怕,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什么理由?”

“别急,我会告诉你的……不过,现在先来谈正事吧,把你们在暗中筹划的事情说给我听听,让我看看有无成功的可能。”

“关于这个,我还不能就这样告诉你——你得先说明你为何要帮助我们。”

“哼,跟我还卖关子,太幼稚了……没有意识到时间的宝贵吗?你都不急,我又有什么好着急的——只怕等明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太晚喽……”

“你怎么知道——”话一脱口,尤里卡就意识到“那个人”其实早就想到了——以其经验与头脑,既然能够轻易猜出自己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要推测出奴隶们在大赛举办日起事的这样一个结果自然也是很容易的。

“呵呵,”那人把毯子又裹紧了一些,“我怎么知道,你已经知道,我就不费唇舌解释了……实际上,你们的那些小心思,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无外乎就是那一套把戏……要说真有什么让我感到一点兴趣的,也就是你这小子的身世了——等有空的时候再告诉我吧,至于现在……咳咳——也罢,还是给你们上一课,毕竟,你们对我的了解相当有限,不先来个自我介绍,以后也不好相处……不过,你们能不能先把门关上,这风一直往屋里灌,实在冷得受不了……”

长尾斗士就对尤里卡说他要去门外警戒,然后走向门边,“那个人”却说不用担心,楼下的人在夜晚是不会上来的,但长尾斗士还是从外边关上了门。

为了说清楚他为什么要帮助他们,“那个人”就让尤里卡从屋角搬来一把摇摇晃晃的破椅子并坐在他的对面,然后向眼前的“野种”和奴隶上起课来。

他没有直接介绍自己,而是从“美学”的源起讲起:

那是在一个世纪之前,随着基因技术、生物技术的兴起,掌握这些技术的跨国公司也随之崛起,并且凭借着自己所掌握的技术优势与垄断地位在资源日益匮乏的时代中逐渐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势,而它们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甚至具有了能够与大国平起平坐的博弈地位,成为了新时代的王者。

与此同时,在这些公司的内部,一种被称为“美学”的观念开始悄悄流转。

这种观念认为在这个世界中,自然资源的总量不但有限,也变得越来越稀缺,而在现实中,人口的增长趋势虽然有所放缓,但每个人对物质的消费欲望却与日俱增,这两种情况之间便产生了无法消除的矛盾,能源危机、水危机、粮食危机、气候危机……都是由此而招致的结果。长此以往,世界将不堪重负,也许会导致最终的崩溃,因此,必须有人挺身而出,在一切都还没有变得不可收拾之前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而这个方案,就是消灭占人类中绝大部分的那些“无用人口”或“垃圾人口”,等这个目的达到之后,再使基因技术成为驱动新世界运行的主要力量。

当美学获得一定数量的拥趸之后,这些公司的精英分子便开始联手,在本来就呈现为紧张的世界局势中挑动几根敏感的神经,很容易地就引起了数个地区性的战争冲突,而他们则趁机在战火中引入生物武器,希望来一场基于基因技术的闪击战,由此完成施行消灭“无用人口”的大手术。

但是,事态却升级了,局势不断恶化,地区性冲突很快就演变成了大国间的冲突,包括核战争在内的无限制性世界大战由此而爆发——这并不是精英们所预期的,他们原本的想法是尽量限制这些做为幌子的常规战争的规模,而主要以“安全而平静”的形式来迅速地抹去无用人口,却不料事与愿违,反而更大程度地加剧了资源的浪费,并最终使得整个文明基础遭到颠覆……但是,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等大战的尘埃落定,人类要开始重建世界的时候,“美学”真正大显身手的舞台也就搭好了。

但消灭垃圾人口的“手术”似乎做得太成功了一些,以至于留存下来的人口要比原来预期的少了一个数量级,现在不但不能继续清除人口,反倒要鼓励生育了,因此精英们并没有让“美学”直接上场,而是先进行了一些修正,从中剔除掉原本针对人口的部分,只保留了利用基因技术来实现针对克隆人的奴隶制这方面——也就是宣扬这种观点:要利用克隆技术来走出人奴役人的怪圈,只有让人类作为一个统治集体去奴役克隆人,人类才会抛弃种种偏见,将自己视作一个平等的整体来和谐共处。

当精英们向公众们提出经过修正的美学之后,这套观念被广泛接受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事情,从此之后,中心就成了人类文明的心脏,而大河则是主血管……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尤里卡才明白了,原来自己之前所了解的那段世界历史既不真实,也不全面,真相却是这么一回事。发现这种真相,虽然不能与发现自己身世的重要性相提并论,但也足够震撼心灵了。

“现在,”他想,“我可以回答好伙计的那个问题了。”

但尤里卡又感到有些困惑,觉得“那个人”既然经历过完整的时代,就不可能没有参与其中,可是到目前为止,此人还一直没有提到过他自己,这显然是不合理的,那么他讲述这段历史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于是他便向他提出这个疑惑。

“你问我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在讲述的间歇中,“那个人”已把针管中剩下的血液全部喝光,又用毯子抹了抹嘴角,半张开嘴巴,露出被血液染红的牙齿笑道,“哼,这就问到关键的地方了。”

他又开始为他们上起课来。

原来他在刚才所讲述的那段前史,还不是事情的真正真相,就连那套“美学”,也非真正的美学。

至于他所扮演的角色,当然是不会存身于虚假历史之中的。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