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四章 “那个人”

第六十四章 “那个人”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在听她透露这个秘密的时候,尤里卡的心中感到一阵阵惶恐的悸动。

实际上,奴隶们并非对此一无所知,至少,他们还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的:

对于反叛计划,“老奴”们进行了长时期的精心策划,多次推敲,把各个方面都考虑尽了,不过,他们还是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似乎拼图的时候缺失了最关键的那一片,或者是箍桶的时候有一块木板短了一截,而他们一直无法查明缺少的到底是什么,也就一直感到惴惴不安。

因此,在说明计划的时候,他们也同时把这种隐忧告诉了尤里卡,并希望他能够利用现有的身份帮他们查清楚……

尤里卡接受了这个任务,却觉得难以捉摸,在这些天之中也就一直都无从着手,但现在他总算明白了,那缺少的信息就是瑰乔丽所说的这个“战剂”!

这东西是驮载在奴隶们背上的沉重怪物。他们被它压得弯腰屈膝,艰于视听,却始终能够感到这怪物粗重的呼吸,他们害怕它,希望那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它则是一个幻觉……但它最终还是现身了,就在奴隶们要将计划付诸实施的前一天!

他又问她这种“战剂”对于“野种”们是否一样有效,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他没有去询问她是如何知道这么多的,这已经不重要了,只觉得心中难受无比,又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感到极为灰心丧气。虽然她没有详述这“战剂”的信息,但他已经能够感到它那令人窒息的危险和强大。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地问道:“这么说,因为这东西的存在,奴隶们就注定要永世为奴,根本没有任何获得自由的机会了吗?”

瑰乔丽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又将一杯残酒喝干,然后突然若有所悟地道:“哦,我想起来了,要说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倒也不尽然,至少还有一个人是可以帮他们的。”

尤里卡连忙向她发问:“那人是谁?!”

“你又不是奴隶,关心这个干什么?”她的醉意已经有些明显了,乜斜着眼睛向他投来妩媚的一瞥。

在这个情况下,尤里卡必须向她说出实情了,至少要透露计划的一部分,否则就无法探听出这一线的生机。

这要冒险,但应该是值得的。尤里卡便走到窗前,看向外边,然后用“心语”把这个情况告诉“偲”。

“偲”的“心语”很快就传回来了,他告诉尤里卡“老奴”们同意冒这个险,并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便转过身来,在她身边坐下。

“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对你说的那人感兴趣,但我要先向你问一个问题。”他从她的手中拿走酒杯,将其放在桌上,然后凝视着她的眼睛,“请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一个‘野种’的事实了?”

她撑着沙发坐直了身子,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是的……我还在犹豫着,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诉你呢!——但是,你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世的?”

“我会向你解释的,但在那之前,请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南方那些官员为什么要派我到北方来?”

“我记得伊阿宋说过,他们这么做好像是为了让南北融合更容易一些——你刚才说我是早就知道的,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让南北融合更容易一些?”尤里卡没有回答她的疑问,继续追问着,“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记不清了,当时并没有特别留心……快告诉我,你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尤里卡便把这些天里发生的事件都概括性地告诉了她,这样就回答了她的疑问——当然他不能透露心灵感应这个属于克隆人的核心秘密,所以对于这些事件的描述也进行了修饰,使得它们与心灵感应无涉。

他将讲述的重心放在即将于明天展开的复仇行动上,与此同时,他还留心看着她脸上的表情。

他看到她的神情逐渐兴奋起来,脸庞也因潮红而变得更为艳丽。这也许主要是由于酒精的作用——他想。最后他半跪在沙发边,握住她的一只手,恳切地请求她能够帮助他们,把那也许是唯一的生机指给他看。

不知是不是受尤里卡行为的影响,她突然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大笑,绿眼睛也变得妖艳起来,然后就做出热烈的回应,把他搂到怀中,用她下垂的红发笼罩住两人的脸,在他的脸和脖颈上一阵狂吻……

尤里卡被她的反应吓着了,心脏也在胸腔中噗通通地一阵狂跳,但他确实感到了某种混合着酒精气息的,不十分可靠的甜蜜滋味……等这阵激情的亲吻过去之后,她开始露出开心的笑容,脸色也愈加潮红。

她把他拉到沙发上,倚在他的肩头,把那个人的事情说给他听。

她说这是一个神秘的,又在“中心”占据过重要地位的人。他曾经是一个专家、一个学者,最主要的身份则是一个天才,据说北方的奴隶制和美学体系就是他一手设计的。

这人从一开头就经历了全部的事件,到现在年纪已非常老了。

得益于基因技术对寿命的延长,他本来还是能够继续发挥作用的,只是他现在却不再拥有什么影响力了,原因出在他自己身上——虽然这个世界的面貌就是他原本想要的,但是当一切都实现之后,他却又对于现实有了不满,想要对世界进行更大规模的改造。他的激进言论中包括了改变克隆人的属性与处境,甚至还暗示要把他们的地位提升到超过人类的地步……这一切让曾经的追随者和拥护者们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好不容易才把世界定型,刚过上几天好日子,怎么能够又来折腾——最后,他们只能假定这人已经疯了,便把他从“中心”排斥出去,也把他延长寿命的特权取消了,目的就是让他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默默无闻地衰老和死去,而为了让人们忽略他的存在,他们也不再提起他的正式名字,如果一定要提到这个人,也要用“那个人”这样的称呼来代指他。

“所以,你们要想破解‘战剂’,唯一的指望就在‘那个人’身上.”说着,瑰乔丽伸手抚摸了一下尤里卡的脸颊,又抬起因为醉意而显得有些沉重的长睫毛,艰难地仰视着他,“但是……我很怀疑,他会不会帮助你们,或者就算愿意帮助你们,又能不能给你们什么灵丹妙药?”

“事到如今,无论希望大小,我们都要尝试一下,你告诉我,‘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哎呀,我好像记不起来了……嘻嘻,这怎么办?”说着,她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

“别开玩笑了,求求你快告诉我吧!”

“他呀……被放逐到一个角落里了,那地方也在大湖边,不过……比这儿离城市更远……你离开这里,沿着湖岸向东走,大概走一个多小时……就,就可以看见一个废弃的急报塔,那座塔被雷击过,不难认出,他就在……那塔顶……不过,塔下有守卫……”

她的语声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已几不可闻,接着就闭上双眼,完全瘫软在他的怀中,从此再不作声了。尤里卡低头细看,知道她已经完全醉倒,便把她在沙发上安置好,然后走出房门,来到庭院中。

这时又是日落的时候了,尤里卡看到最后一抹余晖在庭院西边矮树林的树梢上凝结浸染着。

她现在醉倒,为他省掉了不少麻烦,让他可以抽身去寻找“那个人”了,但他不知她何时会醒来,所以就交待她的奴隶们在此留守。让他们既要照料好她,也要将她看牢,绝不能允许她在酒醒之后离开这里。

至于她所说的那个废弃的急报塔,“偲”已经通过心灵之网联系到在那附近的奴隶,得到了其确实存在的证据,而且还了解到的确有人守在那塔最下一层的入口处,无法直接进入。

得知了这些情况,尤里卡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赶过去,但是转念一想,意识到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先要返回“大白楼”中——已经出来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还迟迟不归的话,一定会引起将军和伊阿宋的怀疑的。

于是,他就和“偲”一起离开这里,沿着湖岸匆匆行去。在归途中,他又想能否让某个“老奴”替自己去寻找“那个人”,但“老奴”们现在都无法前来,而且他们也觉得既然战剂对于“野种”们一样有效,那么为了让“野种”们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果,这事情还是让尤里卡去办的好……

等他们回到“大白楼”的时候,天色已彻底黑下来了,所幸的是,将军和伊阿宋也一直在到处闲逛,只比他稍早一些回来,看到尤里卡出现就放心了,并没有加以盘问。

他便压抑着心中的焦灼和不安,努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按往常那样发送电文,然后陪他们一起用餐,并加入餐后的闲谈。一直熬到夜色很深的时候,终于等到将军开始大打呵欠,要去享受已成为惯例的沐浴与按摩了,他便起身行礼,先行告退。

一回到房中,尤里卡就看见“偲”正在那里等候着——今晚他也要同去。房中还有几个奴隶,其中一人的任务是等他和“偲”离开后将房门从内反锁,并代替尤里卡在其中假睡,其他人的任务则是用装着清洁工具的推车将两人偷运出去。

奴隶们干得很成功,他们很快就从一个地下室的窗口爬出“大白楼”,置身于巨楼后方的暗影之中。在这里,尤里卡又得到了另一些奴隶的帮助,在他们的带领下,从一条僻静的小路绕过灯火灿烂的广场,向着大湖的方向快步赶去。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