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三章 湖边小屋

第六十三章 湖边小屋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不问还好,一听到这个问题,瑰乔丽的眼圈立刻就红了,身体也止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尤里卡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过了一会儿,待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之后,她才低声说自己同尤里卡交谈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他——音乐家已经死了。

尤里卡听后吃了一惊,连忙追问那是怎么回事。

“同你谈过话之后,他跟我说不论你的态度如何,他都下了决心,还说要尽快去做准备,谁知在准备的过程中却被人发现,然后……就被抓了起来,很快就……让他们害死了……”

她又告诉他,她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来加害他,但是猪人给她看了他的尸体,死状极惨……

听了这些,一个寒噤传遍整个背部,尤里卡张口结舌地说不出一个字来,他本以为音乐家虽然地位不高,但总归是奴隶主中的一员,即便事发被抓住,也不该受到多么严重的惩罚,却没想到他竟然要为此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过了好一会,他才喃喃道:“他们……怎么会这么狠,对奴隶主也这么残酷?!难道‘中心’对于他们的这种做法一点异议都没有么?”

瑰乔丽幽幽地叹了一声,说北方的规矩就是这样的,只要手握证据,猪人就有动用私刑的合法性,音乐家要是被别人抓住还好些,或许能够逃过一死,但落在猪人这种人的手中,就免不了这个下场了。

“那么,你现在的处境还好吗?有没有受到牵连?”

“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承担下来了,说是想将我绑架走,而我则是对此完全不知情的。”虽然闭上双眼,瑰乔丽的泪水依旧夺眶而出,让她的妆容都有些花了,“所以,我,现在并没有受到什么牵连,可是……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仅是苟且活着,得过且过罢了!”

“你……是不是受到了很多虐待?”尤里卡同情地问道,问完又觉得自己这话实在多余。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娶那么多任妻子吗?”虽然声音还是尽量压低的,但瑰乔丽的语调中还是透露出一股激愤的意味来。

尤里卡知道她说的这个“他”指的就是猪人,便摇了摇头。

瑰乔丽却没有就刚才的话题说下去,她擦了擦眼睛,看了看四周川流不息的人流,提议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吧。”

尤里卡问她去什么地方。瑰乔丽说在湖畔有一间小屋,是音乐家遗留下来的,而她也有那里的钥匙,她现在过去,正是为了趁着这个机会来最后缅怀一下他。

尤里卡犹豫了一下,想要推托,又听到她在央告自己。

瑰乔丽说她现在非常苦闷和难过,希望他能够陪她多说几句话,因为她已经没有第二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了。她的悲情令人无法拒绝,而且尤里卡对她的精神状态也感到有些担心,便决定跟她一起走。

于是他们就离开了门洞。瑰乔丽重新坐上肩舆,对奴隶们下令离开这里,到某个目的地去。那个大龄奴隶听闻之后,又欲上前劝阻,却像是听到什么无声命令一样突然止住了,尤里卡见到他同“偲”对视了一眼,就缩了回去。

肩舆又一次挤开人群,离开了市场,向着城市的更北边行去。他们一直在走捷径,不过还是耗费了将近一小时,才终于到达大湖边。他们又沿着湖畔行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一个相对荒僻的地区,可以看得出这里算是中心的外延地带,人迹虽不罕见,但屋宇房舍之间的间距都很大,中间还隔着浓密的矮树林。

当肩舆停下来的时候,眼前看到了一栋小屋,这小屋非常精致漂亮,还有一个鸟语花香的小庭院围绕着它,显得很有情趣,确实是同音乐家的格调相符的。

瑰乔丽让奴隶们留在庭院中,自己领着尤里卡走到屋门前,从胸前摘下一条项链,用缀在上面的一把小巧的银钥匙打开了门。

进入其中,尤里卡看见满屋中都摆放着大大小小的乐器,就连墙上也挂着一些轻巧的乐器,还有几幅油彩画和其他装饰品。

瑰乔丽走到一张桌前,推开堆满桌面的乐谱,发现了一只优雅的长颈酒瓶,她像是非常熟悉这里似的继续翻找了一下,又找到了两只杯子。

她向两只杯中都倒满了酒浆,把其中一只递给尤里卡,见尤里卡摆摆手,便将那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将另一杯酒也喝了一半,这才吐了一口长气,向尤里卡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尤里卡没有劝阻她,也不想说什么空洞虚伪的安慰话,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她开口了。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瑰乔丽倚在一张长沙发上,又请尤里卡也在身旁坐下,然后才说道,“我其实也不过是个奴隶而已……”

听了她的述说,尤里卡才更加明白了她与猪人这场婚姻的实质,原来猪人之所以要娶这么多任妻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凌虐心理,在他看来,妻子不过是一种宠物,或一种玩物,而他则通过凌辱虐待她们来得到一种变态的乐趣,所以这些妻子,也就在实质上沦为了他的“妻奴”。为了寻找一个合心如意的“妻奴”,他已经害死了多任妻子,而瑰乔丽如果不完全顺服、尽力讨好他的话,很可能就是下一个遭受荼毒的牺牲品。

尤里卡听得毛骨悚然,他问她猪人已经有了那么多可供他随意虐待的“俪奴”,怎么还不满足,为何一定要虐待自然人。瑰乔丽惨然一笑,答说“俪奴”也是有缺点的,最主要的一个不足之处就是智力在出厂的时候都被限制了,只有正常人类十来岁的水平。

她们当然也曾经满足过他的变态需求,可随着时间流逝,他对她们早已感到腻味——不错,他现在依然在搜集任何一款最新的“俪奴”,但那不过是为了满足他的收藏癖好罢了,现在只有那些有着修养和身份,以及成熟心智的真人才能满足他的暴虐心理——用猪人的话来说就是“真人有真人的味道,不是批量生产的东西能够比拟的”。

他要像训练那些斗士一样,把真人训练成一个完全听话,绝对顺从的玩物,这样才能成为合他心愿的妻子。

当然,除了能够满足虐待心理之外,“妻奴”还有另一个“俪奴”无法满足的优点,就是能够生育,为猪人产生更多的自然人后代,而这是符合“中心”现在提倡的美学观念和责任感的,所以猪人通常不会在一开始就下狠手,至少会等妻子生育一胎之后才将虐待升级……

说到这里,她无法继续,掩面痛哭起来,杯子也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得粉碎,而此时她已将那瓶中的酒喝去了大半。

尤里卡很想过去将她拥抱在怀中,但他克制住了自己,只是将桌上的一条丝巾递给她。

她接过丝巾,一边擦拭着泪水,一边抽噎着说道:“有时候,我真想轻生,可是我却找不到那种自我了断的力量,在死亡面前,我承认自己是软弱的,我厌恶屈辱和疼痛,但更害怕死亡,即便知道最终也难逃一劫,却依旧贪图多一日的苟活……有时候,我真希望有什么超然的力量能够降临,把这个邪恶、无耻的世界完全毁灭,也一并把我从中解脱出来……”

她停止了流泪,依旧轻微地抽泣着,又对尤里卡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我之所以把自己也看做是一个奴隶,不止是因为我的‘妻奴’身份,还因为我同这些真正的奴隶们一样,都是逆来顺受、贪生怕死,既软弱无力又一点也不知反抗的——唉,我们都是同一类的可悲生物呀……”

尤里卡听她这样说,心中一动,不由顺着她的口风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奴隶不会反抗?要是有朝一日他们真的开始同人类作对,你会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呵呵呵呵,”她不由发出数声惨笑来,“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的话,我当然会为他们的勇气唱一曲赞歌——不过,细想一下,我可能还是会劝他们放弃这个打算,因为他们是绝无胜算的。”

“这是为什么?”尤里卡又一次被她的话吓得打了个激灵,赶忙追问道。

于是她就把一个惊人的秘密告诉了他。

原来自从“失控”事件之后,北方用来制约奴隶的,除了枷锁和奴性激素,以及枪支与皮鞭外,还有其他的手段。那是一种被称为“战剂”的秘密武器,一旦将其施放,使之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所有吸入“战剂”的克隆人就会立刻失去活动能力,甚至是当场死亡。它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选择性,只针对克隆人才起效,对于自然人却是彻底无害的。

与其他形式的武器比起来,它既安全又易用,还有很多别的优点,比如杀伤力是范围性的,杀伤的效率也很高,一旦启用,再大规模的叛乱也将被迅速地扑灭,“失控”是再也不会重演了……

这种战剂的存在和部署都是严格的秘密,不但奴隶们对此一无所知,即便是在北方人中,知情者也都限于高等级的会员,而这也就是尤里卡还不知道它存在的原因——很显然,“中心”现在还不打算把这个秘密向南方人公开。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