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二章 巧遇

第六十二章 巧遇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85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三五天时间很快过去了,“中心”却一直没有召见他们。

将军有些忧心忡忡,有时还会焦躁起来,他担心他们是不是被遗忘了,甚至怀疑北方有可能突然变卦。伊阿宋则尽量找话来宽慰着将军,想方设法让他沉住气。

与他们不同,这件事情是否成功,尤里卡已经一点也不在乎了,他现在的心思被更为重要的事情所占据。

在这几天的“清闲”时光中,经过反复思索,他已经彻底下定决心,同时,他也在继续使用心灵感应的能力,一方面通过“偲”与“老奴”们沟通,帮助他们共同完善反叛计划,另一方面则通过已被关进“中心”隔离区中的女克隆人与“野种”们沟通,把奴隶们的计划转告他们。

有一两次,他也想到了与音乐家的约定,但是这些天来却一直没能见到那人,他估计这大概是因为音乐家现在还没抵达中心,或者虽然已经到了,但是却没法子见到自己——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既然自己作为使团的一员连外出走动的权利都没有,那么与谈判无关的人士要想见到自己肯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里卡已经想好:如果现在能够见到音乐家,他肯定会赞同他的逃离计划,用鼓励的态度来促成他们下定决心,因为一旦叛乱发生,对音乐家和瑰乔丽两人而言,即便是单纯从安全的角度出发,逃到南方去也是正确的决定——当然,关于叛乱计划,他是绝对不会向他们透露一丝一毫的……

到了第六天,也就是在大赛即将召开的前一天早晨,将军终于被召见了。

他和伊阿宋两人急匆匆地向主楼赶去,却没让尤里卡随行。

过了几个小时,他们回来了,将军喜形于色,十分兴奋,拟了电报给尤里卡拍发,说是要向南方报喜,然后又向尤里卡解释为什么今天不带上他,他说这第一轮谈判太重要,担心年轻人沉不住气,所以才这样安排,但是现在大事已经定下来了,还有些细节等大赛之后再详谈,那时再让尤里卡一起去。

尤里卡在心中暗笑一声,知道将军是在防范自己,不过这应该只是单纯的不信任,而非识破了自己此刻的真正立场。

果然,将军又把话题扯到他这次与那些顶级会员相会的情形上来,他先说自己是坐着缆车过去的,十分有趣,然后又说到了主楼之后,看到那边的布置和陈设是何等的豪奢与舒适,比这边可要强得多,有很多机器设施是从旧时代存留下来的,在南方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要说亲眼所见,亲身享受了——那些设备和物品即便是在大战发生之前都是堪称梦幻级别的,只有亲自见识过才知道旧时代的美好生活是个什么样子,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南方那寒酸破败的气息如何能跟人家比……南北融合真是一桩大好事……一边说着,将军还一边注意着尤里卡的表情,像是要从其中看出点什么来。

尤里卡明白他的心思,就配合地装出羡慕的神态,表示自己也同将军一个意思。

这次会见结束之后,他们的活动不再受到限制,可以自由出入这座巨楼了,伊阿宋就带着将军和尤里卡一起去参观这座城市。

他们先是在下面的广场上仰望巨楼,因为是白天,在日光中看来,这些“大白楼”就显得更是雪白耀目。

为了迎接第二天的盛大节日,巨楼上的喷泉也已经提早开放。

只见每座“大白楼”的两侧都各有一组强力喷泉,向外横向喷出,水柱在半空中交织着垂挂下来,就如大楼生出了一双巨大的翅膀,在某个角度看去,甚至还能够看到这些水幕形成了彩虹。而那些在楼宇间穿梭的吊舱,也就在飞溅的水沫中穿行,还有人从中伸出手来在半空中开心地戏水。

尤里卡凝望着这宏伟漂亮的景观,突然明白了:这个时代并不是一个没有宗教的时代,至少在北方,他们口中的美学观念就是一种全新的宗教,而这些“大白楼”对于蓄奴邦的人们而言,也是一种圣殿般的存在。它们不但是北方的信仰中心,也是权力、经济和娱乐的中心,一到夜间就灯火齐明,就是要造成一种宏伟巨大、辉煌灿烂的视觉冲击,让人们即便在远处看见,也能产生出一种膜拜的心理……

再接下来,他们就离开了广场,到更远一些的地方去参观。

为了能够方便行动,他们全程步行,在走过几个桥梁之后,就来到离广场最近的一处市场,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自己身边的人流越来越密集,等置身市场中时,就简直达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看来中心已经提早进入狂欢的状态,各地奔赴而来的人们使这座城市完全热闹起来了。在这个市集上,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各类奴隶主,他们有的在买卖,有的在拍卖,到处都是“金羊毛”那炫目的闪光……交易的物品既有一般意义上的货品如水果、皮具、刀具、玻璃器皿、蜂蜜、蜡烛、肥皂等等,也有因为数量巨大而只能做期货交易的货品如谷物、豆类、畜群等……自然,所有交易中也少不了最具有北方特色的奴隶交易。

在专门的贩奴区中,奴隶主们将自己从小养大的高等奴隶拿来现场拍卖,也有人像交易畜群一样用期货方式来交易低等奴隶。

他们在一个奴隶拍卖栏前面停了下来。这里刚刚完成了一桩交易,奴隶主们正在用烙铁将一个“油囊”身上原有的家徽烙糊,然后又在旁边打上了新主人的家徽。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油脂燃烧的焦糊味,将军的鼻子动了两下,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跟着尤里卡身后的“偲”,对他脸上的两个方形烙痕露出嘲讽的笑容。

看着将军那副神情,尤里卡心中迅疾地涌起一阵怒意,恨不得夺过那奴隶主手中的烙铁,在将军的脑门和屁股上也来烙上两下,但他不但忍住了,甚至还对将军报以微笑,心中念叨着:“明天……就是明天,就要同你们算账了,等着吧!”

他们又走过一些摊位,却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大股人潮,一下子就把他们冲散了。

等回过神来,尤里卡发现他已经同原来的一伙人走散,幸好“偲”还同自己在一起,他想这样也好,与其跟着他们,不如自己走一走再回去。反正巨楼就在那里,不管多远一抬头就能看见,要找到回去的路一点都不困难。

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有一个女声在叫自己的名字,循声望去,不敢置信地看见了瑰乔丽。只见她离自己有十来步远,坐在一张由四个奴隶抬着的肩舆上,肩舆旁边还围绕着一大群奴隶。

这种肩舆他在市场上也见过,估计是地位较高的奴隶主才能享受的,比一般的肩舆更为宽阔,几乎可以让人躺在上面,而且四个角还有装着布幔的立柱,如果将布幔拉起,这肩舆就变成了一个轿子。

与她不期而遇,尤里卡有些惊喜,也有些惊讶,不知她何以能够出现在这里。按理来说,在婚礼之后,她就应该被困在猪人的山中,几乎不可能外出了,难道说……她已经摆脱了他的控制,同音乐家一起来到这里了?——不对,如果是那样,他们一定是隐匿起来了,怎么可能像这样张扬,而且也不见音乐家在她身旁,那么,也许是猪人带着她一起来观看大赛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向着两旁一看,只看见拥挤的人群涌动着从他们身边经过,并没有猪人的身影。

他试图靠近她,却被人流阻隔,难以前进,只好站在原地,向她微笑着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没想到,她却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相遇,居然催促奴隶们抬着肩舆,硬生生地破开人墙,向他这边挤了过来。尤里卡见状,也只好尽量迎了上去,直到能够站在她的肩舆旁。

近距离相见,尤里卡不禁注意到她化了浓妆,可是艳丽的脸庞却带上了连这样的妆容都无法掩盖的憔悴之色,细看之下,还可以看得出她的眼圈是发青的,眼窝也有些下陷,令人想象得到她的新婚生活肯定不妙。

尤里卡同情她,但在这个场合之下,也只能简单地问声好,此外就做不了什么了。

听到她问起使团的近况,尤里卡便把最新的情况告诉了她。

她又问伊阿宋是否也在此处,在得到答复之后犹豫了一下,就下令奴隶们把肩舆放低,打算从上面下来。

但一个跟在旁边大龄奴隶立时赶上一步,向她表达劝阻之意,他谦恭地表示说以瑰乔丽现在的身份,是不应当随便同陌生男子交谈的,更不要说从肩舆上下来了。

她气愤地瞪了这奴隶一眼,以女主人的身份把他喝退,接着下了肩舆,让奴隶们原地侯着,自己则同尤里卡站在街旁的一个门洞中说话。

这个情形之下,尤里卡觉得说话方便了些。

他先问她何以会出现在这里。

她回答说自己是陪同丈夫一起来观看大赛的,他们也在“大白楼”下榻,由于在那里头呆得气闷,她就出来散散心。

他又想向她问起音乐家的计划,但马上制止住了自己,因为音乐家来找他谈话的时候,并没有说清楚瑰乔丽是否知道他的求助行为,而音乐家在事后有没有将谈话结果告诉瑰乔丽,尤里卡也是不知道的。

如果她知情,现在当然可以问起,但如果不知道呢,自己突然说出他们的秘密会不会让她大吃一惊?为了稳妥起见,还是等她先开口的好。

不过,虽然不能首先提起他们的逃亡计划,但是探听一下音乐家的情况还是无妨的。

他便问她音乐家是否也来中心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