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一章 远眺

第六十一章 远眺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在那个时候,伊阿宋对将军介绍这些巨楼,说它们就是“真正的中心”,是“中心的中心”,是“不朽的中心”。将军边看边听,口中不说,脸上那惊叹和神往的神情却是掩饰不住的。

尤里卡虽也感到“中心”的气势,却没有将军的那种神往,恰恰相反,因为想到那就是奴隶制的大本营,而女克隆人也将被关押在其中,他不禁对之感到十分的厌恶,那大楼的高大,在他的眼睛看来,是十足的丑陋,而那灯光的璀璨,在他的眼中也变得刺眼和邪恶。

并没有人提到“中心”使用电力的事情,但他却很自然地就领悟出来:在北方,能不能使用电力其实不光是美学的事,更与特权有关,就像不同等级的奴隶主有不同特权一样,不同等级的建筑物也是有不同特权的——别的建筑物都只能使用古老的照明设施,而这些“中心”的巨楼却不但可以使用电力来照明,还能够在同一时间照亮这么多的房间。

当“阿尔戈”号完全驶进中心之后,它在一个河湾处放慢速度,并在一个被无数船只挤得密密麻麻的大码头上停了下来。

尤里卡以为这就是下船的地方,但发现下去的只是那些“搭顺风车”的宾客,而使者和主人还依旧留在船上。

等这些人离开,“阿尔戈号”又开动起来,随即驶进一条运河,向着城市的更深处开去。南方人发现中心的渠化程度比其他定居点更高,在这里,交叉纵横的水道完全充当了城市主干道的角色。

可以看得出中心的规模比其他的任何一个定居点都要大。

等“阿尔戈号”再次停下,它已经位于“中心的中心”的专属码头上了。

水上的旅程这才算是真正结束,他们下了船,走出码头,眼前是一个大广场。广场被电灯照得一派辉煌,还遍布鲜花、喷泉,走动着不少衣冠楚楚、气宇轩昂的人物,也有不少漂亮的轿子和肩舆在其上来往。这广场的夜景非常迷人……但最吸引南方人眼球的,还是位于广场对面的那几栋紧邻着的巨楼——它们都如急报塔一样通体雪白,却比它们高出不知多少倍,即便是站在广场这一头,都得将头高高仰起才能看到它们的顶端。其中一座还要比其他的更高一截子,那是这个楼群中的主楼,显然也就是“中心的中心”的中心了。

与这些巨人一样的高楼相比,总部的那座蓝色大楼连它们的脚脖子都够不到。

南方人哪里见过这个。

不要说南方人,就连伊阿宋这样长期在外部区域生活的北方人再一次见到它们,都不禁被其所深深吸引。

他们欣赏和仰慕着巨楼,在那儿停留了好一会儿。将军转头四望,问伊阿宋来迎接他们的人在哪里。伊阿宋回答说“中心”从不迎接任何人,它只做出是否允许某人进入其中的决定,所以现在他们要去那楼群的其中之一报道,请求它的接纳。

看得出将军颇有些失望的神色,但在这气势逼人的“中心”脚下,他哪还有提出异议的气魄,只得跟着伊阿宋抬起腿来,一步一步地穿过广场,向巨楼走去。几个随行奴隶也都亦步亦趋地跟在主人身后,他们的上身都恭敬地躬着,双臂紧紧夹在身侧,眼睛则乖乖看向地面,一点也不敢四处乱张,因为在这广场上走动的,都是身份很高的会员,连他们的主人都不敢莽撞,一路上还要不时地向着那些大人物们点头微笑,鞠躬行礼呢……

他们来到在楼群中位于最外侧的一栋巨楼脚下,走上十几级非常漂亮的石阶,进入一楼的大厅之中。

没有门禁,大厅本身就是门禁,它固然足够富丽堂皇,但也只是一个接待厅而已。伊阿宋让两人在一排排极为考究的皮制沙发中找了个位置坐下,自己则亲自去前台登记报告。

这里的工作人员中有不少年青的女孩,从她们的面容上来看,肯定都是自然人,而她们统一所穿的白衣,则让尤里卡想起第一次见到瑰乔丽的时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当时所穿的那身衣服就与此属于同一种样式。

伊阿宋办完手续,同他们坐在一起又等了好一阵,才见有人过来。那人告诉伊阿宋今天太晚了,“中心”决定先把南方的使者安置下来,等明天再予以接见。

将军听了有些失望,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有服从他们的安排。于是一行人就在一个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穿过大堂,走进一整排电梯的其中之一。

这是一部真正的电梯,比起总部大楼的那部老古董来,不但干净漂亮,在上升过程中走得也是又快又稳,实在令人有一种时光错乱的感觉,似乎他们已经突破了时间的限制,又重新回到大战爆发之前的那个文明昭彰、资源丰沛的伟大时代中。

他们被安排下榻的楼层位于这栋巨楼的上半部分,据那个工作人员说,这个部分的楼层本来是不对外开放的,但为了迎接大赛的召开,特别辟为可以接待各地奴隶主的旅馆,现在已经基本客满,如果再来迟些,就只能安排他们住到下面由庄园主所承办的家庭旅店中去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他们早早就起来,收拾洗簌停当,做好了一切被接见的准备,然而通知却迟迟不来,一直拖到午后,才被告知“中心”一时抽不出空来接见他们,说是大赛的事情太多太杂,搞的每个一等会员都没空,现在只好让他们就在这里等着,接见时间待定。

他们没有办法,只能乖乖等着。

由于人家随时有可能召见自己,再加上没有得到自由活动的许可,他们也不能离开这栋巨楼到处乱跑,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由“中心”提供的一流招待,然后从窗边远眺四周的景色。

从他们所呆的那个高度看出去,景色倒是非常的漂亮,大半个城市的景观都尽收眼底了:从下方的鲜花广场开始,各级水道跳着妖艳的舞蹈,将城市带向更远的前方,直到它们遇到一个规模惊人的大湖。远远看去,那大湖就如一面巨大的,看不到边际的镜子,还有各色各样的船只在“镜面”上快活地滑来滑去……由于这些水道都是同大湖相连的,也就可以想到它们实际上也将大河同大湖连在了一起。

从大湖到广场之间的广袤区域中,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市场、码头,以及工厂区和住宅区,而在水网之间,道路和桥梁的分布也相当普遍,看来中心在进行渠化的过程中也没有放弃对于陆地交通的建设。

自然,无数的急报塔也在这副美景之中占据了抢眼的位置,可惜的是看不到新建成的大竞技场,因为它所在的位置是在城市的另一面,同他们窗口的朝向相背。

不过这个遗憾很快就得到了弥补。伊阿宋遇到了一个旧日好友,而那人恰好住在他们的对面,便邀请他们到那边去欣赏景色。

这样,他们就看见了那个闻名已久的大竞技场。

它位于城市的另一头,呈现为经典的椭圆形,最下一层是从四面八方直通场内的数十个高大的拱门,椭圆长短轴两端的拱门又比其他的更为高大些,第二、三层为回廊,第四层为闭合的围墙,上面开有通气孔,如用望远镜细看,还可见在每层之间的结合处都有着异常精美的雕饰。

竞技场已经是完全落成的状态,但也许还有一些扫尾的工作,所以现场还可见到有大量的工程奴隶在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着。

即便是从这么远的距离来看,它给人的印象也是惊人的,其规模与婚礼上那个工程奴隶主所描述的情况完全相符。真不知道为了建造它,消耗了多么巨大的人力和建筑材料啊!

巧的是,这个伊阿宋的好友也是一个工程奴隶主,虽然没有参与大竞技场的建造工程,却在他们身处的这些巨楼的日常维护工作中担负了一部分责任,所以他不能为他们提供关于竞技场的更多信息,倒是可以介绍巨楼的由来。

据他说,这些“大白楼”——这是北方人对它们的一种亲切叫法——最早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在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只有主楼和另外一座算是完好的,其余的都损毁严重,只是因为架子还在,所以能够屹立不倒。

后来,“中心”决定对它们进行改造和加固,就把城市中其他地方的大型建筑都拆了,用那些材料来加固这几栋大楼,并在随后的岁月中以它们原来的构架为骨架,不断在外围像燕子衔泥一样灌注垒砌了巨量的混凝土,直到原来的楼体都被雪白的混凝土完全包裹住,有了一层厚厚的外壳——这赋予了它们非常强悍的建筑特性,成为了一座座连地震都不怕的巨大堡垒。

将军听得入了迷,连连赞叹,又问当时是一种怎样的考虑,为什么把所有的人力物力都集中在这一处,而不是分散使用——那样就可以使城市的各个区域都各自拥有一栋高层建筑了。

那人笑道:“那样做的话,‘中心’还是‘中心’吗,何况——”他把窗子推开了些,让将军和尤里卡伸头向大楼的一侧张望,“如果分散开,又如何能够利用这个呢?”

南方人这才看到,原来在巨楼和巨楼之间,还连着一条条的钢索,在这些钢索之上,则有着一个个像是小房间一样的吊舱在滑动穿梭着。

尤里卡觉得,这些东西——不管是叫它吊舱也好,缆车也好,倒确实是一个有用的东西,它们使这些“大白楼”在空中就联系在了一起,可以运人、运物品,运水、食物,还可以运垃圾、必要的时候也许还有粪便……使之同气连枝,合为一体,共存一心……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