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六十章 到达“中心”

第六十章 到达“中心”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5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想沿着这个方向继续思考,但疲惫的头脑已经感到了吃力,只好暂时将之放下,然后向“偲”提出了他打算问的另一个关键性问题:如果他愿意加入奴隶们的反叛计划,具体该做些什么。

“偲”回答说首先是要尤里卡尽快向“野种”们表态,表明他对于奴隶的信任,而这也就是奴隶世界对他的最大期望。

除此之外,他们还希望尤里卡放弃逃往废城中去的想法,要他假装一切都没有改变,依旧使用原来的身份留在人类之中,这是因为奴隶们一方面希望依靠他的知识和头脑来完善计划,另一方面也要借助他同女克隆人之间的心灵感应来搭建在奴隶和“野种”们之间沟通的桥梁。

“我可以留下来,不过你们也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就是帮我把她营救出来,并且安全地送回废城之中。至于你们和‘野种’之间的沟通,完全可以派遣一个信使跟她一起过去,只要这个信使能够用心灵感应同你们保持联系,不就行了吗?”尤里卡说道。

奴隶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等“老奴”的回应,然后才接着答道,“很遗憾,我们不能这么做。”

“你说什么?!”尤里卡一听,不禁有些着恼,“我只有这么一点要求,你们都做不到……”

“你不要着急。”“偲”急忙用手势示意他小声,又用“心语”继续道,“‘老奴’们完全理解你的心情,按照常理来说,即便你没有提出这个要求,我们也该主动帮忙,但现在的情势却不容许这么做了。”

他接着解释说,大赛在几天之后就会举行,到时北方所有最精锐的角斗士都将大规模地聚集在那个赛场上。这种聚集程度空前未有,以至于虽然人类也会在现场布置大量的警戒人员,奴隶们依旧自信他们将拥有足够挑战人类的力量——至少,力量对比不再居于下风,而是首次达到了值得一搏的程度。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错失,所以在那之前一切行动都必须慎之又慎,千万不能在这个关键点上惊动了人类。

若此时解救女克隆人,一定会引发人类的警惕,肯定要追查出一个结果来,而这不但会危及整个计划,甚至连尤里卡都会暴露。

所以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做,就连再次向废城中派出信使的行动都要尽量避免——既然尤里卡和女克隆人之间已经产生“心连”,那奴隶们当然就要利用这条现成的沟通渠道,而不该再去生出更多的变数……

“可是,我才刚刚开始学习使用心灵感应的能力,就连同你面对面地用‘心语’对话都还做不到呢,更何谈同她隔空交流?”尤里卡打断了“偲”的话。

“这你不用担心,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只要再多加练习,很快就会掌握的。”奴隶回答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为了我们的共同命运,你也必须努力掌握这个能力——除非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再派出信使的。”

尤里卡叹了一口气,阴郁地说道:“这些都好说,最关键的是,按你刚才讲的这番意思,我现在根本无法营救她,唯一的选择就是任由她像野兽一样继续被关在那个可恶的木笼中,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她押送到‘中心’去,是不是?”

奴隶无言地点了点头。

“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奴隶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么,你告诉我,被押到‘中心’之后,她将遭受到什么样的命运?人类又会在她身上进行怎样的‘研究’?”

“偲”便告诉尤里卡,据他们所知,像女克隆人这样的‘野种’被押到‘中心’之后,按照规程都不会被立即送到研究室,而是先关在一个隔离区的单间囚室中,一般关押一个月左右,在这个时期是不会遭逢危险的。

因此,奴隶们的想法就是要请女克隆人多受一段时间的罪,但他们绝不会让她为此而牺牲生命——只要反叛一发生,在隔离区工作的奴隶就会立刻将她和被关押在那里的其他“野种”都营救出来,而在这之前,他们也会一直在暗中尽量照顾她。

听“偲”这样说,尤里卡的内心多少宽慰了一些,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追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人类是怎样研究他们的。”

“我们并不知道。”奴隶依旧用不会骗人的“心语”答道,“除了被送进去就再不见出来的‘野种’之外,没有其他克隆人进入过‘中心’的研究室。那地方除了人类员工,任何外人都被禁止进入,奴隶们就更是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了,最接近那里的,也就是在隔离区打杂的奴隶了,但他们对里面的情形也是一无所知……不过,‘野种’们应该是知道的,因为既然他们也有心灵感应,就可以在进入研究室之后,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诉废城里的同伴——你要想弄明白,不妨去问女克隆人。”

“好吧,我没有更多的问题了,但是否参与你们的计划,我还要再想想。”尤里卡声音沙哑地说。

“偲”点点头,又去继续之前的工作。尤里卡则在舷窗边的桌旁坐了下来,望着不停流淌的河水思索着,但他的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他就伏在桌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

在之后的两天中,“阿尔戈号”继续溯流而上,又经过了好多个定居点,船上的乘客们也就看见了更多的急报塔,更多的牧群,更多的庄园和麦田,更多的运河和沟渠,以及更多的船只。那些船只有大有小,大多都是像“阿尔戈号”一样,满载着去观看大赛的奴隶主们,一起向着“中心”汇集而去。

而尤里卡居然在这段时间中就成功地学会了使用“心语”,不但可以同“偲”用心灵感应交流,还可以隔着厚厚的甲板同被关押在底层船舱中的女克隆人沟通。

女克隆人告诉尤里卡,“野种”们确实知道在研究室中发生了什么,但那些事情太过于残忍和邪恶,她不愿再回顾,不过她可以肯定奴隶们对于隔离期和隔离区的描述是正确的,而她也和废城中的“野种”们一起,都愿意服从奴隶们的计划安排——既然尤里卡信任奴隶,他们就决定义无反顾地跟着一起干。

尤里卡见事已至此,也就只得接受这种现实了,从今往后,他只能硬着心肠,眼睁睁地看着她受罪,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求奴隶们在暗中尽量照顾她,并期盼着大赛快些到来,好彻底推翻这丑恶的人类世界。

至于将军和伊阿宋他们,好像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看尤里卡的眼光变得有些奇怪起来。尤里卡估计这可能同自己精神状态的转变有关,只得尽量小心,处处谨言慎行,不过他还是可以肯定自己身份的转变并没有暴露,因为将军依旧把密电交给他,由他来向大本营发送,并且还不止一次地与他私下交谈,想要探听他的口风,而尤里卡也就在这种试探中,感觉出来他十之八九是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的,也就可以猜想到他们把自己派到北方来肯定是别有所图。只是这所图的是什么,还需要利用别的机会才能搞明白。

这两天过得并不轻松,好在旅途就要结束,事情即将进展到新的阶段……

第三天的黄昏时分,“阿尔戈号”上的乘客们都拥挤到甲板上来了,他们向着北边眺望,视野中出现了某种象征之物。

那东西突出地表,通体发亮,兀立在遥远的天际,因为隔得太远而看不清具体的细节,只能在暗蓝而粗糙的暮色中看出其轮廓呈现为平直锐利的线条。

此时光凭肉眼也不能判断其大小,只有等船只又行驶出一段相当长的距离之后,他们才能够察觉出这是一个多么宏伟、巨大、辉煌的物体,这是因为这时他们的眼中出现了更多城市的景观,而熟悉的急报塔也在其中,可用来当作参照物——与这个物体相比,本来又粗又长的塔身却失去了原来的气势,变得如同火柴杆一样渺小孱弱。

再靠近一些,他们就能看出这地标不是一个单独的建筑物,而是由若干栋紧邻着的摩天巨楼所组成的建筑群,它们之所以通体发亮,正是由于遍布其上的窗口透出密密麻麻的明亮灯光。在夜色中从远处看去,这些大楼如同一座座由繁星构成的宫殿,辉煌巨大、光明璀璨……

两岸的低矮建筑群中也有成片的灯火,但与那巨楼中的密集灯光相比,它们就显得黯淡昏黄、飘忽闪烁了,二者显然不是一个性质的。

对此只有一个解释——巨楼的照明设施所用的并不是北方所普遍使用的传统方法,而正是对南方人来说既熟悉又稀缺的电力。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