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五十九章 “心灵之网”

第五十九章 “心灵之网”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5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于是他们的问答又回到与心灵感应相关的问题上来了。

尤里卡感到“心连”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现象,在它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更多奇异而复杂的东西,比如它的产生原因、起作用的具体机制等等……都是一个个费解的谜团。

但一开始“偲”给出的回答只能够让他确认一件事情,即奴隶们的心灵感应在建立方式、使用方法上和“野种”们的其实是一样的,仅在名称叫法上有所不同。而关于它的本质、原理这方面奴隶们却根本就没有进行过深思,他们只将其看作是一种源于自身的隐秘天性,只要知道其可为自己所用以及如何使用就满足了,并没有去深入探究的意愿和能力。

这当然也容易理解,当一个个体连自身被奴役的地位都没能改变的时候,对于本来就超越自己知识范畴之外的不可捉摸之物,是不会有闲情逸致去探究的。

“偲”看他问了这些问题,认为他也会对另外一些信息感兴趣,便主动说到了奴隶们的心灵感应史。

据“偲”说最早的心灵感应都是在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产生的——至于是谁第一个为其他克隆人打上“心之烙印”,现在已经无从得知,因为最早拥有这种能力的那些奴隶早就在一批批新人换旧人的更替中消亡了……而第一个“心之烙印”也很可能并非克隆人的有意为之,也许是在某种情形下误打误撞造成的。

总之,起初只有很少数的克隆人产生了心灵感应,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奴隶们发现,即便是在不同类型的克隆人之间,也是可以为彼此打上“心之烙印”的,于是拥有心灵感应的克隆人就越来越多,通过心灵感应连接成的心灵之网也越来越大。

等心灵之网足够强大之后,那种由人类强加在奴隶身上,用来约束他们心灵的“奴性激素”也逐步失效,奴隶们的心灵不再呆滞麻木,开始萌生出了越来越强烈的反抗意识。

不过奴隶们也非常清楚,自从“失控”事件之后,人类对于奴隶的约束就严格多了,防范反叛倾向的警惕性也是很高的,弱小的奴隶们要想有朝一日能够出其不意地战胜人类,就必须在合适的时机到来之前保持对人类的全面欺瞒,每个有了“心之烙印”的奴隶都要努力掩藏自己的奇特能力和已经觉醒的事实,让人类认为“奴性激素”始终有效。

于是,隐藏和隐忍持续了多年。

在这些年中,奴隶们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在人类的威权之下苟活着,一丝一毫也不敢表现出反抗的意愿来。为此,需要承担莫大的痛苦、付出巨大的牺牲,但觉醒的奴隶们居然都做到了,他们既可以忍受来自人类的各种压迫和虐待,也可以违心地去帮助人类猎捕“野种”,甚至在付出生命代价的时候也毫不迟疑,哪怕那种牺牲是出于为了取悦主人而进行的自相残杀……

听到这里,尤里卡不禁想到了“野种”们。想来他们的心灵感应史应该也是与之相似的,与奴隶们相比最大的差异就在有无“奴性激素”这一点上。

然后他又从“自相残杀”这个词语联想到角斗场,便问“偲”那些角斗士是否大部分都是有“心之烙印”的。

“是的。”

“要说他们是为了麻痹人类而去自相残杀,我可以理解,但既然他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又有了心灵感应,在实际上已将对方看成是为了共同目的而奋斗的同伴,那么这种自相残杀谁胜谁负就不重要了,可是据那赛场上的情形来看,我觉得他们倒是不择手段,拼尽全力的,似乎真心要分出个高下来,这又如何理解呢?”

“人类的眼光很毒辣,如果不用全力他们是可以看得出来的,而且斗士们进行毫不留情的互相角斗,并非是贪图活下来,而是要借由这种比赛机制从自己之中筛选出最强的斗士来,使得奴隶世界在那关键的时刻可以拥有一把能够对付人类的利器!——他们对自己的狠,实际上就是对人类的狠!”

尤里卡这才明白,那些角斗场面除了表面上的残酷外,还另有一层被隐藏起来的惨烈。想了想,他又问道:“原来如此。那么,阵战斗士们之所以表现出那么可怕的战斗力,是不是因为他们同属一个类型,更容易拥有“心之烙印”的缘故呢?”

“是的,他们几乎每个人都至少同队伍中的另一人有着“心之烙印”的关系,也就因此使所有队员们结为一体了,而别的组合是不可能达到这种状态的,当然在团体战斗的时候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那么,那些与他们为敌的队伍在出场前就应该明白这一点吧?”

“是的。”

尤里卡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问道:“为什么阵战斗士要把自己的真正实力显示出来呢,这样不就流露出某种心灵感应的迹象,使得人类有所警觉了吗?”

“确实是有这种风险,但我们必须要冒这个险。”

“这是为什么?”

“如果不这样做,校长就不会重视阵战斗士,也就不会将他们送去参加大赛,但这种情况却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们需要让一定数量的阵战斗士出现在赛场上,而这个需要就与具体计划有关了,等我们谈到那里的时候再向你解释吧。”

“我还想知道,那些参加‘短刀行’的孩子们是否也有心灵感应?”

“他们没有,因为奴隶世界担心孩子们的承受力不足,通常要等他们心智成熟之后才会给他们打上‘心之烙印’。”

“所以在那个时候,他们的举动全都是本能的反应?”

“是的。”

对谈停止了一会儿,尤里卡在思考另一件事,然后他又向“偲”问道:“我想知道,此刻同我对话的,是你本人,还是说是你所代表的一整个奴隶世界?”

“两者都是,有些问题,我自己就可以回答你,但有些问题,是需要‘老奴’来拿主意的。”

“‘老奴’?他是谁?”

“‘老奴’并不是一个单独的人,而是我们之中年纪最老的那几个克隆人。”

听了“偲”的进一步讲述,尤里卡才知道原来在奴隶世界之中,由于受着人类的长期役使和各种虐待,即便是最高等的奴隶,也很难得到长寿,活到三十岁以上的就算高龄了,不过庞大的数量基础还是允许出现极少数的例外。

在“失控”之后最早开始投产的那几批克隆人中,居然有几个一直活到了现在,已经有四十来岁了。

对于奴隶而言,能活到这个岁数,原来是什么型号已经不重要,不论是主人对他们的称呼,还是他们的自称,都理所当然地变成了“老奴”。

“老奴”的存在,要么是因为受到主人的信任甚至宠爱,要么是因为某种不可替代的特性,总之都不是能够轻易取得的幸运,他们都必然要有某些优于其他奴隶的地方,才能逃过残酷命运的筛选。而在为奴的生涯之中,他们也用岁月换来了更多的经验和智慧,自然也就成了所有奴隶的领导者。每一个加入反叛计划的奴隶都信任他们的头脑,并且毫不迟疑地服从他们共同做出的决定。

“照这样说,他们应该是分散在各地的。”尤里卡问道,“那么他们是如何一起做决定的呢,如果也是用心灵感应的话,是否他们每个人都与其他的‘老奴’有着‘心之烙印’的关系?”

“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心灵之网’吧?”“偲”问道。

“是的。”

“‘老奴’们就是用‘心灵之网’来互相沟通的。”

尤里卡一听就明白了,不禁奇怪自己之前如何就没有想到——显然,“老奴”们并不用与其他的“老奴”有直接的心灵感应,但只要他们能够同身边的奴隶有心灵感应,而那些奴隶又能够与更远处的奴隶有着心灵感应的话,自然就可以一站站地将“老奴”的“心语”传递出去了。

“偲”的进一步解释印证了他的想法,并且让他知道,心灵之网是由克隆人们之间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心灵感应所建立起来的,在某种程度上就如人类的急报塔系统,但又比它们来得更为复杂和高效,更像是交错相连的河道和沟渠。“老奴”们正是使用这个心灵之网来交换意见,共同拿主意,也是用这个办法将他们的意思传递给“偲”的。

尤里卡听着,想到了在急报塔上工作的那些奴隶,现在他知道让那个厂长感到困惑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了,同时,他也意识到在“野种”之中应该也有这种“心灵之网”的存在。

“你有见过‘老奴’吗?”为了进一步弄明白心灵之网,尤里卡就要追着这个线索继续问下去。

“还没有。”

“既然从没见过,你又怎么知道他们就一定存在?”

“因为与我有着‘心之烙印’关系的奴隶这样告诉我。”

“有没有可能他们在骗你?……我的意思是,有没有这种可能——一个奴隶可以在心灵之网中欺骗其他奴隶?”

“不,你会这样想,是因为你还不知道:要想成功发送或传递‘心语’,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那就是发送者必须真心实意,如果怀着欺骗的心是不可能成功的。”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奴隶们可以这么团结,因为至少在心灵之网上,他们是一个可以绝对互信的集体。

尤里卡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向“偲”说了出来。

“其实,我们可以互相信任,不单是因为这一点,而是因为一旦被打上‘心之烙印’,置身于心灵之网中,就自然会有那种合为一体,共同承担命运的感觉——难道你没有这种感觉吗?”

我也有吗?

尤里卡问着自己,一时没有回答,又听到“偲”在用“心语”继续说道:“其实,当‘野种’们提出由你来替他们做决定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们会加入我们了,因为你既然已是心灵之网的一分子,就势必会受到心灵之网的影响,也就必然会从同情我们变为信任我们,最终则是加入我们……”

此刻,尤里卡发现自己的心灵感应能力又有所增强,他居然可以“听出”“偲”的“语调”来了,那是一种快慰的,充满了喜悦之情的“心语”,就像是亲耳听到真正的说话声一般,而他在之前收到“心语”的时候只相当于在阅读一行文字,虽然知道对方的意思,却缺乏像现在这样生动的感觉。

他接着就想到,自己确实在睡梦中看见了奴隶们的种种惨状,那些凄惨景象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感到痛苦,而他也从中感受到了奴隶们的不甘和怨恨,以及那种得不到自由的绝望——这大概就是心灵之网的影响吧。确实,即便没有遇到女克隆人,没有了解到自己的身世,他也会因为这种共情而逐渐转变,最终是会同奴隶站在一起,加入他们的计划的。

他又想到了前些天看到的那些巨大的蜂巢。

像蜜蜂这样低等的生物,当它们大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仅通过简单的信息传递方式就变成了一个拥有集体智慧的大生物体,而克隆人用来传递信息的方式却是更为高级的心灵感应,那么在他们的集群中,形成一种与蜂群相似,却更为高级的集体智慧也就不足为奇了。

……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