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五十八章 奴隶的话(二)

第五十八章 奴隶的话(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7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一开始,奴隶们采取的是谨慎的态度,打算先对尤里卡从旁观察,而“偲”既然成为了尤里卡的奴隶,就理所当然地承担了这个任务。在旅途中,他发现尤里卡不但没有因为自己的人类身份而泯灭良心,并且还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如能将其从人类之中争取过来,尤里卡的知识和能力对于奴隶们的叛乱计划肯定是有很大帮助的。

后来,又在尤里卡的身上发现了“热病”的现象,这使得奴隶们很自然地联想到了心灵感应。

根据他们已知的情况,奴隶们推测“野种”也是有心灵感应能力的,但却不知道能否在他们和“野种”之间建立连接,就决定由“偲”来试一试,看看是否可以找个机会为尤里卡打上“心之烙印”——这是他们对于“心连”的说法。

没想到,在那猪人的竞技场上,“偲”的首次尝试就成功了……这当然是个好消息,但他们没有急于告诉尤里卡更多的真相,这是因为他们明白不能着急,也知道不用着急。

不能着急的原因是,他们担心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突然透露真相,尤里卡有可能无法接受现实,甚至会采取什么危险的举动;而不用着急,则是因为依据经验,奴隶们知道只要能为一个克隆人打上“心之烙印”,那个对象就一定会成为他们真正的同类——即便没人去说服鼓动,用不了多久,他自己也会对人类产生出强烈的仇恨,那时再加以引导,就容易得多了。

所以奴隶们都在耐心地等着,等待他的转变,以及一个合适的时机,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由于女“野种”在这一关键时刻的出现,居然使得尤里卡在今晚就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而两人交谈的大致情况,也被“偲”通过心灵感应实时地传递给了奴隶世界。当听到尤里卡述说自己想法的时候,奴隶们知道如果他们还不出面,任由尤里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那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便决定让“偲”立刻现身,一方面劝阻尤里卡,另一方面则要说清前因,再把他们想要联合“野种”来一起反叛人类的意图说出,同时向二人请求信任和帮助……

说到这里,“偲”趋前几步,半跪在木笼边,用诚挚的语气向女克隆人哀告,请她替为奴的克隆人向废城中的克隆人传话,表明奴隶们对于过去所作所为的惭愧和悔恨——虽然那都是出于无奈的违心之举,他们还是要请求“野种”们的宽恕,并希望他们能够放下积怨,用信任和互助来代替仇视与敌对。

女克隆人面无表情地听毕,低头陷入沉思之中。尤里卡知道她一定也在同废城中的克隆人们交流着……最后,她抬起头来,告诉“偲”,“野种”们还是没法子真正信任奴隶,但他们也不想彻底地拒绝这个提议,关键是看尤里卡的态度,如果他愿意信任奴隶,他们也愿意,否则,他们还是更倾向于呆在废城之中,而不去理会外边的世事变化。

尤里卡听她那样说,不禁在心头涌起一种苦涩的感动,他现在知道,通过他与女克隆人之间这根心灵上的纽带,“野种”们不但已经接纳了他,还绝对地信任着他了。

“偲”便转向尤里卡,向他恳切地说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很可能就再也不会有了……

说话间,只听看守突然停止打鼾,呻吟了一声,他们便马上住了口,紧张地观察着。只见那看守耸了耸鼻子,身子朝着靠椅下方滑落了一寸,又再度打起鼾来,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而此时的窗缝中也隐隐透出曙色,可见时间已经接近黎明。

此地不宜久留,女克隆人就让“偲”赶快离开,重申只要奴隶能够取得尤里卡的信任,“野种”们也就会信任他们的,然后抓起尤里卡的手,将脸颊靠在上面依依不舍地摩挲着。

她告诉尤里卡现在不用担心她,而更应该担心他自己——可千万不能在人类面前露出可疑的迹象来,然后就催促他快些上去,看他步伐沉重的样子,就微笑着提醒道:“快去练习‘心语’吧,我们的儿子。”

尤里卡便将提灯拿回原处,又凑到看守跟前,仔细地看了看那家伙的脸庞,确认他还处于醉梦之中,便走到门口,向着木笼的方向望了最后一眼,这才关上了舱门。

他轻步走上甲板,爬上船楼,悄悄地回到自己的舱室之中,庆幸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自然人。

过了一会儿,“偲”也来到舱室之中,一如往常那样做着清扫的工作,尤里卡没有加以阻止,因为他知道这是必要的伪装。

他坐在一张椅子上,揉着额角,感到十分疲惫。

一夜之间,他的个人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而这个夜晚也是他有生以来所经历过的最为漫长、最为艰难的夜晚,让他身心俱疲,但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还有问题要解决,必须打起精神来,至少要想一想接下来该同“偲”谈些什么。

在内心中,他其实是倾向于信任奴隶的,他看不出他们有任何欺骗他的理由。当然,这同他并没有那种“野种”对奴隶们所抱持的敌视态度有关,或者说在没有那种思维习惯作祟的前提下,从心理上就容易同情奴隶,并不觉得相信他们有多么困难了。

而且,他也感觉加入这个反叛计划,从旁帮助其成功,对于“野种”们来说也是个改变悲惨处境的可贵机会。除此之外,难道他们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

但他又意识到自己是肩负着责任的,因为从现在开始,他可不再是为自己一人打算,而是要为女克隆人,还有所有“野种”的命运着想了,而他的决定又间接影响着现存世界的整个格局,使他感到自己成为了一个能够改写地球文明史的“小人物”……

所以,在做出决定前,他必须多加考虑,应该向“偲”了解更多的情况——何况他的好奇心也在要求自己这么做。

不过,现在天色更亮,可以隐约听到船楼中已经有人醒来了,从此开始的整个白天之中,自然就不能再像夜间那样直接地交谈,而应该采用更为隐秘的方式。

这方式倒是现成的,但自己能否掌握呢?

他按照女克隆人所传授的方法,一边看着“偲”的身影,一边在心中不停地默念着:“听见了吗?你能听见吗?……”可是“偲”却恍若未闻,依旧自顾自地忙活着。

尤里卡只好出声请“偲”停下手中的活来同自己交谈。

他向奴隶请教使用“心语”的正确方法,又问他是否有什么窍门。

“偲”所说的方法和女克隆人教的基本一样,只不过让他不要尝试较长的句子,而是先从单个的词语开始练习,并要求他在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尽量放松心情,然后就通过“心语”告诉尤里卡一个词语,并且不断重复着,让尤里卡跟着“说”。

尤里卡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婴儿时期,开始了再一次的牙牙学语……

磕磕绊绊地尝试了几次之后,他突然有了一个感觉——“成功了!”,如用自己之前发送电报的经验来参照,这感觉就像是将电键按到底部时所获得的那种反馈感一样,而“偲”也高兴地笑了起来,说自己也“听到”了。

接下来,他趁热打铁,又尝试了其他的词语和短句,大多都能够成功,自然便开始尝试较长一些的句子,成功率却大大降低了——虽然他已经渐入佳境,但在默念句子的过程中必须保证注意力的连贯和集中,稍一走神都不行。

在屡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他不禁有些烦躁和苦恼起来。但“偲”对此却是很满意的,他说尤里卡对“心语”的掌握已经算是相当迅速,令人惊讶了,要达到这样的程度,有的克隆人得花费好几天的时间,所以现在不必勉强,还是等好好休息之后再来尝试。

尤里卡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只能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不再执着于之前的想法,将交流的方式改成由他向“偲”低声说出问题,而对方用“心语”来做出回答。

他首先提出的问题是奴隶们所听到的那次谈话中,除了提及自己的身世,还有没有说些别的东西,比如南方人派遣自己的目的。

“偲”摇摇头,“说”很遗憾,因为当时伊阿宋和瑰乔丽是屏退了身旁的奴隶,独自呆在船楼中密谈的,所以只有一个在舷窗外边干活的奴隶偷听到了与尤里卡有关的只言片语,其他的谈话内容却不得而知。

既然奴隶说不出什么来,尤里卡也只好作罢,将这个疑惑先放在了一边。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