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五十六章 “心连”和“心语”

第五十六章 “心连”和“心语”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6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听到这里,尤里卡的旧世界已经差不多就要崩塌了,但他居然还能控制得住自己,没有站起来嚎叫,没有把整个“阿尔戈号”的人都吵醒,或是用那盏提灯把整艘大船点着,让这舱室里的看守,这个女“野种”以及船上的所有人连同自己一起葬身火海……这大概是因为他还想继续听下去,听这讲述者还能讲出什么更可怕的故事来,好让疯狂的最终发作能够更为彻底一些。

女“野种”的故事还在继续:

在那已为人母的女克隆人去接受被淹死的刑罚之前,她仔细地看过新生儿的相貌、胎记,然后向那男人提出一个临终前的最后要求,希望他能够用一个特殊的词语来为这个孩子命名——这个词语是她从前为奴的时候,无意中从主人那里听到的,它属于一种已经消亡的语言,据说人类历史上有很多聪明人都高声叫过这个词,用以表达当他们发现重大真相或真理之时的激动心情。

毋庸置疑,她选择这个奇怪的词语,正是希望孩子有朝一日能够发现其真正的身份,那博学的男人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觉得这是一种虚妄的想象,但又何尝不可呢,况且他当时正处于一种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之中,恨不得能多做一些事情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毕竟害死她的,正是他的盲目、冲动和怯懦。

所以,他答应了,而且也相信当女克隆人死后,这个名字的真正意义将成为仅由他一人来保守的秘密。

但他却根本不知道,也无法想像到,这世上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的心灵能够明白这名字背后的含义。

而且那些心灵所知的也不止于此,还包括了事情的完整经过。

那是因为这个女奴在过去的十年中,其实一直都没有被真正的关押起来,或者说被禁锢的只是身体,而她的心灵却一直都能够跨越千山万水,抵达遥远的北方,如无形的鸽子一般飞入废城之中,和与她同属一个型号的那些克隆人交流——这是一种克隆人独有的能力,之前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是与他们相伴相生的……

在更久远的时期,当这种能力在最早那批克隆人中诞生的时候,他们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并没有看出其中的神奇,只是懵懵懂懂地将其当作是另外一种交流的方式,并想当然地认为人类一定也具备这种能力。

既然他们这些低贱的奴隶都能够拥有,那些高高在上统治他们的人类又怎么会没有呢?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似乎是有意怜悯他们,上天居然只把这种能力赋予了被压迫的特殊人群,于是他们,还有之后更多具备了这种能力的克隆人都不约而同地对他们的主人隐瞒了这个最大的秘密,并最终利用这几乎是唯一的优势成功地实现了对人类的叛变和随后的大逃亡。

可笑的是,不独在叛逃之后,北方的奴隶主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甚至在多年之后的今天,他们依旧浑然不觉……至于南方人,当然就更是一无所知了,除非那个逃到南方的小女奴在接受盘问的时候把最后的秘密都和盘托出。但幸好她在准备这么做之前听到了来自废城中的劝告——同类们觉得只要是人类都不可信,哪怕他们自称废奴主义者。

他们要她一如既往地保守秘密,她便及时地住了口,而从被关押之日起,她更是对此保持了绝对的缄默,即便是对那个男人也没有吐露一字……

“现在,故事说完了,而我相信你也已经明白,我就是那种能够从废城中同你母亲用心灵对话的,也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克隆人,还有那个古老的词语,它不是别的,正是‘尤里卡’,也就是你的名字!”女“野种”暗黄色的眼珠闪耀着奇异的光,继续狂热地说着,“尤里卡,你是我们共同的儿子!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以为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找到你,但命运却终究把你送到我的眼前,让我可以履行对你母亲的承诺,把真相都告诉你,把一切真相都统统告诉你……”

尤里卡的双手各自紧紧抓住一根栏柱,手臂因为用力而颤抖不止,如果他有猿人斗士那种力气,估计早就把它们给捏碎了。

他不想接受这远比噩梦还可怕的境遇,但又无法否定那几乎是无可置疑的证据和事实。

这么说,我也是一个“野种”了!……哈哈哈……命运之神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玩弄我?

他想大声嚎叫,但喉咙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咬着牙,下了死力地摇撼、拉拽着那两根栏柱,这样做倒并非是要打破牢笼来解救她,而是在发泄愤怒,也是一种把自己的意识从失去理智的边缘拉回来的努力。

但这种尝试没什么效果,他的头颅反倒变得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疼痛,发烧的额上也布满了汗珠,女“野种”却没有因此而惊慌,依旧坐在笼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终于,他耗尽了力气,眼前一阵阵发黑,抓着栏柱的双手一松,发着热病的身体便滑落到地上。

他感到自己的身子被拖动,然后就看到那女“野种”将两条干枯瘦弱的胳膊伸出笼子,隔着栏柱揽住他的头,从上往下注视着他。

一片金光灿灿的羽毛就从她那金黄色的眼中坠落下来,在他的视野中激起一圈同样金光灿灿的涟漪。

他的脑中又响起了之前在角斗场上听到的那种咔哧咔哧的声音,声音逐渐化成一个人声,不断重复着:“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儿子……”

……

应该没过多久,尤里卡醒来了,他发现她将一只手托在他的脑后,用另一只手轻柔地梳理着自己的额发,正微笑地俯看着自己。

热病的发作已经结束,愤怒也不再持续,看着她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刚找到母亲的流浪儿那样,既感到非常的委屈难过,又感到了莫大的欣慰和放松。

他爬起身来,坐在笼边沉思着。他想既然最可怕的事实已经被揭露,而自己又并没有因此发疯,那就应该冷静下来,去承担这荒唐可怕的命运,而不能任由悲哀和软弱来主宰自己……他又认识到自己现在面临着严重的困境,如要找到解决之道,就必须向她了解更多的秘密,也就是关于心灵感应的细节——这也正是他一直向“偲”追询的问题。那奴隶不肯告诉他,但她则一定会知无不言的。

知道他需要独处的时间,女“野种”便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笼中,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当她看到尤里卡结束思考的时候,就亲切地向他伸出一只手。

尤里卡将手伸进笼中,握住她那只干枯的手,开口问道:“请告诉我,我们之间是不是已经建立了像心灵感应这样的联系?”

“是的,孩子,不过我们并不把这种能力叫做‘心灵感应’,而是叫做‘心语’,至于建立它的过程,则被叫做‘心连’。”女“野种”并没有开口,正是用“心语”在回答他。

尤里卡疲倦的脸上禁不住露出一点会心的笑容来,又问她:“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用‘心语’对你说话呢?”

“当然可以,‘心连’一旦成功,双方都能通过‘心语’互相对话。你只要在脑中想着我的形象,然后在心中默念你要说的话,我就能听见了。”“心语”又道。

“这么简单?”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不过没有经验的人,一开始很难成功,需要练习一段时间才会找到感觉——现在我们还是用正常的方式来说话吧,我想让你多听听同你母亲一样的说话声。”

“噢……”尤里卡听了她的最后一句话,不禁难过地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继续问道,“那么,是不是所有的克隆人都可以在彼此之间产生‘心连’呢?”

“如果你所说的克隆人是指我们这种‘野种’,一般来说是可以的,但如果还包括了那些奴隶,我们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在我们之后生产的克隆人,属于完全不同的型号,所以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具有这种能力。”

“你们和奴隶都同属克隆人,怎么彼此间会这么陌生,这样缺乏了解呢,难道在这么多年中都没有接触过吗?”

“不错,孩子,我们都是克隆人,但绝不是一类生物。你想想看,对方不但不把你当作同类,还整天帮着人类来猎杀你、剿灭你,挖你的眼球,杀你的孩子……你对他们只感到仇恨和厌恶,避之唯恐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想去了解他们呢?”

“哦,是这样……”尤里卡沉吟了一下,就把“偲”对自己也施加了“心之烙印”的事情告诉了她。

女“野种”用心地听着,想了片刻才道:“这么说,他们也是有这种能力的……而且,他们应该也是一直在隐瞒着人类,就像我们当初所做的那样,否则人类一定早就知道了。”

“你们如何肯定人类现在对这个秘密还不知情呢?”

“关于这一点,我们总是在留心着,从各种迹象来判断,他们确实是毫无觉察的。”

她又想了一想,有些感慨地说道:“没想到,在‘野种’和奴隶之间也能‘心连’啊……看来,只要在克隆人之间就都是可行的……不过,他又怎么知道你不是一个自然人呢?——否则这个奴隶是不会那样做的。”

尤里卡也有这种疑惑。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