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五十三章 猎捕行动(四)

第五十三章 猎捕行动(四)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2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进入其中,尤里卡发现这个地方和他的预想有不小的偏差,虽说算是一座废弃城市,实际上的地貌却与外部的蛮荒世界也没有多少差别。

不错,道路还是存在的,但路面早就破碎成了瓦砾堆,并且生满了杂草、灌木,甚至还有矮树,而曾经矗立在道路两侧的一栋栋房屋楼宇,也早已变成了低矮的颓垣断壁,上面还爬满或缠满了葛藤、常青藤、鼠李、海金沙这样的藤蔓植物。所有遗迹几乎都被它们遮的严严实实,能够从植物网中透出来的,也就是一些焦黑的墙面,上面有着野火燃烧过的痕迹。除此之外,就是那些伸出混凝土断面的一根根钢筋了,它们或粗或细,长短不一,却全都裹满锈迹,七扭八歪,如同垂死挣扎的昆虫触须,又如畸形的枝桠,向着外部世界痛苦地伸展着。

这座城市的文明时代固然早已终结,但在随后的漫长光阴中,大自然丝毫没有放缓过对它侵袭的脚步……

队员们就沿着这样的道路策马而行。

这里属于城市的外围地带,他们曾经来探查过,知道现在所行经的区域是安全的,不用担心地雷。

但这里也不会有“野种”。人类进城的动静那么大,是不可能不被察觉的,它们早就逃离此处,躲避到废城的中央区域去了,在那儿,有着通往地下隧道的大小入口,如果人类继续逼近,它们就会进一步躲入其中。

猎捕队继续行进,又走过两个“街区”,逐渐进入废城的腹地。前方的道路已被倒塌的建筑完全封死,得寻找其他路口,而从此开始,他们将要涉足的区域也都是全然陌生的了。

猎捕队面临着地雷的威胁,不过队长对此早有准备——就如他之前所承诺的那样,应对之策就是把刚才抓获的那个“野种”拉到队伍前方,让它来领路。

后脑勺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这“野种”别无选择,只能乖乖地走在前边。防止它逃跑的,除了沉重的镣铐,还有那根用死结系在脚镣上的长绳。

它带着队伍拐了个弯,爬过一个坡度不算很陡的大瓦砾堆,又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一片草场的前方。

这地方相对平整开阔,没有多少废墟,地上的草木也特别旺盛,大概是从前的城市公园吧。

“野种”站住了,向着左右张望了一下,又向后面的人群回头看了一眼,就径直地向着前方走去。

在行进期间,队伍与它始终保持着十几步远的安全距离,而现在更是干脆暂时停步,让它独自向前走远。

它一步一步地走着,从从容容,不慌不忙,似乎它对这里非常熟悉,经常走过的样子,似乎它完全确定自己走在一个安全区域中,根本不用担心会踩上地雷的样子。长绳在它的身后逐渐拉开、拉长,直到被完全拉直、绷紧,只剩一小截绳头还留在奴隶手中。

猎捕队可以跟上去了。

几个队员正要策马上前,却被队长止住。他死死盯着那奴隶的背影,一言不发地把玩着手上的扳指,把它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才给出命令:所有人都不许动,只让随从奴隶跟上去,而且要走得错落些,前后距离也要拉大些。

看来“猎豹队长”已从空气中捕捉到了一丝虽然微弱却极为不详的危险气息,而事情的发展也果不其然,那些随从奴隶还没走出几步,就如同与队长的预感约好似的触发了一颗威力极大的地雷,所幸那是一颗定向雷,而爆炸产生的钢珠和弹片也不是正对着猎捕队射来的,所以只有走在那地雷一侧的几个奴隶被炸死炸伤……

硝烟散去,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野种”是如此的不要命,居然明知这里是雷区也要不惜一死地将人类往里带。而这家伙的运气之好也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走了那么远都没踩到一颗雷,如果不是富于经验的队长下达了正确的指示,它的阴谋几乎就要得逞——实际上也算是得逞了,而且它还趁着爆炸的一瞬间猛然窜出,将绳子从身后奴隶的手中扯脱,现在正伏低了身子,在草丛中连滚带爬地奔逃着。

绝不能让它逃走!虽然它极有可能在下一秒就会踩上地雷,但谁也保不齐这个“野种”的狗屎运是否可以再一次创造奇迹,帮它逃出生天,人类可不能指望地雷来代劳,还是得亲自动手才行。

不过,队长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就预先取出了狙击枪,此刻正瞄准了这带着镣铐与死神共舞的“野种”,然后连续扣下扳机。

如梦初醒的队员们这才跟着一起开火。

人们便看到这可恶的东西先是被狙击枪的子弹打成了两截,然后又被后续追来的无数子弹把身体打得稀烂。放下枪来的队员们先是发出倒抽凉气声和唏嘘声来表示对于逃过一劫的庆幸和感慨,继而以一阵怒吼和咆哮声来表达他们的愤慨之情,并纷纷怒斥这野种“太阴险了”,最后才围住可敬的队长,众口一词地称赞他的料事如神和英明果敢。

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猎捕队本来是有排雷小队的,却由于这次行动的原计划中并没有进城的安排,也就没有随行而来。因此,队伍如要继续前行,就只剩下一个办法来面对地雷的威胁了,只是这办法有点昂贵。

但队长下了决心,做事绝不能半途而废,哪怕要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也必须达到目的——这是他一贯行为做事的风格。按他的说法,奴隶就是用来消耗的,看人家一场竞技比赛就耗费了那么多克隆人,大名鼎鼎的猎捕队又如何能够连这点气派都没有。

于是猎捕队就由十几个随从奴隶在最前方用肉身趟雷,其余的奴隶则做为预备队,牵着马跟在后边,至于队员们,当然是骑马走在最后头了。尤里卡注意到队伍所走的路径也是有讲究的,就是尽量选择比较高的瓦砾堆,或者是有树木生长的地方,这样踩到雷的机率会低一些。为了能够原路返回,奴隶们还在走过的路径上用颜料做出标记。

由于队长将整个公园区域都判定为一级雷区,只能饶一个大圈子避开它,这样一来,原本直接穿行只要十来分钟的路程,现在却耗费了猎捕队一个多钟头的时间。

不过在这个期间,运气似乎转到人类这边,一路上只触发了两次地雷,因此而死伤的奴隶数量只有十来个,这代价并不算高,比预想的情况好得多了,而且一绕到那公园的另一头,他们就发现了一个地下隧道的入口。

但猎捕队没有急于下去,只是让一个队员去看一眼隧道的方向,然后就迅速地退回到地面上。

队长安排了一组队员,在这个入口外边守着,又交待他们在听到自己发出的信号之前绝不能擅自行动,然后就带着其余的队员继续按照隧道的走向搜索前进。

将军向队长请教这么做的原因,得到的回答是: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另一个入口,而由于寻找的方向是沿着之前所见隧道走向的,所以一旦找到,就基本可以认定它与之前那个入口属于同一隧道,那时两组人马同时下去,相向而行,就等于将这一整段隧道完全封住,可以将藏匿于其中的“野种”们一网打尽。

这有点像是那种先筑坝再排干水的捕鱼法,不过并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也要看运气——因为这种封堵只是在理论上可行,而这一段隧道很可能不止一个出入口,还会有连通到其他隧道去的支线,或者是通向地面的竖井。

他又告诉将军,今天是临时行动,参与的人数有限,只能用这个办法,如果有更多人手进行大规模清剿的话,是需要尽可能同时封住一整块区域的所有出入口,然后再下去搜索猎杀的,那样漏网的机率就会低得多。

说完这些,队长就不再继续与将军交谈,同时也让队员们闭紧嘴巴专心搜索。又走了几百米,却一直没能发现那个预期的入口。

但运气又来帮助他们了——在逼近一个小圆丘的时候,猎捕队突然遭到了几个“野种”的伏击。

可是它们的攻击手段不外乎弓箭和石子,没有多少威力,遭殃的也仅是走在最前面的几个随从奴隶,而且在一击之后,它们就很“聪明”地立马逃走了,却不料这种行为恰为猎捕队指明了入口的方位。

队员们紧追过去,果然在一个倒塌的大烟囱旁边发现了一处下陷的地面,而隧道的断面就在地面下方。这个断面离之前所发现的入口大约有一公里远,走向也正确,很显然属于同一隧道。

一个队员率先跳下去,将耳朵附在地面上听了几秒钟,抬起头来高兴地说它们正是往那一头跑的。

队长便命人吹响号角通知另一头的人们,然后让队员们把马留在地面上,由少数人负责看守,其他人都随着他徒步走了下去。

隧道中当然是没有光线的,奴隶们马上将火把点了起来,除此之外,他们的照明设施还有一盏用于探照远处的强光矿灯。这大概是猎捕队中唯一的电器了,尤里卡心想,看来猎捕行动也不能完全离开电力啊。

光柱直刺隧道深处,却使之显得愈发幽长深邃,真不懂“野种”们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是怎么在其中行动的。借着火把和矿灯的光线,尤里卡看见这隧道有一人多高,可容数人并行,内壁和地面都是水泥的,保存程度也相当完好——这对猎捕队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因为在这种平坦完整的地面上步行,是不怎么需要担心会碰上地雷或别的什么陷阱的。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