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五十二章 猎捕行动(三)

第五十二章 猎捕行动(三)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31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一俟猎场打扫完毕,猎捕队就撤离了,他们返回之前藏身的那片树林,又从另一头穿出,就到达了营地。

这营地就是那些随后赶到的杂役奴隶在猎捕行动期间搭设的,帐篷、坐椅都准备好了,姜茶、啤酒、水果酒也已经备下,营火上还烧烤着野兔、野鸡一类的小动物,香气四溢,令人垂涎。

不过队员们并没有一屁股坐下就大吃大喝起来,因为这可是一只受到纪律约束的队伍。他们下了马,又排成了整齐的队列,认认真真地聆听着队长的训话。队长做了总结,他认为今天的行动很成功、很顺利,这要归功于各个队员的服从指挥和勤勉努力。他还特别夸奖了来自南方的两个新队员,夸他们枪打的准,马跑得远,只要能够将这种奋斗精神长期发扬下去,将来一定能够取得更大的成绩,不但获得晋级指日可待,即便是成为高级会员也绝非一个遥遥无期的梦想。

两个家伙受到队长的表扬,都自豪地把胸膛高高挺起,脸上洋溢起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之后,大家才围坐在几个大火堆旁,开始用餐,行军口粮虽然比不得宴席上那般丰盛,但在激烈的骑射之后,人人都胃口大开,吃得又香甜又幸福。

吃罢这一餐,时间已经不早,暮色四合,原野间一片苍茫,近旁的林子也更显得阴森浓密,但营地中的篝火却在旺盛地燃烧着,火焰既释放光明又带来温暖,让队员们感到十分安全和惬意,于是除了少数人被队长安排去值班警戒外,其他人要么钻进帐篷中开始呼呼大睡,要么围坐在篝火旁,弹琴、唱歌、打牌、抽烟、谈笑……一张张被火光映亮的脸庞都是那么亲切和善,透着猎捕队中的兄弟友爱,白天对“野种”们显露出的那种凶残和狞恶的表情,现在是半分也看不到了。

至于猎捕队的奴隶们,则别想有这种悠闲自在,吃过队员们剩下的残羹剩饭之后,他们马上就要接着忙活起来。那些杂役奴隶们继续去忙他们的杂役,而随从奴隶们则在营火旁架起一些小型的炉子,开始融化铅块。将军怀着好奇心凑过去看,问那在旁边指导奴隶的一个队员这是在干什么。那人回答说今天成果不小,但弹药消耗也很惊人,所以必须趁着这个时候来铸造一些弹头,再装配到捡回来的弹壳上去——他又补充说,猎捕队一出猎就可能要持续几个星期,带着大批子弹是很累赘的,所以他们就习惯于只带火药、底火、铅块和少数弹壳,打完一天的猎后,在营火边自己铸弹头、装制子弹,这样做除了能够减轻负重外,也能避免浪费。

将军摸了摸胡子,点点头,表示自己对这种做法非常的欣赏,接着又来到那两个偷渡者身旁,开始与他们交谈。他一改之前的傲慢和严厉,变得几乎有些和蔼可亲了,问他们是否喜欢这个工作。两个家伙回答说他们简直是爱死现在的工作了,不怕说实话——和从前的无聊生活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在南方的时候他们也喜欢打猎,但没有执照,只好偷偷摸摸地干,每次都提心吊胆的,枪支和弹药更是难以搞到,哪里有现在这样爽,每天都有奴隶伺候着,吃喝不愁,还能骑着高头大马,随着几百号人一起威风凛凛地出动,手里崭新的猎枪随便放,打的还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活生生的人……如果不是彼此一次次地互相证实,他们如何敢相信这样奇妙的生活不是一场美梦,而是自己实实在在的经历呢,这样的快乐生活,不要说不给报酬,就是让他们出卖灵魂都是愿意的,更何况每天的行动还能为他们带来丰厚的回报——这种生活他们如何能够不爱到骨子里面去。

将军听了,摇摇头,沉默了一会儿,又尴尬地摸了摸胡子,不再问这种问题,却开始不耻下问地向他们讨教起射击技巧来……

夜半时分,突然听到几声惨叫,人们从睡梦中惊醒,营地中随即发生了一阵骚动。

骚动很快平息了,原来有一小股“野种”为了报复,竟敢趁着夜色前来偷袭,所幸睡在营地外围的都是奴隶,所以“野种”们只杀死了一个随从奴隶,另外使得几个杂役奴隶受了伤,却没有伤到一个队员。

经过队长的调查,发现事情的起因是本来负责执勤的人类队员麻痹大意,居然把警戒的工作完全交给奴隶,自己却跑去呼呼大睡,而奴隶们见主人都这么放松,也就变得散漫起来,从而为“野种”们创造了偷袭的机会。那些“野种”从树林里悄无声息地摸出来,又偷偷地接近营地,在用弓箭和抛石器向着营地之中一通乱射之后就迅速地溜走了。

因为没有伤到人类,所以这个事件的后果不大,但它的性质是严重的,说明猎捕队的纪律居然松弛到这个程度。队长很生气,马上严厉训斥了那几个擅离职守的队员,对他们施加了记大过的处分,而对于那些被安排执勤却毫不中用的奴隶则狠狠抽了一顿鞭子……

就这样乱七八糟地折腾一阵之后,天色也差不多要亮了,大家都感到很疲倦,但队长余怒未消,就没人好意思再去睡觉,都强撑着围坐在火堆旁,让奴隶煮了咖啡来喝。

将军和尤里卡都是第一次喝这种饮料——南方人也尝试过种植咖啡,但不知是不是南方的环境不行,一直没能成功,没想到北方却能够种植出来,估计那咖啡的种子也是经过“中心”特别改造过的。

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就可以看到在东方的晨曦中有云朵在快速流动,看来今天的天气可能会有些改变,但队长不管这些,他等不及天色变得更亮,就催着队员们喝完咖啡,迅速做好出发的准备。他要猎捕队灭此朝食,去狠狠收拾一顿胆大包天的“野种”,给它们一个深刻的教训,看它们还敢不敢再次干出这种阴险而卑鄙的勾当。

咖啡的作用是明显的,队员们都精神抖擞起来,一个个空着肚子便翻身上马,挥舞着手中的各色枪支,叽里呱啦地叫嚷着要给它们一个教训,给这班“野种”一个教训。

马队便飞快地奔驰起来,他们没有重返昨天的狩猎场,因为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是肯定不会再有“野种”敢在那里出没了,他们必须绕过一大段路,从另一个角度接近城市。

等他们到达另一个伏击地点之后,却发现这里也没有“野种”出没,看来它们由于在昨天的猎捕行动之中损失惨重,已经成为惊弓之鸟,都深藏着不敢出来了。

于是只好再次奔袭他处,却也只发现了零星的“野种”,一个个还像神经质的野兔般警醒无比,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逃之夭夭,而天公也颇不作美,居然变得阴气沉沉,刮起大风来。这大风不但干扰了猎捕队的隐蔽性和机动性,使他们不能出其不意地发动袭击,还影响了射击的精度,所以一个上午忙下来,每个人都忙得气喘吁吁、灰头土脸,却基本上是一无所获,队长非常的不快,便下令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活捉一个“野种”来,否则就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毕竟是几百人的队伍,起码的实力是有的。在一番大规模的拉网排查之后,这个目标总算是达到了,他们便把那好不容易生擒下来的“野种”押到队长面前。

队长下令给它戴上脚链和手铐,还要在脚链上栓上一根长绳,然后问将军是不是有兴趣去废城里一游,见到将军有点疑惑的神情,他便进一步说明今天如果还在城外围猎估计是不可能有什么收获的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们必须大胆地进城去。

没等将军回答,伊阿宋连忙用谦恭却不失坚定的态度提出反对意见,他说其他人进城去是没问题的,但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将军还是留在外面观看的好,最好还是留在营地里面,不要继续参与这个行动了。

将军问伊阿宋进城有什么危险。伊阿宋就解释说废城里面地形复杂,而这些“野种”们其实很狡猾,除了会利用地形进行伏击,还会挖掘布设陷阱,更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废城中有大片区域是人类从未涉足过的,而其中就有可能存在大战时期布设的雷区——虽然多年之后大部分地雷都失效了,但不排除某些地雷还存在被引爆的可能,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万一的风险,他还是强烈建议队长不要邀请将军同行,毕竟发生了意外,是会影响南北融合的重要进程的。

队长听了,把面孔一挤,又露出一个豹子般的笑容来,他反问伊阿宋这些情况他身为队长怎么会不知道,对于应对风险又怎么会没有充分的准备——况且天下万事,又哪有完全保险的,人生在世,一点冒险精神都没有怎么能算是英雄好汉,而他相信南方人绝不会是这样的孬种。

“总之,”他不再对伊阿宋讲话,而充满审视意味地直视着将军,一字一句地说,“如果伊阿宋要继续坚持,我也不好强行邀请,去与不去就取决于你自己的意愿了。不去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去了,就能够体验到冒险的刺激,要知道有不少人就是为了能够进入废城探险才特地来加入猎捕队的;另一方面则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这废城的真实面貌,也能够满足你的好奇心,不枉来北方一趟。”

听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将军知道即便有些风险,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于是他们就从猎捕队中挑选出几十号精干的队员,都配备了最好的武器装备,又带上一群随从奴隶,就沿着一个貌似缺口的地方进入城中。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