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五十一章 猎捕行动(二)

第五十一章 猎捕行动(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2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他们津津有味地谈着,不知不觉间,已经沿着铁路线出了山口。

此时太阳升的很高了,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平地,视野中又出现了无数雪白壮丽的急报塔,以及由克隆人和牲畜混合组成的大型牧群。急报塔远近相连,牧群在原野上游荡,天高云阔,好一幕让人心旷神怡的美丽景象。

至于他们将要与之会和的猎捕队,也都在不远的地方等候着。队员们全都穿着齐整的猎装,牵着骏马,笔挺地站成行列,见到他们的队长从山口中现身,便一起发出又整齐又好听的欢呼声来。

这些队员们个个人高马大、精悍壮实,再看他们的坐骑,虽然并非全部一致,但从毛色和体态上来判断,应该也都属于制式的克隆马,只不过分属几个类型罢了。

猎捕队并非全数在此,还有其他的小队在别处待命,但已经颇具规模,光是自然人队员就有二三百人,再加上他们的随行私奴,以及属于猎捕队公有的杂役奴隶,成员总数已经上千。

队长向他的队员们传达了几句简明扼要的行动指示,接着就率领着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着前方开去。

行了一段路之后,队伍很自然地拉开了间距,只要回头一看,就可以看见那些杂役奴隶因为没有坐骑,已经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将军表示了对这种行军方式的疑惑。队长解答说只要为队员和他们的随行奴隶配备坐骑就可以了,因为他们才是猎捕队的主角;而那些杂役奴隶的机动性并不重要,由于不需要他们直接参与猎捕行动,他们就可以在后面慢慢走,只要能够及时赶到预定地点,将营地建立起来就够了,只有最必要的时候才让他们协助一下,例如对大号包围圈的补充……

到下午的时候,他们已经过之前那片原野,又绕过一片密林,期间还穿过几条路面早已朽坏,只能通过残存的痕迹勉强辨认出原来走向的“公路”,然后又进入一片树林之中。这些林木的间距比较大,马匹可以直接从中穿过。

他们在即将到达的树林边缘停了下来,所有人马都驻足不动,保持静默,只听见林间的鸟语和树梢的风声。队长领着将军等少数几人下了马,轻手轻脚地走出树林,伏低了身子向外边张望。

他们看见了一片灌木丛生的低洼地带,这地带的一侧是一系列小土丘,另一侧则是一条蜿蜒流淌的小溪。

队长压低了声音告诉将军那些“野种”就藏身在这里头,城中没有干净水源,它们又不敢靠近大河,所以就要来这里从溪中汲水,顺便捕鱼和从灌木从中采集野果。

将军就拿起望远镜向那低洼地带观看,在队长的指点下很快发现了几个在草木掩映之中活动的身影。尤里卡也看见了这些克隆人,看见他们身穿用兽皮和什么乱七八糟材料连缀起来的古怪衣服,长发披肩,赤着脚,手中拿着削尖的木棍以及一些像是木桶之类的简陋工具,正在洼地里小心翼翼地走动着。

将军咕哝了一句,好像是说“可怜的‘野种’”这一类的话,然后又问队长那座废城的具体方位。队长往土丘一指说就在那后面。将军便又拿了望远镜往那边看,但镜筒里只有被拉近的土丘,却看不到那座“野种”们借以藏身的城市——这只能说明那城市确实成为了一座完全的废城,连高一点的建筑遗迹都不存在了,以至于能被这样的小土丘完全遮蔽住,如果没有被特意告知,估计任何走过这一带的人都不会意识到那后面还曾今有过一个像模像样的城市呢。

将军又问这城市规模多大,是否能够把它整个包围起来,那样就可以把这些“野种”一网打尽了。队长道将军这是太小看它的规模了,他手上有这城市的地图,现在不方便拿出来看,否则就会知道按比例放大的话,这城市的面积是相当大的,全方位的围困完全不可行。就以现在看到的这片洼地为例,它在地图上只是那城市外缘的一个突出的小角,而为了包围住这点面积就至少要今天这么多人手了。

他又补充说,有机会的话要带将军去看一看其他的外缘地带,在那些地方“野种”们的行动更为大胆,有的甚至还敢在那里开垦种植,放肆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而它们有恃无恐的原因也就是地方太大,猎捕队的力量无法完全兼顾。

然后他告诉将军说马上就要下令开始猎捕了,问将军是不是有兴趣一起冲下去杀个痛快。

将军很高兴地接受了他的邀请,在接过队长递给他的一把左轮手枪的时候连八字胡的胡尖都在兴奋地颤抖着。

于是他们便退回林中,重新上马。

听到命令后,猎捕队就全体向着林外冲出,一开始还相对安静,一旦冲出树林后就飞快地驰骋起来,他们分为两股,人多的那批向着土丘的方向包抄过去——他们要堵住“野种”们逃往城市中的退路,而由队长亲自率领的另一批人则向着洼地的正面冲去,并且在途中逐渐分散开来,形成了包围圈的另一部分。

数百匹快马在同时飞奔,而且越跑越快,马蹄踢起草屑,使它们和尘土一起飞扬到了半空中,而那被践踏着的地面也在微微颤抖,这种气势实在惊人,想必洼地中的“野种”们一定都被吓傻了。

而尤里卡却一点也没有将军的那种积极性,他只是在大家都冲出去之后才轻轻踢了一下马肚子,让坐骑在后面慢慢地跟上去。

各种枪声开始陆续响起,此起彼伏地连成一片,“野种”们正在被无情地屠杀着……

……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在猎豹队长用狙击枪把那个逃的很快的“野种”爆头之后,队员们又像过筛子一样搜索了一阵,把两个藏在一大从灌木下面的两个小“野种”搜了出来——除它们以外,这个洼地中的所有“野种”无一存活。

接下来就轮到那些随从奴隶们上场了。

他们在之前的行动中当然也不是袖手旁观,而是背负着除了枪支之外的主要装备,骑着马紧跟在轻装上阵的主人身后,每当主人击毙一名“野种”,他们就记下尸体的位置,并随时给主人补充弹药或提供其他帮助。

但现在是主人们休息的时候了,打扫猎场的工作就交由他们来完成:最优先要做的就是找到被自己主人猎杀的那些尸体,然后用一种像是圆勺一样的刀具把它们金黄色的眼球摘取下来,浸泡在装有防腐液的玻璃瓶中。

虽然自己的眼球也属于同样的颜色,但他们对待这项工作可没有什么抵触,更是一点也不敢怠慢,因为这些眼球对于他们的主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是要上交到“中心”并由“中心”据此来论功行赏的。也正因为这一点,队员们开枪的时候都尽量避免击中“野种”的头部。

不知是不是训练有素的缘故,这些奴隶在摘取眼球的时候很少发生争执,哪具尸体是哪个队员打死的,他们都记得清清楚楚。

尤里卡还看见他们在收割眼球的时候把尸身上的弹头都挖了出来,而对于落在地上的弹壳,他们也都尽可能一个不落地收集起来。

再看聚集在一起的队员们,他们有的抽烟,有的喝水,都在高声谈笑着,庆祝这次猎捕行动大获成功,又有人应队长的要求,把那抓获的两个小“野种”一起提溜过来。原来将军在行动中虽然也把手枪中的子弹打光了,但不知是因为手枪不好用,还是由于他的枪法本就不怎么高明,居然连一个“野种”都没有打中,相比之下,那两个刚刚加入猎捕队的偷渡者倒是成果斐然,就连伊阿宋这样的潇洒人物也干掉了一个“野种”,所以队长就表示不能让将军无功而返,他要代表猎捕队将这两个“野种”送给将军。

但将军必须亲手将它们击毙,这样才能算是真正获得了功劳。

于是就有人拿了一把上了膛的霰弹枪交给将军,让他去结果了那两个小“野种”。将军接了过来,将枪口顶在其中一个“野种”的胸膛上扣动了扳机,把它的上身打烂,又瞄准剩下的那一个继续开枪,却连续哑火,他只得罢了手,表示自己没有兴趣了。

队长就把那个小东西交给队员们处置。

接下来的一幕,几乎要让尤里卡呕吐出来,他看见几个大汉给枪上了刺刀,然后就围成一圈,把这几乎还是幼儿的野生克隆人抛到空中,用枪尖接住,再挑到别人的枪尖上,就这样互相抛来接去地取乐。那“野种”的肚腹很快就被划开,肠子从中滑落出来,它发出一声声凄厉到不像人声的惨叫,队员们却乐此不疲,玩了好一会儿才把它给结果了,当然,还把那双小眼球也挖了出来……

尤里卡已经知道这些北方人是怎样的人,但他还是被眼前这丧心病狂的一幕吓住了,他真不知道人怎么可以坏到这种程度,可以野蛮残暴到这个地步。这不是猎杀,而是虐杀,即便是对待野兽也不能这样残忍吧!

他想扭头不看,从“阿尔戈号”到前沿,从工厂到角斗场,这些天已经看得够多的了!但一种既恐惧又仇恨的感觉却攫住了他,让他无法这样做,并且迫使他睁大了双眼,满心愤懑地将这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又开始发起低烧来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