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十八章 “俪奴”

第四十八章 “俪奴”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不一会,克隆人乐团开始奏乐,欢快的旋律中夹杂着跳跃的鼓点。

接着,他们就看见角斗场的入口处出现了一批白色的身影。

那些身影迅速地鱼贯而入,然后就用一种优美的姿态向着贵宾席的方向舞动而来。

越发接近之后,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批年青妩媚的绝妙美人,她们身披白纱,戴着璎珞,其中既有肉感丰满的,也有清秀苗条的,但每个的身形都是那样婀娜多姿,将人体的各种美丽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们的容貌也各有千秋,有的清纯可爱,有的秀美精致,有的妖艳魅惑,但每张面容的美丽程度都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就连瑰乔丽那样的美人与之相比都要黯然失色。

她们在宾客们的惊叹声中来到贵宾席前,站成一排,首先向猪人行了个屈膝礼,然后又朝着在座的贵宾们欠身为礼。

在猪人向她们点了一下头之后,这些妙人们就开始围绕着贵宾席翩翩起舞,而乐团的曲调也变成了一种温柔曼妙的靡靡之音。

尤里卡听到伊阿宋向将军解释说这些女郎都是克隆人女奴,被称为“俪奴”,是很少见也很珍贵的一种克隆人类型——“中心”只为高级会员提供,平时都被各自的主人密藏起来,像这样公然展示出来给大家欣赏的机会是很少的。

队长也发出了感慨,他说自己也算是见得多了,但像校长这样能够将各种型号的“俪奴”收集得这么全,确乎不容易。他还特别指出,其中有几个虽然是相同型号,但肤色却不一样,像那个小麦色的女奴就是稀有的限量版,非常难得。

说话间,一个“俪奴”从尤里卡身旁旋转着擦身而过,她那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的酮体在白色薄纱之下若隐若现,而她脖颈和手足上所戴着的璎珞就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声来,令人心旌摇动。

另一个“俪奴”紧接着飘了过来,她拥有一头波浪形的鬈发,皮肤光洁无暇,而她那身体的比例更是完美到了极致,几乎都要让人怀疑拥有这副身躯的到底是不是真人了……

当她们旋转着舞蹈的时候,散逸出来的体香还形成了一条围绕着贵宾席的气味飘带,向奴隶主们不自觉张大的鼻孔中侵袭而来,并促使他们贪婪地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尤里卡觉得这种香气似乎有着一种撩拨情欲,让人迷失自我的作用……而关于这一点,也可以从将军此刻的神态上得到佐证,只见他紧盯着其中一个女奴的冶艳面容,原本庄重的脸上完全是一片痴迷的神情,眼珠子都几乎凸了出来,下巴也慢慢松弛,居然从半张的嘴角边流淌下来一丝闪亮的涎水。

其实不止是将军,这贵宾席上的绝大多数人也有着一样的丑态,他们的视线紧紧追踪着这些“俪奴”,似乎要用眼光将她们剥光。甚至那些月牙席上的男宾们为了看得真切,居然还纷纷离席,向着这边围拢过来,尤里卡从他们的脸上同样看到了痴迷神往、垂涎欲滴的神情。

女宾们倒是另外一种情形,她们并不离席,只在她们的位置上冷眼看着,把一种带着不屑和嫉妒,甚至是厌恶和仇恨的眼光远远地向着这些“俪奴”的身上投射过来。

尤里卡虽然也被眼前这一幕活色生香的美景深深吸引,但他却没有流连忘返,因为他的内心一直被迷惑和焦虑困扰着,急于获得解答,却苦于无法抽身,但现在有机会了,当贵宾席旁边围拢了这么多人,并且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些女奴身上的时候,自己悄悄走开是完全没人在意的。

他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混入围观的人群,又从中穿出,走到灯架下方,把“偲”从那些奴隶之中叫了出来,让他跟着自己。

他们走到远离贵宾席的围墙边。最近的一个灯架离这儿也有十来步远,跳动的灯火放出抖动的微弱光线,把两人的身影映在墙上,像两个模糊而颤栗的鬼影。

“告诉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尤里卡急不可耐地问道。

没有回答。

“快回答我!”

那奴隶便抬起低垂的眼睑,用黄澄澄的眼睛盯着他,而他也就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声音:“你能听见吗?”

“就是这个——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能够在脑中听到你的声音!?”他盯着那奴隶紧闭的口唇,几乎是有些气急败坏地追问道。

“那是因为我把一个烙印还给了你。”脑中的声音回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

“还记得吗?在昏迷前的那一刻,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是的,我看到有什么东西落进眼睛里,那是什么?”

“那是一种特殊的联系——我们管这个叫做‘心之烙印’,一旦建立,在眼睛能够互相对视的场合中,我们就能够将想说的话直接传到对方的脑中,而不需要发出声音。”

“胡说!”尤里卡的声音因为恐惧而带上了一丝颤抖,“你这该死的奴隶,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邪术!”

他本来并不迷信,此刻之所以这么问,首先是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怪异,其次则是因为他现在回想这些天的经历,突然发觉自己所见的事物不但光怪陆离,还处处透着邪门和诡异,以至于让他方寸已乱的心中不可遏止地萌生出一个奇特的念头——他所身处的北方,是一个魔鬼出没的世界!

“不,你给了我一个烙印,我也还给你一个,这下我们两清了,互不亏欠。而且这在我们克隆人之间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邪术。”

“你说‘我们克隆人’?……是什么意思,是说这种事情只发生在克隆人之间吗?那么人类呢,人类之间也有这种情况吗?”

“对不起,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更多了。”

“为什么?”

“因为会对你不利。”

“你在胡说什么,我要你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我!不然我就让人惩罚你,听到了吗,你这该死的奴隶!”尤里卡把声音压低,但却是咬牙切齿地在说着,他真的感到愤怒了,只是靠了残存的理智才让自己不大声咆哮起来。

“对不起,主人!不论您让我受到怎样的惩罚,我都依旧拒绝。”那奴隶的声音在他的脑中响着,清晰而决绝,“您应该等待,因为时间会解释一切,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也会把我所知的一切都告诉您的,但不是现在!”

尤里卡绝望了,他知道自己的威胁是那么无力,如果这个奴隶下了决心,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不可能真的把这件事情向人类公开,因为某种生存的本能告诉他,那样做是很危险的。

就在这时,奴隶的声音又在脑中响起:“有人从你身后过来了,主人!”

他强作镇定,示意奴隶离开,又抹去脸上的冷汗,这才转过头来。

来人是音乐家,他正在逐步走近,脸上虽带着微笑,但眼神却有些古怪。

“侍从官先生,您怎么在这里?”音乐家语气关切地问道,“对那些漂亮的女奴不感兴趣吗?”

尤里卡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人太多了,我想透透气。”

音乐家看了看尤里卡的脸,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

尤里卡看出几分蹊跷,知道这人如果不是有什么必要的原因,是不会无缘无故撇下正在演奏的乐队过来关心自己的,他不想多作周旋,便主动开口问道:“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想对我说的?”

音乐家沉默了几秒钟,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开口了:“侍从官先生,我希望听到下面的话,您不会觉得我太过于冒昧,竟然向您贸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他又止住了,咬紧了牙关,突然举起他那修长的手,用指关节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用力敲了两下,这才直视着尤里卡的眼睛,用不但变得迅速,也变得决绝的声音道:“时间不多,我就长话短说了。”

他接着向尤里卡说明,由于大赛需要他带着乐团到中心去,他也就要继续搭乘“阿尔戈号”,而他原本的打算是等他同尤里卡之间更熟悉一些的时候,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来商量这件事的,但刚才却听到将军接受了猎捕队长的提议,知道第二天大家就要分道扬镳了。

因此,要商量那件事情,就只能趁着现在了。他必须不揣冒昧,不怕风险地来向尤里卡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否则以后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而他之所以这样急迫,是因为事情确实是不能等待的。

他之前就向尤里卡描述过猪人是怎么的一个生物,但他当时的描述还是有所保留,真实的情况更为可怕。

“我举个例子吧。”音乐家一指那些依旧在载歌载舞的“俪奴”们,“你知道猪人是怎么样消耗她们的吗?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传闻是,他吃过她们那细嫩的皮肉,还说舌头是最好吃的——你相信吗?”

尤里卡惊恐地摇了摇头。

音乐家又说猪人还干了其他很多的坏事,他的恶行是如此昭彰,按理说“中心”早该除掉他了,但也许是考虑到这人的影响力,一直在姑息纵容。

“刚才,看到‘猎捕队长’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还以为收拾猪人的这一天总算到了,却没想到事情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看来依靠‘中心’”来铲除这个恶棍的幻想估计是永远也不会成真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