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十七章 “猎豹队长”

第四十七章 “猎豹队长”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2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被这号角声所吸引,人们纷纷把目光向那入口的方向投去,只见几个人踏着大步走了进来。

这些人都步伐矫健,身板挺直,有的手中还提着枪支和弓箭。他们的衣着也很是不同寻常:上衣均有大翻领、大口袋,带着肩袢,腰间则系着宽皮带,下身穿着马裤,裤脚也都一律扎在长靴里,这一整套装束看起来既像是某种制服,又像是……某种猎装。

人群中马上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低语声,尤里卡听到有人在说:“怎么猎捕队的人到这里来了……”

当他们看清走在最前面那人的面孔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就更显惊讶:“是队长!居然是‘猎豹队长’……他也来了!”

只见那被称为“猎豹队长”的人很快走近贵宾席,并径直地向猪人走去。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颇有年纪的人,但他那颀长的身躯走起路来却是那么坚定有力,而且比起他的那些年轻随从来,似乎还显得更为灵活矫健些。从这人现在的相貌来判断,他在年青的时候一定相当英俊,只可惜,也许是出于一种刻意的自我约束,他那线条分明的脸庞却如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具,神情严肃得近乎于严厉。

而猪人则一直坐在原地,呆看着不速之客的降临,脸上布满疑云,写满困惑,直到队长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队长直视着校长,原本毫无喜色的脸上突然五官一挤,露出一个笑容来。

如果一只豹子也会笑的话,那么它的笑容大概也就是这样的。

“啊,啊,您来了……”猪人这才如梦初醒地站了起来,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他望着队长,口唇有些瑟缩地嗫嚅着,真让人难以想象眼前的这人就是之前那个骄横跋扈的校长。

队长的笑容依旧:“不要误会,我不是因为公务来此的,只是听说南方的使者就在这里,所以特地过来见一面,没有预先通知,进门的时候也没让你的手下传报,不会介意吧?”

猪人听了这话,才完全回过神来,他舒了一口气,脸上也马上恢复为正常的神色:“哪里,哪里,贵客临门,实在是求之不得,荣幸之至!”

他忙邀请队长和几个随从一同参加婚宴,又命令奴隶们为贵宾席增加座位。

但队长却没有同他继续寒暄下去,因为他已从宾客中认出伊阿宋身旁的南方人,便收敛了那副笑容,撇开猪人向着将军这边走来。

将军将刚才的一幕看在眼里,知道这人是比猪人更为重要的人物,马上站起身来,趋前两步,一等伊阿宋为他们两人做完介绍,便伸出双手,紧紧握住队长伸出的一只手,双眼充满热诚地盯着队长的脸。

他们又讲了几句场面话,紧握的手才松开,而将军的注意力也终于转向了其他方面——在队长身后站着几个随从,其中的两人似有古怪。

至于尤里卡,则早就认出了这两个家伙,他们就是偷偷藏匿在“阿尔戈号”中的那两个偷渡者。只见他们现在穿了一身崭新的制服,手中还持着一杆长枪,人模狗样地站在队长身后,正冲着他和将军傻乐呢。

将军现在也认出了他们,脸上出现了一片疑云,大概是原本以为再也不会看见这两个混账东西,没想到才隔了一天,居然就又一次见到了,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自己料想不到的场合中。

队长注意到将军的反应,就把这两个家伙叫到自己身旁,拍了拍其中一人的后脑壳,对将军道:“昨天我刚好在下边的征募处,就遇到了这两个小兄弟,看了他们手上的信,知道是刚从‘阿尔戈号’上下来的,于是我就接收过来了——你别说,他们还正是我要找的人才呢!”

将军只好尴尬地一笑。

这时队长又朝着尤里卡伸出手来:“这位年轻人也是从南方来的使者吧。”

尤里卡便走上前去与队长握手,他感到自己除了握住一只有力的手,还同时触碰到了什么别的东西,低头一看,发现在队长这只手的拇指上套着一个碧绿色、半透明的圆柱体,像一个中空的小桶。

这显然不是戒指……

队长察觉到尤里卡的视线,似乎知道他在疑惑什么,便举高了那只手,翘起大拇指,有点得意地将这圆柱体展示给他看,又道:“年轻人,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嗯,看来你们南方没有狩猎的传统啊,我告诉你,这叫扳指,是射箭时保护指头用的,我手上的这枚可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

他的话头突然止住了,因为正当此时,旁边有人拿起一个烛台来照亮他手上的扳指,而蜡烛的火苗也同时照亮了尤里卡的面部。

尤里卡发现队长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并突然凑近了一步,更加仔细地审视着自己的双眼。然后他又注意到队长的眼珠呈现为一种很淡的灰色,但瞳孔却因此而显得更黑了,让他不禁想起自己曾经读过的一本书,那书中说灰眼睛是最厉害不过的,所有著名的射手都长着灰眼睛。

他被队长持续紧盯着,有点懵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这队长在自己脸上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是有什么特别的话要同他说,接着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那队长的眼神很快变得咄咄逼人,完全是一种如猎鹰居高临下打量目标时的感觉,而在这种锐利眼神的审视之下,他发现自己的眼神也无法移开,就像是已被掠食者锁定,在劫难逃的小动物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后背发凉,不禁打了一个冷噤。

幸好伊阿宋没让这个状态持续下去,他凑近来,一边让那拿烛台的人走开,一边附到队长耳边悄声低语了几句。队长这才恢复了正常的神情,对尤里卡解释道:“刚才把你错当成别人了,不要见怪!”

这时几个奴隶小心地将一个华丽而沉重的大椅子抬了过来,他们想把这椅子安放在猪人身旁,但队长却让他们在将军旁边腾出一个空位来,说自己坐在这里就很好。

于是大家就都落了座,那几个随从也在月牙席上得到了安置,婚宴得以继续。

因为队长的抬爱,现在整个贵宾席的焦点都集中在自己的位置上了,这种状态让将军倍感快慰,他便举杯向队长致敬,又向队长请教这个“猎捕队”具体是做什么的。

队长回答说“猎捕队”主要的工作就是追捕逃奴。将军又问队长“猎捕队”有多少人员,得到的回答是“猎捕队”的编制有几百人,这些人组成好几个战斗小队,除了每年一两次一起出动协同围剿外,平时则轮流执行追捕任务。

将军听了有点吃惊,忙问北方的逃奴情况怎么这样严重,居然要动用这么多人力去追捕。

队长马上一摆手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些奴隶都是在很久以前逃走的,一直没法抓干净,放到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他沉吟了一下,没等将军再次发问就继续开口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个问题牵涉到的事情本来是没必要让你们知道的,但既然已经提起来了,也就没必要刻意隐瞒。只是现在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不如这样,你们明天就不要乘坐‘阿尔戈号’了,改成走陆路吧。我们现在刚好在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清剿,你们要是有兴趣,不如加入明天的猎捕行动,亲眼看看,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陆路到‘中心’去,并不会耽误行程……不知你意下如何?”

将军听了,几乎马上就要高兴地答应下来,但他毕竟有一个将军的头脑,考虑事情更全面些,所以看了一眼伊阿宋的神色,又问队长伊阿宋是不是也可以一起参与这个行动。

队长说当然可以,只要伊阿宋能够找到别人接替“阿尔戈号”的管理工作,他就可以一起跟着来——毕竟这次出使的任务是由他负责的,理应全程陪着将军。

这样就皆大欢喜了,大家开始推杯换盏,一众大小奴隶主也都过来敬酒和凑趣,让场面变得十分热闹。

然后又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婚宴的场面变得更加热闹。

那事情的起因是当队长听到人们又一次开始评论今天这场比赛的时候,表达了自己没能亲眼看到的惋惜之情,他说要是知道今天会上演这出好戏的话,一定会提早赶来,绝不会错过这次大饱眼福的机会的,而猪人听了队长的遗憾之词,当即声明自己身为主人,一定要尽到地主之谊,不能让贵客白跑一趟,所以他会安排一场特殊表演,用来表示对队长的诚挚欢迎。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