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十五章 婚宴

第四十五章 婚宴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30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角斗场已被打扫干净,尸体、残肢、血迹、兵刃一样也无,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的长桌,桌上堆满了小山一样的美酒佳肴、蔬菜瓜果。桌与桌之间立着许多高大的灯架,形成灯火的森林,灯盏中燃着明亮的灯苗,将温暖的光线布满整个场地,桌上摆着的烛台中还插着一些粗大的熏香蜡烛,释放出阵阵浓烈的香气,但这里毕竟是刚死过大批奴隶的杀场,那种挥之不去的血腥气还是无法被完全掩盖,依旧混杂在这阵阵香气之中,直冲人的鼻腔。

尤里卡没想到除了婚礼之外,婚宴居然也要在此举行,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关注这类问题了,因为他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刚刚发生了某种奇异之事——奇异的程度已令他感到害怕——而他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幻觉,并且确信它一定会对自己的命运造成无法忽视的影响。

他必须把这事情搞清楚!

而要搞清楚这件事情,就必须去询问那个奴隶,并且询问的对象也只能是那个奴隶。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不是一件可以随便向伊阿宋或其他人求助的事情——至少在他向那个奴隶进行询问之前是不可轻率公开的。

但“偲”虽然就跟在身后,自己却不便立刻与之交谈,还是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伊阿宋将他领到场地中央。在这儿,沿着角斗场的长轴方向摆着一条很长的长桌,新郎新娘各居于长桌的一头,两侧则坐满了奴隶主们——他们大多是下午在山中吃蜂蜜的那些人,当然要坐在贵宾席上了。

至于那些地位次之的奴隶主们,则坐在其他的餐桌旁,那些餐桌在靠近新郎的一端摆成了一个大大的月牙形,月牙正对着贵宾席,似乎将猪人拱卫其中。

而在瑰乔丽的那一端,也用餐桌摆成一个与男宾席相对的月牙形,所有的女客都坐在那个区域,但这个月牙比起男客的大月牙来就小得多了,显得那样孱弱和单薄。

宾客们早已入席,都在一边耐心等候婚宴开场,一边亲密无间地交谈着,传到尤里卡耳中的那些零散词句表明他们还在对之前的精彩比赛表示着兴奋和赞美,暖色调的光线则映亮了一张张笑容可掬的脸。

不少高等奴隶正在动作迅速又不失优雅地将更多的菜肴送上桌来。刚才还是血腥杀场的不祥之地,现在却显得一派温馨喜庆。

尤里卡随着伊阿宋一起走到贵宾席上的两个空位旁,这两个座位都紧挨着新娘,而伊阿宋示意他坐下的位置正处在瑰乔丽的右手边,这样看来,贵宾席中座次的安排应该是地位越高的越靠近猪人,反之,像自己这样的侍从官虽然也能忝列其中,却算是其中地位最低的,就要坐在新娘旁边了。而将军的座位也就在两人的旁边,不过比伊阿宋更靠近猪人一个位置罢了——照此来看,将军在这群贵宾中的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

而将军想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的心情似乎并不十分开朗,在看到尤里卡的时候只投来冷冷一瞥,就迅速地转过头去与邻近的一个奴隶主攀谈起来,似乎这个下属的昏厥不但不值得关心,反倒令他感到丢脸一般。

倒是瑰乔丽看到他走近的时候,原本忧郁沉静的眼眸一亮,纤细的嘴角也抽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向他微微点了点头,眼中透出友善和关切的神情。

尤里卡注意到她脸上的血迹已被擦拭干净,现在的她苍白得就如一尊蜡像,但他没有余暇去关心她了,只向她微微鞠了一躬,就仓促地坐了下来,然后立刻转过头去,想要看清“偲”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时之间,他只看见那些匆匆走动的奴隶身影,其中也有不少和“偲”同一个型号的克隆人,却都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奴隶。他只好睁大眼睛,继续睃巡着。

“侍从官先生,你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

这是瑰乔丽开口询问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他也终于看见了自己所寻找的目标——在身后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排巨大的灯架,有不少奴隶就跪在那下面,而他要寻找的“偲”也正在其中。那个奴隶跪在一个灯架下方的阴影中,虽低垂着眼睑,但脸颊上的独特烙痕还是标明了他的身份。

他松了一口气,想起自己还没有回答瑰乔丽的询问,便转回头,向她抱歉地一笑:“对不起,我没事了,只是想看一看这个地方的布置。”

瑰乔丽正要说话,一个侍立在她身后的“侑奴”却突然趋前两步,弯低了身子,非常谦恭地在瑰乔丽脑后低语道:“尊敬的女主人,按照规矩,没有男主人的允许,您是不能随意同男宾交谈的。”

瑰乔丽的眼皮一跳,眼中显现出一丝愠色,但马上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鼻翼翕动地呼吸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的神情,挥了挥手让那奴隶退开,从此就不再说话,只是呆呆地坐着。

伊阿宋看到了这个场景,他咬了咬指甲,嘿嘿一笑道:“侍从官先生是不是感到奇怪,不明白我们怎么会在这里举办婚宴对吧?”

尤里卡配合地点了点头。

“这其实也不过就是我们北方的一种习惯罢了,山庄中当然有更为舒适和豪华的宴会厅,在那里举办也是可以的,不过可敬的新郎大人是校长,希望这个婚礼能够更多地向美学致敬,所以就遵循着这个习惯了……啊,闲话少叙,差不多该开始了。”

菜已上齐,上菜的奴隶们都退到餐桌一侧,在宾客身后不远处恭恭敬敬地侍立着。尤里卡心想只有专门为婚宴服务的侍者型奴隶才能留在附近,而各个奴隶主的私人奴隶就得呆在灯架下了,他们跪在那里,为的就是随时听候各自主人的额外差遣。

接着就有一个人满脸堆笑地走到场地中央,拍了拍掌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然后宣布说婚宴即将开始,但在开始前,首先要请伊阿宋作为女方家庭的代表发言。尤里卡认出这人就是主持今天比赛的那个蓝衣编辑,看来他现在又在兼任司仪的工作了。

伊阿宋站了起来,先向着猪人鞠了一躬,又向长桌上的贵宾们欠身致意,再对着男宾席的方向点了点头,然后挺直了身体,用充满喜悦的声音说:“今天,是尊敬的校长大人和舍妹喜结良缘的好日子……”他的口齿突然因为激动而有些不清楚了,停顿了一下,这才接了下去,“这桩美好的婚事,不论对我,对舍妹,还是对我的家族而言,都是莫大的荣幸,所以,请允许我对今天的新郎,尊敬的校长大人表示我发自内心的感谢——感谢您的垂青和赏识!”

他对着猪人又深深鞠了一躬,接着对众人道:“也非常感谢各位贵宾的莅临和捧场——自然,这感谢的对象中包含了两位特殊的宾客,想必各位也知道了——他们就是来自南方的使者朋友,特地北上到‘中心’商谈改制事宜的,现在,就请两位朋友站起身来,让大家瞻仰一下……好,让我们一起鼓掌表达对他们的欢迎之情!”

尤里卡便随着将军一起站了起来,接受了大家的掌声致意,他看到将军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自己成为伊阿宋展示成绩的标志物,反倒洋洋自得地向着大家拱手为礼。

等他们坐下之后,伊阿宋又接着说道:“这次出使南方的任务得以顺利完成,实在不是我一人之力所能做到的,所以,我也要借着这个机会,对于那些在这次出使任务中共同协作、提供帮助的各位大人、各位先生们致以深深的感谢!”说罢,他又对着众人鞠了一躬。

“当然,在场的朋友中也许有些人并不大明白我刚才所说的意思,请容许我稍作解释。”他抬起头,微笑着说了下去,“为了这次的出使任务,我们合力建造了一艘非常漂亮的大船,它被称作‘阿尔戈号’,许多家族都在建造过程中提供了人力与物力的支持;另外,向南方馈赠的各种物资,以及旅途中所消耗的燃料、物料、奴隶,也都来自大家的共同贡献——此刻,我必须强调一点,在所有参与这个任务的家族中,我们尊贵可敬的校长大人不但是首倡者,同时也是最大的资助者,对于这个任务的达成居功至伟,所以,我提议,大家一起用热烈的掌声向校长大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居然有些哽咽了。所有宾客也都纷纷起身,感动地用力鼓起掌来。

掌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伊阿宋马上又道:“请允许我最后补充两句——为了感谢为这次出使任务做出贡献的家族,他们的家徽不但作为一种具有纪念意义的装饰纹样被永远地镌刻在‘阿尔戈号’上,同时也被记载在报告书中,待我将其呈上‘中心’之后,各位效力者都将根据贡献的大小获得相应的积分,请相信,你们的投入,比起用在其他地方,绝对会获得更大的回报!”

掌声又一次响了起来,而比起之前来,在这阵掌声中还夹杂了不少满意的欢笑声。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