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十三章 短刀行(二)

第四十三章 短刀行(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7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然后就有一个编辑居高临下地向着他们训话道:“小崽子们!从你们来到这个伟大山庄的那一天起,一直都是被当作家奴养着的,但你们已经长大了,而且你们的生命注定不该成为一个普通的奴隶,因为今天就是你们身为家奴而活着的最后一天,从明天起,就不需要再去干那些肮脏的苦力活了——你们将会通过这个角斗场上的木笼下到地道之中,再走向后山中的竞技学校,在那里接受严格的训练,向真正的斗士们学习,并脱胎换骨成为其中一员,从而使你们那低贱的生命得到提升,具有了能够荣耀美学的重要价值!

“听起来很美好对不对?其实,对于将来的命运,不用我多说,你们一定早有耳闻,并且我相信你们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但你们并不知道,也从没人告诉过你们的是,为了拥有那样的生活,你们先要活过今天,也就是必须通过现在的这场考验——这个栅栏门关闭之后,就不会再为你们打开,你们将人手一刀,在这个角斗场上互相拼杀,只有最后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走进木笼——而那也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小崽子们,听明白了吗?

“另外,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当手中握着刀子的时候,如果你不捅别人,别人就会宰了你,懂了没有!”

没有回答,连哭声都因为恐惧而止住了,但那些“小崽子们”显然是听懂了,只见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浑身发抖,还有的甚至连屎尿都吓出来了,把观众们逗得哈哈直乐。

编辑也不再啰嗦,哼了一声道:“开始吧!”

就有一个教头走到场地中央,一脚踢翻了那个大箩筐,其中装着的无数把短刀就倾泻出来,散落了一地。

但这些短刀都十分简易,只是将一根铁条的前部压薄磨削而成,连木柄都没有装,显得那么粗陋和原始,锈迹斑斑的刀身上还凝结着陈旧的血痂,透着极度疯狂和粗野的气息。

孩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地呆立着。离箩筐最近的几个孩子不但没有去捡拾短刀,还像躲避蛇蝎一样躲开了好几步。

教头们就抡起皮鞭,把他们驱赶向箩筐,一边喝骂着命令他们捡起刀子,一边踹在他们的腿弯上,把他们踢倒在地。

那倒在地上的孩子们离刀近了,也就很自然地将其抓在手中。

说来也怪,一旦手中握着刀子,他们就变得有些不同了。

尤里卡看到其中的一个孩子站起身来,看看四周的同伴,又低头看看手中的东西,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已经变得十分锐利。

即便是这样简陋的短刀,也毕竟是一把可以杀人的利器,而利器在手,即便是孩子也会在瞬间发生改变……看到同伴中已有人捡起刀子,别的孩子也就跟着去捡拾短刀。

很快,大部分孩子都持刀在手了,而刀子也似乎把他们握在手中了,并且还把一种什么东西传进他们的体内,那是一种暗示,一种象征,一种由恐惧死亡的本能所转化成的仇恨,而这仇恨将带来盲目的力量。

他们虽然拿起了短刀,脚步却还是没有动。

“去吧。”一个教头说着,在一个孩子背上推了一把,将他推向站在对面的另一个拿着刀的孩子。

那孩子就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眼睛直愣愣地朝前瞪着,握着刀子的手在不停颤抖。

“对,对,就是这样!”教头在他身后亲切地鼓励着,“走到他的跟前,捅他的肚子!”

那孩子一步一步走着,走得不快,但很专心,当他走到另一个孩子的跟前,几乎要面对面紧贴的时候,他停止了脚步。

另一个孩子眼看着他接近自己,脚下却迈不开步子,如同生了根一样站立不动。

他们个头差不多,两双眼睛几乎是平行对视着,两只拿刀的手却依旧低垂着,两个人都浑身颤抖不止。

“捅他啊!傻瓜!”观众中有人叫道。

只见那主动走近的孩子狠狠咬着下唇,突然一声不吭地抬起胳膊,用力地将刀子刺入另一个孩子的腹中。

“好!”教头和观众们都叫喊起来。

于是两个孩子中就有一个扔掉刀子,抱着肚子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和翻滚着,而另一个却直挺挺地站着,下唇渗出的血迹一直流到了下巴上。

……

这一幕发生之后,角斗场上的气氛就完全不同了,那些孩子们像是从噩梦中惊醒——或者也可以说是从现实落入一个噩梦之中,反正都“清醒”了。教头们又去推动他们,使得好几个孩子“配对”成功。由于看到了不出手的下场,现在没有孩子会那样傻站着让别人来刺杀自己,反倒是要抢先出手,于是就由昔日的伙伴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敌人,一对一对地厮杀起来……

很快,教头们就不需要推动了。这种杀伐的气息已经在孩子之中造成了连锁反应,他们开始了主动的“配对”和连续的厮杀,教头们就向场地外围退去,把中央的区域留给孩子们。

可以看到,毕竟还是孩子,他们的搏杀方式保留了一些孩童的特征,所以在血淋淋的白刃战中还是可以见到一些幼稚的攻击手段,比如扔了刀子或有刀子而不用,却开始摔跤,摔倒了就在地上翻滚着,抱成团扭打着,还有咬耳朵鼻子的,甚至还有骑坐在身上一个打对方耳光,一个掐对方脖子的……但很不幸,用这种幼稚的攻击方式是杀不死对手的。而随着格斗的持续,这种攻击手段就越来越少见,因为它们的使用者要么死于刀下,要么捂着由刀子造成的伤口躺在地下,挣扎着,呻吟着,过不了多久就气息奄奄地无法动弹了。

也有一些孩子在中途放弃了战斗,惊恐地乱叫着从场地中央向外逃跑,但教头们就在外围侯着,一遇到逃跑者就用鞭子把他们迎面抽回去。

不过还是有一个孩子吓得发了疯,连鞭子也阻止不了,竟然一路跑向了栅栏门,那墙头上的一个教头就举枪瞄准,把他的头颅轰爆,以儆效尤。

场面变得越来越血腥……孩子们早已死了大半,而剩下来的三四十个则变得疯狂而嗜血,并且他们之间的格杀也变得“纯净”了,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成为了纯粹的拼刀。

再看下去,就可以看得出伊阿宋所说的“天赋”是什么意思了,这些还活着的孩子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诠释了这个词,他们不但很快就明白了刀子的威力,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使其发挥最大威力的方法。

一人刺一人砍,刺的人会先攻击到对方,这个时间差就是生命——因此攻击方式不该是挥舞刀子进行砍削而是最为高效的直线式刺击。

一旦明白这个道理,在都使用刺击的情况下,就要比谁出手更早;如果同时出手,就要比谁出手更快;如果都很快,就要比谁的攻击部位更为正确——而这些也都是天赋在发挥作用的地方。

尤里卡看到一个孩子刚结果了一个敌人,又从背后去偷袭另一个孩子,而在这么做的时候,他居然改变了持刀的方法,不但将刀反过来拿,还使刀刃平行于地面——这样做的原因也很快明了,人们看到他从背后接近自己的目标后,就迅速一手从后面箍住对方的脖子,另一手则扬起刀子反手刺下,那平行的刀刃便避开了肋骨的阻隔,从骨头的间隙中顺利地刺进了同龄人的心脏。

他将成为一部极为优秀的杀戮机器!

而这种天才般的表现也引起了观众们的大声喝彩……

尤里卡不能再看下去了,不可否认,他今天从这个角斗场上获得了太多的感官刺激,而这些刺激在一开始也确实给他带来一种地狱沉沦般的吸引力,但时间一长,他就不止是从心理上感到不舒服,更在生理上产生了种种痛苦,特别是看到在孩子们中进行的这种自相残杀之后,观赏表演就完全变成了一种煎熬!此时此刻,他恨不得这该死的表演快些结束,但从没经过杀戮训练的孩子们毕竟比不上那些真正的斗士,厮杀过程可没有那么“高效”,而他们的人数又相对不少,所以这场表演赛便一直在持续着,迟迟不能结束。

他本该全神贯注地观看比赛,甚至还应该表现得和周围观众们一样心荡神驰,至不济也应该坐得笔挺、面带笑容,这样才能尽到自己的礼貌和义务,但他现在决定要放弃这些职责了,便斜倚在椅背上,疲乏地低垂了脑袋,一手托着发烫的额头,一边咬紧牙关,一边紧闭了双眼。

然而,鼎沸的人声依旧传入耳中,七嘴八舌般嘈杂不堪,闭着眼也能根据这些声音推想出场上的情形,他觉得心更慌而头更痛了,额头上的汗珠也在不断渗出,甚至能够感觉得出这些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成形的具体过程……

似乎有什么东西攫住了他的心脏,扼住了他的咽喉,使他无法喘息,无法平静。

尤里卡只得抹了把汗,又睁开眼来,从怀中掏出那块旧表,攥在手中,两眼盯着表盘上的指针,一格一格默数那指针的移动,以此来保持神志的清醒。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