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十二章 短刀行(一)

第四十二章 短刀行(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31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而这一局比赛也是毫无悬念的,比起之前混编了两个投掷斗士的情形来,完全由阵战斗士组成的战队威力不减反增,而且谁都看得出那威力还不是简单的增加,而竟像是使整个队伍的战力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蓝队被打得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只是一味溃败逃窜。

当蓝队一人未损,而红队已经死伤过半的时候,红队编辑就叫停了比赛,他表示他们为了避免无谓的损失,决定提早认输,不但这一局认输,连下一场的决胜局也不用打了,他们承认今天的胜利者是蓝队所属的本地学校。

于是,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挺直身子,一致用崇敬的目光望向了猪人校长,并且长时间地、毫不停歇地狂热地鼓着掌,

面对这样热情的反应,猪人校长不能再像刚才那样不动声色,否则就是虚伪了,只见他拉着瑰乔丽站起身来,一手牵着她,另一手高高举起手杖,同时口中大声呼叫道:“谁能比我强?谁能比我强!”

是的,没有人能比他强,手中握着这样的秘密武器,却不急于亮出来,而是等到所有人都认为败局已定的时候才开始使用,在造成戏剧化效果的同时也让自己所下的赌注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不论别的,光是这份心机和定力就值得众人肯定了。

于是大家都一边继续鼓掌一边点着头,眼中闪着赞许的光。这些观众之中,押红队赢的人自不必说,是喜出望外、兴高采烈的,而那些输了赌博的人也一点不见失望和沮丧,同样喜气洋洋,并且表示说能看到用这样一套全新战法所进行的精彩大翻盘,实在是大开眼界、大饱眼福,与这种收获相比,损失的那点赌资可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当掌声变得稍微不那么热烈一些的时候,有一个来自对方学校的赞助人向校长请教,提问说阵战斗士居然能够发挥出这样的威力,大家以前可从来没有意识到,更谈不上重视和利用了,不知校长是怎样独具慧眼,又是怎样训练出这种秘密武器的。

猪人听完这人的提问,自豪地笑答说这秘密武器一经公开使用,以后大家都会跟着效仿,自然就不再成为秘密武器了,所以他也就没必要有所保留,会在此将自己的心得和经验向大家坦诚相告。

据他所说,事情原来是这样子的:这种阵战斗士在刚由中心推出的时候,人们其实还是对之很感兴趣的,也有不少人用他们进行了多次实战尝试。这些尝试包括了调整这种斗士在队伍中所占比例,以及组成不同的阵形等方面,但无论怎么尝试,实战效果就是不好,而观众的心理又偏于猎奇,更喜欢看见那种因身体异化而具有更高单独作战能力的斗士,于是这种斗士就逐渐遭到冷落,几乎没人再用于比赛中了,偶尔一见,也不过是用三、四个来组成小方阵的冷僻战术罢了。

但他有一次突发奇想,既然规则没有限制参赛队伍中这种斗士的人数上限,那么就走一走极端,看看用这种斗士组成清一色的队伍会怎么样,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并且对他们进行了长时间的严酷训练,结果发现只有在人数足够以及经过长时间训练的前提下,阵战斗士的真正潜力才会被发挥出来,而之前的那些尝试者之所以会与这个重要的发现错身而过,原因就在于他们从来没有让这种斗士成为战队主体,更没有耐心对他们进行持之以恒的严格训练……

听完他的讲述,那赞助人表示红方输的心服口服,并且要衷心地祝贺猪人校长,因为有了这个秘密武器,在大会上获得名次的机会将大大增加,甚至还可能一举夺冠——那样的话,身为本河段的居民以及赞助者,他们也与有荣焉。

“不过,”他最后略带嫉妒和调侃意味地说:“要是大赛方面知道今天的比赛情况,说不定会修改规则以削弱战阵的威力,否则比赛就不平衡了。”

猪人呵呵一笑,回答说:“要改规则也是以后的事情了。至少这届大赛的规则是早已订好的,不必担心!”

……

这时距离比赛开始已过去了约两个小时,天色也有些黯淡了,按照婚礼的正常流程可以开始晚宴,可观众们还是意犹未尽,强烈要求再来一场表演赛,猪人无法辜负这番拳拳盛意,只好答应临时安排一场余兴节目,但声明需要一点时间准备,请大家稍安勿躁。

观众们就重新坐下,一边互相交流心得,一边享受点心美酒和来自身旁奴隶们的伺候。

将军也学着那些奴隶主一样,让跪在身旁的奴隶帮自己按摩腿脚,同时又与伊阿宋交谈,感慨说这一场比赛下来,至少要死百余个斗士, 实在是十分消耗财力的事情。伊阿宋笑答今天看到的只是入围大赛的预选赛,每队人数都是采用最低的十人配置,已经算是比较节约了,到了大赛上面,比赛越往后打,每次出场的阵容就越大,决赛的时候甚至会高达百人,与之相比,今天这种只能算小场面了……

他们两人还在兴致勃勃地交谈着,尤里卡却已经听不下去了,他感到自己不但心跳加速,口干舌燥,连头也开始晕了起来,他用手一摸额头,摸到了一手的汗水,但却不觉得怎么烫手。是自己在发低烧么?不可否认,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初次见识到这种残酷血腥的比赛之后,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而这种刺激也将他那潜伏在一个人类天性之中的嗜血本能唤醒了,从而使得躯体做出了下意识的兴奋响应……不过,那种残忍的本性已经退去了,此刻的他可不会像周围观众那样觉得这种竞赛有什么美感,反倒只觉得极度厌恶和反感。

他低垂下头颅,想闭眼休息一下,却发现原本一直跪在脚旁的“偲”在抬眼打量着他,而且这奴隶不像从前那样一与主人对视就立刻谦卑地低垂下眼睑,而是带着一种好奇的神情紧盯着他的脸,似乎在探究着什么东西。

但“偲”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收起视线,又恭恭敬敬地将一杯蜜酒呈给了尤里卡。

尤里卡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觉得好受了些。

众人等了有一刻钟的光景,突然听见从场地上传来什么响动,立刻精神一振,纷纷向着场上望去,却不见大木笼升起来,倒是从看台下方走进一群人来,原来那响动声是看台下方栅栏门开合的声音。

而走进来的这群人也出乎了观众们的预料,居然是一群由几个教头押送进来的孩子,数量约有百人。

众人先是一愕,仔细看时,才看出这些孩子其实也都是克隆人,而且属于角斗士类型。

孩子们都不过十多岁的样子,身体尚未长开,与成年斗士相比,他们都只能算是具备了“雏形”,身上也缺乏像成年斗士那样的累累伤痕,但人们还是不难分辨出他们所属的斗士类型,比如那浑身长毛的,明显比别的孩子更高大强壮些的自然就是猿人斗士,而有着尾巴的自然就是长尾斗士,还有那身上虽然长着鳞片,鳞片却显得很轻薄小巧,颜色还是淡褐色的自然就是鳞甲斗士了……至于腕手斗士、长脚斗士等,也同样具有鲜明的特征。

他们的身高差别也不很大,即便是侏儒斗士的身高也同其他孩子差不多,看来他们身体形态的真正成型将在随后的发育过程中逐步完成。

这些克隆人孩子走进门来,一开始还有些懵懵懂懂,但当他们看清场地上的情形之后,立刻就恐慌而胆怯地却步不前了,有的不停发抖,有的捂住双眼,甚至还有哭出来的。

孩子们做出这种反应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场地上还是满地的残躯和尸块,以及大片大片处于半凝固状态的血迹——不用说,角斗场中也充满了浓烈刺鼻的血腥气。

刚才虽然也有奴隶来打扫过战场,但他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拔除了插在尸身上的武器,又收走了散落在地上的兵刃,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将尸体也一并带走,也没有用干净的沙土来覆盖血迹。在退下去之前,他们还把一个大箩筐放在场地中央,这一度使得观众们颇为纳闷,不过现在看到这些孩子,他们中有经验的人就马上反应过来了,不禁兴奋地叫嚷起来:“短刀行——这是要短刀行啊!哈哈!”

于是“短刀行”这个奇怪的词语就马上在观众席中交头接耳地传扬开来了。

当被问及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伊阿宋向将军解释说这是一种有趣的节目,简要来说就是将这些未成年的克隆人集中在还没被打扫过的角斗场上,然后给从来没有经过格斗训练的他们各自分配一把短刀,再让他们在这种陌生而可怖的环境中利用本能和天性进行自相残杀,幸存者自然就是最有天赋的好苗子了——而这样一场血的洗礼,对他们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斗士也将是一种非常好的帮助。

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筛选方法,但毕竟过于简单粗暴了一些,而且所费不赀,所以不是很常见,算是一种比较奢侈的表演赛,而奢侈的程度则取决于投入的人数,以及编辑在场上还剩多少人的时候喊停。

“挺有趣的,值得一看。”伊阿宋总结道。

孩子们还在怯懦地瑟缩着,教头们却挥舞起皮鞭,像赶牲口一样把他们赶向了场地的中央。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