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十一章 团战(二)

第四十一章 团战(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95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就像听到伊阿宋的话一般,在场的观众也都纷纷安静下来了,他们的好奇心在所有情绪和反应之中占了上风。

不管怎么说,他们今天都没有白来,因为不论是校长疯了还是别有古怪,这都算一出好戏。

比赛已经开始。

只见红队的那八名战阵兵迅速站成了一个每边三人的紧凑方阵,将所有的盾牌都立在地上形成一堵盾墙,盾牌间隙不过半人宽,可容长矛从中向外挺出,两个投掷斗士则站在阵中。

而红队方阵在形成之后也就不再向前移动,就这样纹风不动地钉在角斗场的这一端,摆出一副只防守不进攻的架势。

再看蓝队的情况,那些角斗士们本来是以战斗队形向着这边冲来的,可冲到半场的时候却发现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立时就有些懵了,不知所措,脚步也就放缓了些,不过既然红队防守的意图已经这么明确,那么他们当然就要继续攻击,于是便犹犹疑疑地一直冲到方阵之前。

但面对方阵,他们的攻击队形就失去了意义,再没法秒杀红队中的任何一人,而等他们冲到方阵前面的时候,阵中却飞出两柄投枪,反倒先将他们之中的一个长脚斗士在半空中穿了个透心凉。

蓝队的斗士们吃了一惊,似乎才想到对方的组成不止是战阵兵,还有投掷斗士呢,便立刻提高了警惕,不停移动着身形,在阵外窜来窜去。

方阵却依旧一动不动,如同某种冷酷的机器一般面对着他们。

迟疑了片刻,那蓝队的猿人斗士就发了一声喊,抡起大斧,率先向着眼前的盾墙发动了攻击,想要籍此打开一个缺口。但没等他的大斧劈在盾上,已经有三柄长矛迅捷无比地刷刷齐出,几乎在同一时间从三个角度戳向他身上的要害部位。

这猿人斗士虽然极为强悍,却也无法承受三柄长矛的同时攻击,所以只能立即硬生生地止住脚步,又乱七八糟地向后连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子,但已然有些迟了,其中的一根长矛在他左胸上制造了一个伤口。

幸好这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及心脏,不过已经使得猿人斗士深为后怕,不敢再做孤胆英雄,便对着队员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随着他一起来攻击同一面盾墙。

但一拥而上的结果,却实在不怎么样:他们大多数是近战型斗士,必须要挨近去打,而在靠近的过程中,既要提防方阵中长矛的突刺,又要小心不要伤到己方队员,所以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即便好不容易靠到近前,那高高的盾牌却挡在眼前,将他们绝大部分的攻击都承受住了。

更何况,方阵中还有投掷斗士在不时掷出飞刀和投枪,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所以一番冲击下来,他们不但一无所获,还又赔进去一条性命。

于是,为了避免拥挤在一起对自己人造成困扰,蓝队剩余的七名斗士便不得不改变策略,改成从两个方向同时攻击两面盾墙。

但战阵却开始了旋转,这种旋转不但能够迷惑敌人,还能让四堵盾墙平均地承受攻击。更令人称奇的是,战阵在旋转的过程中几乎毫不变形,就连每个斗士之间的间隙都能保持着不多不少。

而且这些阵战斗士的表现是如此之完美,似乎每一个斗士都对方阵前后左右的情况了然于胸,知道自己此时优先该做的是攻击或是防守。而在攻击的时候,他们也像是知道能让自己发挥最大作用的目标在哪里,从而将矛尖精确地指向那里——一点也没有迟疑和犹豫,所有人的配合极为协调,完美得像是一个人在作战一般。

有一次,蓝队剩下的那名长脚斗士跳入阵中,使得战阵暂时停止前进和旋转,但所有的阵战斗士都丝毫不慌,正在面临外部攻击的那些斗士不但没有转身,甚至连头都不回,依旧做着他们该做的事情,只有两名没在接敌的阵战斗士回转过来,拔出短剑,配合阵中的投掷斗士一起围攻这个长脚斗士,让他连逃出的机会都没有,三两下就将其夹攻至死,然后又迅速地回过身来,重新拿起了长矛。

这种防守可谓天衣无缝,是全方位的,而且守中带攻,攻守兼备——当阵中的投掷斗士将所有的飞刀和投枪都一点不吝惜地用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便拔出腰间的长链,将它抛向阵外,利用那上面的倒勾抓住敌人的身躯,使其改变方向,再将其拉向己方的长矛……

此时,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一局蓝队必败无疑:首先,他们在攻击方阵的时候自己的队形就不复存在,而对方却能够始终保持着阵形的优势;其次,虽然看起来他们是在同时攻击盾墙,但实际上却很难做到在同一瞬间出手,所以他们的攻击在本质上还是由单个斗士所发动的轮番攻击,因此每一次交锋的时候在战斗力上总是方阵占优的——时间一长,蓝队的斗士就将被方阵一个一个绞杀掉。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现在蓝队中被消耗得只剩下负伤的猿人斗士和一个轻捷善跑的长尾斗士了。

当然,在蓝队的拼死攻击下,红队也无法避免伤亡,现在已死了一名投掷斗士和一名阵战斗士,还有两名重伤的。所以他们也就不再维持方阵,而是排成了一个圆弧形,将猿人斗士和长尾斗士“兜”在其中,一步步向着墙边逼去。

那猿人斗士还在狂吼乱叫,但谁都听得出他已经是心神慌乱,毫无办法了,而长尾斗士虽然一直想逃跑,却也始终无法逾越那坚实的盾墙。

再接下来,随着阵战斗士进一步收拢阵形,那蓝队的两个斗士就被围困在由盾墙组成的死牢之中。只见数柄长矛一起向着其中戳刺,就听数声凄厉的哀嚎传了出来……

这轮比赛结束了,但观众们却依旧一声不响地静坐着——他们已然看得呆了。

这集体性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才突然爆发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刚才的惊异和不解已转为惊叹和佩服,都包含在这呼叫声之中了。

原来那些押红队赢的人也一下子振奋起来,兴奋地手舞足蹈,还有不少人叫嚷着要增加赌注。

再看猪人吧,面对着满场的热烈反应,他却不动声色,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一般。

没过多久,随着大木笼升起又落下,新的一轮比赛又开始了。

这一次,蓝队的组成总算发生了改变,他们将原来队伍中的绳网斗士、腕手斗士以及长手斗士都撤掉,换上来一个鳞甲斗士和二个侏儒斗士。

这个鳞甲斗士和原本就有的两个鳞甲斗士一起站在队列最前方,按伊阿宋的说法这样已经达到了队伍中这种斗士类型的数量上限。至于那两个侏儒斗士呢,他们的“站位”就更有意思了,他们并不是站在地面上,也不是被系在投掷斗士的长链上,而是一左一右分别被某种皮扣固定在猿人斗士的肩头,与他一起组成了一个具有最强战斗力的单元——这种独特的组合,也使不少观众为之叫好。

但在接下来的对战中这番精心的调换和布置并没能让蓝队避免再一次失败的命运,因为蓝队新上来的这一批斗士同样是缺乏与战阵对抗的经验的,而且由于他们并没能观看到之前的比赛,所以一见到红队的奇怪组合自然就和上一场的斗士们一样懵了。

况且,就算他们有机会旁观上一场的比赛,能够从中吸取教训,对于这一场比赛也无助益,因为红队现在的阵形又变了,不再是上一场的方阵,而是分成一左一右的两队,每队四个阵战斗士,形成向着斜后方展开的两翼,整体上呈现为一个楔形,两个投掷斗士则站在两翼之中。

并且这楔形的战阵也不像上一场那样固守原地,居然采取了攻势,直直地向着蓝队推进过来。速度虽然缓慢,但由于队形非常规整,每个斗士的动作又是那样整齐划一,所以整体上呈现出一股摄人的气势,如一把寒光凛凛的利剑,极有压迫感。

等到甫一交战,这把利剑似乎又成了一只巨大的爬虫,那厚重的方盾就像是虫子身上的甲片,而放平了的,向外挺立的长矛和短剑则是虫子浑身遍布的尖刺,还有从阵中向外投出的武器则就像是从虫子腹中喷出的毒汁,与之相比,那由猿人斗士和两个侏儒斗士组成的超强组合单元也不过是一只小甲虫罢了……

这条大虫无情地爬动着,残忍地碾压着,将一切胆敢阻住去路的障碍物和抵抗者都统统摧毁殆尽!

当这一局比赛又告结束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怀疑红队将彻底扭转战局,获得最后的胜利了。尤里卡看到观众们开始陷入某种狂热的气氛之中,一个个如癫似狂,兴奋无比,再看那两个编辑吧,一个是满面红光、喜气洋洋,另一个的脸色虽然也是红的,但显然是一种由于焦虑和沮丧而导致的涨红,额头上还布满了汗珠,正颓唐地同别人争论着什么。

而这种气氛还不是今天的最高潮,当又一局比赛开始,所有人都看到红队出场阵容的时候——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去关心蓝队的组成和队形了——他们全部都爆发出更为猛烈的喝彩声来。

原来这次红队的组成竟然连那两个投掷斗士都给排除掉了,居然极为自信地使用了清一色的阵战斗士,并且排成了一个杀气凛凛的楔形阵势。

这可是毫无瑕疵的,最为纯粹的战阵啊!看到这一幕,好多人都流下了感动的热泪。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