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四章 总部(一)

第四章 总部(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2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由于好伙计还要到粮站去找人接应那艘粮船,他们便在一个路口告别了,不过好伙计说他也要回孤儿院去一趟,所以他们晚上还会碰面的。

从码头上散开的人群,多数向着周边各个公社或农场的方向去了,那些进城的人则大多拖拖沓沓地走着,其中有所收获的还好,更多人则是两手空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尤里卡急于到总部报道,很快就走到了人群的前面,也先于他们进了城区。

在他的眼前,是一条平直宽阔的道路。可惜这条路失于维护,水泥路面上已布满了裂纹,有几辆破旧的机车在上面慢吞吞地行驶着。路上的行人数量十分稀少,在视野内走动的人数还没车子的数量多——这道理不难明白,城市里的居民本来就少,现在又是饥荒时期,饿得走不动的不会出门,能出门的则自然都到码头上去了——而这些人现在还在尤里卡的后面慢悠悠地走着呢。

走到一个站台前,他掏出久未使用的乘车证,坐上了一辆公交车。这样虽然比走路快不了多少,但至少能够省点力吧,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的他已经是又累又饿了。

这种车是烧木炭的,在车厢后头装有一个被称为“木炭炉”的大铁箱,在行驶前半小时,先由司机生火,然后才可以开动。即便其出烟口位于车尾,整个车厢中依然会被一股浓重的烟味充满,闻不惯的人会被呛得咳嗽不止。当然,这种驱动方式倒也并非毫无好处,至少在寒冷的天气中,车厢会因此而更为暖和些的。

坐下之后,他从背囊中掏出一根香肠,正要伴着空气中的焦炭风味放进口中,突然感到车厢中所有乘客的目光都聚拢过来了,同时,他听到了一声很响亮的咕咚声,那是吞咽口水的声音。他有点懊悔自己的大意,在那些或许比自己还饥饿的人面前吃这种食物,就算不是无礼,至少也是一种炫耀之举。幸而他刚才只是伸手进去掏摸,并没有将背囊完全打开,否则展现出里面更多的好东西来,会让这气氛加倍难堪的。他立刻将脸朝向窗外,快速地将香肠三两口囫囵吞下,当即解决了这个麻烦。在之后的车程中,他再也不敢从背囊中拿出什么来吃了。

他在总部站下了车。

这里,是城市两条主干道路的交汇点。一下车,首先引人注目的,并不是总部那幢陈旧却不失雄伟的蓝色大楼,而是大楼对面那一大片杂草丛生的洼地。

对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说,这块洼地有两点奇怪之处,一是它的边缘是那么规整,几乎呈现为一个完美的圆形;二是它不但处于城市的中心区域,而且就在总部的对面,这使其存在的合理性令人置疑——“为什么不把它利用起来呢?至少改建成一个广场或公园吧?”那些从农场过来的人通常会这么问,这时城市居民便会露出一副讥讽的笑容,让他们去看那大楼的奠基石,说相关的历史都镌刻在上面;如果来客不识字的话,居民们才会用宽容无知者的语调告诉他们这并不是个简单的洼地,而曾今是这个城市中最大的一个弹坑,正是出于纪念和警醒的目的,大本营才特意将总部的选址定在与之一路之隔的对面,并一直不予填平,任由其中生满杂草,积满污水和烂泥。

尤里卡看了一眼洼地,又回过头来看向总部大楼。他离开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和那时比起来,这大楼似乎变得更陈旧了些,但也更和这洼地相配了。

他又注意到大楼的大门边也有些不同,原本只有一个哨兵的哨位上现在设了双岗。哨兵荷枪实弹,用鹰隼般锐利的眼神来回扫视,那枪尖上还挑着寒光凛凛的刺刀,使得这门禁显得格外森严。

尤里卡绕过大楼正面,一边庆幸自己不用经由这样的大门入内,一边走向大楼侧边的一个小门——这是总部文职人员的专用通道。当然,这儿也依然有警卫把守,不过与大门比起来没有那么令人紧张罢了。

警卫认出了他,却并没有像几个月之前那样轻松放行,尤里卡便向他出示了证件及电文。一脸严肃的警卫抓起电话,向上级查证核实之后,这才放松了神情:“没办法,现在形势有些不好,得防备破坏分子,不得不查的严一些。”

尤里卡进入大楼,走进电梯间,揿下到顶楼的按钮。电梯吱吱嘎嘎地慢慢升了起来——这部电梯也使用了多年,大修过好几次,现在还能运行已经算个奇迹了。

到了顶层,首先便有一阵熟悉的滴滴嗒嗒声传入耳中,其间还夹杂着打字机的噼噼啪啪声,那是从走廊另一头的电报房发出的。在去征粮队之前,尤里卡就一直在那里工作。

他克制住很想进去看一眼的冲动,沿着宽阔的,铺着厚厚地毯的,挂着历任首脑画像的走廊向着另一头首脑的办公室走去。

那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他立在门外,很奇怪自己怎么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味。他不确定现在进去是否合适,便小心地敲了敲门,只听里面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进来吧。”

他推开门,惊讶地看着里面的情景:一个金发的女子立于一个烤架旁,正在很仔细地往一块被烤得滋滋作响,泛起油泡的牛排上撒着香料。

这女子是首脑的生活秘书,容貌虽然一般,身材却非常好。她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那块牛排上,并没有看尤里卡。

尤里卡只好等着,直到她将那块牛排收拾妥当,精精致致地摆放到一个银制托盘中,才终于看见她抬起头来。

“啊,你来了。”秘书一边用系在她那身黑呢套裙外的围裙擦着手一边说,然后她又撩起垂在额前的一大绺卷发,同时展了展她那凹凸有致的身子,确乎别有一番风情。

看到尤里卡注视着那盘牛排的惊讶目光,她笑了:“你奇怪吗?这是为首脑准备的。”看到尤里卡依旧不理解的样子,她用一种天真无邪的语调补充道:“你不知道吗?这是按‘药方’特制的——医生叮嘱说,每当首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要服用一份,以免抑郁损害到他的健康。”

“喔,那么,药效明显吗?”尤里卡的语气中有点掩饰不住的讽刺成分,但话刚出口他便有些后悔了,之前就是因为说了几句对大本营不敬的玩笑话这才被下放到征粮队的,没想到熬了几个月回来,自己还是没有长进。

那个秘书却没有听出这种讽刺的成分——或许她其实已足够聪明,聪明到能够装作听不出的样子,依旧喜气洋洋地笑着举起托盘:“是呀,效果非常好呢!对了,首脑正在等你呢,跟我一起进去吧。”

尤里卡便跟着她进入内室,立刻就看见了首脑。

首脑是背对着他们坐着的,面部朝向落地大窗。外面已经快接近黄昏了,屋内却没有开灯,只有那阴沉沉的天光透过半开的帷帐落在首脑的身上,造成一种颇为戏剧化的剪影效果。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