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八章 角斗之王(三)

第三十八章 角斗之王(三)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5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鳞甲斗士发出一声惨叫,慌忙窜了开去。面对这种自上而下的攻击,他处于天然的劣势,原地不动只能等死,所以他必须不断地迅速跑动,瞅准长脚斗士落地的间隙一头撞去——这才是他唯一的机会,但这种机会转瞬即逝,极难捕捉,而长脚斗士却在不停的跳跃中屡屡得手,已将鳞甲斗士背上的甲片打落了好几片,露出血淋淋的皮肉来,再接下来,他就瞄准这个已经被打开的缺口,用一招凌厉的俯冲攻击结束了战斗。

那把尖锐的长戟完全刺入鳞甲斗士体内,矛尖甚至从他的前胸贯穿出来。鳞甲斗士踉跄几步便跑不动了,他站在原地,身后插着那杠长戟,摇晃了几下,从口中喷出一大团血雾,就一头栽倒在沙土中。

长脚斗士跳过去,从鳞甲斗士的尸身上拔下长戟,转过身来,做好了下一场的战斗准备。

他的下一个对手被编辑称为“投掷斗士”。

这个斗士的身型与绳网斗士极为相似,也是有着肌肉发达的双臂和大比例的上身,不同之处在于其身上的装束和配备的武器。在所有斗士之中,他所携带的武器是最多的了,只见他身后负着三根短投枪,斜背一条插满短刀的皮带,腰间还缠绕着一条铁索。

在交手之前,双方都迁延片刻,似乎是在等待对方先发动攻击。终于,长脚斗士按捺不住,率先发动了攻击,但他的攻击路线却不是径直的,而是迅捷地东拐一下,西绕一下,左冲右突、令人难测,并且每隔几步就跳跃一下——这种跳跃方式也和之前那种又高又远的跳法不同,都是小幅度的跳跃。

他这样做的理由其实很容易理解,只要观看战斗过程便可明了:在他才刚跑出几步的时候,一柄短投枪就已经挟着风声向他飞来,错身而过,扎在离他不远的地面上,而在进一步接近投掷斗士的途中,又听到嗤嗤数声,几柄短刀依次从投掷斗士手中脱出,划破空气,先后从他的身边擦过——如果长脚斗士不采用这种看起来毫无章法的攻击方式的话,他将成为一个很容易被击中的靶子。

接下来,又有两柄飞刀在空中迅疾飞过,却依旧没有击中长脚斗士。

随着二者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马上就要面临长戟的攻击了,投掷斗士却也没有愚蠢地坐以待毙,他突然从已经半空的皮带上一次性拔出四柄飞刀,两手一扬,使它们呈现一个扇面向着长脚斗士飞去。

这种投掷方法虽然使得每柄飞刀的速度和威力不如之前,但因为距离很近,所以威胁一点也不小,而且攻击的角度如此刁钻,竟将长脚斗士上身和下身都罩住了。

这是一个杀手锏!

只听长脚斗士发出一声惊异的怪叫,立时腾跃而起,并且在半空中就将腿脚抬起,同身子一起迅速地蜷缩成一团,居然堪堪躲过了这看起来避无可避的飞刀攻击!

然而,这样做,他落地的时候就摔得很狼狈了,而且很不幸地,他的一只长脚正好踩在猿人斗士尸体旁的大斧上,被刃口划开了一道不浅的口子。

但长脚斗士既然已经接近投掷斗士,又怎容对手跑远,刚一站稳身子,他就忍着痛继续追击,也顾不上查看一下伤口。

从投掷斗士的角度出发,他自然不会傻站着承受攻击,而是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他已经跑出几步开外,边跑还边拔出剩余的短刀向着身后掷去,有时是真的掷出,有时却只是个假动作,策略就是迫使长脚斗士停滞下来,为自己争取到更多逃开的时间。可怜的长脚斗士或是闪避,或是用长戟拨开飞刀,除了在沙地上留下一行血脚印之外,和投掷斗士之间的距离却越拉越远,跑动的方式也远不如之前那样轻灵。

再跑出几步之后,投掷斗士才停了下来,他见自己和长脚斗士之间已经有了足够的距离,便从身后又拔出一柄短投枪,再次向着长脚斗士掷去。这一次他运气很好,而脚部受伤的长脚斗士却跳得很拙劣,以至于在观众的眼中看来就像是他主动跳起来用自己的胸膛去承接那柄投枪似的。

这样投掷斗士就成了此刻的胜利者。

观众们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

在这场战斗中,尤里卡注意到比起长脚斗士来,教头们的枪口更多地指向投掷斗士,但其实他们大可不必这么做,因为如果战斗发生在角斗场的中央区域,不论飞刀还是投枪的攻击距离都不会超过场地的边界,而如果斗士在靠近围墙的地方投掷,那高高的围墙又会很轻松地阻挡住他投出的武器——除非他使用很高的角度来投掷,但这在实战中应该是很少发生的。

也许教头们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吧,或者这就是角斗场的某种纪律,目的就是为了最大程度防止观众们被误伤。

喝彩声还在继续,掌声也经久不息。大约今天的比赛确实十分精彩,而懂行的观众们如饮甘醇,也就对于其中精妙的地方不吝赞美了。

“诸位,诸位!”一个编辑举起双手制止了观众们的掌声,“好戏还在后头——下面,请观看红队的猿人斗士对阵蓝队的投掷斗士!”

此时两边队伍中的斗士都死的差不多了,红队中更是只剩下两名斗士,但所幸其中之一是威猛强悍的猿人斗士。

只见他双手各持一柄双刃斧,迈开大步,威风凛凛地向着场地中央走去。

不论从身型还是外表上判断,他和之前那个猿人斗士都简直是一模一样,除了使用的武器不同之外,唯一的差别就在于腰间短布的颜色。

而在这一段短暂的间歇中,投掷斗士却顾不上休息,只是很焦急地在场地上找寻他投出的那些飞刀和投枪,但还没等他找齐,敌人已经在向他逼近,便不得不停止了寻找,开始仓促地应战。

他先向猿人斗士投出一根投枪,可惜投的时机早了一些,或者说力量不足,以至于那投枪落地的时候正扎在猿人斗士眼前的地面上。

猿人斗士一点都不迟疑地继续向着对手大踏步逼去。

投掷斗士背上只剩一根投枪了,他便没有急着使用,而是待猿人斗士走得更近一些之后拔出飞刀陆续掷出。

猿人斗士那魁梧的身躯只是稍微地避让一下,似乎除了面部之外,他并不怎么在意其他部位被飞刀击中,依旧毫无畏惧地继续前进。他的进攻路线是笔直的。

当然他也不时拿起斧头潦草地挥舞了几下,但由于庞大的体型和相对缓慢的移动速度,只格挡开一两柄飞刀,其他的几乎都没避开。

然而那些飞刀本就短小,再加之被身上粗厚的体毛所阻挡,所以击中猿人斗士的那些飞刀大多被弹开,少数扎入其中的也无法造成多少创伤,所以他浑如未觉,只是继续步步紧逼。

飞刀已经用光,投掷斗士还舍不得用最后那根投枪,只得手忙脚乱地把身上另一件武器解脱下来。原来那是一根细长的铁链,一头连着一个铁球,另一头连着一个倒钩,他便把这铁链挥舞起来,甩得呼呼生风,再松开一手使之带铁球的一端飞出,以此来打击猿人斗士。

猿人斗士愈加冷静,也不躲闪,只腾出一只粗硬的手臂举在眼前,一挥一抓,就使那链球不但打空,还缠绕在他的手臂上了,他再接着用力一拽。投掷斗士来不及放开手,被这股强力几乎拉离地面,收不住脚,跌跌撞撞地向着猿人斗士的跟前扑倒。

猿人斗士大吼一声,看准投掷斗士的落点,将另一手的大斧向前一摔,斧头刚好砸在投掷斗士的后脑上,将其拍得脑壳迸裂、脑浆飞溅,刚才的胜利者顿时成了此刻的一缕冤魂……

全场又是欢声雷动。

猿人斗士一边把缠在手上的铁链甩脱,另一只手在身前一拂,便把那些无关痛痒的飞刀全部拂落,然后走到投掷斗士的尸体旁,捡起自己的大斧,在空中一振,把上面的脑浆和血液尽数震落,便转过头来面对蓝队派出的下一个对手——“腕手斗士”。

腕手斗士的外形应该是所有角斗士中最古怪的了,他的下身还算正常,但上半身却看起来怪异莫名:那个半身从正面看是人类,有肋骨,有胸腹,但从背后看,却像是一个柔软的大肉团,或者说像是背着一个大肉团,而这肉团之上,则延伸出来四条带着吸盘的腕手——这应该也就是他的名称的由来。

这四根腕手比他的两条“正常”手臂略长,在腕手尖端还嵌着一根长钉,如果把这些无骨骼的腕手也当成手臂的话,他就等于是有六条手臂了。

似乎为了平衡多出四条腕手的优势,他手中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左手拿着一个小圆盾,另一手则只拿着一把泛着蓝绿色光的匕首。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