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七章 角斗之王(二)

第三十七章 角斗之王(二)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也没有人来清理长尾斗士的尸体,下一轮对战就马上开始了。

“现在,由红队的绳网斗士继续对战猿人斗士!”

红队接替上来的这个斗士,个头虽然比猿人斗士还差一大截,但也算得上魁梧了,不过他的身体比例有些不寻常,上身的高度明显超过下身。他的肩膀很宽,两条手臂也非常夸张,其肌肉发达的程度使之看起来就像是螃蟹的两个大螯一般,反衬之下,使他的双腿显得十分短小,看来颇有些滑稽。

他的身上只象征性地绑着几片红色的甲片,就没有其他什么装束了,而手中拿着的武器是一柄颇似渔叉的三尖钢叉,另一边手臂上则悬挂着一副什么东西——那物件似由细绳编织而成,可以看出有一格一格的网眼,从这个斗士的名称来判断,应该就是一张绳网。

他上场之后,并不急于进攻,而是挥舞了一下钢叉,做出一个挑衅的动作,招引那猿人斗士向他攻来。

猿人斗士发出一声咆哮,便拿着大斧猛扑而来,迫得绳网斗士不断后退,及至飞快地奔逃起来。

猿人斗士一路追击,又劈又砍,又捶又砸,在地面上砸出许多大坑,也踩出无数宽大的脚印,好几次堪堪就要得手,却被绳网斗士有惊无险地闪避开来——那两条“短腿”跑起路来其实还是很敏捷的。

在追击的过程中,猿人斗士的脚步越来越迟缓、沉重,终于,他真的追不动了,只得停下脚步,双手拄着大锤,弯腰喘气,大量的汗水也从浓密的毛发中渗了出来,沿着身体不断汇聚,从腿脚流到地上,浸湿了一大片沙土。

这时,绳网斗士也停止了奔逃,在离猿人斗士十来步远的地方站住了,他观察了几秒钟,似乎是在评估风险,然后便放下钢叉,从猿人斗士的侧面飞快跑过,在二者间距最近的时候用双手将绳网展开,奋力抛出,使之自上而下地罩住了猿人斗士。

这时就可以看出猿人斗士的神志已经有些恍惚不清了,才会像这样丝毫不避,而这也就使人能够进一步推想得出,刚才长尾斗士的毒液确实是注入其体内了,只不过现在才真正发挥了效果。

不过猿人斗士依旧是有反抗能力的,他一回过神来就用力去掀开大网,试图从中挣脱出来,却不料细密的网格和他那浓密的毛发纠缠在一起,急切之中难以解脱。他便拼出一股蛮劲,用牙齿和双手强行拉扯网绳,连续扯烂了好几个网格。

但这样的反抗是远远不够的,在猿人斗士撕扯绳网的期间,绳网斗士已经绕着他跑了好几圈,手中还紧紧抓着一根长绳——这根长绳是串在大网底部的,从大网抛出之时就没有脱手。

这样一来,大网的下口不但收紧,长绳还将猿人斗士的脚踝也给缠绕住了,当后者试图迈步跑开的时候,一跨步便轰然倒地。

而这时毒药的效果更明显了,猿人斗士连站起身来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在地上挣扎和翻滚着,做着徒劳的努力。绳网斗士拾起钢叉,就如一只要收割猎物的蜘蛛一般不慌不忙地向猿人斗士走去,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突然发力,凭借着冲刺的势头将钢叉狠狠地扎在猿人斗士的身上。一声夹杂着愤怒和惊惧的嘶吼从绳网中传了出来,这吼声如此猛烈,竟使人有了连墙壁都在震动的错觉,但这对于猿人斗士所面临的处境却不能有丝毫的帮助。

钢叉很快被拔出,又一次刺入他的身体,接着绳网斗士继续重复这个动作,在猿人斗士身上制造了更多更深的创口。

大量的鲜血从猿人斗士的伤口中不断涌出,不但染红了自己周身的毛发,也浸透了网绳,甚至连身下的沙土也染红了一大片。

终于他停止了嚎叫,就此死去了。观众们便高兴地拍起手来。

绳网斗士拔出钢叉,停止了戳刺,然后默默地将绳网从猿人斗士身上解脱下来,但这工作很不容易,因为有一半的网绳被压在那沉重尸体的身下,使他着实花费了一番功夫。

等他把网全部拿起来的时候,可以看见那网已经有了一个残破的窟窿,还沾染了很多血液,显得沉甸甸的。

而观众们已经发出不耐烦的催促声,他们的感官需要得到不间断的刺激。

“下一轮,由蓝方的鳞甲斗士对战红方的绳网斗士。”

于是从左手边的队伍中又走出一个斗士来。这是个更加奇特的家伙,身上既无衣服也无甲胄,却如同披着鱼鳞一样生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褐色甲片。他手中也没有拿着刀剑,只是各套着一只钢爪,除了这两样之外,他身上唯一的附属物就是头上的一顶圆盔了。盔顶中央装有一个向上斜挑的尖锐犄角,犄角根部则系着一缕蓝缨,在不祥地飘动着。

绳网斗士看见自己将要面对的对手,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但除了应战之外又有什么选择呢?他便拎着收起来的绳网甩了甩,想要尽量把那上面的鲜血甩下去。

他们之间的战斗很快就开始了,只见鳞甲斗士躬下身子,微微低了头,圆睁的眼睛却保持正视前方,踏了几下地面用以助跑,就开始越来越快地跑了起来,如一头愤怒的斗牛一般径直地撞向了绳网斗士。

这次绳网斗士并没有逃开,他摆出一个古怪的站立姿势——将钢叉夹在腋下,用双手抓着网边,双腿微曲,以侧身对着鳞甲斗士。当鳞甲斗士即将与他相撞的时候,他便将网向空中一扬,自己的身子则向旁一让,这样大网就横向展了开来,恰好使得鳞甲斗士一头撞入其中。

他这样应对,倒确实是个取巧的办法。这时的绳网由于浸透了鲜血而变得十分沉重,如果还向之前那样在空中抛撒的话是十分费力和困难的。

但他虽然网住了鳞甲斗士,却不能为自己取得什么优势,因为鳞甲斗士冲击的势头是如此之猛,使他根本无法抓牢控制绳网的长绳,整张网在瞬间就脱手了——如此一来,这张残破的大网起到的作用仅是蒙在鳞甲斗士的前方,却不能束缚他的身体,更无法止住他的脚步。

鳞甲斗士甚至不屑于摆脱这张网,就很快调转了方向,又一次径直撞向了绳网斗士。

绳网斗士只能逃跑,但鳞甲斗士奔跑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他慢,光靠两条腿是逃不脱的,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挺起那杆已经变钝的钢叉来正面迎敌。于是下一次的碰撞就发生在钢叉和鳞甲之间了,钢叉的尖齿击中了鳞甲斗士的肩头,但仅击碎了一个大甲片,就被震开了。绳网斗士付出的代价却是身体有三个部位被利器扎入,第一个部位是他的腹部,扎入那里的是鳞甲斗士头上的尖锐犄角;另外两个部位则是两肋,扎入其中的是鳞甲斗士双手上的钢爪。

绳网斗士发出一声闷哼,掉落了钢叉,想要挣脱,但两侧肋骨都被钢爪锁住,根本无法脱离,他知道自己在这场血腥游戏中的使命已经完成,便低垂了头颅,不再挣扎。

鳞甲斗士再把头左右一甩,尖锐的犄角就把绳网斗士的腹部完全划破了。当他把犄角拔出来的时候,一大摞肠子就从绳网斗士的体内滑了出来,鲜血随之沥沥而下。

鳞甲斗士便收了手,退后两步,低垂下原本瞪得滚圆的双眼,似乎不忍去看对手倒地气绝的惨象。

观众们又欢呼起来,非常欣赏,非常满意。

“接下来,由红队的长脚斗士对战蓝队的鳞甲斗士!”

只见那被称为“长脚斗士”的挑战者走出队列,可以看得出,这个名称是非常准确的,因为他拥有的确实是一双长脚而非一副长腿。

这双脚的宽度比正常人稍宽,长度却几乎比他的小腿还长,而由于他采用踮着脚尖的方式走路,就使得他的下身极长,并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似乎他的膝盖关节是如驴马一样反向的,不过,只要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膝盖”实际上只是他的脚后跟而已,而真正的膝盖则处于很高的位置上。

他身上只穿着红色的轻型皮甲,双手拿一只长柄武器。那武器看起来像是长矛,但在紧挨矛尖的下方又有一根带刃口的横枝。尤里卡模糊记得在一本书中看过这种武器的图样,它的名字应该叫“戟”,是一种历史极为悠久的古代武器。

鳞甲斗士看向下一个对手,他的眼中也像之前遇到自己的绳网斗士一般流露出几分沮丧和恐惧的神色,似乎见到了天敌。他把从身上除下的绳网扔到地上,又无奈地甩了甩头,将那被鲜血染红的蓝缨再次舞动起来,便鼓起勇气,义无反顾地向着长脚斗士冲去。

与此同时,那原本像狗坐在自己后腿上一样坐在自己脚背上的长脚斗士也在向着鳞甲斗士冲去,但他奔跑的目的并非是为了与后者相撞,而是一种助跑。

在两者间距离还差十来步远的时候,他将长脚一曲一蹬,就腾身而起,如同一只大跳鼠那样跳到了半空之中——这个高度虽然离墙头还有一截,但也有二三人那么高了!

这跳跃的能力实在惊人,尤里卡估计正是因为那特殊的身体构造才给了长脚斗士这种可怕的弹跳能力,同时他眼睛的余光也注意到墙头上有好几个教头不约而同地把手中的枪管举高,始终保持着对长脚斗士的瞄准。

在跳到最高点的时候,长脚斗士把身子蜷曲起来,整个人居然就好像在空中凝滞住了一般——虽然这种凝滞感实际上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间,但确实有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而待他下落之时,也正是鳞甲斗士冲到他下方的时候。

于是长脚斗士便借着临空而下的威势,手持长戟,重重地击向了鳞甲斗士的背部,所幸这鳞甲斗士背上的甲片比身体前方的更厚,所以竟然承受住了这样凌厉的一击。然而长脚斗士还有后招,他在落地的瞬间,把那长戟横了过来,将那矛尖下的小枝插入鳞甲斗士的甲片缝隙中,借着再度跳起的力量竟然将这枚甲片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