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六章 角斗之王(一)

第三十六章 角斗之王(一)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64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只见在椭圆形场地的两个焦点处,地面震动了一下,就各有一块方形的区域缓缓升起,而覆盖于其上的沙土则瑟瑟抖动,向着四周倾泻滑落。

待地面停止抬升,尘沙也落定的时候,就可以看出原来是两个方形的大木笼从地下冒了出来。

两个大木笼都有一个开口,沿着场地的轴线遥遥相对着。

一行人就从其中一个出口中鱼贯而出,在木笼外站成一排,与此同时,另一个开口也吐出一排人。

不用说,这就是参加第一局比赛的克隆人斗士了。

观众席中发出了一阵兴奋的欢呼声。

墙头上的教头们也立刻严肃起来,端好手中的武器,并将其瞄向了下方。

南方同样有野蛮和暴力,尤里卡也不止一次见识过类似的场景,但是像今天这样以正式观众的身份来欣赏一场血腥格斗的经验他还从未曾有过。

更何况这种比赛的赛制又是如此的疯狂和残忍,他说不出内心真实的感受是什么,只知道自己头脑中的思绪如杂草一般混乱,情绪上也因为身处这些兴奋的人群之中而无法冷静下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当然应当离场,但显然他是没有这个选择的,而在事实上,他也不想离场,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幕居然也有着某种兴奋和期待之情……

大木笼缓缓降了下去,直到它们的顶部与地面平齐。场地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场上也只剩下了两列相互对峙的队伍。

每只队伍各有五人。

每个角斗士的外形都是那样的奇特和怪异,令人难以置信,其中有的简直像是从噩梦之中走出来的怪物,具有令人触目难忘的鲜明特色。

但尤里卡觉得,怪异的外形并非他们最大的特点,真正令人感到震撼的,是笼罩在他们身上的那股强烈怒气。这可以从他们阴郁又怨怼的眼神,愁苦而凶狠的表情,以及那紧绷着的充满杀气的肌肉看出来——这种充满仇恨的力量感,他在其他类型的奴隶身上从来未曾见过。应该说,与其他类型的奴隶比起来,他们不再是唯唯诺诺、温顺听话的羔羊,而是充满野性、桀骜不驯的凶猛豺狼了。

这当然可以理解,如果他们也像一般的奴隶那般温顺柔弱,又如何能够进行血腥的自相残杀,从而来取悦观众呢?

“听着了,斗士们!”

此时,那两个编辑中的一人开口了。

只听他对角斗士们扯着嗓子叫道:“今天是你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个竞技场将举办一场重大的竞赛,而竞赛的主角就是你们!

“通过竞赛,你们那卑微而丑陋的躯体将有幸被高贵的主人们所注目,如果你们有精彩表现的话,甚至还可以得到他们的称赞!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发挥出平时训练所得的全部实力,用自己的鲜血来崇敬美学,为它献礼!并以此来表达对主人的感恩之情!

“不错!除了极少数幸存者之外,你们都将在今天死去,但你们那原本卑微渺小的生命将因为激烈的战斗而得到圆满,甚至因为获得主人们的称赞而得到升华!

“所以,好好战斗吧,向这个世界证明你们不但是一个斗士,更是一个出色的斗士!”另一个编辑接着道:“现在,举高你们的武器,跟我呼喊口号——‘感谢主人!’”

“感谢主人!”

那些奴隶们便举高了手中的武器,向着看台方向呼喊这可笑的口号,他们的吼声听起来就像是困兽的咆哮一般,充满了绝望的仇恨。

“——‘战斗至死!’”

“战斗至死!!!”

“——‘荣耀美学!’”

“荣耀美学!”

“——‘圆满自己!’”

“圆满自己!!!”

……

“第一局比赛现在开始,首先,由红队的猿人斗士对战蓝队的长尾斗士。”

就见一个斗士从左手边的队伍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角色。他体型庞大、肌肉发达,除了在腰间围着一条用来标识队伍的蓝色短布外,身上就不着片缕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身上有多少裸露的地方,因为他浑身还长满了浓密而粗硬的黑毛,使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黑猩猩。

他的武器是一柄大得夸张的锤头斧。将其扛在肩上,他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向场地中央走去。即便隔着那层厚厚的黑毛,人们依旧能够看清他身上的肌肉暴起,在毛发之下块块饱绽。

与猿人斗士相比,从右手边出来应战的家伙就显得纤细瘦小的多了,他身上穿着简易的红色皮甲,手中只拿一柄很短的弯刀,看起来还不到前者高度的一半。

但这并没有给人一种不堪一击的感觉,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足够怪异的角色——在他的身后,居然翘立着一根细长的尾巴,尾巴的末端还装有一个带有圆环的铁头,在半空中不停摆动着。

这也许就是他的秘密武器吧?而这根长长的尾巴也就很好地说明了他的称呼的由来。

这家伙没等猿人斗士走到场地中央,就掀起嘴唇笑了一下,使人看见那嘴中两根闪着蓝光的尖锐獠牙,然后便将短刀衔在口中,向着猿人斗士冲了过去。在这个时候,身材瘦小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他跑得极为敏捷迅速,就像一道抹了油的闪电,很快就接近了猿人斗士。但他却不是径直冲向猿人斗士的,而是在即将接触的时候迅速地改变了奔跑的路线,试图从猿人斗士的侧面绕到身后去。

而猿人斗士已然看出对方的意图,早早就驻了足,抡起大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敌人跑动的身影,待其到达自己身侧,处于攻击距离之内的时候,抓住时机用锤头狠狠砸去。

观众席上立刻发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然后又是一阵遗憾的惊叹声。

他们是在惋惜猿人斗士的失误——他没有抓住这个机会。锤头发出沉闷的巨响,在厚厚的沙土层上砸出一个深陷的凹坑,可见这一击的力量有多么大。这个锤击的动作其实是很快的,但长尾斗士速度更快,所以现在不但已经避开,还成功地绕到猿人斗士的身后,然后纵身一跃,像一只敏捷的山猫一样跳到后者的背上,手脚并用地攀爬上去。

猿人斗士便猛烈地扭转上身,试图将其甩下来,又腾出一只手伸向背后去抓长尾斗士,但他的背部太宽阔,那只向后弯折的手臂只能够到很小的范围,而长尾斗士的活动又过于灵活,还有尾巴帮助平衡,所以这个动作并不奏效。

就在这极短的时间之内,长尾斗士已经搭住猿人斗士的肩部,一手抓住原本覆盖在猿人颈部的一丛鬃毛,另一手拿过衔在口中的短刀,用力一挥,便将这从又厚又密的鬃毛连根削断。

只听猿人斗士大喝一声,接着就向后仰面倒去,看来是想要用自己沉重的身躯将背上的敌人压垮。

但长尾斗士一击得手,本来就做好离开的准备,便趁着猿人斗士向后倒的短暂间隙用腿在其背上一蹬,顺势翻了个跟斗,便稳稳落到了地上。他手中抓着的一大把鬃毛也随之从半空中洒落,纷纷扬扬地煞是好看。

长尾斗士一落地,马上又跑开了几步,似乎是为了避免被倒地的猿人从低角度攻击——后者也正有此意,扭着脖子搜寻敌人的踪迹,一手还拿着大斧打算随时来个横向一扫,当他看到长尾斗士已经跑出攻击范围的时候,只得将身子翻过来,再撑着地面试图尽快站起身来。

没等他完全站起,长尾斗士已经发动了第二次攻击。只见他将短刀快速地安在尾巴末端的那个铁头装置上,使带有弧形的刀身成了像蝎子尾勾一样的武器,然后空着双手向猿人斗士跑去,又一次成功地跃上了后者的背部。这一次,他用两手攀住猿人斗士的肩部,而尾巴也同时用力一甩,深深扎进猿人斗士腰部浓密的毛发从中。

猿人斗士吃痛大叫,比之前更加剧烈地扭摆身体。但凭借了双手和尾巴的支撑固定,长尾斗士能够牢牢地稳住自己的身子,并且将头探到猿人斗士被剃去鬃毛的颈部区域,张大嘴巴,露出那对尖锐獠牙,一口咬入凸出的血管。

猿人斗士身子剧烈地一抖,接着便猛地一挣,还没完全站直的庞大躯体就势扑倒在地,马上翻滚了一圈。

而这一咬持续的时间不过一两秒钟,所以在猿人斗士开始翻滚的时候,长尾斗士已从猿人斗士身上拔出尖牙和尾勾,又一次逃脱开去。

只听观众们兴高采烈地大声欢呼起来。

伊阿宋向将军解释说长尾斗士是通过毒牙将毒液注入猿人斗士的体内了——“干得很漂亮!”。

在人们的笑叫声中,猿人斗士很快爬了起来,重新提起大斧,开始愤怒地追逐长尾斗士,但后者始终在绕着圈子,使他难以追上。没有多久他就气喘吁吁、脚步踉跄起来。

他终于止了步,将大斧杵在地上,手中握着长柄,将其当拐杖一般杵着站住了,只见他的双腿不断抖动着,似乎连站也站不稳的样子。

伊阿宋说这是毒效已经发作了。

长尾斗士感觉时机已经成熟,就拿着匕首,小心翼翼地从侧后方接近,在就差几步远的时候突然加速,又一次向猿人斗士的背上跃去。而猿人斗士却在突然间放开手,就地倒下,这样长尾斗士着地的时候就将落入其怀中。这次轮到长尾斗士发出一声惊恐的呼叫了,但他身处半空之中是无法改变方向的,所以落下时就不可避免地被猿人斗士两条粗壮的双臂紧紧搂住。这时就可以看出那双臂的力量有多么可怕了,它们将长尾斗士箍得无法动弹,当双臂继续无情地收紧的时候,就如同两条钢铸的蟒蛇一样越绞越紧,终于将怀中的身躯挤压成一团烂肉。

在场的人都可以听见长尾斗士的骨骼发出格格的碎裂声,人群一下子就沸腾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猿人斗士是如此地狡猾,竟然能够使出这样精彩的骗招,所以就发出了比之前强烈好几倍的欢呼声来。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