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五章 婚礼

第三十五章 婚礼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63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尤里卡原本以为今天的整个下午都将消耗在山中,婚礼将推迟到第二天才举行,然而事情的进展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原来在他们到达的时候,吃蜂蜜的活动已经持续了不少时间,他们只是赶上尾声而已,所以他们只在山后呆了一个小时,就同原来的那批人一起动身,来到那位于高崖之上的豪华庄园中,又被引到庄园后部。他们徒步走过一道门廊,再经过一扇装有粗重栅栏的拱门,就走入一个被高墙所包围的庭院之中。

根据伊阿宋的介绍,婚礼就在这个地方举行。

步入其中,才可以看得出这庭院是椭圆形的,长轴约有五六十米,入口处则位于短轴的一端。

尤里卡很快打了一个冷噤,因为当他举头四顾的时候,发现这庭院里的情形极不寻常——在围墙的高处居然挂满了用无数骷髅和人骨拼装出来的“壁饰”。

那些骷髅的黑眼窝使他不由垂下眼光,就看到地面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沙土,同时鼻中也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这气味挥之不去,似乎就是从沙土中传出来的。

他只得又抬起头来。

在昏黄而阴惨的天色之下,这庭院显得如此阴森可怖。

他奇怪庄园中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怪异的庭院,但突然自己领悟了,因为他想起了音乐家说过的话,而此刻所见所闻的一切也都是很明确的佐证。于是,他心中完全能够肯定这里就是一个角斗场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将喜庆的婚礼放在这里举办。

众多宾客们走到角斗场中央,围成一个密密匝匝的大圈。新郎则站在正中,他拄着手杖,头戴花冠,肩头上还站着那只大鹦鹉。

在一阵喜气洋洋的乐曲声中,瑰乔丽身穿雪白的礼服,由伴娘们护送着从入口处走了进来。

人群为她们让出一个缺口。

伴娘们在离新郎几步远的地方就止了步,她们半蹲下来,行着凝固不动的屈膝礼。

而新娘则一直走到新郎的跟前,接着跪了下来。

音乐声停了。

“漂亮的东西。”鹦鹉开口道。

只见瑰乔丽俯下身子,弯下优美的脖颈,低下美丽的头颅,居然去亲吻了“猪人”的脚。

“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新郎说。

瑰乔丽就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她的脸上有一种冷酷的意味,而她那澄澈的眼眸中也透出一股骄傲的神色,但在“猪人”那咄咄逼人的注视下,她很快就又羞又怕地垂下了眼睑。

“睁大眼睛,不要移开。”新郎又命令道,然后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如同通过审视来进行的征服一般。终于,她意志中的某种东西突然垮了,眼中傲气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只见她长长的睫毛抖动着,被眼眶中涌出的泪水沾湿。猪人这才满意地微笑了。

这个让人感觉漫长的过程实际上只持续了数十秒。

“我会让你明白生命的意义的。”说着,他摘下头上的花冠,将其戴在新娘的头上,然后伸出一只手,似乎是大发慈悲地让新娘牵着,将她拉起身来。

伴娘们也跟着站直身子,随着男宾一起鼓起掌来,在重新奏响的音乐声中高声欢呼着。

这样婚礼的头一个阶段就结束了。

在这期间,尤里卡不禁注意到了伊阿宋的神态,只见他站在人群中,一直紧张地注视着婚礼现场,直到现在才舒了一口气,似乎一件大事终于完结,大功告成的样子。

婚礼的下一阶段又开始了。

新郎拉起新娘的手向外走去,宾客们则紧跟其后。他们走出门洞,拐向右手方向,绕到侧边,又走上一列靠墙的阶梯,接着便来到一个高台之上。这高台就位于门洞的正上方,搭着遮阳篷,设有一排排的座位,自然就是这角斗场的看台了。

这里有近百个座位,位于第一排的位置最为宽敞,每个座位都如同神座一般宽大,铺了厚厚的丝绒垫子,几乎可以让人半躺在上面,位前还设有几案,两侧也有空隙,可容两个奴隶跪在左右,随时听候主人的差遣;第二排的座位就正常了些,空隙也只能让一个奴隶容身;而再往后的座位就是紧挨着的普通座位了。

当新郎新娘在最前面一排座位的正中坐下之后,其余宾客也按着各自的等级一起坐定。

将军看来还是受到了礼遇,北方人将他也安排在了最前的一排,只是位置靠边,紧挨着伊阿宋。尤里卡则坐在第二排,位于将军的侧后方,他坐下之后发现身旁跪着的奴隶就是属于自己的“偲”。

看台上当然是坐不下所有宾客的,其余的人就只能站着,而他们除了站在看台的边沿外,更多人则分散到了墙头上——这包围着角斗场的高墙相当厚实,墙头上还安了栏杆,可供人在上边伫立或行走。尤里卡看到墙头上除了普通宾客外,似乎还有些特殊的人,那些人有的持枪,有的拿着弓弩,大致均匀地分散开来,似乎是为了从各个方向上监视着角斗场。

再看下方,场地中央站着二人,分别穿着红色和蓝色的礼服,从他们的衣着和神色上来判断,分明是两个奴隶主。这有什么可监视的?尤里卡不由想道。

“尊敬的来宾们——”这时,那二人中穿着蓝衣的一个向着看台的方向伸开双臂,用嘹亮的呼喊声吸引了宾客们的注意力。众人便都安静下来,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发言者。

“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那人接着说了下去,“今天,我们在此欢聚,除了见证主人的美满姻缘之外,还将欣赏到一场精彩的角斗比赛。参赛双方将着红蓝二色标识,红方的角斗士来自第九十七号河道口学校,而蓝方则来自本地竞技学校——众所周知,该学校的校长兼赞助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这场婚礼的主角——我们敬爱的新郎!如果没有他的长年资助和用心监督,本河段的竞技水平焉能在这些年中获得如此显著的提升?因此,请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向他表达我们的感激和致敬之情!”

一阵浪潮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便在看台和高墙上的人群中滚过,其中还夹杂着尖锐的呼哨声。

“要特别说明的是,”穿红衣的人也开口道,“这场比赛并非是一场普通的表演赛,而是‘大赛’在本河段预选赛的决赛。获胜的队伍将获得代表本河段所有竞技学校到‘中心’参加‘大赛’的资格。”

“所以说,这场比赛除了作为婚礼的一个庆祝环节,本身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之前那个人又接口道,“为了使本次比赛比得公平,赛得精彩,我们两个学校的编辑经过讨论,决定本次比赛采用七局四胜的混合赛制,具体规则如下:头一局采用‘杀戮之王’赛制,也就是由红蓝双方各派出一只人数相同的队伍,每队中的角斗士类型可自由选定,但同一类型只能选择一个,顺序也是预先排好的,不能半途更改。两队的队员就按照这个顺序进行一对一的生死格斗,存活者将继续挑战对方队伍的下一个队员,若其死亡再按顺序换队内其他角斗士上阵,格斗将持续到某一方队伍中无人可上为止,从而分出胜负。

“请大家注意,这只是第一局的安排,接下来还将举行最多六局比赛,比赛形式则采用我们熟悉的战团模式,也就是双方各派出一只人数相同的队伍,进行整个团体的同时格斗,以一方队伍的完全死亡来定出这一局的输赢……”

未待他说完,看台上已经涌起一阵喜悦和激动的嗡嗡声,还有人发出情不自禁的咯咯傻笑。

“诸位,诸位!稍安勿躁!”红衣人趁机又把话头抢了过去,“赛制已经介绍清楚,接下来就不多废话,马上要开始比赛了——但是,按照惯例,在比赛之前,我们还是要感谢一下来自两个学校的教头们,没有他们对斗士们所施加的用心教导和辛勤训练,我们是看不到精彩比赛的。所以,请大家好好看看这些幕后功臣们,并且把你们的掌声献给他们——”说着,他将手臂一挥,又将身子转了一圈,将墙头上那些拿着枪和弓弩的人们展示给观众们。

掌声又响起来了,只见那些教头们都纷纷向着看台方向鞠躬致意,他们有的满脸严肃,有的则颇有自得之色。

接着,两个发言者就匆匆撤出了角斗场,又听到从看台下方传出栅栏门沉重的关闭声。

很快,那两人也上来了,他们站在看台前端的突出部,同时发出了让比赛开场的命令声。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他们刚才好像是叫自己‘编辑’?这名称是什么意思?”尤里卡听到将军向伊阿宋问道。

“是的,将军。这名称是有来历的,据说来自于一个古老而辉煌的文明,他们就用这个词来称呼负责角斗场事务的人,也就是那些专门负责学校对外比赛的组织管理,安排具体赛制,同时还担任比赛裁判的人……”伊阿宋答道。他还想说得更详细些,但下方的场地上已经有了动静,两人间的问答便就此打住。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