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四章 “酒囊”

第三十四章 “酒囊”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08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所以说,如果今天我们奴役的是钢筋铁骨的机器人,您就没有这种伦理上的疑惑了吧,但很可惜,那是做不到的。”伊阿宋又把话头接了过去,“制造机器人所需的条件不复存在了,而克隆人则是经济可行的。”

他接着又讲了一番话,大意是利用克隆奴隶的最大成本就是其生产成本,也就是胚种和可以循环利用的营养液,再也不需用到什么钢铁、橡胶和石油了,而且除了成本低以外,克隆人还具有机器人所没有的种种优越性——那些机器人精密、娇贵、易损,又难以控制,而克隆人与之相比,则具备了巨大的性价比。

“有什么比人体更为优秀的生物机器呢?”他这样评论道,然后他又开始论证这个观点,提起了古老的传说。根据那些传说,如果有几万名劳工合力工作数十年,哪怕是只用石器做为工具,也足以开辟出人工湖,或是建起金字塔和长城……而这一切的传说,正在被北方的现实所验证着……

“好了,就此打住吧,你已经扯得太远了。”“猪人”不耐烦地打断了伊阿宋,这时有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蝴蝶翩然飞过他的身前。

“漂亮的东西。”他说。

“漂亮的东西。”鹦鹉跟着说。

接着,“猪人”就举起手杖,敏捷地在空中抡出一段弧度,将那只蝴蝶劈成一堆彩色的粉末。粉末在阳光中闪烁纷飞,又被一阵风吹的四散不见。

“怎么样,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吧?”“猪人”对将军说道。

将军点点头,却哑口无言。

这时,有几个奴隶主就开了口,他们说不要说我们不把克隆人当人看,就算我们把他们看成是同类,奴隶制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如果有人觉得这是残酷的事情,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人对克隆人所做的事情,全都对自己做过,而比起人对人所干的那些事情来,人类对待克隆人的方式已经是很仁慈的了,总而言之,现在不要再讨论这类事情了,难得来了南方的朋友,今后南北携手总是好事……相逢就是缘分,还是继续吃蜂蜜是正经事……这么好的蜂蜜,一定要大饱口福,错过就太可惜了……

于是气氛就缓和了,融洽了,大家的脸色也都好看起来。

伊阿宋就趁机向南方人介绍这些大奴隶主们,其中既有农场主,也有矿场主、作坊主、牧场主……很多人都是高级会员,等级最低的也是中级会员。尤里卡不由注意到这些人之中有好些个在形神上都和主人颇有几分相似,只是在气势上面会逊色几分,便估计他们也是“猪人”一流。

主人便命令在场的奴隶们过来组成“软椅”,又招呼新来的宾客们坐下,只可惜奴隶的数量有些欠缺,所以尤里卡和音乐家又没有位置了,只能坐在空出来的肩舆上。

紧接着,他们又发现之前采摘的蜂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须得开始一轮新的采摘,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新来的宾客们得以借机欣赏一下收割蜂蜜的情景:

只见奴隶们在悬崖下方燃起了火堆,那些燃烧着的枯枝败叶便放出了一股股的浓烟,等烟气上升到蜂巢的位置之后,蜂群便因受惊而扰动起来。

尤里卡拿出望远镜去看那些蜂巢,发现在大量蜜蜂飞进飞出的同时,每个蜂巢的表面依旧被无数蜜蜂占满,显得密密麻麻,让他想到了在港口处所见的那块崖壁,以及在那崖壁上同样密密麻麻分布着的孔洞。

而那让人困惑的闪动,正是由这些蜜蜂振动翅膀造成的——闪动随机地源自蜂巢表面的某个点,只要那里的几只蜜蜂一起振动翅膀,便引起周围一圈蜜蜂的同步振翅,而那一圈蜜蜂又带动了更外围的蜜蜂,于是振翅的行为便像波浪一样传遍了蜂巢的表面,而这也就是蜂巢“眨眼”的原因了。

他又看了看那些没被烟气熏到的蜂巢,发现它们同样在闪动,只是频率低了一些。

身旁一个又白又胖的奴隶主看到尤里卡在观察,就伸出那圆滚滚的手指向上方指点着,好心地向他介绍说每个蜂巢中都生活着十万只蜜蜂,而它们表现出这样集体性的行为,正是为了对抗它们的宿敌——大黄蜂,每当大黄蜂靠近蜂巢某处,它们就集体振翅,使得大黄蜂误以为面临的是一个大型活物。

这是尤里卡第一次见到这样巨大的蜂巢和蜂群,不禁体会到来自高度默契的秩序是多么有气势,而团结一致又是如何的不可侵犯,他进而感知到这种群体性不但让蜂巢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型活物,在事实上也确实让蜂群组成了一个单一的超级生物体。

厂长听到这个奴隶主的介绍,也向尤里卡借过望远镜看了一看,很快就归还了,他没有说什么,却陷入思索之中。

接下来,尤里卡又看见一排奴隶出现在崖顶上方,接着就沿着好几条绳梯爬了下来。他们的头上都罩了一块网布,使人看不清脸面,但从他们身穿的长衣和裸露出来的双手来看,肯定不是低等奴隶。

他们背着两根长杆,慢慢接近蜂巢,与此同时,有一个篮子也悬吊下来,靠近他们的身旁。

尤里卡用望远镜对准这些奴隶之中最先开展行动的一个,只见那奴隶将自己的身体悬挂在绳梯上,等身子稳定之后,就伸手抓住篮子,又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根长杆,将长杆的一头固定在篮子下方,再用两腿夹住长杆的另一端,使其水平地伸出,让篮口处于蜂巢的正下方。完成了以上步骤,他就拿出背着的另一根长杆,用那长杆顶端的刀具去切割蜂巢,使切下的碎片能够正好落入篮中。

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一直有大量的蜜蜂在这奴隶的四周乱飞,还有不少落到其头部和身体上,爬来爬去,显然也在不停地蛰刺着他,但奴隶却像是习惯了一般,丝毫不为所动地继续做着那需要高度技巧性和注意力的艰苦工作,而他实际上也只能木然地忍受,既不能腾出手来驱赶蜜蜂,也不能做出躲避动作,连稍一松懈都不行,否则就可能使切下的碎片落到篮子外面,甚至是打翻篮子。

篮子终于逐渐满了,绳梯上的奴隶就从篮子下方抽出长杆,让沉甸甸的篮子悬空,而悬崖顶端的奴隶则放松挂着篮子的绳索,使之逐步垂落到地上。

第一篮蜂蜜要献给主人,主人也没有和宾客们客气的意思,大手向篮中一伸,抓住一块蜂房就塞到口中,又用力一挤,使浓郁的蜜汁涌出,他便贪婪地吞咽起来。

而呆在旁边奴隶怀中的那只大鹦鹉也迫不及待地扑腾着翅膀飞向了主人,它站在主人的肩头,将黑亮的喙凑到主人雪白的胡须边去吸食那些漏出来的蜜液。

“真是美味!”鹦鹉一边吸蜜一边评论道。

更多的篮子下来了,大家也都开始饕餮起来。

“刚从巢中采摘出来的时候,味道是最鲜美的,非常有营养,平时难得吃到呢……”身旁那个肥胖的奴隶主在大口吞咽之余不忘表达友善,居然还抽空对尤里卡说了一句。

“奏乐吧。”伊阿宋对音乐家说。

于是“声囊”们的合唱声响了起来,大家就吃得更加起劲了,而更多的蜂蜜也在音乐声中降落下来,堆了一地。

等他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有几个刚从崖壁上被替换下来的奴隶走过来收拾篮子,即便是隔着网布,尤里卡也能看到他们的脸上布满了被蜜蜂蛰出的一个个大包,想必极为疼痛吧。他们若是继续采收工作,估计就有生命危险了,但他们虽然得以免除这项苦役,却依旧不得休息。

“懒虫,快干活!”鹦鹉叫道。

听到它的叫声,又消耗了一大块蜂房的主人看了看堆在地上的那些篮子,见其中还有一大半是满的,便下令道:“差不多了,这是今天的最后一轮,现在把‘酒囊’带上来。”

于是就有一伙奴隶抬着十来个大篮子走了过来。

篮子上有盖子,不知其中装着的是什么,但看起来相当有分量。

将军好奇地问这里头所装何物。主人现在心情不错,大概也挺乐意被问及此事,就颇有兴致地解释说为了使得蜂群能够持续产蜜,一年中只能在特定的时令采割两三次,所以平时就吃不到新鲜的蜂蜜,只能吃储藏品。但蜂蜜就是要趁新鲜吃,才最有营养,最为美味,所以这就很遗憾了,不过他通过研究发现,趁蜂蜜刚采摘下来的时候,将其酿制为蜜酒,这样不但能够最大程度地保留其营养成分,还别具风味。

至于篮中所装着的,则是他向‘中心’定制的一种特殊型号的克隆人,被他命名为“酒囊”。其特点是拥有两条食道,两个胃袋,而其中一个胃袋则被用于盛放蜜液。在胃袋恒定的温度和酸性环境下,蜜液的发酵过程将变得很容易,最后就能产出蜜酒,而这种蜜酒不但口味香甜,还能延年益寿、美容养颜、催情助兴。

将军问道:“蜜液存放在胃袋中,难道不会被消化吸收,甚至泄漏到肠道中,成为排泄物吗?”

主人仰头哈哈一笑道:“这个特殊的胃袋是没有消化功能的,也不通向消化道,所以就没有你说的这些问题。”

将军赞叹了一声,好奇地要求打开篮子看一看,但主人说很抱歉,这款克隆人是特别定制的,根据与“中心”签订的保密条款,是不能让外人看到的。

将军只能感到遗憾,但幸而还能看着篮子旁的奴隶拿起漏斗,从盖子上的一个小口探进去,再将与清冽溪水相混合的蜜液灌入其中。

将军又问酿好的蜜酒如何取出。主人回答说既然叫做“酒囊”,当然就像倒酒一样,倒置过来,最多挤一挤,压一压,实在不行可以催吐,再不行就剖腹,反正蜜酒比“酒囊”的价值高多了。

大家听了,一起笑了起来,气氛就变得更好了……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