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二章 进山

第三十二章 进山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142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进山的路并不难走,但奴隶们为了让坐在肩舆上的人感到平稳,就走得特别地小心,速度当然也快不了。

“我说,这位新郎的架子怎么这么大?就算我们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新娘上岸,他总该来亲自迎接吧?”将军向伊阿宋问道。

他们两人的肩舆位于队伍后方,所以谈话声可以被尤里卡和音乐家听到。从语调中可以听出将军是不怎么愉快的,估计他有两重不满,其一是责怪伊阿宋没有向他说明新郎的情况,以至于闹出了笑话;其次大概是觉得没有受到主人的亲自欢迎,让身为南方使者的自己受到怠慢了。

伊阿宋有些尴尬地回答说,北方没有高级会员来迎接低级会员的规矩,即便是一场婚礼也是这个道理,而上岸的来宾中并没有比主人等级更高的人,所以这是正常情况,希望将军能够理解。

将军听了,有些勉强地点点头,就摸着胡子不作声了。

这二人不再说话,但尤里卡和音乐家却有交谈的意愿,他们便有意放慢了脚步,让身后的奴隶乐团走到他们前面去,这才开始交谈。

尤里卡又问起了关于新郎的一些情况。音乐家就说这个地方只是“猪人”的领地之一,这个奴隶主在其他定居点还有更多庄园、土地、奴隶,以及数量众多的后代,而这些后代们也开枝散叶,在不同的领域中经营着各自的事业。

这样,话题就转移到北方的财产权和继承权的问题上来了。

“在北方,个人的财产当然是受到保障的,至于继承权,你知不知道会员的财富是同他的等级挂钩的?”音乐家问尤里卡,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又接着说,“那么关于继承权的问题实际上就不是财富能否继承,而是等级能否继承的问题了,而这一点是很明确的,当一个奴隶主死后,他的等级将随着他的尸体一起被埋葬在墓地之中,不可能传递给什么后代。每个奴隶主的后代都同他们的祖先一样,在成年之后必须从初级会员做起,人人如此,没有例外。在有生之年能够到达什么等级基本上要看各人的能力,同他们父辈的地位并无直接关系。”

“那么,一个奴隶主逝世之后,他的遗产到哪儿去了呢?”

“既然等级是不能被继承的,财富当然也就不能被继承,所有的遗产都要尽数上交,归大会所有。”

尤里卡有些不解地问道:“我不明白为何北方人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这种安排:经过一生的努力,好不容易创造和占有了那么多的东西,却在死后便完全消弭于无形,丝毫也不能留给自己的后代,这似乎同人类的天性有所抵触吧,还是说北方人没有所谓的亲情观念呢?”

音乐家回答说:“你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你是一个外来者,在用你们固有的眼光来看,而在我们看来,这一切已经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了。”

他又进一步解释说对于北方人而言,能够过好自己的一生就已足够,何必去在乎死后的事情,至于后代们,他们最差的情况也能够得到“最低保障”,又何必为他们担忧。这还是针对一般的会员而言,若是成为高级会员,由于有了器官移植的保障,寿命将会得到相当的延长,此生就更是满足,也就更不会在意后代能不能继承到什么东西了。

“实际上,”音乐家又接着说,“也不能说等级和财富是完全不能被继承的。因为如果一个人喜欢他的某些后代,他可以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尽量帮助他们爬上高位,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继承吧。刚才来迎接我们的那位总管就是一个例子,通过为自己的曾祖父效劳,他的努力就很可能会比其他途径获得更多积分,也就因此能够更快地获得提升。”

“说到帮助,我想这位总管除了从他的曾祖父这里获得帮助之外,是否也可以指望其他亲缘关系呢,他们不是形成一个大家族了吗?”

“是的,从血缘关系上讲,‘猪人’的后代确实形成了一个大家族,而且他们之间也确实会互助,但这要求‘互利’在先。这么说吧——将这个大家族比喻成一株大树,各个后代的家族就是一根根旁枝。只不过,这些旁枝虽然是从同一主干上生出的,却同时也拥有自己的根系,除非同别的旁枝合作有利于它的生长,否则它是不会分享自己所汲取到的养分的。”

“嗯,这样看来,北方所谓的家族,其实并不比其他团体具备更紧密的联系,由于没法子得到属于上一代的财富或权力,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弱化为单纯的血缘关系,换句话说,当北方的家族无法累积财富的时候,他们就无法累积亲缘关系,因此,‘中心’也就不用担心家族的势力会对它的统治造成挑战了——我想,这大概才是北方取消继承权的真正原因吧,至少,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尤里卡说道。

“哦……这种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到……”音乐家沉吟了一下,“我记得‘中心’以前也有说过一些理由,比如继承其实是一种陋习,不论是采用长子继承制还是在后代中平均分配,或者是按遗嘱来指定都有可能引发混乱和不安,不利于北方发展,不如干脆取消为好——他们当然从未表明过像你说的这种态度,但仔细一想,你的说法也不无道理。”

“我还有一个问题,在这位‘猪人’去世之后,他的遗孀该怎么生活呢?”

“哦,您问到了这个问题……”音乐家的神情顿时惨淡起来,“侍从官先生,我想您问这个问题,是在为瑰乔丽的将来着想吧?我要告诉您的是,那个时候,她可以依附于‘猪人’后代中地位最高者继续生活,或者重回伊阿宋的家庭中,那时,也就有了再嫁的机会——但前提是她必须能够活到那个时候。”

“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很怀疑在这个庄园之中‘生活’,她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很可能不过一两年之后,这里就会举办一场葬礼,而在那个葬礼之后,又会有一场紧接着的婚礼。我还要告诉您的是,这位大奴隶主已经娶过至少十任妻子了。”

他在暗示些什么啊!尤里卡心想。他觉得难以置信,但看到音乐家那悲伤的神情,他还是选择了相信。

“我真没想到!”尤里卡绝望地说,“那么,她知道自己将面临的命运是这样的吗?”

“不,她毕竟涉世未深,伊阿宋又一直在隐瞒,而我,则不忍心把真相告诉她……”

“可恶!”尤里卡不禁低吼了一声。

将军回过头来,警告性地向他瞪了一眼。

“不要激动,侍从官先生。”音乐家连忙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上。

“如果事情真的会变成这样,就太残忍了!伊阿宋怎么能够这么忍心?”尤里卡压低了声音愤愤地说。

“我想这同他的家世有关。您也许不知道,距今四十年前,在北方发生了一件被称为‘失控’的大事,简单地说,这个事件就是由种种原因所导致的大批奴隶逃亡,而不少与此事有牵连的人也都在事后受到了惩罚,伊阿宋的叔父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被贬斥出‘中心’,从此只能在外缘地带的工厂中工作,而升迁速度也受到影响,以至于几十年下来还只是一个厂长,等级连现在的伊阿宋都不如。

“再看伊阿宋吧,他和瑰乔丽从小就失去父亲,一直是依附于这个叔父成长的。我想他目睹叔父的境遇,一定受到了不少刺激,因此在成年之后就变得十分热衷于对地位的追逐,但这位叔父又没有能力帮助他,甚至还起到了一定的负面作用,这就更加刺激了他的野心,以至于到了最后,竟然变得不择手段起来……”音乐家说到这里,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就不再说下去了。

尤里卡也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想再了解一下那“失控”的详情,但前方的队列已经停了下来,奴隶们也把肩舆放到了地上。

看样子是到达目的地了,他便没有再向音乐家提问。

肩舆上的人纷纷走了下来,发现他们身处一个幽深的山谷中,有一条小溪穿过谷底,流经他们身旁,而在他们的前方,则是一面极高极陡的悬崖。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