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4,飞向2001!

繁體版 版权合作

当前位置: 我的小说 > 《奴星记》 > 第三十章 “猪人”

第三十章 “猪人”

选择字号:[(小号)(中型)(超大)]

49 次阅读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时,又一阵狂笑声从船楼顶上传了下来,似乎有人讲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使得正在聚餐的众人都乐不可支。

音乐家朝上看了看,皱起了眉毛。

“侍从官先生,我们到船头去吧,那里更安静一些。”

他们走到船首的位置,在甲板上坐了下来。

“侍从官先生,看得出你确实是个好心人,我就不打算向你隐瞒什么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不过,这么做也许会惹怒某些人,他们可不愿意我向一个南方人畅所欲言,所以,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向别人透露这是我说的。”

尤里卡点点头:“好的,我向你保证这一点。”

“谢谢!”音乐家说,“首先,我要告诉您的是,那个大奴隶主的年纪完全可以做瑰乔丽的曾祖父了——啊,看您吃惊的样子,这在北方可不是多么稀奇的事呢!”

他接着告诉尤里卡,说起来,这个大奴隶主可以算是北方最早的那一批奴隶主了。

当奴隶制刚刚兴起的时候,提倡和推行奴隶制的“中心”急需有人追随,而这人就是第一批的追随者——同时也是最忠诚的拥护者。在有了像他这样的一批拥护者之后,奴隶制就开始很快地站稳地盘,并且最终成为北方的唯一选择。

随着制度的稳固,“中心”的地位也得到了确立。掌握了至高权力的“中心”便开始回馈最早响应它的那一批人,这位大奴隶主就是其中之一。他得到多方面的优待和照顾,很快就被提升为高级会员了。

像这样的人,在北方还有不少,以他们如此尊贵的地位而言,在年老的时候迎娶一位瑰乔丽这样年纪的女孩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了音乐家的所言,尤里卡也不禁长吁了一口气,但这几天之中他已经见过那么多匪夷所思的场景,所以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难以置信的,而且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使他多少搞明白了一些好伙计所提出的那个问题。

“如果我告诉您,当瑰乔丽还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她就参加过那人从前的一次婚礼,您会有什么感觉?是否感到命运真会捉弄人?但在这件事情之中,年纪的差距其实也算不了什么,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奴隶主是个‘猪人’。”

“‘猪人’?”尤里卡重复着这个奇怪的词语。

“是的,这是我们这些低级会员在私下里对于他们这类人的谑称。要说清楚这个名称的来历,就要提到高级会员们的特权,你知道,北方的高级别会员是拥有诸般特权的,而其中就包括了一种能够得到器官移植的特权。

“简单来说,就是由‘中心’为高级会员培育与各人基因完全相同的克隆体,而这些克隆体实际上就成了会员们的‘器官仓库’,一旦他们的身体出现与器官相关的病变或老化,就可以从‘仓库’中直接获取对应的‘备件’,通过移植手术来进行替换。”

“竟有这样的事,那么他们不就可以永远健康了吗?”尤里卡问道,同时心想北方人确实疯狂,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在推行奴隶制的时候连自己都不放过。

“是的,是的,有了这种特权,他们不但更加长寿,而且即便在高龄的时候,依然可以做到矫健有力、生机勃勃。”

“但为什么要叫他们‘猪人’呢?”

“您听我说,这种特权从一开始就有,但并非一直都是按这套办法来做的,在奴隶制的早期,由于‘中心’的能力还比较有限,并不能为每个高级会员都培育属于他们各人的克隆体,因此在那个时候就不得不采取另一种办法,也就是使用猪身上的器官来进行移植手术。”

“猪身上的器官!怎么可能用在人类身上?”

“是的,据说猪的基因同人类极为相似,它的器官大小也和人的差不多,所以一直是很有潜力的人类器官替代品,只因猪的基因中隐藏有一种对人体有害的片段,便成为了将其移植到人体中的最大障碍,不过‘中心’找到了清洗掉这种有害部分的办法,就将障碍排除了……当然,这里头具体的原理我也不是很了解,我说这些,最主要的目的是让您知道他是这样一种人,而这种人是有缺陷的。”

“是什么缺陷?”

“不知道为什么,植入猪器官的人类往往会有一些奇怪的表现,有人变得容易暴怒,有人贪吃嗜睡,还有人产生了种种怪癖……通常来说,这些人类会变得比从前更为贪婪和狡猾,而他们各方面的欲望也都被增强,就好像猪的某些习性通过那些器官被带到人身上一样,在他们的人性之上叠加了一层兽性——这也就是他们被称为‘猪人’的原因了。”

说到这里,音乐家猛然站起身来,但激动的心情使他的站立有些不稳,不得不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扶着船舷。

“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在那个时期过去之后,‘中心’就有能力为每个高级会员们生产克隆体了?”尤里卡跟着站起身来,也走到了船舷边。

“是的。”

“既然如此,‘猪人’是不是就可以用正常的器官来替换掉那些来自猪的器官,从而摆脱你所说的那种缺陷呢?”

“侍从官先生,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了——‘猪人’们确实可以这么做,但他们似乎更偏爱猪的器官,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缺陷,所以他们之中几乎没有人去做你说的这种替换,而且即便从前植入体内的猪器官出了问题,他们也不愿换回人类器官,而是依旧坚持使用新的猪器官。甚至还有人把身上原本健康的人类器官都强行换成了猪的器官呢,瑰乔丽所要嫁的那个人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现在他的体内装满了来自猪身上的脏器,而在他的胸腔之中跳动着的也同样是一颗猪心!”

“这太荒谬了!”

“不,这不算什么,在北方,您还可以看见更荒谬的事情呢!”音乐家道,“我还要向您说明,我所说的这个拥有猪心的人,比其他的‘猪人’更为令人可憎,他既贪婪又自私,并且专横暴虐、野心勃勃,甚至还妄图染指‘中心’的权力!但所幸的是北方并不允许出现一个国王,而‘中心’也能够治得住他。在几次阴谋破裂之后,他才彻底死了心。”

“哦,说到国王,我倒有个疑问了——北方既然连奴隶制都能够施行,为何就不允许出现一个国王呢?”

“要说非个人化的国王,北方其实也是有的,那就是‘中心’本身,或者说是控制中心的那批顶级会员,他们允许自己作为一个集体在统治着北方,却绝不允许从奴隶主之中出现一个独裁者,所以当有人妄图打破这种成规,想要以个人身份来独揽大权的时候,他就必然会遭到来自‘中心’的集体压制。像刚才所说的这个‘猪人’,其实一度有希望晋升为顶级会员,但却每次都功亏一篑,几十年下来还是一直停留在高级会员的位置上,背后就是这个原因了。”

“原来如此。”

“不带偏见地说,他确实算得上一个精明强干的人,在同为‘猪人’的那一批人之中也很有威望,如果‘中心’不是这般强势的话,或许他还真有可能成为国王呢!他现在是认输了,不过在他的骨子里,还是充满了权力欲和统治欲,无法通过其他途径排遣,于是就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王国,在那里享受唯我独尊的滋味。我们明天要去的那个定居点,就是他的领地,您会看到那是怎样一个多山的区域。那样的地形根本就不适合渠化,如果不加说明,您一定会怀疑为什么有人要在那里定居的,但恰恰就是这一点,成为了他选择那里的原因。”

“你能够说得更清楚些吗?”

“对他人而言,既然那片区域根本没有开发的意义,自然也就不会去定居,这样一来,那一整片区域就成了他的私人领地了,可以任由他随心所欲地进行统治,扮演一个小国王的角色,成日里发泄他那身为一个纯粹的‘猪人’,却成不了真正的国王而积压出来的暴虐天性——现在,你应该能够明白他为什么要娶那么多任妻子了吧?说了这么多,我就是在告诉您,瑰乔丽嫁给这样的人,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这时候,船楼上已经有人在注意他们了,一个奴隶被派来叫那音乐家上去,要他去指挥克隆人乐团来助兴。

音乐家抬头向船楼上方看了看,就命那奴隶先回去,又对尤里卡说:“看来,我必须要上去敷衍一会儿。”

“您现在心绪这么坏,还有心情去为他们助兴吗?”伊阿宋不解地问。

“是的,我不能让他们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否则他们可能会劝我离开,甚至不让我参加婚礼,那样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之前你不是说过其实并不愿意参加婚礼,是由于伊阿宋再三拜托,无法推却才来的吗?”

“是的,但我后来又一想,参加这次婚礼,很可能是我与瑰乔丽相见的最后机会了,我必须珍视这个机会,所以一定要参加婚礼。”

“您说‘最后的机会’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是的,婚礼一结束,以后再见面的可能性就很小了。”音乐家用黯然的语声回答,看到尤里卡疑惑的神情,他又补充道,“您不知道,北方的女子一旦嫁为人妇,就很少能被允许外出了,除非是一些很少见的情况。您看登船的那几个伴娘吧,像这样的婚礼就是她们难得的出门机会了,所以,如果以后我还想要看见瑰乔丽,就得指望他们举办家宴,或是别的什么活动了——而且我还必须受邀参加才成。”

“哦,是这样。”

“侍从官先生,我的心绪已经逐渐稳定下来,这都要归功于你,占用了您这么多宝贵的时间,实在是过意不去!”

“不客气,我从你这里也获益良多,何况我能做的也只是倾听而已,要是有机会,希望我们能够再谈谈。”

“当然,当然,求之不得,我会来找您的,明天见!”

音乐家感激地握了握尤里卡的手,就走开了。

甲板上只剩下尤里卡一人。

毁,还是誉?这是个问题。

如果您要对星鹏的小说发表评论,请根据您的喜好和方便程度在下方链接列表中选择。
(点击之后将跳转到对应站点的页面——这些页面都是星鹏在外站所做的推广,您在这些页面的回复和评论也可以同时帮助小说获得更多关注。)